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秘密受训

第三百八十五章 秘密受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三百八十五章  秘密受训

    引,汕克利。:ap; 文字版你们营来了几个人”扎克利扭头看了下身遇…浅伴。这才跑了几公里,这点强度还不能让这些人气喘吁吁的失态。

    “算上我来了两个,你们营呢?”艾伦右手拇指向身边的人点点,示意着他身边奔跑的士兵就是他的战友。

    “我们来了三个,有一个跑前面去了,还有一个在我后面。”扎克利摆了一下头,身后一名个头略小的士兵一龇牙,算是打招呼了。

    “怎么说都是一个团出来的;今后在这里大家多照应着点。”艾伦小声的向着扎克利提出自己的建议。扎克利也没有直接表态,的是用着沉默当成了认可。

    就在这些犹太士兵相互寻找着伙伴和小声交流时,十来名身穿不同做服的中国士兵出现在操场上。他们的出现让这些正在跑步的犹太士兵纷纷利目,因为这些中国士兵所穿的作服不是那种普遍的色块状迷彩服,而是伪装效果更好的喷点状迷彩服,能穿上这些服装的都是各个集再军里的侦察兵,而被派来这里受的犹太士兵都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能穿上这样的衣服,能成为士兵中的兵王!

    只见这些人来到操场后并没有充当监督和使绊子的教官,而是径自的跑到操场边上举起了一狠狠的原木。每个人扛着这些原木开始在操场的外圈开始奔跑。这些人的举动让犹太士兵们出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负重奔跑大家都经历过,只是大家服装的装备通常是装满装备的背包和武器弹药,象这样需要双手去扶住原木保持重心的奔跑本就已经很困难,但是这些人似乎满不在乎的在用着与大家相同的度在外圈奔跑”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能走进这里受的兵都是有着强烈争抢最高荣誉的士兵,在中国士兵那无言的挑战下,犹太士兵们开始加改变跑动的频率,人家已经用着实际行动在打自己的耳光了,如果还这样慢悠悠的奔跑自己也不用跑了,拉自己过来的卡车就在操场边上等着,后厢上的遮挡帘布敞开着,自己直接跳上去回家吧,,这些中国士兵就这样伴随着犹太士兵跑完了十圈后完成了自己的练,一圈一公里,十圈就是十公里。由于改变了自己奔跑的度,犹太士兵中已经开始有人出现体力不支的前兆,但是他们的任务是二十公里,看来有人真的不能在吃饭前完成第一道考验就要打道回府了。

    跟在扎克利身后的那个小个子士兵就是其中的一斤小,他现在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氧气,好给自己已经非常疲劳的身体和肺部多输送些氧气。

    “跟在我后面保持着度和频率,不要去管其他人。”艾伦略微的慢之后插到了扎克利和小个子士兵的中间,扎克利回头看了一眼后便向右边跑开,扎克利知道艾伦的用意。由于自己和身后战友的个头差距有些大,自己的步伐跨度要比战友大很多,以其让自己领跑不如让艾伦带着他领跑更好。

    “我有些不行了”小个子士兵说话有些颤,眼神开始涣散,看来刚才的变奔跑的确让他过多的消耗掉了他的体力。

    “班森,不要说话,跟着跑。”

    扎克利有些心急,班森是他在参军后最好的朋友,他们两斤小经常交流。做梦都想穿上那种代表着实力的迷彩服,只是班森的体力的确不如自己,能达到前来受的标准还是勉强才能完成初筛选的标准。

    正当扎克利有些焦急找不出什么话语来鼓励激励自己的朋友继续努力时,那些完成负重练任务的中国士兵走到了一处两头都有着厚厚沙包堆积起来的墙体中,沙包两边距离约有五十米这样,其中的两个人每人拎着一个靶子插在了地上,两人相互距离仅有三十米,在他们的身边,就是他们刚刚插下的枪靶。

    还未等所有人猜出这样做的用意之时,只见这两名士兵迅的掏出手枪相互射击,每错,就是相互射击,射击的目标就在对方身边的枪靶。从射击角度上看,他们两个人所射出的子弹就需要从战友的身边飞过,有一些子弹甚至是擦着战友的耳朵或者是肩头飞过的。

    中国士兵的举动让所有犹太士兵惊呼,这些人不要命了!!这样练枪法,如果一旦子弹打偏或者是一个疏忽,那可就是要人命的!!

    但是从两名中国士兵掏枪到射击结束,两人相互射击了四个弹匣,从头到尾,两人没有生一次的误伤,不仅如此,所有的子弹都在他们身边的枪靶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这两名中国士兵没有受到这样恐怖环境下射击时造成的心理影响,不仅没有生误伤,同时还将子弹全部命中在他们所需要射击的目标上;当两名士兵结束自己的短枪射击练后,又有两名士兵走进沙包堆砌起的相互射击刮练场,只是这两名士兵用的不是手枪,而是自动步枷…“班森,看到没有,那些人是比我们在军营里的教官还要牛叉的兵王。我们来这里就是要当上这样的兵王。”扎克利虽然同样惊骇与这些中国士兵所展现出来那优异的作战技能和高度的自信,但是网刊还苦恼如何寻找鼓励话语的他终于有着实例和样板来刺激着自己的朋友。

    虽然视线由于体力的消耗有些模糊,但是班森还是能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生,他可以看到,这些中国兵王们在射击时丝毫没有一点的凝重,反而整个过程相当的轻松,在大学时专攻心理学的班森知道,这种表现要么就是刻意的给自己放松,要么就是有着惊人的自信。他们即自信于自己那高的作战技能,同时也高度相信着向自己身后靶位射击的战友。

    脑海中所汇集起来的所有信息似乎抵消了一些身体机能即将元,法提供继续运动的信号,一种精神暗示和催眠似乎让班森能继续迈开脚步向前奔跑。

    “兵王,我来就是要成为这样的兵王!”泛热的天毒。潮湿带有海水腥味的海风。怀有那海岛特仁引旧形地貌以及植被,特别是在那片被又长又高的围墙外的橡胶林,这里的一切都在预示着这里是中国最南端的海南岛的某地,只是在橡胶林那一头围墙的背后,当地的胶农知道这里是一座神秘的军队大院,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这里正接待着一批特殊而又神秘的人。

    这些人网网从封裹的严严实实的卡车上下来,他们身上携带着自己的行李,这些相同的军用背包和这些人身上的作刮迷彩服在告诉所有人他们的身份是一名受的士兵,只是让人感到意外的他们是一群明显不是东方人面孔的洋鬼子。

    这些人正以最为标准的立正姿态成行成列的笔直站立,海南岛的天气加上太阳火热的直射,这些人的衣衫很快便被汗水所打湿,不过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晃动或者去撩动衣服使自己更舒服一些,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被派到这里来,是为了接受一次人生中的考验,而能否通过这次的考验,不仅要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还需要眼前这些中国教官的认可才行。

    “我叫张忠华,我在军队中的真实身份和职务你们无权知道,但是你们只要知道,我是来刮练你们这些垃圾的,在今后的几个月里,我就是你们的亲爹,我就是你们的上帝,我主宰着你们的生死,我让你趴下时谁还敢站着的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我让你们哭你们就要哭,我要你们笑你们就要笑,在这里。我就是比你们上帝还要拥有权威的神!!!”

    “我知道你们都能听懂中文。这很好,省的我下命令时还要找翻泽;你们都是犹太复国组织派遣过来的精英,是从接受过一定军事凶练和有着一定军事素养的犹太军队中挑选出来的精英,知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吗?”站在在这人面前,张忠华有些暴虐的嘶吼着,有些狰荐的面孔不知道是因为被派到这里来执行这样的任务而感到不爽还是眼前的这些犹太军人们欠了他八辈子的债,,“知道,我们是精英,来到这里就是要成为精英中的精英!!”列队的犹太军人用着嘶吼出来的中文回答着张忠华。

    “很漂亮的回答,精英中的精英。兆北叫,百斯特四夫百斯特,但是在我和我的战友经常说,这句话还有着另外的意思,那就是精英中的那条卵!!!”

    “免费告诉你们这句话的意思,男人身体上什么地方最重要,就是你们两腿之间的那条玩意!!!”

    “曾经有人问过我,男人如果没有这个玩意算是几级残废?我是这么回答他的:如果男人没有了这个玩意,那么这个人已经不能叫做男人了。他是废人!!”

    “男人,就是要顶天立地的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男人的这条玩意要么就是蔫不拉叽的软着,要么就是血涌相冲的硬着,你们是愿意在最关键的时刻当血涌相冲的强硬者?还是愿意当蔫不拉叽的软体者?。

    “强硬者!”。虽然张忠华的话语内容有些好笑,但是底下到队的人群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笑出来,他们用着最大的声音回答着张忠华的问。

    “能不能当上不是用嘴巴喊的大声就可以当上的,你们都是从正在受的军队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你们的水平基本上能接近我们军队中士官长或者是略强一筹,但是不要以为这是你们可以骄傲的地方,你们的水平在我们的眼中连垃圾都不如!说实在话我并不愿意来操刮你们这些菜鸟中的菜鸟,我所操的兵都是从几百万人中万里挑一出来全军最好的高手!”

    张忠华的话让底下的人为之一凛;万中挑一,那是一个什么概余,,“但是我接到的命令是尽快的将你们这些垃圾操练成你们复国组织中的一支神秘队伍,所以你们给我记住了,我会用你们无法想象的手段去练你们,现在别的不多说。扔下你们的行李,给我到操场上跑二十公里!没在吃饭前跑完的也不用吃饭了,这里不养软蛋废物,卡车从哪拉来的直接给我拉回去!”

    张忠华说完头也不回的径自走回操场边的大楼,而这些犹太受卡士兵或者学员兵们则快的跑向操场。经历过最初的军事练,他们自然知道在军队中,教官的话意味着什么,,“一来连个门都不让人认清就要踢人,太快了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的窗户边上已经站着一名上尉,手中捻着一根网网,点上的香烟,而窗台上则放置着一个望远镜。张忠华也没多说,只是从上尉的手中抢过香烟给自己来上这么一口后拿起了望远镜。

    “二十公里,看样子我还是太心软了,你看看这些人,很多人还能在跑步中说话交流,看样子我估计这二十公里还真刷不下几个人,搞不好一个都刷不下,这个杀威棒打的还不够凶!”张忠华在观察了一下受的犹太士兵后说着,语气中丝毫看不出一丝的懊悔或者是兴奋。

    “真不知道总指挥派我们这些暗影的人过来操练这些人做什么,难道我们暗影要吸收外籍士兵?。上尉重新点上一根香烟,有些不解的询问着。

    “不知道,也许是犹太复国组织需要,但如果是对方需要建立秘密部队派集团军中的侦察营教官就已经足够了,派我们来是有些大材小用,说不准总指挥还真需要这些人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管他呢,我们是执行者,不要问那么多,派两个人到操场上,给这些家伙加点料,让这些人知道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也给这些新人树立些信心出来张忠华放下望远镜,将烟头掐死在烟灰缸中。

    “说不好,不好说,不说好上尉的九字真言做着二人讨论的结。

    而就在张忠华和自己老伙伴聊天观望操场上的士兵时,他们两人口中所说的交谈正在小范围之间的不断交谈着。

    “你好,我叫艾伦,之前受时和你是再一个团的。

    名士兵小跑几步变化跑步度后靠近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犹太士兵。

    “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