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零一章群众力量

第四百零一章群众力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ooo15545第四百零一章群众力量

    认!六千字奉上,众放假就是好啊包没有什么意外阵……扰,就可以沉下心来专心码字,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写作中去,,主粱架被战士们齐心协力的给展开,沉重的底座扎进泥土里稳固着火炮的炮身,在炮手的操作下,原本低垂的炮身慢慢的仰起,粗大的炮管被精心擦拭的一尘不染,而各个火炮上的零件也在精心的保养下顺畅的完成着自己的使命。免费提供

    “动作都快点,前去骚扰老毛子的部队拖不了多久的。”炮营的营长亲自操刀上阵,甚至嫌外衣碍事甚至脱去外衣只穿着一件单衣在帮着战士们构建着炮兵阵地。

    “放心吧营长,前段时间就只有自走火炮能打打走走,我们这些拖曳式炮的兵可没少为这事闹心,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上场了,你放心,我们一定可着劲打毛子。”一名二级士官长一边用着多功能工兵铲拍打着火炮旁的临时掩体,一边向营长保证着。

    “这话我爱听,等打起来给我可劲的往毛子头上扔炮弹,你放心,炮弹管够!”营长拉拉衣服,好让刚才剧烈出力后有些热的身体好尽快散出热量以免出汗,这一段时间同样被憋屈的他似乎在刚才的运动中散出点闷气来。

    似乎配合着营长的话,几声越野卡车的喇叭声从不远处响起,那是负责拖曳这些火炮的车辆,它们在卸下火炮后便一路飞奔跑道几个公里外去拉炮弹和其他物资。

    “过来些人帮忙卸炮弹,动作要快。等会我们趁着天还没黑再回去拉一趟!!”车队连长远远的便探出身子大声提醒着各炮个上的诸人,他的提醒让车队一开到各个炮位时便有着战士第一时间前来迎接搬运炮弹。

    “营长,我去后面拉物资的时候遇见到了副师长,副师长让我告诉你,晚上也许又额外的车队前来运送物资。”车队连长看见炮营营长黄勤宣后拉开车门轻巧的跳下慢行驶的卡车,一路小跑的跑到黄勤宣的前面来。

    “估计有多少?”黄勤宣一听两眼亮,急忙问着具体数字,由于一路撤离时轻装上阵,很多炮弹都就的销毁,剩余的炮弹也更多的被分配给了自走火炮进行掩护作战,因此炮营里虽然各火炮都齐全,人也没少一个,但是炮弹却有些不足。

    “不清楚,我只是通知你一声让你做好准备,我走的是近道,没从大道走。”

    “算了,甭管来多来少,只要能多来一辆车都是给我们最好的支援。等会你们还要跑一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路上注意行车安全。别疲劳驾驶出问题。”黄勤宣拍拍车队连长的肩膀,提醒着安全小。

    “放心吧营长,那我先去忙了!”

    两人的见面和分别甚至是会话都充满军人的高效和务实,没有过多的矫情也虚词,有的只是一语中的介绍汇报和简单却饱含感情的问候

    “杨大爷,您这马车不能再装了。再装您这车可要散架了!”一名三等兵看着仍旧试图往马车上放物资的老汉,出声劝阻着老人要量力而行。在马车的车身上,已经堆放了小山一样的物资,多的让人看到就有些心惊胆颤。

    “小娃子你懂什么,我这车轴是当年我们村里最好的铁匠打出来的。车身是用林子里最好的木头挑出来造的,就连我这马都是乡里数一数二的好,你到乡里去问问,我老杨家是这里赶车闻名的老把式,祖宗六代都是赶车的行家里手,想当年日本鬼子入关时我拉着抗联的人一路快跑小鬼子的四轮车都没办法撵上我,看看这车轱辘,是正宗从鬼子汽车上缴获来的家伙,跑的不仅快而且还吃重又稳当”老汉阻止着三等兵试图从马车上卸下来一些物资的动作,自豪的拍打着车身和胸脯叙说着当年自己的丰功伟绩,以证明着自己绝对可以为这一车的物资负责。

    “爹,你又在这扯上了,你也要看看时候,现在前方赶着运送物资。你到在这说故事,有什么光荣故事在赶路的时候再说也不迟。”在这辆马车的后面,一个中年壮汉及时的打断了老人即将拉开的话匣子。他正在给后面的一辆马车捆扎着绳子,好让这些货物在运送的过程中不被颠簸散乱掉落,而在他的身后。还有着同样众多的马车正在做着相同的事情。

    “忘了!忘了!再装一箱,再装一箱就够了!”被打断讲述自己辉煌获取的老汉急忙拎着一箱物资上了马车。

    “啪”的一声皮鞭在空中的甩响声,马儿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主人要自己做什么,虽然车上拉的东西有些沉重,但是马儿也知道自己在运送完东西后主人会给自己的草料里加上很多好吃的补补身体。

    马车队从车站的物资装配处走出便沿着刚刚铺设好的简易公路向着草原的深处走去,刚才出言劝阻杨老汉继续装车的那名三等兵坐在马车边上,不仅做着马车队的护卫同时也做着押运员的工作。

    “好家伙,四百多辆马车的车队呢,在我老家这场面可见不到。”三等兵探探身子向后看去,长长的车队不紧不慢的在公路边上行进着,不时的在公路上会来回过往着一队队卡车车队,而这些车队在经过自己身边时都会报以侧目注视着这有些眼熟又有些陌生的车队。

    “娃,你老家卑里的?”作为头车。杨老汉准确的掌握着车队行进的度以最好的分配使用牲畜的体力,每一个动作都显示着老人一辈子赶车所练就出来的功夫,有的时候甚至连马鞭都不用,嘴里吆喝着就能让马儿回到最好最平坦的路面上来。

    “贵州的。我们那最多能见到马队,不过这些年公路修多了,汽车也逐渐多了起来,马队和马车是越来越少能看到了。”三等兵老实

    “南方的娃,你们那里现在那种吃油满地跑的卡车多了,自然也就看不到这样的光景了,放在几个年前我才跟着我爹赶车队时,为了防胡子抢车抢货,三、四百辆马车一同赶路的光景都不是啥稀罕事,但是现在别说你们,就连我们这里也越来越少人赶马车了。现在不是紧急动员令吗,各种物资需要车辆加紧往前运,但是车辆又不够使,所以县里头就把我们这些老骨头给请来了。全部都是赶车的老把式,别说现在这条新修的大马路,就连那边能走马车的小道我们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走!”杨老汉一边自豪的讲述着以往的风光美景,一边又有些神情黯淡的说着现在的光景。

    “为啥现在赶车的越来越少了呢?”

    “为啥?有了汽车,谁又想雇我们这些马车呢?就拿这趟来说吧。换在二十年以前走这么一趟每辆车要三块大洋,来回要两天的时间。除去路上吃喝住宿还有牲口草料钱,一趟下来最多也能赚一块出头。但是有了卡车修好了路,卡车一趟能拉十多辆马车的货,马车两天走完的路程卡车小半天的功夫就可以打一个来回。虽然雇卡车一次要不少钱,但是真的把货物的重量和时间摊算下来,我们马车根本就和卡车没得比,所以现在赶车的人是越来越少。”杨老汉无奈的叙说着这份曾经养活他们家几代人的手艺行业即将没落的前景。

    “杨大爷,你说的我能理解。我们家以前在县里都是闻名的手艺户。家里的男人箍的木桶、姥姥带着女人仿做的衣服那走出了名的好,但是现在呢?锌铁皮的铁桶又便宜又轻便,谁现在还打造新的木桶?在县里的百货商店里面漂亮衣服又多有便宜,除了守旧的老人家谁还穿这些土布衣服?我爸十年前曾经让我和他学箍桶,要不是家里为了图省钱把我送到了学校里读了五年书,我现在就是一没生意的箍捅匠。

    时代在变化,以前的一些老手艺、老传统都要变化了 ”

    “娃儿,你说的都在理啊,不过我老了心眼没那么活络了,但是我儿子们却可比我强。我大儿子年岁大了没能去学开车,但是我二儿子今年去学了开车,全家族的人筹钱买了一辆大卡车,现在天天在县里跑运输,那钱挣的是一个叫快,没两年,这车钱肯定能赚回来!”杨老汉说到自己二儿子的壮举时两眼一亮,虽然在买车前全家人也是很担心。但是真正把车买回来跑起来后,第一个月赚的钱就让所有质疑的人惊讶的掉了下巴。而在二儿子成功的先例下,越来越多的人打算开始筹钱买车,重新做着车马跑货的生意。而且听说县里的银行已经开始向一些信誉好,技术过硬的人帮着垫付购买卡车的车资,利息很多人找学校里的老师算过,还不到一厘的利息,一些心思活络的人正准备着申请这样的啥贷款。

    “杨大爷,没想到你还挺有眼光啊!!”三等兵赞叹的说着,他的赞叹让杨老汉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是我有眼光,而是你们这些东轻人有眼光,我二儿子在学堂里读过点书,原本就是想送他出去有点出息不要再当车把式,可没想到他打了圈又回来当开车的了!!”杨老汉的表情有些苦笑,难道他老杨家要第七代人也注定成为和车带边的人吗?而且现在自己的孙子在学校里就读,据他在学校里填写的志向,是去制造研究生产汽车,莫不是自己老杨家真和车子这么有缘,这第八代人也要和车子打交道?

    深夜里,在火炮阵地上忙了一天的黄勤宣正准备抽空休息时,他被一阵人从帐篷里拉了出来。

    “什么事?”黄勤宣问着同样穿着内衣内裤的汽车连连长。

    “你看哪里!”

    顺着手指,黄勤宣很容易的便看到了一条灯火长龙正向着自己这斤,方向行进着,这条灯火长龙里的灯乎闪乎灭,有长期夜间行军经验的黄勤宣很容易便判断出这是一条打着火把或者是手电筒行驶的队伍,是什么队伍会在这个时候来呢?

    不过很快,一名战士跑了过来。兴奋的向黄勤宣说到:“营长,好长一条车队,全是马车,上面拉全都是炮弹和其他弹药!”

    “啥?!难道这就是副师长所说的那个额外车队?!”黄勤宣一听便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又开始使用马车拉物资了?

    “我估计是,过去看看吧。”连长一转身便钻回自己的帐篷里穿衣戴帽去了,黄勤宣一见也没再多耽搁转身冲回自己的帐篷。

    “报告,后勤押运员三等兵潘乔弟押运弹药前来支援作战,请验收!”潘乔弟在看到前来迎接的黄勤宣后跳下马车一个敬礼汇报着自己前来的目的和任务。

    “谢谢!谢谢你们!也谢谢各个老乡们!刘顶,你赶紧回去找些人去炊事班帮忙,弄些热水和吃的招呼老乡们。”身边的连长被黄勤宣支使着一路小跑去炊事班那里,他和黄勤宣刚才都被第一眼看到这样大量的马车车队后给吓住,两个人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车队好一眸子后才回过神来。

    在派了些战士带领马车车队继续向各个炮个分散输送弹药之后,黄勤宣一把拉过潘乔弟走到一个黑处小声的询问起来。

    “怎么是马车车队?”

    “我也不知道,分给我的任务就是马车车队,据说我的战友还有人押驴车呢,”潘乔弟以为黄勤宣是在嫌档次低了。

    “不是驴马牛骡子牲口上的问题。我是问怎么又用上老百姓帮着运送物资了,这光景已经很多年都没见到过了。”

    “这不是司令下达了动员令吗?你们在那边久了自然不知道后面生的事情,现在东北各地所有的事情第一考虑的是支援前线作战,物资运送量太大后勤车辆吃不住劲,这不民间的车辆也派上用场了。卡车、马车、牛车、

    “ ”绍着后方在动员令下的变化。

    “原来如此,这些老乡们有意见吗?还有,这么大的车队就派你们两个班这样的兵力,你们胆子也够大的!”黄勤宣想想也感觉悬乎。

    “怕啥,这附近老早就是我们自己人的地盘了,这些老把式早年间哪个没碰到过土匪,车队里的一些老把式甚至还带着土枪呢,,而且说真的,老百姓的我们的支持度也是你所想象不出的,当动员令一出,各地的百姓纷纷涌向报名点,那场面叫做一个壮观。就说你现在看到的这个车队。那是全县所有老车把式报名参加经过挑选出来最好最有经验的人组成的车队,那些经验不足二十年以下的只能跑国内运输,只有这些排的上号的老把式才能跑出境的线路。哦,现在这里不能说境外了

    “大爷,您和车队里的老哥们先歇歇吧,过来洗把脸,喝口热水吃点东西。搬运东西的事交给那些小伙来做。”营里年岁最大的炊事班班长招呼着众多的老车夫,毕竟年岁是比其他战士大些,人情冷暖言语招呼都要比其他人强很多。

    “大爷,辛苦你们了,这么冷的天这么难走的路还要你们跑这么远。”

    “没啥,早年间这些路也没少走,门熟着呢。而且这不是听政府说前线运输吃紧吗,这些老哥们也没多寻思,套上车拎上鞭子就来了。”杨老汉也没客气,接过冒着热气的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老脸。

    “哎哟,那可真得谢谢你们啊。”

    “一家人不说外话,早年间,兵荒马乱的;军阀、鬼子、胡子、二鬼子、皇协军、还有这些老毛子,哪一路不来祸害乡亲们,就拿这赶车来说吧,一路的关卡,好不容易挣点钱全都交到他们的口袋里去了,你要说收点钱放人过去吧也就算了,可有的时候你敢多言语几句上来就是两个耳光子扇你,这不把人当人看啊!”拍打着长时间坐着有些麻木的大腿,杨老汉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这以前的风光事和苦水一个劲的往外到。

    “没事,大爷,那都走过去的事了。现在不走过上好日子了吗

    “那是,你们来了,赶走了鬼子,清剿了胡子,镇压了各路的祸害。给乡亲们分了地,还送娃儿们去学校读书,平日里还经常下来给乡亲们看个病什么的,这些乡亲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你们这些人对乡亲们好,乡亲们知道你们现在遇到困难,这打老毛子的事咱老胳膊老腿的使不上劲,但是论着百八十里地的县里,没有人比我们这些老车把式更熟悉这里的道。我们知道我们马车拉的比卡车少,度也不快,但是戏文里说的好,一个好汉三个帮,我们不能打老毛子,但是我们可以帮着运送点粮食弹药什么的,”

    “娃儿,你们放心,县里的人不是白用我们,每人每辆车每天还给了八毛钱的补贴,别看钱不多,但是一没有克扣二没有拖欠,都是真金白银的钱票,这换在过去,都是赚大了,,从我太爷爷那时候就经常对我说,人现在穷点不算什么,只要凭着咱手艺扎扎实实的吃饭就踏实,可这总是被欺负盘录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你们来了,好日子也就来了,县里的那些工作人员说的好,政府帮大家就是在帮助自己,就是帮着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现在政府有困难,你们有困难,我们这些平日里总受你们恩惠的人总算能找到点什么事回报你们 ”回想起以往的辛酸遭遇,再想想自己家里越来越好,越来越美的日子,杨老汉坚毅的眼睛中涌起一层幸福的浊泪。

    “大爷,不是我们来了就有好日子,而是新政府来了,我们只是在政府领导下的子弟兵。既然是子弟兵,那我们就是老百姓的孩子,这孝敬父母的事情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老兵及时的纠正着老人在政府和军队之间观念上的错误。

    “都一样,都一样,子弟兵和政府就是自家人,自家人就不说见外话。我们有困难时你们总帮着我们,你们有困难时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啊,唉,这人一上岁数话就收不住。这货也卸完了,我们这就赶回去,赶紧的再送一趟,别误了你们打老毛子。”拭去眼角的浊泪,杨老汉看着不远处被手脚利落的士兵们卸空的马车,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

    “大爷,别急啊,再歇会吧”就是人不歇,马也要歇歇啊 ”

    “用不着了,早年间货商催的紧也没少走夜路,都习惯了,这空车好伺候,老哥几个也都是经常在一起跑货的人,车头一挂人往空车上这么一躺人马轮流歇息,都不是生手。放心吧!”一声嗯哨声,车队里的这些老头还有中年人很熟络的将马车上的空车架开始相互叠拉,一些人甚至就向杨老汉所说的那样往空车上铺干草做草垫准备路上休息。

    “大爷您等等!”

    见说不动杨老汉带队的马车队。又看到车队中的这些老把式条件这么简陋,老兵心中一阵酸痛,自己立刻的跑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拿了一件军大衣出来。在杨老汉的注视下垫在了马车上的草垫上。

    “现在天冷,路上别冻坏身子骨。这是晚辈的心意,您要不收我立马把它烧咯”老兵又是带着关怀又是带着威胁的话语让杨老汉无法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眼角中有着那么闪亮的反光。

    “你们这娃儿,你们这是在做些什么啊

    杨老汉的话语有些哽咽,在冰冷漆黑的夜空下,微微的光亮映射着马车队旁边一个个拿着自己军大衣出来铺在马车上的战士们,寒冷的天气无法战胜心中涌起的那股子暖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