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零七章最长一夜

第四百零七章最长一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ooo14第四百零七章最长一夜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仗打到今天这个份上。冲不过教船咒大败,而失败的下场就是战死在前进的道路上。伟大的苏联现在面临着生死的考验。苏联的光明前途就在你们的肩头上,冲过去,苏联就可以得到宝贵的喘息时间,冲不过去,那你我就一同战死在这里!拿出你们的斗志出来。即便要死,也要死在前进的路上!”罗科索夫斯基不断的给眼前的一干政委做着战前总动员,让这些政委们知道,今天的战斗对于苏联有多么重要。

    “不要认为昨天的炮击就会让老毛子怯步不前,相反,他们会更加凶狠的向我们动进攻。苏联人已经集结完毕最后的进攻部队,现在才是考验大家的时刻,虽然我们有飞机、大炮的支援,但是我们需要独自面对过至少二十个师的苏军部队,不管他们从哪个方向向我们进攻,我们只能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在这边,第十一军军长王玉宝同样在给自己的战将们告诫着今天才是最为关键的一天。提醒着大家,今天所要面对的敌人会有多么的疯狂。

    “不要看地面,中国人虽然在昨天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级炮击,但是这样炮击的后果就是消耗掉大量的炮弹,我向你们保证,今天你们进攻不会出现像昨天那样程度的炮击。

    因为今天我们要从各个方向、各个阵地上动总进攻!”姜还是老的辣,罗科索夫斯基在观看过昨天的炮击效果之后立即做出了分析计算,昨天的炮击中国人至少射了上万炮弹和火箭弹,这样的炮击虽然造成的伤亡是惨重的,但是所产生的消耗对后勤的压力也同样是巨大的,同时扩大攻击范围也可以减少部队集中攻击后所产生的聚集效应招来炮击。

    “昨天我们的炮击带来的震慑效果是明显的,但是不要指望今天还会有这样的炮击。虽然我们现在储备的炮弹和后勤运输量还能进行两次这样的炮击,但是今天罗科索夫斯基会向我们全线防御动总体进攻,在这么大范围的攻击范围下,炮兵们只能各自进行支援性的炮击,可以这么说,如果罗科索夫斯基脑子不是被驴踢了让苏军集中在某一个方向上傻傻的站在那里,想再来一次这样的炮击是不可能了!!”王玉宝有些遗憾的回答着大家炮兵们面临无奈的选择。

    “今天的战斗,我会不停顿的向中国人的防线派出部队动攻击,对于向后撤退的部队和士兵,我授权各一线指挥官和跟进部队可以毫不犹豫的执行战场纪律。我只要突破中国人防线后的英雄,不需要临阵畏缩的懦夫!我们要不停歇的动着进攻,拖、也要拖垮中国人!!”

    “各防御部队注意交替战斗获得休息时间,苏军的进攻将会是持续不断的,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重新构筑破损的工事,你们甚至连吃饭上厕所的机会都没有!你们只有不断的应战;不断的交替休息,一线指挥员要注意战士们长时间战斗后所产生的体力透支和身体疲劳,炮兵部队也注意长时间开火后对火炮各部件性能的检查记住,我们不仅不能被苏联人攻破防线,我们的敌人除了苏联人。还有自身的疲劳”

    这样的战前动员在双方各自的区域内进行着,天色已经逐渐完全放亮,双方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阵地上只有着一片大战来临前的肃穆,甚至就连中国的攻击机部队也停止了对敌后的骚扰袭击,而是在机场上做着今天战斗的准备

    上午九时四十五分,先打破这片肃穆的是苏联的重炮,只是炮弹落下的弹着点不是中国士兵的防线上,而是防线前方那一片充满着尸体和人体器官残骸的土地上。苏军的炮弹威力并不如中国人的重炮要大,但是炮弹仍旧掀起了大量的泥土,这些泥土将地表上的东西均匀的覆盖上去。使得乍眼看过去令人不要这么的恶心影响前进的脚步。

    “妈的,如果我们也有炮弹轨迹雷达就好了,现在就可以定点向这些苏联炮兵进行炮战,这射程上占优就是好啊随同苏军炮兵的声音,秦永喜也开始指挥着部队进行概念性的炮战。不过这只是得益于中国火炮射程要远于苏联人的优势概念性炮战,也就是通过天空中的侦察机进行弹着点修正后的方位炮击,而远没有向几支王牌部队中那样变态的炮弹轨迹雷达进行指向性的侦查支援。这样的炮击在白天还可以进行,而一旦进入到了晚上,大家只能从概念性的判断对方的炮兵阵地方位进行炮战。所能产生的效率是无法和有炮弹轨迹雷达这样设备相比。

    “咣当”一声,一箱弹药被粗暴的撬开,露出里面两罐铁皮封装的子弹。密封的铁皮罐被熟练的打开,散出一包包纸包弹药。而在不远处,同样进行着拆封动作,只是有些箱…的是弹药,有此箱子装的是空空的弹而

    “一个人多备几个弹匣,注意空弹匣的回收利用,更要注意弹药的持续供给。把刚才在阵地上收集到的空弹匣全部装满。”

    刚刚撤下来的班长徐启富连休息都没有休息,摘下头盔,用着头盔接住撕开防潮纸的包装,散落的子弹掉进头盔里,一把抓过两个空弹匣装填着一边向着自己的士兵告诫着。这里只距离一线阵地不到一百米,这些战士刚才在阵地上进行了一轮交替的阻击战斗,现在被替换下来进行休整。只是这样的休整并不代表着就能安心休息,还有着类似这样装填弹药的任务需要大家进行手动操作。而机枪手和供弹手正在一旁用着手摇自动装弹机给弹鼓进行快装弹,一人匀的旋转着摇臂,一人小心的往上面的漏斗填充着弹药。

    “班长。我回来了!”一名脸部被纱布缠绕。只留下鼻子眼睛和嘴巴的战士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不过他刚一说话。脸部肌肉的扯动让他纱布上的血块似乎又大了一点。

    “不好好养伤跑回来做什么?还嫌手榴弹没给你破相的不够厉害,想在另一边再来一下吗?”副班长没好气的骂着这名战士,他脸上的伤是被一枚手榴弹的弹片所造成的,幸运的是只是在他的脸上开了很多小小口子,并没有伤害到眼睛和鼻子,也没有在嘴部造成贯穿伤。

    “在后面坐不住,看着医护兵忙,抽空便溜了回来。”伤兵也没多言语,现在说话对于他来说是一件难受的事,只见他走到班里处的最好的老战友身边,老战友递过帮他带下来的半自动步枪,他接过枪后靠着老战友便坐了下来,从身上的弹药包中翻出已经打空的弹匣装填起弹药。

    “都听好了,老毛子白天只是调着我们的节奏进攻,由于我们拥有制空权,老毛子不能动用更多的重火力,一旦进入到晚上,这些重火力才会真正拿出来动更为猛烈的进攻,这才是真正的考验。趁着现在能休息的就抓紧时间休息,即便真睡不着也好好的坐着,不要说话,不要交谈。这个夜晚是最漫长的一夜!江班副,你来带头休息!”

    班长看着天色已经逐渐的暗淡下去,听着不远处那仍旧持续响起的枪声和爆炸声,看着经过一天战斗后面色疲倦而又肮脏的面容,认真的向大家说到。

    “远山,飞机这段时间飞行时间和架次有些长,而且保养的时间不足,飞的时候注意点”。一名面色疲倦的飞行员对着自己战机旁边的另一名飞行员说着,而这名正在准备登机的飞行员就是前段时间飞机被击中迫降自毁飞机的孟远山。

    “放心。我会好好的飞,不会让你的宝贝飞机受到一点伤害!”孟远山笑着保证。由于自己的战机被毁,而新的战机还未能运送到前线来,孟远山只能先和其他的飞行员共飞同一架飞机。不过相同的是这架飞机不仅同样是3型攻击机,同时也是携带有夜间红外探测感应吊舱的攻击机。他的任务就是在夜间进行攻击和轰炸苏军后方的炮兵阵地。以及为炮兵进行空中观察校正落点。

    “希望自己能支持过去,不要用上这玩意”小起飞前,孟远山摸摸自己口袋中的一个小塑料包,这里面装着一小包粉末,这是空军给自己的一种兴奋剂,服食之后会给人体产苍一种强烈的亢奋作用,可以延长人体疲劳的时间。但是交给自己的那名军医也很严肃的告诉自己,这种东西能不服用就不要服用,因为这种药剂虽然可以延长疲劳感,但是延缓并不意味着就是可以消除替代。相反,药效一过,延时到来的疲劳感甚至会更加让人无法抵抗而产生严重的昏睡和四肢无力;上一次自己架机迫降后,为了缓解降落之后的疲劳感,孟远山服食过一次这种药剂。其作用就是在一路狂奔躲避苏军的追捕过程中一直能高度集中注意力。但是副作用就是被直升机营救部队接回到空军基地后自己躺在宿舍里足足昏睡了两天,同时伴随着晕眩和浑身的酸软无力。

    “算了,不管怎么样,先帮着6军接过今天再说吧”。熟练的逐渐打开节流阀。孟远山驾驶着满载弹药的飞机离弄了跑道。

    黑夜中,在防御阵地并方的上空,中国士兵不断打出的照明弹将阵地给照亮。伴随着短暂的光亮,阵地上的枪声和各种反坦克火力武器声此起彼伏。

    徐启富没有开枪,他睁大双眼借助着忽明忽暗的光线观察着对面,脱掉手套的手触摸着冰冷的地面,感受着苏联坦克向前靠近时产生的震动。

    “又来三辆以上!四零火箭筒准备!迫击炮注意照明弹射冉隔!”经验丰富的徐启富大声的提醒着几名火箭筒射手制切右不远外的六零血击炮射注意事项,边将自只自动心枪榴弹射具保险打开。

    现在苏军的坦克进攻已经不向以前那样远远的便开炮显示自己的存在,因为那样做的后果就是在告诉对面的中国士兵这里有一个傻子开着的铁皮罐子;现在的苏军坦克会尽可能的靠近后再开火,开火的时间就是当照明弹让自己暴露显现身形的那一复,这个距离一般都是在距离阵地一百米以内。

    “照明弹。放!!”徐启富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即便是白天进行着轮换作战休息,但是长时间的嘶吼使得自己的嗓子出现了不堪重负的前兆,但是徐启富没有理会,因为现在保护嗓子就是在浪费生命。

    几枚照明弹以不同的角度和间隔时间被打到天空中,降落伞下燃烧的药剂使的阵地前的一切显露出他们的身形,伴随着苏联坦克的暴露,几辆坦克上的火炮瞬间向中国阵地上开火。

    在暴露出身形的那一刻时,几名火箭弹射手迅的调整了自己的射角度。快的将火箭筒的传统光学瞄准具套到了正在前进的苏联坦克身上;几枚四零火箭弹打过去,先头的两辆坦克在不同角度飞来的火箭弹面前被击毁停滞不前;爆炸引燃了,碧式后面的燃料筒,燃烧的坦克不仅照亮了自己还象一堆大篝火一样点亮了周围。

    徐启富皱了皱眉头,才才的射击有些缓慢。射手们寻找和瞄准目标的时间比以往要慢了这么五秒左右,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而且其中还有一枚火箭弹打偏了没有命中目标。这是士兵们疲劳之极的表现,同时经过一天的战斗,现在的两名火箭弹射手是替补作为射手的,原先的射手已经在战斗中阵亡或者是重伤拉下去救治了。

    “装弹完毕!!”四零火箭筒射手很快的便喊出了待的声音,他们需要下一个目标指升。

    “注意火力指示!”徐启富凭借着自己丰富的作战经验,向一辆没有火光暴露的坦克射了枪下的三十八毫米枪榴弹,枪榴弹准确的命中了这辆试图靠黑夜隐身的坦克身上,枪榴弹的爆炸并没有给坦克带来多大损伤。但是爆炸所产生的烟火光亮以及在车身上燃烧的燃烧剂却象个明灯一样指引着四零火箭弹向自己飞来,,

    正当徐启富探着身子观看成功的又干掉冲向阵地上最有威胁的目标时,突然他本能的感觉到一阵威胁,但是当他刚有所反应之时,一种身体透支后的无力使得他的动作慢了这么一拍,而就慢了这么一拍便使得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狠狠的撞倒在简易战壕的后面。

    “班长!班长!”身边的战士夫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不断拍打着徐启富那战斗一天被烟熏火燎后肮脏的脸庞。

    “有、狙击手徐启富费力的说出射杀自己的目标,无尽的疲倦和黑暗让他慢慢闭上已经非常疲倦的双眼。

    “妈的。注意所有的坦克残骸的下方和尸体堆,迫击炮给我把尸体堆给全部炸了!四零火箭筒再向这些坦克底部补上一家伙,不能让老毛子就这样顺畅的打黑枪!!”副班长江致伟失去战友的心情让他暴跳如雷,这么多年来徐启富就像一个老兄长一样带着自己,要不是自己在白天战斗时过于疲劳,徐启富刚才就不用顶替自己做射击指挥,那样徐启富就不用被老毛子的黑枪给打中。

    不过江致伟的行动被前来接替的部队所终止,在交代完对面新生的变化后江致伟和班里剩下的战士带着徐启富的尸体下了阵地,疲倦已经让他们原本高度的警觉降低,疲惫的身体使他们原本快的技术动作走样变群。现在的快射击准确度已经远不如战斗刚开始时,象刚才的火箭筒射击,如果让这些战士有着足够的精力和体力,那么根本连补射的弹药都不用浪费,,

    疲劳已经成为了罗科索夫斯基的帮凶,经过这么一天的进攻,罗科索夫斯基成功的用着大量的苏军尸体造成了第十一军战士们大量的伤亡和疲劳。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即便是那些炮兵们也无法能负荷起这样的战斗强度,酸胀软的手臂已经不能象之前那样快的装填着炮弹,一些火炮已经在高强度的炮击下使用完自身的炮管寿命,这样的炮管已经无法再使用,虽然战士们相信自弓的兵工厂那严谨的生产和高品质敢继续使用这样的炮管射击,但是原本寿命八百的炮管已经射过一千炮弹之后,就连最大胆的炮兵班长也不敢再使用这样的炮管了,而且除了炮管,还有那复进机、缓冲具等等炮身机件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损伤,更换零件可以继续作战。但是疲劳的人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