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三百九十一章蓄势待发

第三百九十一章蓄势待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ooo5545第三百九十一章蓄势待

    芯:万字大章节啊,第,容易不过内容有些散。其实可以切出来作为几个章节写的,但是考虑到很多读者想看作战,便拼在一起了。加进入到战争欺负列强剧情中去!!!

    “预备役、民兵动员起来,到一线去保卫我们的国家!”

    “抓紧生产,将苏联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家园!”

    “中华儿女团结起来,一心为其家出力!”

    在东北的各地,这些标语和口号在银续来下达动员令后便迅的出现在各城市小镇、农村中,白色的涂漆让人感到刺眼,来回奔走的人不断的让大家知道现在的局势非常的紧张。

    而在各条道路上往返奔波的车辆也证实着这点,大量的矿藏和资源被临时紧急优先拉到和军工生产有关的工厂中,原本生产民用产品的工厂开始转向生产军用物资,刚刚过去的十来天时间虽然并不多,但是对于刚刚形成生产能力的这些下游小工厂来说,船小好调头这句话便证明着中国人那强的适应**。而那些东北工业区中的大型上游工厂,在建设之初便就是优先考虑重工业和军工业,因此对这些工厂来说,动员令的出现只会将产品的产能提高。

    现在在东三省的钢厂所生产出来的钢铁七成被用于军工生产,剩下不多的产量也被作为配给供应给东三省中的一些重点工程项目建设使用。水泥、木材、煤矿也被优先征用。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一些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度放缓甚至是停滞。一些非主干道的道路、桥梁、水网建设只能给军事建设所让路。这也是段国学一直以来不敢大范围使用战争动员令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动员令会在动员令执行范围内给当地的经济和生产带来非常大的冲击作用;中国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有才从战火后的废墟走出的国家,大量的基础建设需要在废墟上进行,这样的建设需要的各种物资是庞大的,可战争同样也是在消耗着大量物资的一种行径,这就好比一碗饭,你是想分给战争和建设这两个孩子中的哪一斤小更多一些,,

    动员令还有一个影响就是征召了大量的适龄青年从生产岗位上拿起武器走向战场,表面上看在短时间里征募到大量的士兵,可缺失了足够生产力势必会影响工厂的生产产量和品质。

    而且如果在战争中一旦生大量技术工种人员阵亡,这可是一种非常惨痛的损失。因此苏联在战争紧急动员令下,也是尽可能的先抽调出各地农村的农民上战场当冲锋的炮灰。而那些技术工人仍旧优先在他们应该在的工作岗位上工作着,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易的让他们上战场。

    在这么经过十多天的紧急动员下,现在东三省的几个主要城市都汇集了大量的新兵或者是预备役,这些人将被运送到前线中填补第二战区各作战部队的兵力,以便能在今后的战斗中取得更大的歼敌战果。不过按照先农后工的顺序原则,这批预备役中有六成兵源是来自于农村,而且相比苏联那广阔的年龄范围,这些预备役的年龄层可都是十八岁到二十二岁之间的青年人。

    银续来抽调这些战斗经验并不是很丰富的预备役进入到战场虽然有些冒险,他也知道这些预备役和现役的主战部队士兵有着多么巨大的差距。只是银续来在不能干扰其他两个战区的战争进程和无法获得更多支援的前提下只能如此。不过银续来向段国学和黄林保证,这紧急征募的二十多万预备役部队将更多的被送往后勤这些二线部队中去,以尽量保全这些预备役在战争中伤亡不要太大

    向北行进的火车终于停了下来,一声凄厉的哨声响起,各个车门被打开,列车员们放平登车梯,这些身穿临时放军服的乘客们在各车厢中指挥的军官们指挥下依次下车。

    下温暖的火车很多人都打了一个冷颤,高志国也是如此,虽说参加了军队后领到的棉服和军用毛衣以及贴身衣物都很保暖,但是现在的位置要比东北更加向北,凛冽的寒风让他将自己的大衣衣扣赶紧的扣上。

    “火车咋不走了呢?难道要我们背着这么多东西走着过去?。身边的邓土文扒拉着火车上的扶手,向铁路的远处望去。

    “看来还真给你说对了。”高志国注意到已经有军官开始往身上背负装备。

    “集合!!”负责自己车厢的中尉一声令下,刚才还相互交流意见的队伍立即快的在铁路旁形成了队列,过程虽然有些混乱和延时,不过看中尉的脸色,他并没有太多的责骂之心。这些每年还需要进行一次为期三周军事练的预备役来说,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穿上军装之后要做些什么。那就是服从!

    “你们要去的地方现在铁路还没有修好,所以你们享受火车旅程已经结束了,汽车和卡车需要运送更重要的作战物资,因此你们只能凭借着两条腿并进;现在各队成双人队列。出!”

    中尉简明扼要的说出了为什么要步行行军的原因后队伍便离开铁路路基,一直在铁路不远处的简易公路上前行。虽然道路有些简陋,而且很明显这些道路还是有网扩建不久的。道路两旁的积雪被前面的人多次踩踏之后变得泥泞起来,这多少让这些网穿上军装的人群中产生一些微词。

    不过对于这些预备役的年轻人来说,虽然他们每年都要接受一定的军事练,但是段国学拿下东北的时间并不久,而且作为年轻人的一个共**就是好多言,行进的队伍里可以看到有人不时的交谈着。只是负责带队的军官们并没有制止这种行为,这让大家多少在情绪上有些提高,如果不是身上背负着**弹药,这样的行军简直就象以前的军时的武装拉练。

    “哥几个,你们看那!!”眼力一向不错的那土文突然像现新大6一样手指着远处喊起来。

    高志国和在邓土文身边的几人随着邓土文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是不远处正在建设的铁路路基,那离自己下车步行的地方约有十多公里,虽然铁路里自己有点距离,但是仍旧可以看出大量的人在坚硬的冻土上不断的工作着,延伸着这条铁路大动脉。

    如果是普通的工作人员倒不会让人感到惊讶,但是让这大家感到吃惊的是那些在坚硬的冻土上劳作的人不是身穿**工作服的铁路人员,而是身穿有些肮脏和破旧的苏军大衣的人,随着部队越来越走近,卜看得到。众此正在做基础建设的人不是中国人,而典 ”高鼻子苏联老毛子,,

    这些老毛子正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各种工具,不断的清除铁路路基上的积雪和冻土,这种工作不需要太多的技术也不需要太多的知识,就是个最简单的苦力活,什么时候这些高高在上的苏联老毛子也干起这个了?

    当看到在路基两旁那些持枪负责看管这些老毛子的中国士兵后大家心中明白了原因,这是苏军的战俘。中苏自从在补给站和苏军开打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抓了不少苏军俘虏。特别是苏联补给站战役后期的那一次大溃退,要是让大量的苏军士兵成为了中国的战俘;对于这些战俘,总不能白养着他们吧,

    行进的部队没有太靠近路基。最近的时候也只是离着铁路路基在一百米外的一段公路上远观着这些苏军战俘,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大家仍旧可以看到这些苏军战俘虽然从事着最为辛苦的体力劳动,但是从不远处摆放的餐具以及正在烧制的食物数量幕看还是可以勉强能吃饱,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肮脏但基本没有太破落,而且也能让他们不被冻死;脸上虽然有些肮脏但大部分人还可以做到解决经常舌胡子理这些个人卫生问题,这使得这些苏军战俘没有沦落到乞丐或者是德国集中营里的犹太人那种惨状。象那土文这样眼尖的人甚至可以看到在堆放食物的地方,甚至有着几瓶酒和几大块熏肉正摆放在那里,瓶子上那红色的“奖”字看来是让这些嗜酒的苏军战俘们拼命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都看好了,苏联人也是人,并不比我们中国人优秀和强大到哪里去,只要你能战胜他们,他们自己会为强者所工作,不管是以战俘的身份还是员工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不想成为被人奴役那就只有依靠自身的努力强大起来。在几个年前。我们中国人也曾经在列强们的枪炮下有过这样的经历,美国西部铁路建设中,更有着大量中国被卖去的“猪仔。劳工们的血汗和生命。”

    随队一同行进的中尉适时的给大家灌输着强者为尊的思想,虽说在段国学的铁腕下,中国已经赶走了在中国大地上作威作福的洋鬼子,可是从一八四零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一直在这些洋鬼子面前输多赢少的情况下,国人们虽然终于可以不再向洋人们低头,但是心中的那种伤痕还是给国人的心里有着一丝的阴影。即便是大家知道中国在和苏联这个老冤家世仇作战中取得了胜利收复了很多失地,但是道听途说和光听那些广播,光看那些报纸永远不如到现场来看看,来感受一下这样的场景,原来,这些高傲的洋鬼子在被打败和撕破高高在上不可战胜的神话后,居然也是这么一番嘴脸,,

    看到这幅场景的行军队伍在惊讶之后被队伍中的那些军官们巧妙的提升了士气,这样的场景虽然也许是偶遇,但是军官们懂得如何去应变这种场面。通常在看到这些战俘的下场处境之后,很多人都会产生万一自己被俘时自己会不会是这种下场的沮丧迷惑心情,而优秀的指挥官则会很巧妙的将这种心情给掐死。引导着大家往好的方面去思考,去坚定着胜利的信念,去强化着战士们战斗时的意志。

    “中尉,如果在战场上,遇到被包围无法突围的情况下,你会怎么做?”高志国变动自己的步伐频率。来到中尉的身旁小声的向中尉询问着自己的冉题。

    “我会怎么做?我相信我的战友会回来救我的,但是在这之前,我会战斗到最后的一刻,如果真的无法等到救援的战友,我会选择拉响胸口的光荣弹,不要以为成为战俘会得到你所见到的那些苏军战俘的待遇。在对待战俘上,我们中国人是做的最好的,但是越是标榜自己是文明先进的西方列强,越是践踏着他们所制定出来的游戏规则,《日内瓦公然》?笑话,条约的诞生就是别用来日后撕破的,而且记住,胜利者是不用被谴责和制裁的,只有最讲究伦理道德的失败者才是被歧视的对象!”

    中尉指指每个人军服胸口上的那个口袋上的不起眼挂扣,如果不知道这个挂扣实际作再的人会以为这是一个装饰**的部件,但是只有当过兵的人知道这是用来悬挂光荣弹的。

    得到这么一个答案的高志国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看了一眼在漫长铁路路基上辛苦干活的苏军战俘。一种信念此时在高志国的心中产生。这种信念是一种支持自己在今后人生道路上勇于向前开拓进取的根基源泉,强者,永远可以支配弱者的生存权利。

    “高志国、邓土文、李海亮,你们十二人到三营七连一排!吴铁军,你们六人到在自己接触不到五天的中尉口中,不断涌出的名字和去处让队伍中产生一阵阵的小gao|chao和失望后的叹气声。

    “志国,我们还是在一起呢。不管怎么样,至少我们还是被分在了一起。”搭着运送弹药物资开往前线的卡车,邓土文身高马大的拎着撕裂四四式机枪向着高志国有些炫耀的摆弄着自己的造型。

    “别想我还在军时那样照顾你,现在是在战场,我都需要听那些老兵的指挥。”高志国没好气的回应着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老朋友的椰愉和挑战。

    “切,我才不担心!”虽然口中很不在乎,但是邓土文不断的检查自己身上的各种装备器械暴露了那土文心中的不安。

    “得了,你就继续装吧,你那点德行我还不知道吗”高志国有些哭笑不得的应对着自己的老朋友和挑战者,高志国很清楚的知道邓土文一直追赶在身后的脚步,不管是在文化素质上的还是在军事技能上的。邸土文的追赶也是一种让高志国无法停滞住自己前进脚步的动力。人活着就是要有些目标,也有些让自己兴奋和努力的动力源泉,,

    “嘿!!不是我打扰各个的雅兴。而是我们到了!”越野卡车驾驶室的后壁上传来驾驶员的敲打喊叫声,他的声音让大家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驾驶员手指指向的那片军营。

    “都是受过一定练的预备役。虽然你们比那些平民要荐这么一点。但是在战场上你们还是渺小的弱者。要想活下去很简单,我让你们趴下你们就趴下,我让你们跑你们就拿出吃奶的劲跑,我让你们向东你,化回东,我让你们后退你们就后退。总之一件事,在战场儿。想活命就一切听我的,我虽然不是神。但是我所说的话,我要让你们做的事能救你们,”

    “在战场上如果受伤,你不能单纯指望着别人来救你,你需要进行自我救护,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就是因为懂得战场自我救护而活了下来,你们是一群新兵,我没指望你们能在几天的时间内变成外科大夫,但是最简单的基本知识你们还是需要知道的。给你们的救生包不要随意放,全部统一放到胸口的口袋。这样即方便于你取用别人的救护包也方便别人在你身上找到它,受伤后不管身上有多剧痛,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去止血,而是寻找到隐蔽的的方免得躺在地上成为敌人继续射击的活靶子

    “少开枪多带弹药,你们那鳖脚的枪法是在射击场上打死物炼出来的。ap.而你们现在所要射击的对象是有两条腿能跑能跳还能躲的苏联人,乱开枪不仅浪费弹药还会暴露你们的个置,多掩护你们身边老兵,在他们换弹匣的时候再开枪,这个时候开枪也可以给你们壮壮胆,”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们还不能做到,而且到处乱看反而会让你们变得慌乱起来,那么你们就只需要留意两个方向,第一个就是你们身边的老兵,随时注意老兵让你们做什么,第二个就是老兵让你们观察和射击的方向,”

    “多带几双袜子对你们有好处,一双健康灵活的脚可以让你们活下去的几率比冻坏脚趾头的傻瓜多很多,”

    “手套不要那么厚实,要不然你们开枪时会现带着厚实手套的手指伸不进扳机护环中去,如果在平时你感觉你的手指头被冻僵,那么就放进你们的裤裆里把它捂热”

    “给你们这个锌铁皮小酒壶不是让你们用来装酒,而是让你们随身捂着一些温水,地面上的冰雪就是你们口渴时的天然水源,没事时放一点到口中含化它可以让你们少背负一些负重,”

    “你们

    这样的教导在这两天内成为了这些新兵们听的最多的话语,每个新兵都被这样大量的信息涌入脑子里而感到晕头转向,但是这些新兵们也只有强行让自己记住这些东西,因为战场上的伤亡比例已经很明确的告诉这些人,死四个新兵才死一个老兵就是为什么老兵能站在他们面前最好的证明。

    这样的临时学习一直到临出前才停了下来,被打散填充到各连排的新兵们和老兵们统一被剃成了光头,虽然天气仍旧寒冷无法戴上钢盔每个人还都需要戴着厚厚的棉帽。但是心细的高志国还是注意到那些老兵通常会准备一块头巾,在战斗前包在头上即能抵挡暂时的寒冷又能让自己的头部得到钢盔的保护。

    新兵老兵全连人一起动手,用着北方人的传统大家包了一餐饺子大宴。这样做不仅有着出征前的团圆美满真思在里面,也有着祝愿战后大家还能在一起吃饭的寓意,毕竟战争中,谁都不知道下一秒谁会离开这个世界,

    “这么说来,东线和西线两个方向将一同动攻击。”段国学看着银续来过来的战报,有些意外的看着远东一带所生的局势变化。

    “是有些意外,连我都没有想到银续来会这么快动进攻,在我看来,应该在一周后动进攻才更加合适x这样不仅能更拖垮苏军进攻部队,而且还能利用寒冷和食物短缺造成苏军的大量非战斗减员”黄林自己也猜测不出银续来提前动攻击的用意。

    “他还有什么解释吗?”

    “有,在报告的后面,按罗科索夫斯基手中的力量来计算,罗科索夫斯基到现在所动的三个波次的攻击基本上已经用尽了他所能收集的主要作战部队,虽然他还能凭借第一、二波次攻击被打残拖垮的部队捏巴捏巴凑成第四波次,只是老银感觉总这么让对方打反而让自己的节奏被人牵着走;总指挥你说过的,不管是战争还是比赛甚至是商业竞争,总是按照别人的指挥棒顺应着对方的节奏去做那就已经输了一半,银续来认为虽然等着让罗件索夫斯基收集部队和资源动第四波,不如伸出手去在对方感到疲惫之时狠狠的反击一下。”

    “有点意思,罗科索夫斯基想破罐破摔的疯咬一气,第一下我们被他们咬了一口,现在他也许正感到打的正顺时反顶这么一下,总之不能让他这样顺风顺水的一路追着我们打。而且银续来的报告上也写的很清楚了,现在他们一路后退已经退到了原先的中苏边界一带,再退可就是要退到国内了,罗科索夫斯基疯狂的决心让他们的前进度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快,原本应该在第四波次才要退回到这里的居然提拼了一个波次。精况的提前变化看来让银续来也憋不住了。”段国学将手中报告所写的地名在地图中找出进行比对。好更直观的知道双方态势变化的位置。

    “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银续来当然也想兵不血刃的吃下他面前的这些苏军,但是苏军前进的度以及战场变化过了预期的想象,苏军进攻度虽然过了我们的预计,但是这样出的副作用也是明显的,那就是苏军在这样疯狂的进攻之后所带来的疲态要比原本预计的要提前到来。一个人可以短期内透支他未来两天的体力和精力,但是在相同的时间内他却透支了未来一周的体力和精力,那他即将就会是一个频临死亡的垂死之人。”黄林继续详细的向段国学解释着银续来报告中的观点和理由。

    “不错,还有吗?”

    “苏军三次攻击波已经透支了原本预计四次攻击波才能做到的程度。这个距离已经足够让苏军缺乏各种物资补给,同时这么短时间内无节制的消耗士兵的体力也大大降低了苏军抵抗反击的实力。其次,苏军既然已经提前一周以上打到这里,在这条原本的边境线就是我们机动作战的底线,放任苏军冲入我们领土内作战会给民众对我们新政府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受到重创,就冲这一点x就是想不打也不能不打了!”黄林说到后面的那条原因时有些沉重,虽然有的时候进进退退的作战意图领导层知道,但是民众却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前进就是胜利,而任何的后退就是失败,前段时间银续来的机动作战已经让国内的一些宵小之辈揪着这条不放的攻山圳政府能。如果给苏军冲讲领十来作战,那新政府所面临引”,足更大的质疑。

    “那就按银续来的意图打吧。有的时候还是不要太轻视对手,罗科索夫斯基这一次不仅让银续来吃了个大亏,同时的确也让我们受到了一定的质疑,这两周,李德林和阳桂平可是没少向国内的那些记者解释;而真正的作战意图却又无法能向民众公开,难为他们了”

    新政府的新冉布会上,李德林站在讲台上,底下是不断咔嚓弹动的快门声和翻动纸张的声音。

    “李副总统,请问中国在外贝尔加边疆区一带和苏联作战进展如何,很多人从苏联方面的电台和广播中得知,苏军正在将中国部队打的是节节败退,现在甚至已经败退到离满州里一带不到一百公里的距离,请冉中**队是否真的是在败退?”一名记者一上来便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先我要纠正一下你话语中的一些词,我们没有败退,而是在后退。败退是打了败仗,而我们英勇的子弟兵并没有打败仗,他们只是受到一些小挫。”李德林拿出了在联合议会中所练就出来的本领巧妙的避开一些字眼,如果李德林承认军队打了败仗那么对民众的士气可是有着很大的打击。

    “那为什么原本我们一往无前的军队现在却一直节节后退,一年前我们打的苏联人是一路溃退,为什么现在完全调了斤小?”

    “这个先生,军事上的东西我不知道你懂的多不多,避其锋芒不予对方死拼是任何一个军事家都需要懂的的道理。我相信你们都看过苏军在最初的反扑时,从各方面收集到的资料都显示出苏军已经疯狂,疯狂到用着人命来填补火力上的差距。我来做个比喻,当你面对一条疯狗向你进攻时你可以轻易的将其打死,但是如果是十条疯狗同时向你动攻击时,你会选择怎么办?。李德林的反问让这名记者语言为之一噎。

    “正确的做法就是避其锋芒逐个击破李德林在小小的反击了一下这名记者后很快的说出了答案。但是这斤,答案却又没有泄露出最终的军事目的。

    “那李副总统,我想知道,这样的后退会什么时候终止,会不会放任苏军攻进我们中国另一名记者从侧面试图想知道军方的反应和件划。

    “这个先生很聪明,但是由于我不能泄露军事机密,恕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只是可以告诉你,我相信我们英勇的子弟兵不会让我们失望。更不会让我们的人民流血受难。

    李德林说到这里已经算是给出一个不是答案的交代了,聪明的人会从这句话的意思里找出答案。

    “李副总统,听说段总指挥现在在新疆,而且从苏联方面传出的消息。请问段总指挥真的是在谋划着从新疆向苏联进攻吗?现在在外贝尔加边疆一带我们的军队在后退,那段总指挥为什么还要新开辟一个战场?”

    “这个请恕我无法回答,因为这属于高度战略机密。”李德林面对这个问题,只有用机密这个词给搪塞回去,因为即便是天下人都知道了要在那里开打,只要战役没有动之前,该不说的还是不说为好。

    “我是陕西《光明日报》的记者。我想请问,段总指挥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还有财力来动一场战争,为什么不能将这样的消耗投入到我们国内建设中来呢?”

    李德林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名记者,回想起这名记者身后所代表的原势力代表后这才回答道:“先请你好好的回忆一下一年前,动战争的不是我们而是苏联,苏联先在我国境内展开军事行动这在国际惯例上就是不宣而战,随后我国对苏联展开了有礼有力有节的军事行动;但是很不幸,苏联高层单方面扩大了军事行动的规模和范围,我们只能在仓促之间同样提高了军事行动的规模和范围。”

    “那军事行动之后,为什么段总指挥却命令国内向这些地方进行移民。难道我国需要将这些土地变成我国的领土?”这么记者的话让其他记者有些**ao动。

    “虽然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的资金和精力转向国内的经济建设上来。但是生存和展两者之间,生存要远大于展。按照这个记者你的意思,苏军都已经向我国动手开战了。难道要我们的国民再次被入侵生活在这些侵略者的铁蹄蹂躏下吗?大家都知道,外兴安岭、贝尔加湖,甚至是库页岛都原本是属于我们中国人的领土,现在我们只是作为苏军单方面军事行动之后的惩戒将其索取回来。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请记住,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和段总指挥以及全体领导人都是为中国未来谋取着幸福,我们期盼和平,但是却绝不惧怕战争。特别是那些试图将他们的意识形态强加给我们的那种战争,我们更是会为之抗争到底!”

    李德林最后的话其实就是针对苏联曾经向中国输出过的革命意识,苏联革命的成功曾经让迷茫的一些国人眼中一亮,苏联革命的成功让一些人寻找到了他们所追求的方向。但是国情不同,一个成功的案例生搬硬套的取之所用在另一种不同文化、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度就是一个错误的典型,虽然这些人中已经在挫折中寻找到改变的方向,但是已经有着足够武力的段国学没有再给这些人机会。

    李德林的煽动还是很有效果的。底下的记者虽然有些人对新政府以及段国学有着这样那样的意见和不满,但是李德林从民族主义的角度来解释这些事情还是让大家很受用。毕竟一百多年来,我们中国人只能被动的窝在家里被人上门欺负,打一次败一次,败一次就赔一次,就连在广西和法国人干了一次为数不多的胜仗反而仍旧割地赔银子,现在终于打出去了,特别是打的对象还是割取中华最多领土的苏俄,现在都还没有将原本的土地全收回来,你还帮着他们说话,你还是中国人吗?

    接下来的提问就显得比较无趣了,虽然很多人仍旧想知道段国学和军方高层如何应对苏联咄咄逼人的进攻,只是在李德林滴水不漏的巧妙婉转回答下均一一碰壁而回。

    当第二天的报纸上刊登了李德林的讲话之后,原本一直在中苏交战问题上掩口偷笑的美英法几国突然一改原先“遗憾惋惜关注”这些字眼,开始高调的指责中

    “ 口…古邻国国十的论调充斥着纹此国家的丰流媒体,同时兆中国政府的政客更是从各种角度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各方面的不足,只要是和段国学的新政府带边的,一概攻击,似乎不管事实的真相如何。

    美英法等国的举动很快的便传回到中国,面对大量完全不负责任的报导,就连有着老好人之称的阳桂平都为之愤怒,而在联合议会上经历过这样恶意中伤手段的李德林则淡然处之,因为就向段国学在剿灭七三一部队后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中国,还没有话语权。这些世界列强们掌握着世界的话筒,他们想说你是黑的你就是黑的,因为你反驳的声音根本就不会传送到其他人的耳朵里去。

    “终于忍不住了,日本在太平洋上是节节败退,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面对美国人这个最终的对手了,”站在美丽的湖泊旁建立的小屋落地窗旁,段国学欣赏着美丽的夜景,身后的炉火不断燃烧跳动着。映射着美英法这些国家新的动向报告。

    “总指挥,还没睡啊”黄林拎着一盘新鲜的烤肉和一盅小游轻轻的推门而入。

    “哟,这么晚了还有宵夜,快坐下x从哪弄的段国学一见黄林手中的烤肉和酒就高兴了。

    “我和几位高级指挥官商量战斗细节,这一讨论就久了些,后面的厨师们就在我们讨论时慢慢放烤出这些东西,都说慢工出细活,香着呢。”

    “那是,满上满上。”美酒好肉,这可让段国学有些迫不及待的享用这些东西。

    “我说总指挥,看你这个嗜酒和谗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个中国最高领导人总是吃不饱呢。”黄林小心的将酒杯给到满,一种酒香立即配合着肉香迅的充斥在温暖的房间里。

    “唉,上了年纪,身后的这些医护人员总是不让你这样不让你那样。烟酒控量就不用说了,就连吃的方面也干涉了,高胆固醇的东西限量!你说我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呢,这些人也都知道,可不管你是好说歹说人家也不让!”。段国学美滋滋的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下后有些无奈的。

    “放心,所以我过来的时候是那公文袋挡着瑰 。

    “嘿嘿,军事秘密!”。段国学嘿嘿阴笑着看着门口。

    “对,军事秘密”黄林自然知道自己要给段国学打着掩护。

    两人推杯换盏的就着盘中的烤肉这样喝着,只是烤肉不多,酒也没有多少。但是也足够两人偷吃过了一个嘴瘾,毕竟如果真的吃的太多喝的太多,明天肯定会让那些医护人员察觉出来坏事。

    “总指挥,美英法那边看来是准备动手了,现在只是在给用兵造势。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我曾经和老帅还有杨老这些人讨论过。快则今年,慢则明年。如果德国人在开春后真的就和希特勒向我们所保证的那样在四同时重新动新的攻势,德国人将彻底失去向南进攻的机会,苏联最后的抵抗和广阔的国土将吸干德国战车的向南动力,英国人和法国人就可以腾出手来重新进入东南亚。现在据我们手头所掌握的情报,英国人现在已经在印度开始有了一些小动作,这是一个信号。

    黄林端着自己的酒杯,刚才片刻惬意的享受让他放松了自己紧绷的神经。

    “的确,德国人没有向南进攻不仅少了法国土地上的那些工业机械。同时还少了一些额外的助力段国学回想着后世中德国先南后北作战中的一些回忆。

    “总指挥,我还想问一个大战略上的问题,你最终希望德国人是获胜。还是失败,要知道,德国人现在在欧洲干的那些事,可是有些”。黄林小心的询问着段再学心中的最深层的战略构想。

    “想、也不想!还是那句话。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哪怕是中德两国士兵最终在苏联的土地上毁灭苏联握手会师,但是在会师的那一夭起,德国人就已经失去了远交近攻的利益共同点。苏联的灭亡会将德国推到美英法的那头去。x卜胡子希特勒虽然并不受美英法等国的喜欢,但是在人种划分上他们还都是金碧眼的白种人,而别忘了,黄祸论的起源就是在德国注:资料上显示。我们和德国人的合作仅仅限于双方的互利互补,这样的合作我们曾经也和美国人有过,只是为了给我们中国未来大环境下多争取这么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和平环境,我现在不得不开始对德国这个曾经亲密的朋友背后做些小动作了,”

    “总指挥说的是暗影那边挑选培刮一些秘密部队的事吗?”黄林听完段国学的解释后突然想起了这件令人奇怪的事情,一直国家最核心机密的特种部队中突然出现培养一些其他民族的精英,这的确是让人感到诧异的事情。

    “对,德国、苏联、美国、法国、英国、日本等国家都在研制着原子弹,按照我们手中的资料来判断。德国人和美国人的进度是除我们之外最快的。日本鬼子现在吃饭都快成问题了,原子弹?梦吧!!苏联人刚刚起步就被德国人冲到家里面打乱了自己的研制计”不足为虑 英国和法国现在就是将自己的研究力量全集中到美国那边去了,美国那边倒好说,我还有办法来延缓他们获得的度,即使延缓不了,在他们生产出来之前我就会对美国动过十枚核弹的核打击!但是德国人呢?我们现在和他们可是朋友。当着面下黑手的事还真不好做,只有背后里折腾些小手段来延缓他们研究的进度了黄林自然清楚的知道拥有原子弹后对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是啊”单方面拥有核弹就可以赤**uo**uo的讹诈对方,但是双方都拥有之后便会成为一种平衡,谁也不能动谁的平衡。但是我手中的一些东西虽然能延缓对方获得的时间,但是最终他们还是会拥有这样的武器,十年、二十年?我无法做出准确的估计,所以在对方获得这样的武器之前,常规武力所拿到的东西就是打出一个既成事实出来!让这些列强们知道,没有核武器我们中国人的军队也照样可以将他们打的抱头鼠窜!”说到这时,段国学狠狠的将杯中的酒倒进自己的嘴中一口干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