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王权在心

第四百五十四章 王权在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讼!对苏营救战俘的特种作战因为琐事而没写好。这章炮用木了吧,长时间纠结在这个桥段上,不仅大家看的累,我写的更累。

    “总指挥,营救行动结束。除七名我方战俘在营救过程中遭流弹或守军有意枪杀外,其余战俘和出动的暗影部队队员均没有更多的伤亡。”带着浓浓的喜意,黄林走进了段国学的办公室里,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在办公室里除了段国学之外,还有李德林和阳挂平等人坐在在茶几边上一边喝茶一边聊着什么。黄林留意了一下泡茶的茶壶边上,已经有一堆茶叶被倒了出来。看来这些人已经在这里聊了一段时间。

    “黄林来了,一起坐,正好有事要找你商量。”段国学拍打着仍有空位的沙,示意着黄林坐下说话。

    “几位老总在聊些什么呢?”也没有多客套,作为中国最高领导层的一员,黄林自然知道段国学留下自己一起商谈的事情自己肯定有资格参与进去。

    “也没什么,就今年下半年动新一轮向南攻势前的一些事情,主要是国内的事情。先不说这个,你刚才说的战俘的事,人现在到哪里了?”段国学帮黄林用茶夹捏了一个茶杯摆放在他的前面,再从盛茶的茶具中到出一碗香茶给黄林。

    “恩,今年新上市的龙井。不错,好东西。”没有先回答段国学的提问,黄林反到是先赞叹了一句香茶并一口喝下茶水后这才不紧不慢的介绍起营救任务。

    一干人也没有打扰黄林的简述,都坐在那里听着目前的最终结果,作为这些高层领导人。他们所更关心的就是事情的结果,至于过程则不是他们所需要关心的。因为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他们去事事亲为事事过问,那样他们也不用活了,就是让他们妾成哪吃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应对整一个国家所生和要处理的各种事务。

    “那就这样处理吧,虽然这些战俘接近一半都是飞行员,但是长期非人的折磨已经使他们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需要很好的进行恢复和治疗。黄林,记得和培录说一声,别让商统的反侦部门太揪着这些人不放,如果反侦的人还是不放心,就想办法做一下这些人的思想工作,在被俘时天天被严刑拷打审讯,结果回来后还是要天天揪着变相审讯,这样会让这些英雄们心寒的”,只段国学轻轻的回答着黄林最后的那一声抱怨,因为担心这些营救回来的战俘中有人已经反水或者是投敌,负责内务扫谍的商统局没少找这些战俘们聊天喝茶,虽然在手段上比较隐蔽,但是对于这些经常承受苏联人刑讯逼供的战俘们来说。商统局的那些永远带着怀疑嘴脸让这些被营救回来的战俘们感到无比的屈辱和难受。

    “谢谢总指挥,我会处理好的,如果商统局的人真的还是不放心。我会安排这些被营救回来的战俘退役复员到地方工作的。”得到段国学的许可,黄林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一半。“对了,总指挥,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呢?”结束完汇报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黄林将话题转向了自己进来所打断的讨论。

    “也没什么,就是在商量总指挥出国参加泰国还有越南、老挝等国独立建国的仪式。”回答的不是段国学而是阳桂平,只是黄林注意到,在阳桂平那轻描淡写的表情后面,隐藏着一丝不安和期待的矛盾心情充斥在阳桂平的心中。

    “好事啊,不过,,还有麻烦?”黄林小心的询问处自己的判断。

    “没错,据商统局的可靠情报,在总指挥出访期间,国内的一些人会趁着总指挥不在的时候弄出点动静出来。”

    “都是些什么人?”

    “主要是一些前朝的遗老遗少,还有一些社民党的成员…”

    “靠,有完没完啊!!前前后后的反复折腾,这些人成夭吃饱了就知道找别人的麻烦,难道他们就不能做些实事消停一下吗?!”听完之后黄林有些愤怒了,虽然知道这些人都是些野心家,可是再大的野心也是基于作为中国人的立场上,现在中国正要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伟大复兴战争,任何拖后退的事情在黄林眼中都是所不能容忍的叛国。

    “冷静冷静,这些人都是些政客,都是些野心家,对于这些人,你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和水准去判断他们”虽然同为政客,但是心肠最软的阳桂平还是先为这些人辩解开脱着。

    “还冷静!?!这些人总以为总指挥心肠软不肯向他们下死手所以一直这样逍遥肆无忌惮的拖我们的后腿,换成是我,我绝对赞成商统局的人将他们全部拉出去枪毙。

    对于这些人,全部拉出去枪毙肯定有冤枉的,但是隔一个枪毙一个也绝对有漏网的!!”

    “那依你的意思,你想怎么做?”

    “先我们就要告诉所有的人,我们虽然好说话但并不是软柿子随意的捏,这些人一旦给他们机会就会拼命的往我们身上泼脏水,谎言和捏造的东西那是张口就出。以前我们是顾及到影响就对他们网开一面没有下死手,但是现在如果再放任他们这样肆无忌惮的攻击我们。我们再不做点什么还真要落入到他们捏造的谣言中去。行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告诉这些人,他们不是总说我们专政和独裁吗,如果我们真要独裁,那就让他们知道他们连生存呼吸的空间都不会存在,”

    黄林情绪有些激动的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叙说着自己的看法,看来这几年黄林也没少受这些所谓民主人士的恶心,对于这些人,如果不是总指挥段国学栏着,相信这些人早就已经消失在人间中。

    “要让他们消失很简单。一颗子弹甚至是一把刀就可以解决,但是如果我真这么干,这些人所遗留下来的东西却非常的难以处理,这些民主人士还有卫道士们本身就处在公众的视线之下,如果我们贸然的采取暗杀或者是其他什么非正常死亡手段,相信我们将面对最为严厉的舆论谴责,”作为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经验丰富的李德林,他当然知道在兵法中有一条就是 以退为进!!!

    “那李指挥你说怎么办。抓又抓不得,杀又杀不得,就这样看着他们在外面肆意的攻击和诽谤着我们?”

    “攻击和诽谤,作为政客,攻击对方的弱点和失误揪着不放就是政客们最擅长的手段;补充一条。政客不仅能尽量的躲避自己的弱点,同时不能忘记,政客还会无限扩大和放大自己的优点,”在中国高层领导人中,李德林算是政治斗争非常丰富的政客,多年在联合议会中唇枪舌剑的斗争对峙多年,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在什么时候不应该做些什么,

    “关于我们这一点,社民党和国大党在中国留则广员不的而同的选择了对我们抗战时的一些举动提出了悔吼。责难”

    “主要的方向是什么?”黄林冷冷的询问着答案。

    “第一个”我们在南京保卫战的时候,我们民业党和下属的军队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武装力量,为什么我们仍旧不出兵,而是等待着多方伤痕累累之后才跳出来”第二个,目前我们在用的历史书和各种官方出版的书籍中,对国大党以及社民党两党在抗日过程中起到的作用忽略而感到不满。

    第三个”目前有情报显示,社民党的一些极端份子正在筹划着一次罢工,主要针对的就是长期以来一些低层工人收入过低、劳动保障过低还有劳资双方之间的纠纷做文章,这个是目前比较严重的事情。原本还有第四点,也就是我们频繁的对外用兵,但是目前我们还是打着自卫反击苏联和打击日本法西斯的旗号,在这一点上,对方也没有太多的攻击点,毕竟外辱和侵略在几年前是国人们挥之不去的梦魇,国人们现在都是带着一种复仇还有其他复杂心态去看待对外用兵的。”李德林一条一条的分析当前的局势,在座的众人都细细的听着他的各项分析。

    “对于其他的责难我没有太多的经验,这更多的是你们搞政治的人来处理和面对,不过对于第二个,我需要提出要小心应对。我是管军队的,目前在军队中,特别是二线军队中我们吸收了很多原两党派的武装部队,这是一个历史问题,当时总不能放任这些兵随意的复员。特别是那些国大党的部队,由于军队纪律还有一些作风问题,这些兵油子就这样随意的解散到地方上会给当地治安带来极大的麻烦,不得不说,在两个党派的武装中,社民党的军队纪律要比国大党好很多。虽然经过几年的改造和整编,现在这些部队已经逐渐慢慢的洗去原有的颓色和政治色彩,逐渐成为一支有着高度向心力和凝聚力的部队,但是事情没有绝对和完美,如果放任处置不当,让这几个党派在社会上造成的不信任风暴冲击影响到军队”黄林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谁都知道,黄林没有说完的话语中所指出的严重后果。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想的出,如果在作战的时候军队内部出现了问题,那样会产生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因此对于这些人,黄林是非常的痛恨和增恶的。 因为在黄林的眼中,这些人从来就不会站在中国民族的国家利益大角度上去思考问题,而是总是想方设法的拖中华民族的后腿为异族制造好处获得利益,在私底下,黄林总将这些人称为打着高尚旗号的汉奸。

    黄林说完后一时间没有人接嘴。大家都在仔细的思考着将如何的应对,说真的,在这样复杂的局势下,对外局势的变化和对内部的经济建设已经足够让大家弹心竭虑了,可现在制造麻烦的最大来源不是国外反而是国内就让人感到难受了。这种比吃了几百个苍蝇都还恶心的事情还偏偏生在国内,这种不协调的声音和做法不仅让很多人想不通,同时也非常的增恶这种变相卖国的事情。

    “中国人总是喜欢内斗和内耗,在这一点上,你们不用太惊讶,千百年来中国人就无休止的在进行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还是那个,“王权,的固有思想在作怪。”段国学见气氛有些沉闷,率先打破了围绕在茶几上空的压抑和宁静。

    “王权?总指挥说笑了吧,现在谁还敢称王称帝,当年的袁大头可就是最好的下场。”黄智忠笑着说起这位称帝不到百天便死去的最后一任皇帝。

    “不,我说的不是大家所能看到的王权,而是中国人心中的那个王权。”段国学指指黄智忠的心口。他的动作让黄智忠知道了段国学的话中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整个人从躺坐着的姿态起身变成了正襟危坐的肃立,聆听着段国学后面的话语。

    “坐,别那么紧张。”挥挥手。段国学让诸人重新放松后这才娓娓道来。

    “你们也知道,以前我总是在研究室里摆弄那些东西,可随着我们科研人员队伍的逐渐壮大,我也可以从研究室理解脱出来,去思考和探索着一些我应该去做的事情。美国几份很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不是总说我这个神龙见不见尾的总指挥是一名合格的科学家却不是一名合格的政客吗?现在我想在我最后执政的几年里,将一些在我任职期间没有处理好的一些事情给办完。”

    “刚才所说的那个,王权,是中国历史演变过程中的一个历史累计。在中国,单一的最高权利意识从原始社会末期就十分的达。从现有的历史文献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夏、商时期中国原始社会的战争。大多就已经是围绕着对最高权利的争夺而展开,也就是十所谓的“争为帝”随后在这么多年的分分合合中,虽然战争不断,但是中国人的主体思想却由于地缘因素造就了天子、中心等思想,这种思想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国人对外界的主动探索意识,但是却正是这种思想促成了国家统一和作为典范的领土观。这使得中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虽然也有持续分裂的时期。但是在统治的意识形态方面,这些人的心中仍旧是统一的国家形式。而在这里要多插一句连带对比的东西。那就是相比中国人心中的大统一。我们中国和欧洲相比,中国大统一的局面维持了两千年之久,事实上虽然也曾有飘雨动摇的时候,但是在经历过多年的战乱纷争后,新的帝位崛起终止了国土上的征伐,新的中央政权建立,中国又一次进入到大统一的格局中去。欧洲那边的文明我就不多说了,我在这简单的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 “欧洲自古以来从未丧失其多国体系,而中国则未能真正经历过永久的分

    段具学平日里所说的东西不多。但是每一次都能让众人感到眼前一亮。

    “归根到底,中国人的王权意识是相当重的,同时由于王权更迭的身份背景,中国人可以认可一个乞丐到皇帝的身份转变,例如朱元樟。可以说在中国,只要你有胆识,只有你有能力笼络足够的人,你就有可能成为新政权的王者。而反观国外,虽然政治战争很多,但讲究血统,和精神象征的一些国家就无法像中国人那样创建这种神话。我研究的不多,但是我们就拿身边的日本来看。虽然在日本历史上有着丰臣秀吉这样从足轻的小兵做到权倾天下的大名和太政大臣,但最终丰臣秀吉仍旧需要拜服于天皇的座前而丝毫不敢造次,如果一旦丰臣秀吉敢说要踢开天皇,相信不用别人起兵,自己内部就会成为一盘散沙;而西方诸国也多在国内征伐之时效忠国王。可以说。中国的王权是可以变更的,精神领袖也是可以变换的。因此中国人在一个普遍王权刀似:的夭下次序中,最大的威胁和挑战击要来自干内部。照删孔是为什么在这么多年中,对帝皇的反叛总是处以最严厉的惩处的主要原因,因为坐在最高的权利宝座上,这些皇帝时刻都在提防着别人背叛他取而代之。最简单的说法,就是中国的天下次序是围绕着“维持和重建。这个相对矛盾的中轴来进行。甚至对于外部的挑战,也往往以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形式给纳入这个中轴之中进行,这就是中国的战略文化的特殊性。”

    “而西方世界由于长期分裂独立的特点,决定了西方战略文化的基本走向。在它们分裂的周边环境中,外部的威胁是对政治实体的最大挑战。而在冲突状态中的生存与展,则就成为了战略上的头等大事。民族或国家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控制别人,要么被别人控制。”

    “因此西方的战略文化就是独立和奴役其他民族之间的征战,而中国战略文化的特点导致了中国人更喜欢内斗的特点,当然前面我也说过。哪怕是蒙古铁骑踏破万里江山和清朝满族统治天下之时,它们都被往往归类到以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形式给纳入国家政权的交替中去。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民族虽然不是汉族,但是却被纳入了大中华的文化体系范围中去。”

    “说了这么多,无外乎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句话的根本含义。对于中国人来说,只要你肯去做,敢去做。你就有可能成为中国国家的实际领导人。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观念和思想。中国人的心中总是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权倾天下;只是当这个梦想去真正去实现时,需要大量的鲜血和尸体来进行。旧有势力的垂死挣扎和新势力的崛起,这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的最终解决办法就只有是战争。”

    “只是当西方人用大炮轰开闭关锁国和外界失去多年联系之后,特别是历史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国人们突然现,原来政权的变更可以不用鲜血和尸体来进行。西方人政权的变更演变到现在是用摆票来执行。那么我们中国是否也能同样进行呢?答案是不行。”

    “这个不行的答案是一些特殊的历史原因和中国特殊的文化背景所造成的。虽然孙先生的革命让国人们推翻了封建的皇权,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新的继位者却同样是在延续着另外的一种变相的皇权。我们看看之前在任的蒋光,他坐在中国最高权利的宝座上死都不肯下来,每次选举都是内部草草走个过场象征性的了事。而社民党内部也同样如此,几位高级领导人长期的坐在党魁和领导者的宝座上,至于我们民业党更是如此。自从建立以来我也就没摘过这个最高领导人的帽子。”

    说到这段国学自己笑了起来,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刚才的话语中有些自打耳光的意思在里面,但是让在座的诸人所能感受到的是,段国学的笑容中更多的是带着一种苦笑,一种自我矛盾的纠结在里面。

    “做男人的都有野心,有着问鼎天下的野心,这无可厚非,这也是我们人类能占据地球成为这个星球的统治者的最根本原因。只是在中国文化的背景和大历史环境的熏陶下。中国人对权利的渴望比其他国家的人更为的迫切。当了村长想当乡长,当了乡长想当县长,当了县长就想当市长,当了市长还要再去想省长…一级级,一步步的拼命往上爬。换成是以前,做到大臣和宰相已经是传统仕途中的巅峰之位,有多少人止步于此。而现在,西方轮政的政治制度成为了一种模板让人眼前一亮。”

    “只是我之前也和你们聊过,放任一群身后有着暴力武装做后台支撑的议会选举会是怎么样?那就是一个摆满杯具的茶几。谁都不会服气谁。大家更多的是私底下用着枪杆子和拳头说话,谁的拳头大谁说话算数。我们也是如此,只是我们的拳头在经过多年的韬光养晦后要比所有国内军阀加起来来的都要大,因此我们最终能解除掉这些人的武装成为了最新的权利掌管人。”

    “只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虽然被解除掉了武装失去了叫嚣和称雄的资格。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这些人就会死心,如果能让这些人这样人安于现状那么这些人也不配称为枭雄了,就这点打击后变老实的事情就是神话和天方夜谭。现灿毛矩已经定下来了,他们不再是游戏规则制定者。那么他们就要想方设法的钻规矩的漏洞,从漏洞中获取到他们所想要的东西。而这些,恰恰就是我们要应对他们的招数。”

    “武装变更权利的时代已经过去。在我们强力的军队暴力机构的支持下。这些其他党派的人士想通过武力来获得权利的手段会遭到最致命的打击。游戏的规矩第一条就是暴力变更手段绝对不可以,不仅我们的军队不会同意,才网摆脱战乱的国民民众也不会同意。在这种情况下。利用游戏规则给对手抹黑在民众中产生对现执政政府不信任后重新进行选举,这种事情在国外比比皆是,这样的手段即合法也没有那么过激。因此渴望权利的这些人自然会竭尽全力的去在这方面上做文章。”

    一口气说了很多,段国学感到自己的嘴有些干,他端起自己的茶杯一连喝了几杯来润润嗓子。

    “总指挥,你说的我能明白,就是新老政权间的变更过程的一种演变和大文化大环境背景下所照成的差异。我们中国之前的政权变更是用鲜血和尸体来进行的,而现在,一种用投票的方式来进行政权变更的方式出现在国人还有那些野心家的眼前,他们自然会充分的利用这种手段来上位。只是作为一名最忠诚的民业党党员,我更希望总指挥在没有任何干扰下去完成我们中华民族的复兴事业,总指挥你是不知道他们在外面是怎样做的,造谣、污蔑、莫须有的中伤这都算是小儿科的,我是见多了,对于这些总是前来干扰的人和党派,”说话的黄智忠是掌管对外宣传新闻喉舌的主要负责人,对于有着强烈具族情绪的他来说,任何阻止国家复兴的人和事都是汉奸和叛国,都是应该被清除消失于这个世界上的。

    “不,对于这些手段我并不是不知道,相反的,我不仅清楚同时还相当的了解,只是我就是想放任这些人做点什么出来。”

    语不惊人死不休,段国学的话让黄智忠一脸惊骇的看着段国学。

    “有些时候,还没到出现的时候该掖着的就要掖着藏着,而有些问题。让它暴露出来立几个典型和案例也是必须的。对于一些遗留问题。是该时候逐渐解决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