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绝境的人

第四百四十三章 绝境的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9ooo1[o]4第四百四十三章 绝境的人

    日内的领导人的定策对千国内很多人来说也许就是改变儿圳”韦情,但是在国外的土地上,一些人而正在为改变自己的命运做着努。

    苏联辽阔的土地上,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外,有一个神秘的地方,这个地方有着高高的围墙,围墙上蜷曲的铁丝网和电网预示着这里看押着一些要犯。内部的建筑由于高高的围墙阻隔让人无法窥视,而通向这里的只有一条简易的公路,四周都是茫茫的深山野林,夜晚围墙外传来的狼嚎虎啸预示着跨出这个围墙后所要面对的这些丛林猛兽便足以让人望而却步,而在围墙内,每天从里面传出的那人类遭受**伤害的痛楚嘶吼声也让人心悸不已。

    靠在厚实冰冷的墙壁,透过那狭小的望风窗,几名衣衫褴褛面目憔悴的东方人正不断的注视着远处的一所房子,在那里,不时电压不稳使得灯泡黯淡的光线在透出那间房屋窗户时也传递出痛楚嘶吼声。

    “今天是谁?”狭小的房间里,一名身体皮开肉绽的人正虚弱的询问着,而在他的身边,两名同样衣衫褴褛的人正在小心的清洗着他身上的伤口。并用最简单的布条包扎着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这些人虽然衣衫褴褛面色憔悴,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是东方人,虽然身上的衣服已经肮脏破损到衣不遮体和乞丐装的地步,但是从这些衣服的颜色和特征也看的出,这些人都是中国的军人,而在这些人中间。又以飞行员居多。

    “好像是三十五飞行团的余连力。”那名站在望风窗旁的战士没有回头。他的目光仍旧一直紧盯着那间不断传出痛楚声的房间。

    “是老余,放心吧,老余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毛子不会从他嘴里得到什么有冉的东西。”躺在稻草和肮脏破烂甚至看不出原貌的东西组成的垫褥上,那位明显是这些人精神领袖的少校出言安慰着别人时也在安慰着自己。

    “老郑。你网受刑完,别多说话,多休息。”一名帮他包扎的战友出言制止了少校想继续言的念头。

    “不说不行啊,老孙,明天这里会让大家出去放放风,你准备好了吗?”少校没有听从劝阻,而是强行支持起自己的身体,扯动伤口的剧痛让他平日里这么简单的动作异常的吃力。见老郑如此焦急,老孙也无法阻止他,而是转头让身边的另一个战士到门口加强放风,同一个牢房中的战士自觉的围坐在一起挡住从外面看进来的视角,然后几人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开始讨论起来。

    “经过我们步测几次后,监狱放风的操场有些小,只有一百二乘七十的宽度。而且老毛子允许我们晒晾衣服的数量有限,我们只能利用有限的空位进行布位。”

    “你们打算布出什么图案?” “场地有限,而且不能使用英文,只能用简单的汉字,我们原本打算布一个人字,但是后面现太过于简单。最后确定的是个。“伍。字,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古代士兵的伍卒的伍字代表我们这里有士兵,同时伍字和构成的数量可以代表出我们这里至少有五百人以上,现在已经放在了外面。”

    “能摆出多大?”

    “四十乘四十左右,再大的话我们衣服的粗度不够,我们担心侦察机无法看到。”

    “能摆几天?”

    “不清楚,三天一次放风,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们尽量的将架子留在外面。”

    “你能的定侦察机能看到吗?”

    “我无法确定。我只能确定当侦查机在五千至八千米的高度时,机载的高空侦查相机能看到这个图案。”

    “可是我们经过这么多次的转运,现在在哪个位置都不清楚,苏联领土又这么大,侦察机会经过我们的上空吗?”

    “事在人为,如果我们博一搏也许侦察机还能看到,但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即便是天天有侦察机路过他们也无法看到我们。”

    “我同意,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必须要做点什么以求自救。”

    “我是6军装甲车驾驶员,我是去年年初被抓的小他们抓到我时我已经离开专辆昏迷三个小时以上,因此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职务;我经过四次转运,每次时间一天到三天不等,经过我的体感度测算,我们应该在贝尔加湖后面一带,方位不详,但是距离应该在三千公里左右。”

    “三千公里,,这个距离已经过了我们境内机场的飞行距离,即便能有侦察机飞过,数量也不会很多,而且更多的侦查位置是那些主要城镇和交通干道,我观察这附近都是原始深林,不具备太

    “也难说。上个月看押我们的老毛子们兴高采烈的,据说是他们展开了一轮新反攻,那时候每天拉我们这里出去审问的次数都变得少起来;但是你们注意到没有,现在那些老毛子已经没有当初那样兴高采烈了,眉宇之间总有股子的颓废和哀怨,每天抓人出去刑讯的次数和时间都增加了,我估计他们的反攻失败,”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部队动了新的攻击,甚至是突入了贝尔加湖一带苏军的防线,那么对后方的侦查肯定会变得频繁密集起来,这是一个机会,我们不管这个情况是不是真的,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

    “我同意,同时我们不能只能等待外部的救援,我们必须要准备些东西以图我们自行自救。”

    “我们这里一共被关押了七百多名战俘,其中有两百多人是昨天网小刚运送过来的,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和那些人进行接触。不过看服装上和我们一样有空军的也有6军的,原先看在在二零九囚室的兄弟中甚至有两名集团军的侦察兵。他们已经偷偷的制作了几根钢锋,别小看这几枚钢拜,关键时玄他们可以用这些东西挥出我们绝对想不到的神奇作用。

    “除了这些之外,外面的的形我们并不清楚,但是可以知道的是,如果我们没有武器就这样贸然冲出去,以我们目前的身体条件肯定是死,多活少。”

    “那也比在这里被活活折磨而死强!”

    “别忘了我们这些飞行员都是每年需要接受至少两个星期的野外生存练,而且战俘营中还有很多6军弟兄,我就不相信我们抱成团后就被那些畜生欺负。”

    “不要冲动,我们如果一旦暴动,那样我们不仅需要的是面对大自然的野兽,同时还要面对苏联人的追兵。”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力?!!”

    “不是说不行,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和专业刮练的人,别那么没耐心,我们手中的条件太简陋,而且面对的敌人不仅仅只有老毛子和大自然,而且还有我们自身伤痕累累的身体,在战俘营中,别忘记了这里还有很多兄弟别虐待到连站都站不起来,所以我们要想成功,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能失败,”

    “再从叉来过,八个哨位如何尽可能的一次性拿下,怎样最快的切断这里和对外的求援联系。如何抢夺到武器,谁的枪法最准,相互之间的联系、沟通,分几个小队。暴动之前粮食的准备,每一项,必须要细致而周密的部署和策刑

    轻声细语的讨论虽然微不可闻,但是讨论的内容却饱含着决定众人生死的严肃和细致,一切微小的地方都在这些房间中慢慢一点一点的形成,又在讨论和精确的计算后推翻再重新计划”一切,都围绕着这些战俘们自身强烈的生存意念和意志中慢慢产生。

    而在那边战俘们正在策划着逃出升天之时,一架喷涂着黑色外漆的飞机正在一万八千米的高空滑翔着,机腹下的摄像镜头不断的将地面上的景色给摄入到自己内部那宽大的胶片上,整个。过程既安静又快捷的完成着。

    驾驶舱内,一盏红色的指示灯突然闪亮了起来。 “燃油快不足了,准备爸回。”坐在前面的驾驶员通过飞机内部的通讯器向后面的副驾驶说到。

    “好的,不过再向前滑翔至一万五千米的高度时再转向,难得飞这么远的距离。”

    “没问题,而且现在是一万八千米,在这个高度上启动动机成功率不高,我可不想这样白白的浪费燃料。”

    漫长的飞行相当的枯燥,又经历了数个小时的飞行之后,两名驾驶员终于轮流休息驾驶着飞机飞回到哈尔滨的保密机场中,飞机一降落便被牵引至专用的密闭机库中去。这里已经等待了十多位地勤人员和资料装卸员,而在机库的外面,还有着两个,班的士兵正荷枪实弹的警戒在机库的周围。

    机腹中的胶片经由专人的取出后被专人押运到专门的冲洗暗室中,在经过冲洗成像之后,这些胶片交到了几名头花白的人手中,他们将一卷卷宽大的胶片放置在自己的工作台上,用着象显微镜的观察镜一张一张的观看着这些胶卷,从中挑选出具有重要意义和重要情报的底片送去放大冲洗。

    而在最后的两卷胶片中。一名观察员在一张胶卷的一个角落中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符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