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幕后黑手

第四百六十二章 幕后黑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父亲是不是有此小题大做了”走出徐老板的房间。呢瞬骸子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就是,做生意的哪个不最求着利益最大化呢?现在原先的国外市场萎缩的厉害,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国内市场上,因此现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产品利润是越来越薄,如果要想更好的生存下去就要从生产成本上做文章,而各家的生产技术都相对较为接近,只有从劳动成本上做文章了,”掌管人事应用的老三有些不满的说到。

    “算了,父亲只是在变相的提醒着我们一些事情,就和老三说的那样,为了最求利益的最大化,我们将很多低级产品的生产交给其他厂家生产,现在高端核心产品竞争还有限,但是大家都把缩减成本的方向全部盯向低层了,这势必会加大基础厂商的经营压力,你们也听说过,前段时间有人克扣工资扣的太厉害了,楞生生的逼死了两家人的事。每月最低保障工资五块半,可实际克扣之后到手的不足三块半,这样的低收入,在现在这里越来越高的生活标准下,这点钱怎么可能够这边生活的老二无奈的提醒着几位老兄弟父亲话中话里的含义。

    “哥,你说的我们都能明白,爸探到了什么风声,想在这次中把我们家族给撇干净,可只要是经商的,哪个屁股是干净的”

    “五,怎存不说话?”老二注意到几兄弟中最小头脑也最精的老五一直没有言。

    “不是,我是在想这件事也许并不是单纯的这么简单,也许这件事我们撇的太干净反而还不是件好事你做什么?!”老五将老三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手背给拍开。

    “我是摸摸,今天烧了没?说胡话呢

    “不是,你听我说完。如果说这种收入两极化的情况导致了这次即将出现的罢工潮,那么其实作为政府也是有责任的,这两年政府和相关职能机构一直过多的将注意力给放在了对外战争上去了,同时为了战争需求扩张了产品需求,这也使得监管机构不得不降低了监管力度放任各厂家最求利润扩大生产,只是在我看来,出现这样的事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的加了他的出现。”

    “这个我们都知道,也都知道是谁在后面当着幕后的黑手!赶紧的,说重点!”

    “先别急,你们想想看,现在国家正在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战略战争,社民党的人没那么傻,现在国民们都支持这样的战争,谁敢跳出来干扰就是在找死,可社民党的一些人为什么偏偏选这个时候?别跟我说他们都是一群土包子,如果他们是政治土包子的话他们早被灭了多少轮了。免费提供而你们再想想,这次事情的生地会是在我们广西甚至百色一带都会受到波及,而作为商统局的人居然会没有一丝的察觉,难道乔大老板手下的人都睡着了?”

    小五一条条的罗列出自己的判断,他的判断得到了几位哥哥的频频点头认可。

    “所以我认为,段总指挥是刻意放任这样的事情生,就是想从中解决一些事情

    “难道他想把社民党给全盘干掉?但是又不像啊,前几天刚刚提拔任命了社民党的人进入到政治高层中去,这样做不是自打嘴巴吗?”老三思考着在这种情况下,段国学和民业党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小五,快说重点。”听到这,就连最稳重的老二也现了事态的严重性。

    “父亲的用意是好的,他想我们撇干净,但是我们能撇的干净吗?而且商统局肯定有更厉害的后招在后面,如果我们太过急躁的把自己给撇干净反而显得我们自己心中有鬼,倒不如就这样静观其变。不过同时我们也要做一些善后的准备。

    “静观其变倒容易,耳关键是什么样的善后准备?”

    “这个你们凑过来

    五月中旬,当段国学一行人正在国外按期的进行着访问时,在广西的桂林,这次风暴在段国学和商统局的刻意放行下终于点燃。

    事情的导火索比较简单,就是劳资双方长期以来所积怨累下来的矛盾,一方面是想多减少生产成本,一方每是长时间工作报酬微少,再加上快的扩张导致管理跟不上,管理手段简单粗暴导致双方之间的火药味渐浓。

    刚开始时失态还只是桂林西南部一个小工业区的纠纷,可是随着一些幕后推手的推波助澜,纠纷和风波迅的扩大,在短短的三天之内,不仅整个桂林市工业区全部被卷进去,同时还波及到柳州重工业区一带,而且有愈演愈烈的形式。

    不过就象段国学和商统局所预计的那样,由于态势展之初这些事态仅仅是维持在游行和罢工,商统局作为一个情报机构不符合介入条件,而对方似乎也明白在烈火还没有燃烧至最旺盛之时不能轻举妄动,因此在最初的五天里,这些示威游行和罢工都处于合理合法状态,警察也只能维持游行次序和进行疏导劝解而不能做更深入的举动,只能等劳动部门和对方谈判结果出来。

    只是当一个星期过去后,事态已经开始冲击扩散到整个广西,同时贵州局部、四川一半地区也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罢工的总人数已经达到了上百万人;面对如此事态,作为中国国家领导层,只是在国内坐镇尽力安抚工人们的阳桂平有些招架不住时,正在进行随同段国学东南亚四国访问的李德林中断访问先返回国内,而段国学和其他领导人则继续在国外进行接下来的访问内容。

    国内的舆论媒体也对此次在中国工业核心的西南区域生的这场风暴进行了大量的跟踪宣传报导,一些人对此次的事件持谴责为拖中国复兴崛起后腿的愚蠢之举,也有人大肆宣扬这是对民业党一党专政下无能以及病症的不满爆,也有人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和冷静,愣姿哦扩大事态的影响范围;总”说什么的都有一一 “不过事情真正开始生恶化的转变是第九天,突然在游行队伍中传出来枪声,当即打死打伤数人,游行队伍一下子混乱起来,踩踏、挤压造成了数百人的伤亡。

    第二天,一些有着其他政党势力背景的新闻媒体迅的做出了反应和报导,称昨日游行中,段国学政府警察开枪射杀游行队伍,造成大量的民众伤亡,实为国内骇人听闻的惨案,其手段之令人指比蒋光执政时期还要狠毒等等,,

    而反观民业党控制的新的报纸和电台中,对此事的报导却仅有介绍却无详实资料,因此这些优先布消息的报纸内容被迅的转摘,成为全国各新闻媒体的主要报导内容。一时间,这样对新政府不利的报导内容影响了全国民众,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阵质疑这种报导和半信半疑的疑惑心,全国处在一片风雨声中,,

    而在枪击案的当天晚上,商统局的指挥部里,一群秘密精英们正在废寝忘食的在对今天所生的事情进行着紧急讨论。

    “确定开枪者是谁了吗?”黄培录紧盯着负责人的眼睛询问到。

    “还无法确定,因为枪手是在人群的最拥堵处开枪,然后借混乱隐匿消失于惊慌失措的人群中;我们只能通过现场遗留下来的弹壳和一些打入人体的弹头来进行检查。只是负责人有些犹豫是否要说出这样不好的消息。

    “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犹豫吞吞吐吐的!”

    “只是对方也很聪明,在现场使用的是我们生产的枪支 小口径无壳弹种负责人有些泄气,因为到目前为止,能生产枪支弹药的国家和地区很多,但是能生产出无壳弹的国家和兵工厂只有中国的民业党所控制的厂矿才能生产的出。

    “没关系,栽赃嫁祸的行为又不是第一天才有,换成是我在美国制造这样的混乱,我也不会选择自己所生产的东西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我们仍旧有着辩解的余地作为民业党和目前中国的喉舌,黄智忠自然知道一些常规的应对方案。

    “我知道,只是我现在更想知道是谁忍不住最先跳出来难了”。黄培录口中所说的谁其实就是社民党激进分子和国大党渗透的军统特务人员,虽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幕后的黑手,只是那边也不是联合在一起的,之前的数日中,这些人都控制住了蠢蠢欲动的心没有提前动手,但是随着阳桂平和劳动部门不断的劝解和调解,工人运动在昨天时有了突破性的化解进展,可就在看似能和平解决之时,对方中有一方终于忍不住先动手了。

    “我认为社民党的人可能性不大,因为我虽然不太相信咎志同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玩非暴力不合作,但是这样小的动静不象是社民党的作风,他们要来就来大的,象这样打乱游行队伍搅浑水就是给自己行动制造麻烦,因此我判断社民党人可能性不大。而国大党的军统特务可能性最大,因为这次的行动他们不是组织者,同时动用的力量基本上不是他们的,因此不管是工人力量受到损失还是我们受到损失,这都是他们乐于看见的同时也要注意,在各大媒体中,大家布这些消息的时间都是基本一致的,但是为什么国大党控制的报纸却有鼻子有眼的将事情的经过给这么快的编造出来,内容里面三分真实七分虚假,可是就是因为它们抢在了前头,造成了他们的新闻报导内容成为了各新闻媒体的主要转摘内容。因此我相信,开枪一事九成九的就是国大党的军统特务,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在最后面兴风作浪了另一名分析官适时的提醒大家。

    “这么说很有道理,分析的思路也很清晰。如果是国矢党军统的人动的手,那我估计他们后面的阴招很快就要一个个的用出来了

    “报告,我们已经增强了对双方的监视力度,只是对方人员很分散,我们的人手有些不够用。”情报官很快的便汇报了目前的最新进展和所遇到的困难。

    “不要紧,人手不够就从暗影里抽们,总指挥已经给我授权了,这些全能的兵王们能适应各种任务,要不然他们也没有存在于直接受总指挥领导的名头了!”黄培录作为段国学身边最亲密的人之一,同时为了此次行动的胜利和扩大最大化的战果,不仅对方下的本钱够多,而且看来段国学下的本钱也不少”双方在阴暗角落中的力量抗争,看来就要马上进入到**了””

    “司座,今天我们做的怎么样?”得意的邀功声暴露出说话人内心的兴奋。

    “不错,不愧是戴老板的得意门生和心腹,这次的事不仅做的干净利落,同时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最重要的是,现在社民党的愚匪在前我们在后,我们不仅成功的将黑锅给双方背上,同时还加剧了双方之间的矛盾;更厉害的是利用我们的新闻媒体,将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进行幅度的修改后立即运用,现在已经先入为主的给所有人心中产生了对段匪以及他们的政党不信任的心态,这一手简直就是画龙点睛之笔”阴暗中,阴冷的笑声让人听到后毛骨悚然。

    “司座请放心,我们后面还有很多招数还没有用呢,一定不会让委员长失望,我们会尽全力挑起社民党和民业党之间的矛盾,同时在此次行动中尽量给双方制造混乱和给他们双方抹黑;到时候不管他们之间咬的多么凶残,最终得利的还是我们党和委员长!”

    比:这几天白天都有很多的事,不仅是父亲第二次手术前的事情,还有交通事故的认定,还要和肇事方去保险公司理赔,白天没办法码字,因此更新会很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