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第四百六十一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除了社民党的动作外。[][net]国大党军统遗留下来的家伙们旭从懵妨欲动最新的情报递交到黄培录的手上,虽然黄培录在看这些内容时没有一丝的情绪显露出来,但是作为他身边的老部下,谁也都知道,黄培录在下令杀人时也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杀人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只是下属想从黄培录口中得到下一步行动指示的希望落空了。黄培录没有任何的表示就将资料签阅后递了回来,就像是这只是一份平常的报告一样没有任何的危险一样。可任谁在看过这份报告内的内容后都会有些心惊肉跳的。

    只是情报机构就是如此,即便是带着满腹的疑问和不解,只是该你知道的你会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你也别去知道。下属很快的便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带着一份杀机四起却没有得到任何批示的高级机密情报离开前往档案室中入档归籍。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黄培录从内反锁关闭了自己的办公室,在拉开书柜露出一扇铁门后在旁边的键盘上输入进了自己的授权密码,铁门缓慢的打开进入后又从内合拢厚重的铁门。当铁门关山,这个四周都是厚实的墙壁的地方连通风设备都没有,甚至连照明设备都只有黄培录从外面带进来的照明灯。

    在密室内小心的打开了又一个带有自毁装置的保险柜,黄培录从柜中取出了一个约有一条香烟大小的东西,在不断的按动着上面的按扭后在黑白色的屏幕上显示出了一段话:“未知者四,请传出最新的情

    短短的几个字虽然看似很平常,但是作为在段国学出国访问前一天才将这个东西交给自己使用时,黄培录这才知道原来总指挥在用着另外一种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和一名级间谍进行着联系,只是段国学在交给自己这个东西时也告诉自己,这玩意平日里也没有用过,同时一直以来都是对方单线向这边联系,不到最紧急的时玄还是不要去打扰对方。再怎么隐秘的暗桩。过于频繁的联系就是意味着这名隐秘的间谍已经逐渐失去了潜藏的价值。

    “呼,,十五分钟之内必须操作完毕,要不然还真要闷死在里面。想问老师要一个空气转换器,可是老师居然说在这种时刻,保持最清醒和适度的紧张心情才能让人的精力高度集中在又一次输入繁琐的解密密码和开门程序后,黄培录走出密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深深的呼吸一口略微清新的空气。由于密室内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持机密状态,通风口甚至是通电口都不存在。每一次进去就只有十五分钟时间,过这个。时间就只能凭借携带进去的氧气瓶来维持生命,可是一个小型氧气瓶又能支持多长的时间呢?因此黄培录每次进去都是一次冒险,因此不到最关键的时刻,黄培录绝对不愿意多进这个密室里一次。

    “希望这一次后。能将这些人中间存留的暴力份子给基本清除掉,老师给的这个完成条件难度还是太高了一点。即要用此次的风暴来引出这些最后的暴力份子。同时又要将对方所产生的影响降低到最低点不是一般的难度啊”

    在百色的一片较为郊区的地方,这里有着很多高级独门独院的庭院和高级别墅,这些独门独院的别墅区最小的一个占地面积也过四千个。平方,游泳池、花园的这些简直就是必有硬件设备,你要是没有这样的设施,你都不好意思住进来。

    能在百色这片越来越贵的土地上置办这样一处豪宅当然都是有钱人,而且不是那种只要有钱就能随便在此置业的,而是要凭借着过硬的关系和一定的身份在这片土地上得到土地使用权,因为能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是一些在早期便加入到段国学利益集团中的商人或者是企业业主。他们由于和段国学利益集团捆绑时间早,从经济和政治上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因此在外人而言,这些人是一群总是带着一种骄傲和自豪感的势力圈,要想走近这个势力圈内单凭财富和权利是无法真正能走进去的,而是要看资历和亲密度来判断的。这也是很多例如江淅、上海、山西等一些大富家族们总想住进来攀关系的一个原因。在这里。这些新晋的富豪们经常在一起聚会,一是要打一些无聊的时间,二是要经常的交流沟通又有什么新项目进行投资,这些人,从来不缺乏时间和各种小道消息。

    而在这个以豪宅划分的势力圈内,又以居住区内最核心的一处占地面积虽大但外表装修一般的豪宅为这个圈子的中心;平日里大家总是相互在家中举办这样那样的聚会,每次都会邀请这家家人前来参加,当然对方参不参加要凭脸面来判断决定,但只要是这一家举行聚会,那整个高级住宅区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挤破讲共,因为家富豪不是别人,正是最步千段国学舀刚心作的徐老板一家。

    这个徐老板全名已经很少有人能详知了,只是大家都知道,这个徐老板是第一个和段国学进行合作的老关系,当年的那个凭借着几份图纸和配方单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了中国的最高政治领导人,而这今年逾古稀之年的徐老板在这么多年中随着段国学逐渐的成为了中国最为富庶的人物。他的家族也因为和段国学利益集团捆绑在一起后逐渐的成为了中国第一豪门。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以徐老板家的豪宅为中心,越靠近这个中心的家族同样也是越靠近这个圈子里的中心人物。有好事者曾经形容到:在这个。豪宅区内,越是外围的宴会聚会越没有参加的价值,只有越靠近中心区内的聚会才是所有人竞相争夺参加的聚今,

    只是虽然外人总把第仁豪门的光环和形容加于这个家族的人身上,但是很奇怪的是,徐家人不管是富二代也好还是富三代甚至是富四代,就连他们的下人们在平日里对待任何人也都是客客气气的毫无架子,让第一次初时的人完全感受不到这个中国第一富豪家族的气势。

    今天,这个最不经常举办聚会的豪宅又一次向周边的熟人派了聚会的请束,消息传出,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为自己能参加这个聚会而努力。虽然很多人都没有收到请柬,但是这个地方的聚会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只要不是翻墙潜入,能通过门口保安的检查从大门进来的人都是客人。因此,做受到请束对象的女伴或者是男伴、光家族关系谱就能说出百年牵连之后成为的三姑六婆二大姨的远亲,还有各种各样挖空心思联络上的各种关系,只要能将自己的人带进这个聚会中去。那就意味着能认识到中国最富的豪门圈。哪怕是没有一秒钟的时间向这些人自我推荐,但是从这些人闲谈中所透露出来的各种小道消息也很有可能让自己的身家增长不少。要知道,这些富豪的朋友甚至是亲族人都是在段国学和民业党中任职的,开一个地方所要考虑的投资根本不是底层的小开商所能想象得到的。一些小开商倾家荡产投资的项目对于这些豪门来说也许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而如果自己能知道一点半星的可靠消息,那样自己能捞取到不少的好处。这可不是幻想。而是已经出现过很多次的事实和案倒了

    华灯初上,在这个最为核心的豪宅内,巨大的泳池旁已经汇聚了不少人。而在泳池旁的草坪上也聚集了不少衣着光鲜的人在不断的交谈打趣着。而在豪宅的门口,还有不少人正等待着带自己进去的人到来,或者是不断的和保安进行着交涉试图进入。虽然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开着中国产的型轿车中最低档次的权贵者。但是这些人面对这里的保安时没有人敢用身份去压人,哪怕是这些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保安身后站着几名小巡警也不行,别看保安和后面的小巡警都只是小角色,每一个能开车来到这里的人随便从车后厢就能取出一袋袋的前砸死这些小人物,但是没有人敢在这里造次,在这里得罪了这些小人物人就是愕罪了这里全部的豪门和公然和国家暴力机关对抗,在越来越讲究游戏规则的时候,谁都知道段国学这样做的另一种含义。

    敢于挑战这种权威和游戏规则的人已经用着他们的下场告诉了众人最后的结果,,

    “诸位,先我要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拨冗前来参加徐某的宴请,今天的聚会能得到大家的赏脸徐某在此表示万分的感谢,如有招呼不周。请诸位海涵见谅。”

    在豪宅别墅那临时搭出来的高台中,徐老板虽头花白但精神奕奕出现在了诸人的面前,他那充满客套的话语虽然平常和套路化,但是仍旧的到了所有人的掌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徐老爷子柱着拐杖出现在会场中间不断的和各位来宾交谈着,只是这位老人不管到什么的方,身边总围绕了一些支起双耳认真听徐老板口中吐出每一个字的另一种“听众”

    “阿德,听说你的那个精加工厂又扩大了一倍生产规模哟,能扩大生产就好,这说明市场在开拓,但是要记住,质量是企业生存的根本,不要因为扩大生产规模而降低了生产质量滥芋充数,要知道,你的工厂所加工的都是很多企业所寄期的东西,你所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好坏直接会影响最终产品的销售和口碑;同时你要记住,一个工厂企业不管如何扩张,初级产业工人虽然好找,但是一个企业要想继续做强做大。就必须要想方设法的留住人才,不管是初级的人才也好还是高级的人才。哪怕是一个最微小的普工,任何人都是从底层开始做起的,要善待你的员工,要让他们把你的企业当家一样,耍把他们当成你的家人一样。切记切记”

    “阿福,上次见你是三年前吧,这次你爷爷走的急。我也是赶着才能到医院见老哥最后一面,如果不是你回来尽孝,我想你还会在那边再待一眸子的。在山西那边一切都还好吧,,顺利就好,你们做矿业的,万事诸要小心,虽然这年头井下工好找,但那都是一条 条的人命,这些人的身后还有着自己的妻儿老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受苦的不会只是一、两个人。记得你父亲当年和我一起下井,我们最期盼渴望的不仅有着收入的增加,同时每天都求神拜佛,就是祈祷下井后不要遇到矿难

    “明仔,听说你到北方去置业了?不错不错,你是最小的孩子,子承父业也是应该的。只是我听说你的员工的流动性很大啊,要知道,你父亲这辈子我最佩服他的一点就是他能将自己上千名职工全部记住,同时还能大概知道这些职工的家庭环境情况。要知道,你父亲在二丸年时遭遇到了一次挫折,当时所有流动资金和贷款全押在货和新产品的研上了,你父亲连工资都没办法的出,结果你父亲拿着用房契抵押借来的三千块钱对着上千名的职工说,愿走的他不强留结清工资走人,愿留下的大家同舟共济四个月才能知道厂子的生死,结果一千多人一个都没走,全留下来了,那一百多天里,你父亲和所有职工一起每天喝稀饭就咸菜过日子,结果呢?刚才过了第仁百零二天,新产品出来了,几百份产品订单不仅救活了企业同时还成就了一个神话。你父亲成为了目前中国最大的电子生产商。控制着全中国三分之二的电子零件的出品,,每当想起我都敬佩不已,,明仔,你要记住,人家总认为你父亲是用高薪留住了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你父亲不仅用着高薪,更用着心和情来留住着每一个员工的心,让他们有着厂兴人兴厂亡人亡的归属感,”

    老人的谆谆教导让这些听众们感到一些惊异,因为徐老板自从三年前退隐二线之后,就已经很少管这些事情,更多的只是在聚会上谈谈如何养生,如果在剩余的日子里活的更加的滋润和清闲,很少管这些事,但是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爷子突然准备重出江湖了?!

    只是很少有人能理解徐老板这些话语内所包含的含义,因为谁都不知道。徐老板为什么在不问世事几年之后,突然在今天向着这些都是各大企业的接班人说着这些东西。

    长长的聚会之后,老人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在经过专职的保健医师进行护理之后,老人这才将垂手恭立在一旁已久的小辈们喊到床前。

    “你们知道我今天说的这些东西是为什么吗?”老人的声音有些虚弱,但是却充满着长者的威严和慈爱。

    “大概知道一点,最近有些人在底下策动着什么目前掌管家族企业的二儿子小心的回答着父亲的询问。

    “恩,还能知道些什么,我以为你们都只顾着盯着赚钱而不顾其他事情了呢老人听到这个,回答后微微笑了一下,看来自己的后代还都不是酒囊饭袋之辈。

    “父亲,我们从来不敢不听从父亲的教诲

    “我老了,还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年,中国有句老话:富不过三代!我就是害怕你们这些人得意忘形的鼻孔朝天目空一切

    “父亲,您的教诲我们时刻牢记着,而且您一定能长命百岁,今年过年后,段总指挥来咱家做客不是还说您一定最少再活个十年八年吧 ”

    摆摆断了孩子们的艾慰,轻轻的叹口气后才更为严肃的对着自己的孩子们说道:“你们要记住,虽然我们和段总指挥有着很密切的联系,但是你们更要知道。任何的关系都是建立在利益上的。特别是我们这些处在风尖浪口的家族,更是要步步小心。这次一些宵小之辈准备搞出来的动静不会很但是我希望你们能控制住我们自己家族企业的人,不要让他们参加这样的闹剧中去!”

    “父亲,我们一定会做到的。”

    “最后我再提醒你们,你们都能略微知道社民党的一些人为什么能策动出这样多的支持者,就是因为苍蝇不,丁无缝的蛋!正是因为我们有些事情没有做好,更多的时候我们只盯着自己的利润而忽视了工人们的需求。如果我们自身作的好,我们完全可以拍着胸脯将自己置身事。

    现在的一些业主太过于最求最大利润了,从而导致了目前这种局势的产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而我们更是要清楚的知道,游戏规则不是我们定的,我们只是顺应着潮流走,千万不要想凭借着我们家族的关系去打擦边球。特别是在这种关键的时玄小心永无大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