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英雄撤离

第三百七十一章 英雄撤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七十一章  英雄撤离

    景象所震撼的车队人员都忘记了开口。免费提供:ap.整理到是这些步兵只,名看似是指挥官的人最先开口询问着对方,他的左手被炸断,包扎的绷带还在不断的渗出着黑红色的东西。

    “三九七团三营,接团部命令,我们在天明时撤离,团长命令我们在撤离前来这边查看一下,你们还有其他的人吗?。三营营长询问着方。

    “没有了,我们是负责驻防在这里的四二一团一营,全营战前全部七百九十二名士兵,外加团部部分文职人员,伙夫、医务兵、通讯兵、全部人员八百七十六人,能活在这里的就剩五十三人!”那名指挥官的话让所有人为之动容,一支将近九百人的部队,打到现在仅活着五十三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阵亡率。

    “才才你说你们和团部文员一起作战,那你们团部呢?”按照习惯。能和团部靠在一起多为这全部队中最为强悍的部队。

    “没有了,在昨晚苏军第一轮炮击中,团部便被炸毁,营部的通讯联络也随之失去,我们失去了与其他部队的联系,而且其他的部队也同样遭受这样那样的进攻,也没有太多的支援给我们,在昨天晚上炮击过后。苏军便动用大量的兵力将我们四面包围,我们曾经试图突围出去想联系到其他部队,但我们营缺少重武器都被苏军挡了回来。苏军曾经向我们喊话让我们投降,但是当时的营长只是骂了一句话:

    “去你妈的!,我们营从昨天上午十点时到现在,已经坚持了十八斤。x卜时又四十三分钟,我们一共打退苏军三个师兵力起的三十一次进攻,歼敌数字已经无法统计“有重伤员吗?”三营长这句话一说出来就感到了一丝的后悔,眼前的这五十三名英雄个个身上都带着伤,按照受伤级别,眼前的这名指挥官就已经属于了重伤的范畴之内。

    “没有重伤员,还能战斗的从没有下过火线,而从昨晚十二点钟之后。在一次进攻中临时医护所被攻陷,所有的重伤员为了不拖累我们,六十三名帮助压弹药、修理枪支的重伤员和医护人员拉响了光荣弹!

    从那个时候起,所有的重伤员在受伤之后都尽可能的在苏军士兵冲上来时拉响了胸前的光荣弹,我们四二一团一营现在没有一个不能战斗的重伤员,留下来的都是能战斗的,同时也保证,四二一团一营没有一个俘虏!”

    “请问,您叫什么?”三九七团三营长已经无法抑制住心中的冲动。眼前的这些士兵不会说谎,他们身上的伤也告诉着所有人他们没有说谎,而逐渐明亮的天空也逐渐让大地上显现出经过一个晚上厮杀后的景象,遍布的尸体和一堆堆苏军坦克的残骸证明着这里曾经生过多么惨烈的战斗!

    “原四二一团一营第三连七排副排长张吉成,现按战时紧急条例任临时营长向您汇报!全营所有官兵在此接受您指挥!”阵地上,即便是那些双腿受伤无法站立起的战士们也在战友的搀扶下站起,剩余的这五十三人没有人能完成一个最为标准的敬礼。但是他们身上的伤痕责怪他们的动作,相反的,他们身后那庞大的苏军尸山血海作为背景让所有人肃然起敬。

    “敬礼”。一声令下,所有的战士向着这五十三名战士用着最为庄严的军礼致敬着!

    这些战士们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在四面受敌而又没有支援的情况下。打出了一场多么惨烈的战斗,这让三九七团的所有人突然想到,在进入到夜晚之后,他们所遭受的进攻似乎变小了,原来原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苏军已经将进攻的主耍方向集中到了四二一团的阵地上,而四二一团由于团部被摧毁,而作为突出部的一营整个营被包围的情况下打出了这么惨烈的一仗。

    “回礼!”残缺的手指由于伤痛微微的颤抖着,只是这五十三名士兵的刚匕充满了自豪。

    “撤离吧,带着这些英雄们离开这!”从后面赶上来的团长跳下车第一个搀扶着这些体力、精力都已经完全透支的英雄们。当天色完全将这片大地上的惨烈景象展现在世人面前时,苏军进攻的士兵只能在这样的场景面前为之却步,因为遍地堆积的尸体让人无从下脚,眼前的惨烈让他们感到恐惧,这是已经投入了三个师攻击的阵地,其中的一斤,师已经被打残,第二个投入的步兵师现在也元气大伤,而现在这个即将投入战斗的生力军对对面永远能响起反击枪声的阵地已经产生了一种恐惧的心理,即便是他们同样看到一群衣衫褴褛的士兵在其他中国士兵的搀扶下乘坐上了装甲车离去,可是对于这片他们进攻一天都没有拿下的阵地,敬畏的神话之心已经让他们缺少了那种狂傲的战意。

    清早,当苏军第二波攻击势头开始之时,中国部队基本上撤离出前线的各支部队,但是这些都是一些建制还比较完整的部队,毕竟中国部队的通讯保障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但也有像四二一团一营那样的情况生。盲目的寻找剩余部队的可能性非常的小,如果不是二营、:营的人说出仍旧有交火的声音,那等待一营的命运真的就是无法见到第二天阳光的全灭。

    随着部队的撤离,那些失去联系的士兵和扒股部队也已经基本战死或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被俘,只是这个被俘比例实在是小的可恰,可怜到苏军高层指挥打算用这些伤员作为交换或者是要挟的底气都是那么的不足,,不过让很多人想不到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有着一些战士冲出了苏军的包围圈投入到了茫茫的深山老林中去,他们在失去和大部队的联系下,不断的寻找机会在苏军的后方做着骚扰式的袭击游击战,直到当中**队重新占领这片土地后,这些像野人般的战士们抱着大部队的战友们痛哭着,,认幕中,不断交火的闪光还有那交错的喊叫声让这片犬毛山乱不堪,双方的战士交织在一起,仅能凭借着本能的判断自己攻击的对手是不是自己人;打到这个份上了。再加上之前双方交手这么久,大家也估摸出在黑暗中识别辨认自己人和敌人的一套规律出来。

    手臂上扎白毛巾的做法虽然很管用但是受光线的限制太多,更多的时候双方完全就是看对方的服装特征和枪口喷吐的火光来辨认黑暗中的身形。

    中国士兵的身高一般不如老毛子。身穿的作迷彩服由于优秀的织造业使得外形体态不会那么脏肿。而苏联老毛子不仅身体牛高马大,防寒服和棉衣也使得他们更显臃肿;中国士兵头上戴的头盔曾半圆型,两耳出延伸出去的耳罩以及雨檐不仅使的钢盔防护面积更大也更显美观,枪口射击时火光连续而又快,如果老毛子的兵在初次或者不熟悉使用半自动武器时习惯连续开枪使的枪口火焰非常的刺眼醒目”还有一个就是苏军的哨子声非常的刺耳,而中国士兵已经很少使用哨子来传达讯息。

    在一处有着众多中国士兵集结的防区内,这里的士兵们正在紧张的进行着撤离前的准备,各种还能使用的车辆被优先装载了无法行动的伤员,而工程兵和爆破兵正埋设着炸药不断炸毁无法携带的物资和一些防御工事,剩余的士兵不是在帮忙就是在警惧的警戒着周围的一切动向。

    “三九七团呼叫四二三团,我们已经做好准备随时撤离,你们那边准备的怎么样?”无线通讯器中有一丝的嘈杂音,但是这点嘈杂音还不能影响通话的清晰度。

    “我是四二三团,我们这边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已经将四二一团部分被打散的部队收拢,不过据这些部队合拢之时所说,在一斤小小时之前。我们的结合部之间原四二一团防线上有一股新的苏军出现,人数约在三千人左右,无重武器装备。”四二三团传来的消息让人既有高兴的也有担忧的,高兴的是那边又收拢了一些被打散的中国部队,现在各部队即将撤退,能收拢一部分部队就意味着没有抛下自己的战友,离开了大部队,那些没有来得及撤离的士兵的下场就是孤立无援的战死或者是被俘,漫山遍野的都是苏军的部队。甚至连撤离到深林里面当野人的机会都几乎没有“确认那里还有我们的部队吗?”三九七团团长有些着急,因为撤离命令走向团级作战部队出的。营级部队是需要团级指挥部进行命令的转才能接收,如果命令传达转时部队还没有被打乱建制的话倒能接收但是有很多营级部队早已陷入了苏军包围圈中或者是被冲散“不确认,但是在这些士兵撤离之前他们仍旧听到阵地上有我们的枪声,原本他们想杀过去与之汇合,只是随即被那股苏军部队给隔断无法前去汇合。而且四二一团在昨天晚上苏军动最大规模的炮击之后便失去了和其他部队的联系,我们收拢的是四二一团二营、三营的几百名散兵,他们是拼死从苏军的包围圈中杀出来的四二三团团长的回答让三九七团团团长心中燃起一丝的希望。

    “我明白了,我们中间间隔六点六公里,我们现在出,先向四二一团防线上突进确认增援搜寻最后的兵力,你们那边做好接应准备和撤离工作。不过我们能否汇合你们必须在天亮之前开始向后撤离,我北也将天亮之时停止搜索向后撤离。”三九七团团长毫无感情的通知着对方。

    “明白。祝好运”

    “出!!”三九七团团长拍拍指挥车的车壁,随着指挥车的启动。不远处的阴式主战坦克和装甲车以及撤离的车辆也开始启动,车队凭借着少量的光线开始不断的向着预定目的地前进着。由于是撤离,车辆远远不足以装载完所有的装备和士兵,不过在车辆的两侧,还有着步兵在旁边行进掩护着车队的撤离。这样的度当然快不起来,不过在黑夜中,不开车灯的行进本身也无法快起来。

    这样的事情在现在一线防御阵的上紧张的进行着,由于第二战区指挥部预计苏军第二波的攻击会在今日的一早天明之时动,因此天明之时便是最后的时限,在这个时间来到之前,能多汇拢每一个士兵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营长,前方现有两股部队在交火”。头车上的反馈让随后跟进的繁队一喜,“攻击部队打开车灯,加前进,天马上就要亮了!”。

    营长心急火燎的第一个打开车辆上的大灯,一时间,大量的光线将前方不远处的景象若隐若现的照射出来。而借助着光线,眼见的人可以看到一些中国士兵正在依托着战壕苦苦的支撑着,而苏军正从四个方向同时向着这里动着进攻。

    “炮手,他们被包围了,能概念性的向进攻的苏军开火吗?”车长询问着不断调整炮身的炮手。

    “大概能!我向阵地后方一百至一百五十米处开火!”炮手双眼紧盯着炮瞄镜中若隐若现的景象,双手微调操纵着炮身的目标,驾驶员甚至大胆的打开车盖将座位升起把头探出车身外好让自己将车辆驾驶的更稳,通过火炮垂直稳定仪的帮助给予炮手更多的稳定性和准头。

    “轰尖。的炮击爆炸和身后照耀的车灯象兴奋剂一样刺激着已经在这里奋战一夜的战士们,大家不禁欢呼起来,身后的车灯代表着希望,生存下去的希望!

    配合着战车的突进,阵地上的中国士兵抵挡住了苏军的进攻,当攻击车队来到这些仍在战斗的队伍前时,天色已经有些微微亮了,借助着依稀的亮度,一个个满脸漆黑衣着褴褛的战士有些站着,有些半依靠着战壕掩体,一些相互搀扶着看着这些意想不到的援兵的到来。

    不管这些士兵如行不同,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所有人身上全部大大小小的都带着伤。

    “你们是哪支部队?”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