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六十章 风眼渐成

第四百六十章 风眼渐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接下来的行程就有此公式化套路化了。无外乎就走…目乖的都参加它们的开国庆典活动,还有各种会见和会谈,有了一位拥有着强大人格魅力的最好助力,段国学也感到自己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不过虽然有人对外交部长是否过于活跃抢走了最高领导人段国学的风头有些微词,但是段国学却不以为意,反而似乎很高兴这位临时上任的外交部长能这样快的在第一时间内进入到他的工作角色中去。

    很快,这位就连李德林这样对社民党有着很大成见的人也极力推荐赞叹的人就以他那完美的人格魅力征服了诸人;虽然临时受命没有太多的准备,但他那博闻强记、睿智豁达与灵活高的外交艺术很快的让他成为了中国出访团中另一个焦点人物。

    在诸多国内外记者最为关注的他以非民业党党员身份参政询问起他的看法和个人感受时,他并没有使用大家所预计的那句兄弟阅于墙,外御其侮这样简单的回答,而是回答道:“作为一个中国人,只要是能团结一切力量为中国崛起而出力,有不同的意见是很正常的,关上门我们可以在屋内吵架,但是打开门我们就是一家人。”

    而在对外外交政策时,这位平易近人、风趣幽默、永远带着亲切微笑的人要比段国学李德林更能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此次出访之后,有人在这位最伟大的外交家在外交舞台上显露伊始便叹言:

    “他无疑是一位灵活的政治家,他谈吐文雅而充满了魅力,他有很好的记忆力和令人钦佩的辩才。凡是同他会晤过的人,几乎每一个人都无不为他的魅力、聪明、机智和精力所倾倒。我相信今后全世界向他致敬,没有任何人唱反调,这是将会是罕见的事。甚至他的敌人也不的不尊重他。”

    不过出访中出访团有个小插曲,那就是当典礼活动进行到阅兵时,在主席台上看着用中国武器武装起来的这些军队。一个个坦克方队和装甲车方队,火炮方队、手持三二式半自动步枪的陆军步兵方队、还有后勤辐重方队甚至是空军方队,对于出访团的民业党人员来说,这可就是意味着大笔大笔的出**易收入。工业部和商业部以及外贸部的人都清楚的知道,每出口一亿元的产品,大概能创造十万个就业机会大概六年前的数据,引用一下,这么多的武器出口又能给国内的工业生产带来多少订单和利润,也能带来多少的就业机会。但是这位新上任的外交部长在看到这些时却有些皱眉头,似乎对这些有些感到不快,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段国学留意到了他的这点点微小的情绪变化。

    在一个晚上,段国学找到了这位新上任的外交部长,考虑到这位新部长这几天忙于工作缺少休息,段国学和他聊天的内容不多,但是有一条就是:“为国者,皆为利往。以情交者多被利而叛。以利束者。叛者自灭。”

    段国学相信对方能够理解这种外交手段中的龌龊性,单纯的援建或者是无偿赠送对于中国这个底子还不殷实的国家来说其实也是一种负担。同时作为政治,用感情来建立外交关系的纽带走一种无底洞式的填坑。这种外交方式很容易受到西方列强们更多更大的经济援助冲击而败下阵来。只有相互之间将双方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揪住对方的经济命脉。对方才不能轻易的背叛自己。手段上虽然很龌龊,也很卑鄙,但是政治是什么,就是肮脏的利益结合。

    西方诸国对东南亚几国的独立作出了一定的反应,德国以及攻占后的傀儡政府对东南亚诸国的独立表示了支持,在往贺电的同时并派人前去参加庆典小胡子元在贺电中指出。东南亚人民的独立解放事业是给老牌殖民帝国的一次沉重打击,它代表着世界人民在独立和自由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德国人民将支持这种独立事业云云。

    而英法等国的反应就比较激烈了,德国人是巴不得在英法的殖民地上不断的冒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让英国人疲于应对,虽说现在双方是奇怪的宣而不战,但是成天在马其诺防线上陈兵防御也不是个办法,不仅拖累了自己宝贵的军队力量,同时还极大的照成了本土上的紧张气氛。虽然在今年年头时,为了扩大对苏战争的力度和一口气解决苏联从边境线上抽调了大量的部队,但实际上这也是小胡子和他的军事将领们的一次赌博,就是赌英法等国不会进攻德国。

    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小胡子的宝是押对地方了,中国朋友在东南亚的举动让英法等国感到非常的不满和愤怒。它们想不到在自己疲于对抗德国战车的时候小日本跳出来搅合自己东南亚的殖民地也就算了,但是曾经自己多次的手下败将、东亚病夫的中国人也跳了出来掺和进去。不仅赶跑了日本鬼子同川吊纵着傀儡成立了所谓的新政府,这不是变着法的抽两览,光子吗?为此,英法两国迅的做出了反应,它们强烈的质疑这些国家新政府成立的合法性。称没有经过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均不合法不予承认,同时警告东南亚新政府,要保证原英法等国在他们国土上原本拥有的各种特权和经济利益。

    对英法等国这种可笑的言和举动,东南亚各国新政府均采取了相应的回复。“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自己国内的事情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英法等国的举动是强烈干涉别国内政的可笑行为。同时敬告世界,原英法等国和自己在以前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作废,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在自己国土上一切的合法利益受到应有的保护,但是不合理的法外治权和特权将一并废余…”

    言的最后,这些国家虽然有意的避开了什么如果英法等国想要继续维持自己的特权动武的话,对方将注定失败,自己将抗争到最后一人一弹等等这些话语。但是大家仍旧从文章和言中噢到了一丝战争的

    英法等国的国会以及各新闻喉舌们迅的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铺天盖地的开始造势,其内容的核心就是自己要为民众的生活夺回这些原有的殖民的。免费提供在这些宣传中,它们列举了很多数据出来,从这些土地上的人口、生活水平还有物产资源上不厌其烦的向国民们灌输着这些殖民地对国家的经济又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如果失去这些殖民地,会给国民收入带来多大的损失。

    当然,在宣传中,这些掌握着世界话语权的新闻媒体们也不会忘记将政治的污水给泼向对方,说泰国的卡拉宏是军人出身,作为一个军政府有着多么残暴和血腥的统治以及奴役自己的人民;越南政府如何如何等等……

    而对这些政权的幕后后台中国,这些媒体们更是不予余力的捏造和收罗一切内容来中伤和污蔑中国政府,从高层实际一党独大的执政弊端,再到底端中国人民在二十年前生活的困苦,各种手段都在向自己的人民和世界刻画着中国的落后和生活贫困,更将这种贫困和落后归结到什么政治制度上面去,好像如果只要听他们的话进行体制上的改变,中国就能在一夜之间飞跃成为比他们更好的国家

    同时他们也找来了流亡在美国的蒋光等人,虽然蒋光没有亲自出面,但他的爪牙和喉舌们自然会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一时间,各种攻击论点和矛头纷纷刺向中国。

    只是对于这些攻击,中国的领导层都没有做过多的回应,只留下新上任的外交部长和那些国外记者们继续唇枪舌剑。很快,这些国外记者们就领教到了新外交部长那犀利的谈吐和敏捷的思维反应。

    只是在国内。一些阴暗的角落里,各种不能见光的一些人正在各自隐秘的角落里交谈着什么,,

    “我们那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一声令下,我们会在四个城市组织起过十万人的游行示威和罢工!”一个带着骄傲和自豪的声音轻轻的传递着信息,只是昏暗的光线无法能够让这些人显露出自己的身型和面孔,而他们那刻意躲避和压低的声音更是让人听而无音。

    “你就这样游行示威和罢工没有什么更大的威力。而且罢工很容易被对方的妥协给打散,现在的罢工无外乎就是加工资和改善劳动环境以及更加人性化管理,可是对方只要一松口这些工人就会很快的同样被妥协。”

    “那能怎么灿 ”

    “我们这边弄来了一些武器,想办法分到我们自己人的手中”

    “这可不行!如果升级成为了暴力事件,这件事情就大条了!!”声音有些惊慌失措。没有了刚才那有些自豪骄傲的情绪在里面,看来武器两个字让他失去了刚才的骄傲和自豪。

    “不这么办根本无法给姓段的带来多大的麻烦,只午将事情给搅乱,把影响力给扩大。这样才能干扰姓段的。拖滞住他们的后腿!”说到这说话人的声音中带着一些阴恨私怨气在里面,冰冷的声音让原本就阴暗的环境更加的阴冷。

    “不行,我们只是想要帮助工人获得到更多的利益。如果一旦武装化,那样就成为了政治事件,我们不仅成为了非法运动,同时会危害社会的安定,给社会带来恐慌

    “那又怎么样?!非常时刻采用非常手段,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去和姓段的玩竞争游戏,你们要想想,中国的政治交替永远伴随着尸体和鲜血,光想靠嘴皮子来为更多的劳苦大众争取利益那就是天方夜谭的不切实际!”本站折地址已更改为:慨防心。8,删敬请登法阅读!

    “不行!你这样武装夺权的可能性能有多大?我们可是在对方起家的广西,光武装力量就已经强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的步。他们的近卫师可是就常驻在二他们可以通过空这的手段在二十四小时内部署到广西个角落去。而且除此之外,他们在广西还有大量的常规兵力,难道要让我们的人用步枪和他们的坦克、大炮作战?再说了,我们这些武装力量在他们这些职业化军队面前算是什么?充其量就是刚刚会操作武器的人,连它们经常受刮的民兵都不如,你这是在让我们宝贵的力量在去送死!!”

    “即便是死也要轰轰烈烈的去为信仰而死!而不是在为着一个月多得几块工资芶延残喘!!”

    “同志,我现在非常怀疑你这样做的动机,我们能在这里建立起自己的力量本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些人都是最坚定和忠诚的力量,他们是未来展的火种,我不允许你这样擅自冲动的把他们送到对方的枪口下去送死!”

    “同志,我也敬告你。你现在没有更多的选择,我这次来不走向你申请和恳请的,我是带着最高革命委员会的委托为伟大的革命事业在对你下达着要求和命令!”

    “最高革命委员会?是哪个委员会?中国的?还是苏联的?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委员会就是苏联人想用来给我们国内制造混乱的阴谋,而你,就是阴谋的实施者!来人啊!”

    “不用喊了,外面的人都已经换成我带来的人了”阴谋的得逞让话语人有些得色,昏暗的灯光若隐若现的映射出他那有些阴冷的笑容。

    本站祈地址已更改为:慨阶心,删敬请登法阅读!

    “好你个叛徒,你这是在出卖党和人民的利益,我虽然不喜欢民业党,但是我知道我是中国人。中国向苏联宣战我虽然是站在沉默的立场上,但是从内心中讲,我是一个中国人,列宁不是说还回沙俄时期侵占我们的领土吗?为什么到现在他们还不还回来?而且,除了苏联,现在民业党还在东南亚和英法列强准备着战争,你们倒好,打着革命的旗号在拖着国家崛起的后腿,你们还有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心!你们”破烂的布团堵住了义愤填膺还要继续咒骂的嘴,只留下不甘心的呜呜声。

    “没有用的,我清楚的知道我在做什么,一切非无产阶级都是反动的,列宁也说过,一切第三方中间力量都是墙头草般不可信任的,而你们就是在利益面前成为了第三方的中间力量,因此你们,,也是不可信任的,”

    “命令,将我们秘密携带来的武器分下去!”

    在那边的窝里争权斗正在进行中,在另外的一个地方,同样的场景和同样的阴谋在不同的话语中同样在进行着。

    “司座,社民党的那帮土包子好像策动着什么?”

    “能得到最确切的消息吗?”

    “暂时还不能,”

    “废物,尽快打探到他们最确切的行动方案和目的。”

    “明白,我会尽全力打探最确切的消息回来,不过司座,我们这边是不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们这边有多少人和枪?”

    “这几年商统局降低了对我们的监控转向对国外情报机构的监控,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渗入进来约三百多人,还有一百多人现在在社民党那边潜伏着。不过为了保持队伍的秘密性,我们几乎没有展本地力量吸收进来。武器不多。但都是美国造的自动火力,好使!”

    “你做的很好,这里的环境非常的特殊,这些地方的人脑子都被民业党的人给洗脑了,策动这里的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来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与其冒这样的风险不如我们慢慢渗透。”

    “谢司座夸奖,这都是司座和校长的栽培。”

    “不用谦虚,现在国外的局势非常的微妙,英法等国正准备对段国学的政府进行着战争准备。我们也要为委座的复国大业尽心尽力。虽然我们不会和社民党的人合作,同时他们的人也不屑和我们一起合作,但是如果他们一曰起事,我们这边也要在暗中推波助澜,要尽量扩大事态和影响范围,力求做到最大限度的拖滞住段匪的工业展。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在策动这类事件上,社民党的这些人要比我们更有经验和实力。”

    “我明白了,我会让潜伏在社民党中间的人第一时间的弄清楚他们想做什么的。请司座放心。”

    各种阴谋和各种策动正在逐渐的形成,席卷中国的这场暴风风眼,已经逐渐的形成了,

    防:昨天母校的戏剧节开幕,作为艺术总监,忙了一个下午到半夜,精神也高度紧张,生怕出现什么问题。晚上半夜一点才回到家,累死俺鸟,一觉睡到今天的下午才起来,身体酸软不说而且精神萎靡,踩在最后一刻出来今天的章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