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新的考验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新的考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ooo25545第三百八十七章  新的考验

    刀:,沐的作品跳跃性很应该是个人的风格所翠”且很多东西无法一一详叙,有人喜欢有人厌恶,一沐无法满足所有人的口味需要,请谅解。(,)

    这几天的章节将北、西、南三个战区的变化和一些事后在欧洲局部特种作战章节的伏笔给打下了,以免到时候各位看官觉得突兀。

    今天的章节隙,本想拆开来做双更,但是想想还是连贯在一起出来了,以免各位感觉一天一章拖章节。这个教也是一沐身有体会的,一些过渡需要快的交代完,一天一章再加上字数偏少很容易让大家的漏*点退却,

    不多说了,上菜,受老常的《黑锅》影响变相给他做广告

    “用不着这样吧”当我们成新兵保姆了,网教会了一斤”又来一个”看过石继平递过来的资料。黄毛第一个咋呼着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平。

    “省省吧,这是总指挥定下的命令。想不接都没辙。而且我出来的时候还现很多人用着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总指挥亲点的命令,总指挥直属的部队就只有暗影特种部队。除了暗影现在亲点我们,别的部队想接都接不到,想想都光荣啊!!”石继平急忙堵住了黄毛口无遮拦的嘴,生怕他再说些什么不好听的东西出来。

    “我这不也只是唠叨两句,用的着这么紧张吗,再说了,湖南会战结束后,我们几个不是还见过总指挥吗,就是那一次战斗功臣见面会,我们可是站在最前排的,石头你还和总指挥聊了很久,没事。”黄毛现自己给石继平带来点压力之后立即转移话题。

    “算了,这新兵保姆的名头算是落实在我们的头上了,既然如此,那只有好好干吧;不过还是先要恭喜石头你又升职了!从两杜双星跳升到了两枉四星,看来等打完仗,难保石头能升任到将军的级别。”洪阿根先祝贺着老兄弟的升职。

    “对哦,大校再上一级就是少好了。石头努力点,这仗看来也许还要再打几年。说不定多捞点战功还没等战争结束你就是将军了。”黄毛右手握恭恭肚打在左手手掌上恍然大悟。

    “都别闹了,这团长和师长是差很多的,这是一个坎,很多人就是在这个坎上需要熬很久才能通过的。你们与其有精力在这臆想,不如帮我参谋参谋怎么带好这个独立团吧。刚才我在里面没注意装备类,结果出来以后一看吓了一跳,配给我们的装备太多太齐备了,这哪是独立团。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师级作战单位!兵多兵少到还不是太多的问题,那些一线作战部队到好说。毕竟大家都是从一线的战壕里走出来的军官,都是行家里手不怕,但是这战场后勤辅助兵种的指挥官我还真没有把握,而且这些部队以前我也没哟接触过多少,这突然一下子就掌握这么多辅助兵种,调过来的又都是那些不熟悉的单位,我有点抓瞎和没底”石继平终止了老战友们之间的打闹玩笑,看着已经接近这里即将要靠岸登6的船队,有些着急的寻求着帮助。

    “石头,这个问题。我们几个也真帮不上你什么忙,我们只接受过短期军官培课程,你是正牌军校军官毕业生,在军事理论和作战理论上你要比我们强很多,我们这些人充其量能帮你在人际关系上帮你在这些新部队中拉人缘,但是如何要挥好这些武器装备的最大作用我们就是外行,你在军校里学习时难道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课程?”即便是几个人中鬼点子最多的洪阿根,这次也只能认真的向着石继平掏家底。

    这让他们带兵匕战场打仗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但是让他们去协同管理那些不会说话的机器和装备平心而论他们有些懵。

    “在军校里虽然有学习过如何使用和善用好各种辅助兵种。但是作为一名指挥官,最怕的就是麾下五湖四海互不相识,指挥起来力不从心。鹅毛扇一扇大获全胜的桥段那是只会在戏文里才有的,就是这次上面派来了这么多的辅助兵种到我们独立团,我这才有些慌的。”石继平四下看看没有其他什么外人,压低声音老实的同自己的老战友们交着底。

    “石头,我觉得这也许是给你一次考验,也同时是在验证和考验着这些有着相同问题的犹太部队。”一直在旁边仔细阅读资料的陈立新是最后一个看完资料的,最后看完的原因是他文化底子不如其他几人,资料中的一些数据还有内容他还需要在陈开聪的帮助下才能充分理解里面所含的意思。

    “石头你刚才说的那点很重要。这次独立团的成立,表面上看是一个新的作战单位诞生,但是仔细的想想,上面的用意似乎没有这么简单。石头刚才说过,如果一支部队是临时建立到处拼凑起来的,战斗力反而还不如原本我们就相互熟悉的这些传统步兵;这些东西我相信司令员和参谋长们绝对走了解并且清楚的。可是为什么上面一下子这么大方的组建成这样的一支部队,我估计就是在用着我们做着试点。”陈立新的分析让其他的几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而他也没有卖着悬疑,而是开始叙说着后面的分析内容。

    “从资料上看,这些犹太人的部队组建时间也不会很长,这次派来。达的部队甚至就是刚刚宗成新兵练的部队。也就是斑只人也需要这样新兵种、新部队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磨合;我估计,上面的意图就是想用着我们在原本部队的基础上吸收消化整合出一支新的部队过程中给这些犹太人的部队建立一个样板和实验过程。”

    “有道理,按老陈的分析,我们在磨合那些舟桥营、后勤营、火炮营、防空营、通信连、侦查排、医疗连这些单位时肯定会产生新老部队之间的矛盾和误会,这在磨合期中绝对是少不了的麻烦事,而那些犹太人的复**是刚刚建立起来的部队。这些问题肯定要比我们所要遇到的问题更多”陈立新的分析立即得到了黄毛的认同。

    “娘的,还真成了实验小白鼠了”在现事情的真相后,就连不怎么爆粗口的阴枪陈都骂娘了。

    “得了得了,你们都一个个成作战分析参谋了,未思胜先虑败。各个都盯着不好的一面,虽然上面派给我们这么一斤,棘手的任务,但是人家条件也给的不少,先不论上面派给我们这么多的武器装备,就凭指挥官任挑这点,我只要在这些任职报告上填上你们的名字,你们立刻可以晋升一级!”石继平手中挥舞着空白的任命书向四人鼓励着。

    “别!”

    “少来!”

    “不要!”

    “打住!”

    这是四个人在听到石继平的话后的第一反应,他们的反应让石继平瞪大着眼睛看着四人。

    “我还是习惯打我的黑枪。”这是陈开聪的话。

    “带这备多兵我可没经验。”这是黄毛的回应。

    “风尖浪口的我还是怕怕。”这是姑娘洪阿根。

    “我刚刚脱离文盲别看我陈立新一脸无知。

    “靠!!你们就这样做我手足战友的?!!”看着四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石继平不知道现在是被他们弄的有些好笑还是生气。

    “石头,不是我们不帮你,我们是真有这个心没有这斤,力,我们的文化不如你,又没有系统正规的接受过军校的培,你问问黄毛和姑娘,他们两个现在当一个连长已经感觉很吃力了,在几个人中,我老陈也许卓经带过这么多兵能帮你一些忙。但是这仅仅只是单纯的一线作战部队我老陈能帮的上,可是在这些凭科学知识和文化素质的兵种里,我老陈也真是有心无力。就这么简单的说吧,我在军校里恶补课程中,部队甲步行出白小时前进五公里,部队乙乘坐卡车每小时行进二十公里,试问部队甲在提前出动十四小时后,部队乙会需要多长时间追赶上部队甲。这样的问题我都需要在心里盘算一阵在纸上涂抹一阵后才能回答问题的水平,更不用说能迅的计算出这些部队行进中所需要消耗掉的燃油和弹药这些更加概念化的高深计算题,野路子虽然有野路子的捷径,但是一旦正规化的展,象我这样的野路子出身的人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可不想带着大家伙去送死

    陈立新苦笑着向石继平述说着几位老战友的难处,这些难处也许有些难于在外人面前启齿,但是现在在一起的都是老兄弟老战友,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听到陈立新的肺腑之言,石继平没有再强逼着几人;陈立新所说的是实情,这几人中,除了老陈能有着充足的带兵经验其他人还真只是半路出家接受过临时培,这在当步兵和班长的时候缺点还可以隐藏没有暴露出来,但是真要让他们坐镇新的岗位,他们也许真会因为无法胜任而闹出些错误出来。

    “石头,我和几位老战友都知道你是为了大家好,想多提携我们这些人,可是石头,都是从一个战壕里走出来的人,我们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你能帮我们走到现在的岗位上我们已经很感激你了,但是我们做在一起扛枪打仗将自己后背交给你的战友就不能骗你,我们已经帮不上你太多忙了。我们可以带领连队义无反顾的向前冲锋,只是我们无法再能做你身边为你出谋划策的参谋。”黄毛真诚而又认真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男人之间特别是一起共患难生死的战友之间不会有太多的谎言。更多的是掏心窝的实话。

    “是啊,石头,在参谋和几个营的营长职务上,除了老陈,你可以让他担任主力作战营的营长,但是我们还是安于现状才是对你最好的支持。一个指挥官,他不仅要对自己负责,而且还要对手下的士兵生命去负责!去其他部队和军校里挑选这些军官吧,在没有足够的领兵经验和接受过培之前,我们现在对自己的岗位已经很满足了,没必要让你提拔我们后还要指点x我们耽误你成将军的路”

    在战场上一起走过的老战友真诚的话语让石继平有些手无足措,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老战友们能这么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少分量,丝毫没有一丝的傲慢,也没有一点战功后的居功自傲,而是认真诚恳的说出自己的缺点。

    在登6的码头上,一批批的士兵从船队中下船踏上这片土地,这些士兵一下船便用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周边的环境,似乎想要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特殊事件深深的印烙在脑海之中。

    口后团长,防空营营长李良瑞向您汇报我们已经登6完毕山山仙登6点警戒着天空。

    石继平的面前,一名中校营长正向着石继平汇报着前来这里作为补充作战部队的情况。而在登6的各支部队中,基本上都表现出了一定的练水平出来,这些补充部队都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一支新部队的作战单位,在领导面前可要表现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好给这些领导们一个好印象。石继平和他几个老战友的履历很多人都是看过的,大家都知道。这些人从三七年就开始和鬼子作战。大大小小的经历过多次战阵,而且多次立功授勋,第一次亮相。当然耍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展现出来。

    “谢谢,辛苦你们了”

    石继平认真而又热情的接待着前来报到的部队,虽然自己从小就梦想着自己成为一名高级指挥将领,但是这样的场面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还是免不了心脏扑腾扑腾的跳一阵。不过石继平看看自己身边的几位老战友站在身后做着后盾后。心中的底气越来越足,逐渐从那种激动和狂喜向冷静的观察这些新下属观察起来。

    部队的装备很新,有一些装备甚至刚刚拆封列装,一些车辆里面甚至是还散着新出厂的油漆味,而部队也多为新兵,但其内部的组成基层指挥官的士官长还是有不少,这让石继平等人感到一阵放心。带过兵的人知道,一支部队中,基层高素质的士官多少就是代表着部队战斗力的高低;新兵们上战场多会慌乱。而这些老兵们,特别是这些需要长期经验累积和考验的士官长们不会慌乱,他们作为兵头将尾会起到稳定士兵和起到良好的带头效应,这也就是为什么几支主力王牌部队比其他的集团军战斗力要强不少的原因。在这些部队中,不管是一线作战部队还是非一线作战部队人员,肩膀上抗着一花带扛的士官要比其他集团军的人多很多。

    “各位同志们,五三二团欢迎你们的加入!!”站在简易的高台上。石继平享受着一名高级将领接受着下面雷鸣潮水般的掌声。

    “我们很多人是第一次见面,在这里我不想多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只是需要告诉你们,五三二团虽然是一个新成立的部队,但是它的根子是第六军英雄营!在这个营里。共获得过六次全**队先进集体的荣誉。出现过六名特等作战功臣,二十六名一等作战功臣,四百六十七人次获得过卫国个人勋章,其中三十二人获得过两次以上的多次奖章,还有大大小小全集团军、师级近千次的嘉奖;这是一支光荣的部队!你们应该为能加入这支有着悠久历史的光荣部队而感到自豪!”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新兵们在石继平的鼓动下感觉心中热血澎湃,当兵就是要来这样的部队,来到这种大熔炉中将自己的全身在这种熔炉中重新的铸炼一番。

    “但是我也要告诉你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轻松度假,也不是会轻松获得到荣誉,在这种荣誉之后,是在练场里千百倍的汗水和血所练就出来的真实本领所作为根基支持起来的!平日多留汗,战时少流血!英雄营的称号不是靠着先进武器便可以获得的,那是需要无时无刻的付出和艰苦的努力才能换回来的!我只要你们记住,我需要的是那些勇于付出,勇于奉献的士兵,如果你们无法做到这一点,你们趁早离开英稚营!我有这个权利帮你们离开,英雄营不需要拖后退的人,更不需要在关键时刻害死战友的害群之马!”

    最后那经久不息的掌声就是对石继平那精彩的见面词最好的诠释,每一名新加入的士兵在石继平的演讲中第一次感受到了这支英雄部队身后的故事和这支部队魂魄的气息。这些东西就是引领着这些人逐渐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支部队中的最好指引者,就和石继平所说的那样。那些无法融入这种奉献和付出人。会在这种环境下被淘汰或者是离开。一个优良的大环境,会让那些无法融入的人每天都生活在格格不入的别扭生活中,一个人遇到这种环境。要么你重新打碎自己溶入进去。要么就选择离开,但是你不要试图改变这种环境,因为环境,不会为你个人所改变

    “你们看怎么样?”石继平在这些新编入的部队各自开向自己的营区后轻声的询问着身后的老战友们。

    “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不愧是从广西一带优秀兵源区征募练出的士兵,文化素质较高。而且纪律性也很强,士官们也很多很不错,基层军官也多为军校毕业,如果给这么点时间好好的捏合捏合,放在战场上那就是一支劲旅。”

    陈立新有些晒舌,刚才他主要注意这些新部队的素质和精神面貌,广西一带由于是段国学起家的根据地。这里的教育基础可是走在全国的最前列的,再加上历史环境所造就出来的凶悍人文环境,因此放眼全国,西南几省所培养出来的素质兵源一直是各级部队所眼热的兵源区。而之中又属广西是最为炙手可热的地区。毕竟在这里,九成的适龄青年都接受过至少小学文化教育,更有过一半以上有着初中甚至更高级的学历。在其他省份和地区还在培养构建着册载战略中第二代或者是

    培小屁代半的少年时,广西这个段国学起家的地方,已经培x…吨批量不断档的优秀高素质的第二代人才,段国学册载战略那长远的规利,已经开始显现出自己深远的用意和最先结出的硕果。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以为总指挥大笔一挥给些个从其他部队抽调出来的优秀部队编进来就偷笑了,可是真没想到,总指挥居然这么大方把这样的部队交给我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些可是从广西征募出来成建制的文化素质兵源,我刚才去问了一下,这些兵最差的都有小学文化。还不是入伍后恶补扫盲的,全是从小在学校里课堂上扎扎实实的读了五年书出来的,你看看这些人,身子骨虽然还可以从体貌上看出是有些偏矮的广西人,但是从面色、肌肉还有骨骼的匀称上看出,那就是从小便生活良好在学校里吃好喝好长出来的,身体素质那是一个没得说的好,我是不是在梦里啊,我做梦都想带领这样的部队”

    黄毛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已经有些远去的新编部队,口里喃喃自语的说着刚才给自己心灵上的冲击。

    “要不要我给你一下把你从梦里打出来。”洪阿根搓搓自己宽大而又长满老茧的手掌,有些兴奋向黄毛建议着。

    “不用了,再让我在这样的美梦里多梦游一会黄毛挥开洪阿根在自己眼前不断晃动的大手,眼睛仍旧直勾勾的盯着那些远去的新编部队。

    “总指挥给这些部队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我现在心里倒有些忐忑起来,总荐挥将这么好的部队利编给我们,不会这么简单,也许是一块烫手的芋头。”作为部队中的狙击手,能一直保持冷静观察事物的陈开聪说出了自己冷眼观察后的结果。

    “是啊,我也看出来了,你们想想。从以前多久开始,各省份的部队都是打散区域编制出来的部队。虽然广西兵一直很抢手,但是二八年之后,基本上都是打散区域分散到各支部队中去补充提高素质兵源,象这样成建制的区域性编制部队几乎已经看不到了,我现在也有些担心,总指挥给我们这么一大块宝贝,我们要怎么样做好才能对得起这样的宝贝”

    石继平也估摸出不对劲了,这样奢华的部队交给自己,石继平都不知道段国学要想做些什么,这些人可都是各支部队所眼红眼热的高文化素质学历的兵种,经历过少年时代基础教育的兵源素质不是那些成年后在部队里恶补学习扫盲后的士兵能相比的,在课堂中所学到的东西要远远比在练之余抽空学习补习的士兵多很多,而且在图书馆、课外课程上。知识面也要比很多人强上许多倍。到底这个总指挥段国学是在打着什么主意呢,,

    “走吧,总指挥想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还有一支犹太人的部队等着我们去接收呢。”陈立新最先从这种纠结的猜测中走出来,对于他来说,与其想不通干脆就不去想它。

    “是啊,不管总指挥到底是怎么考虑的,这些都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想的出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多考虑考虑我们怎么样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神经比较大条的黄毛也从梦游中神游了回来,管他总指挥怎么想。只要自己有仗打,有兵带,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用担心。

    “说的对,想那备多没用的东西做啥子,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看这些兵的样子就可以放心,都是好兵,有这些优秀兵源我们今后的仗会好打很多。

    走了,去二号码头,去看看这些犹太人的新兵还需要我们怎样多操练操练,看看这些兵是不是报告上所写的这么有主观能动性,如果他们还是象卡拉宏手底下的那些操蛋们一样,我扔他们到大后方守后勤基地去!”

    石继平也想开了,自己的级别和层面还是太低了,与其这样揣摩最高领导人的想法,不如多考虑怎么样做好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这才是他这样的人所需要思考和去做的事。

    不过让石继平等人感到安心的是。在二号码头上,他们所见到的这一个团的犹太人复国部队没有让大家太过于失望。注意,是太过于失望;虽然这些人身上仍旧透露出和联合武装那些人身上的一些相同的东西。石继平这些老兵们明显的看出这是一支刚刚脱下便服穿上军装的部队。但是在这些犹太人的眼睛中。石继平和他的老战友们看到了一种狂热。一种士兵应该具备有的素质和底蕴。至少,这些人符合了石继平所要求的奉献和付出的基础要求;他们会为了自己所奋斗的目标而牺牲自己的一切,在这一点上,是那些东南亚联合武装兵丁眼中所无法寻找到的,那些兵丁眼中更多透露出的是一种不安和贪图享受小农般的安逸。丝毫无法能和这些从精气神上就明显不同的犹太士兵相比。

    简单的介绍之后,石继平下达了和这些异族战友见面后的第一个命令。那就是整装行军到一百三十公里外的新营地,那里是第三战区指挥部划给自己的新营地和练场,在那里,石继平和自己的老战友们要将这些新编入的部队好好的捏合捏合揉巴揉巴,,未完荐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