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恶有恶报

第四百四十七章 恶有恶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公夜给予,大地和切天然的保护色,夜色和斑驳复们背景更是让偷袭者们有了更多的活动保护,在黑夜的掩护下。几队身穿伪装服的人影悄无声息的靠近了这个集中营的外围。可能是估计在这样严密的看押下监狱内的的犯人插翅难飞,苏联人对于围墙外面的监视并不严密。长时间才偶尔扫过的探照灯光柱更象敷衍了事。这更给暗影的队员们渗入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但是这些探照灯却对围墙里面的照射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连不断。可见苏联人对这个战俘营的看管是内紧外松。

    当第二批伞降的队员跟随着第一批伞降的队员通过稀拉布设的雷区贴到几个没有铁丝网的高墙哨位后没多久,负责进行战场通讯的队员在耳机中听到了几声熟悉而又特别的声音,从在话筒旁边敲击的次数和间隔上通讯员明白这是几支进攻小队准备就绪的信号。

    “狙击手注意”。随着行动的即将展开,张忠华深深的吸了几口仍旧有些寒冷的空气让自己更加冷静后布了作战前的最后准备命令。

    ,“一号就绪在一个高墙哨位三百米多外。一名狙击手右手大拇指轻轻的将有着特殊消音器而导致枪管异常粗大的消音狙击步枪上的击保险推开。食指贴上了长期贴合紧密的扳机上。虽然扳机被食指轻轻的往后扳动,但是早就已经象对自己延伸出去的部件一样,狙击手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有意识瞄准无意识击的最佳射击状态,只要不是具有夜视功能的瞄准具曲点上的那个身影不蹲下或者是突然消失,一号射手绝对有把握将其一枪毙命。

    ,“二子就绪”

    三号报告,三号无法射杀预定目标。目标蹲下躲风偷懒,已经五分钟没有见其露头出现

    ,“四号就绪,”

    ,“五号就绪

    “六号就绪,”

    红外主观测员注意,帮助三号射手确定目标是否仍在哨位护栏下方

    虽然出现了意外的变化,但是张忠华没有慌张,在预定的计划中就专门针对了这种情况的补救侦查手段。只见在三号射手方向的一个方向上,一名正在二号狙击手身边不远处摆弄着一个箱式物体的战士将这个箱子对准了三号哨位。

    ,“观察角度有仰角,目标背景有探照灯热源干扰无法能够准确判断在经过二十秒钟的观察努力后,负责热成像侦查的观测员有些失望的回答着。在屏幕上,一片代表着探照灯热源的亮白色很大程度的抢了人体身上的温度使得观测员无法能够准确的判断目标是否还在位置上。

    “是否执行射杀,请下命令!”

    负责远距离狙杀的小组队长从耳机传来的话虽然听起来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熟悉自己队员的张忠华仍旧感觉到耳机的另一头,战士那浓浓的战意,虽然大家都是经过严格考验和练心理素质稳定的特种兵,但是从昨天起就一直听见从里面那个小黑屋不断传出来的惨叫声让这些队员心中有些难受。谁都知道,出这样惨叫声的人是什么人。都是中国的士兵”

    ,“计划,不变,除三号位之外。其他小组继续行动,三号位继续保持目前位置补充射杀目标

    没有多久的思考。哪怕走出现这样的情况生也没有让张忠华做太多的犹豫。这次的行动如果要临时中止的话那么早在自己向后方汇报时就要中止了。也不用费老大的力气将第二批行动队员空运过来,现在第二批队员已经进入到攻击位置,在这个。时候中止行动,张忠华自认还不是这么胆小的人,而且在行动计划,中,就已经设计过如何在对方一开始便察觉后的强攻战术演练。

    随着几声微不可闻的闷声一个个的逐次出,在哨台下已经等待很久的队员们准确又无声的将攀爬勾给挂在了哨台的护栏上,腰间的自动爬升机快的旋转下帮助最先上去的两名队员以常人所无法能及的度快爬至各个哨岗上,很快,重新不断来回晃动的探照灯继续在战俘营内来回照射着,只是原本负责操纵它们的人员已经倒在地上”

    有了几处渗入点接下来的活自然就是借助这些地方象水银泻地般的迅将特种兵们渗入到战俘营的每一个需要他们的角落中去。

    在武装行动进行十一分钟后,一直还进展顺利的渗入行动终于被苏联一名哨兵给现,这是一个临时换岗的哨兵。正是因为他因为肚子不舒服提起起床去如厕后准备换岗时现了在营区内出现了大量不明可疑身影,也许是他人品好,他及时的按动了警铃。一时间警铃声大作,整个战俘营迅的被这刺耳的警铃声给惊醒。

    “所有中国人趴下!我们是中国士兵!”伴随着中国士兵暴风骤雨般突然大作的枪声,突击队战士们大声的用中文呼喊着,听到这个熟悉而又愕沁帐昼的声音,狱房甲出阵阵兴奋的哈哗 ※

    既然行动暴露,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在遮遮掩掩的行动。虽然大家仍旧想不惊动苏军一兵一卒的便悄无声息的完成这次的行动但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而且在突袭这样庞大的战俘营本身就具有相当大的暴露风险性。

    “火力组。干掉那些驻兵宿舍!”话音网落,两枚三十八毫米枪挂榴弹准确的钻进了宿舍中去,爆炸的气浪甚至将一名苏军士兵从窗户中掀了出来。然后更多的枪榴弹挨个的往那些苏军宿舍里钻……铁门后面的人都让开,炸门了!”监牢房的外再,两组战士正依次的往铁门上安放塑胶炸药,一声声的爆炸和硝烟顿起之后。一间间的牢房被打开……都别乱。伤员先出去指挥离开监牢牢房的人不是暗影的队员,而是监牢里的各指挥官,在他们的指挥下。各监牢中的战士们在兴奋之后迅的整合着自己力量。能行动的帮助不能行动的战友离开监牢,军队的纪律性让解救异常的迅,战俘们不仅能第一时间的在强袭开始时便爬下躲避流弹。更在逃出生天之时还不忘相互之间的互助……黑房那里还有我们几个。人,而且苏联在这里的高级军官和刑讯员全在那里”。一名刚网被送回牢房里的战士挣扎着告诉身边的暗影队员。虽然他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虽然他身上散着一股子难闻的异味,但是暗影队员没有一丝的嫌弃,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到:“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让那些家伙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这名暗影队员可能不知道,他对那名战俘的承诺虽然肯定会在战友的帮助下实现,但是他的承诺中没有说清楚,在看过刑讯房里那令人指和心悸的惨状和各种渗人的刑讯工具时。负责攻击的战士很好的保持住了自己心中燃烧的怒火,这样良好的心态使得他们没有选择向最后打算负隅顽抗的房间内射出爆破弹而是选择了催眠弹。这让一屋子里原本准备挟持部分屋内中国战俘做人质的苏军士兵以及刑讯官员在不知不觉中昏迷过去。

    攻占了最后的这个核心的黑屋,整个战俘营中现在正忙着从牢房中解救战俘和打扫战场。同时给没死透的苏军看守补上一枪或者是一刀。而在那个集中着这里苏军的高级官员和各式审讯员的房间里。网刚被毒气催眠的战俘和苏军俘虏被一一解醒。对于解救出来的中国战俘们。现在最想做的事不是想自己即将要回家,而是要怎样对付这些曾经百般折磨自己的苏军审讯员们。

    “这一个。我们都叫它黑手。因为不仅他手臂上毛多显黑。同时在刑讯中出手特别的重特别的黑,很多战士都是死在他的手下”一瓢冰冷的水泼浇到被战俘们指认出来的第一个,凶手脸上。冰冷而且掺杂着辣枚甚至是盐巴等其他很多刺激性的物质的冰水让这名苏军俘虏打了一个激灵后吼叫着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操,没想过吧,平日里你们总炫耀这些东西能绝对提神醒脑,现在用在你们身上的滋味如何,很爽吧 ”一名刚刚在这间房间里受刑的中国战俘有种报复的快感笑着对醒过来的黑手说到,他的表情是那样的开心,开心到这名被称为黑手的刑讯官立刻知道自己的下场将如何的悲惨。

    ,“听说你下手很重。不过看你这差不多上百公斤的身板下手轻了也白瞎了这两百斤肉,我们学搏击的时候都知道,要想打人就要先学被打,因为我相信你的抗打击能力也很强,所以加了铁底的枪托这些不入流的东西我就不考虑了。我直接用这个一名身高马大的暗影队员拎着一把八穆锤出现在了这名叫黑手的苏联刑讯官前。

    意识到自己下场的黑手试图挣扎集被横绑在平台上的身体。嘴里不断的冒出苏联方言中的词汇,只是这名暗影队员丝毫不为所动,轻轻的点燃一根香烟插在桌子的夹缝中间:“放心,不会太久的,等这支烟烧完。你就可以去见上帝了

    说完。这名暗影队员抡起八磅锤了一个大大的圆弧。八磅重的铁锤重重的砸在了黑手的脚踝处”

    “嗷!!!!”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冲破已经被震碎的黑屋刺向夜空。只是在这个时刻,这个声音没有让所有的中国战俘们感到揪心,而是突然感觉到这个声音比国内最好的歌手的声音都要好听 ,

    “这个大胡子。喜欢用鞭刑,如果时间够的话。用全是针刺的鞭子抽烂他身上的所有皮肉让他尝尝遍体鳞伤的滋味;只是现在时间不够不能这样一鞭子一鞭子的解恨,你们有什么办法?。虽然中国战俘们很想用自己的方法来报复这些苏联刑讯官,但是他们也知道由于时间的原因,原本杀一千刀割一万片才能解大家心头之恨的方法无法实现。

    “这个好说,二六汽油!”暗影队员们也都是经受过刑讯逼供练项,二花手他们深知什么手段能最有效的对对方的**和心灵造成最大的伤害和折磨。

    就烧死他?。在中国战俘的眼神中,可以明显的看到不解恨的仇视目光。

    “哪有这么简单。只往他两腿的中间浇,不过为了确保他在看到我们后一定死亡,伍子。再补一个点天灯,不过要记得弄点白磷来往上面加点料

    “没问题。我保证他上下通爽十分钟后才会死亡。”被称为伍子的暗影队员身手就往自己的包里摸,估计是在找含有白磷这种最为变态的燃烧物质的弹药

    “这个,我们叫他电老虎。喜欢用电刑折磨人”

    “这个我来”。出声的不是暗影的队员,而是一名中国战俘。从他那比乞丐装还要破烂的衣服上看,他应该是一名6军士官。

    “娘的,这家伙最喜欢慢慢的电我,我在军里的侦察营里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士官一边咕哝着一边在满是刑讯工具的桌面上寻找着什么,最后,他拿了两根筷子粗细,长约二十多公分一头带尖的级大铁钉出来力

    不过士官他并没有直接行刑报复,而是在借过一名暗影队员的刺刀割开被绑座在电椅上的电老虎膝盖上方的裤子,在电老虎不断的挣扎下用着满是黑色淤血的手摸摸后这才拿起大铁钉。

    ,“注意了力”士官扯下堵在电老虎嘴里的破布。将铁钉在他面前敲敲后猛然地往刚网割开裤子露出的大腿上扎去。又是一声”嗷”的惨叫声后,电老虎和刚才那个黑手一样立即被剧痛刺激的在额头上涌出豆大的汗珠。不过这还没完,士官将电椅旁的那两个负责固定导电体的钳夹取过夹住两枚铁钉。

    “手法不错,正好从两条大腿骨的中间缝隙穿过,同时尽量的贴近膝盖部位,如果通上电,不仅能给对方最大的电刑刺激,同时两腿的膝盖软组织会受到严重的伤害而造成永久性的机能损伤致残旁边的暗影队员一眼就看出了士官的用意。

    “谢谢,不过我可不会那么好心的只让他致残。他们的援军什么时候会到?。

    “至少一个半小时

    ,“九十分钟,虽然少了点但也绝对足够了士官在回应了身边战友的恭维之后取来一瓢水浇到电老虎的脸上和身上。

    “虽然你喜欢用电刑,也喜欢在我面前炫耀着你的高学历,但是我今天用这个你亲身经历的实验告诉你,中国人不比你们苏联人笨。而且你的物理电学在人体上的应用课程还没学透,你平时电击我喜欢用高电压强烈刺激伤害我的身体,但是今天我告诉你,我会将电压开至低电压档。一旦我合闸,你的身体将会长时间的受到低电流的反复刺激;十分钟后,先你的腿部肌肉会出现破坏,眼鼻耳五官血管爆裂开始出血;三十分钟后,你的内脏会开始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而造成内脏破损造成内出血;六十分钟后,如果你命不好你可以得到解脱一死百了。但是如果你命大的话会是再享受三十分钟缓慢而又痛苦的死亡过程;可以免费的告诉你一句。在整个过程中,你的脑部会一直处于清醒的状态,你会感谢我帮你免费上了一堂最生动又深刻体会的物理电学和生物电学的课程。祝你享受愉快,”

    说完士官在电老虎那惊恐的注视和嘶吼中合上了电闸,只见一直以电击中国战俘为乐趣的电老虎突然在被捆绑的电椅上不断的抽搐起来,样子极为的恐怖渗人。

    ,“小伙子们,我们没有太多的空去一个个的报仇了,六子,帮伍子往剩下的家伙身上浇上汽油。我们该撤了张忠华虽然在心中同样有一种强烈的报复**,但是他知道如果被仇恨蒙蔽了理智那可就是千古罪人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去报仇,而是要尽快的将这些行动不便的战俘们给组织起来迅的转移。

    “队长,初步的情况已经统计出来了,目前我们解救出来的战俘中有九十七人失去了行动能力需要担架撤离,还有八十多人肢体虽然致残但是仍能够自行行走或者是搀扶行走,剩余的人都是能自行行走的。只是他们的身体条件很差,无法进行太剧烈的运动。”负责统计伤员数字和检验战俘行动能力的军医跑过来向张忠华汇报着最终的统计结果。

    “很好,第一批撤离人员数字还是能接受的,让无法行动的伤员和影响行军度的伤员全部安排乘坐即将到来的直升机撤离,我们只带那些能自行行走的战俘前往下一个撤离地点。”张忠华在看看自己的作战计时表后下达着撤离命令。

    比:今天周五五千字,明天和后天尽量的多补写点。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