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第四百六十三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党的军统在兴高采烈的邀功椎马。免费提供而社民煮咎志同炮泄小沈有些风声鹤唳了,过早的枪击使的原来的计划提前暴露,这使得咎志同不得不面对要么提前行动,要么就继续延期的两难选择。

    提前行动的问题在于目前备志同所能掌握的最后那点武装力量还没有进入到最后的位置,一些人正在向预定的地点城市赶去,如果现在就提前展开行动,力量不足导致的结果自然显而易见。而继续延期也不是那么容易选择的,一年前,在上海的武装策动最终被商统局给破坏掉,新政府职能单位第一次放开手脚的在上海这些地方行驶权利自然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要弄出点成绩出来好交差,为此上海地区的劳资纠纷一下子被降至了冰点。这些低级的产业工人都是些失去土地的农民所转换过来的,原本就很浓重的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样的农意识使得这些人很容易在一些眼前利益面前而妥协,因此这些人在放开手脚的政府职能部门的干预下很快的得到了甜头而放弃了原本支持自己的立场,这使得咎志同的心灵非常的受伤

    而且更让咎志同难受的是。这些从农民转变过来的低级产业工人在被录削压迫时虽然各个都呼喊着为自己争取更多利益的口号,可是一旦他们这些文盲能沉得下心来慢慢专注于手头上流水线那最简单的活,在经过一年半载之后这些人就会逐渐的成为拥有一定经验的技术工种,而对于各斤,厂矿来说,能成为技术工种就意味着收入和劳动环境条件会得到很大的改善,这使得这些人在获得到温饱之后开始向着更高的层次努力迈进,而这样做,恰恰就是被讲究最纯正无产阶级出身的咎志同所不能信任的中间力量”因为这些人他们需要更多更稳定的经济来。

    因此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咎志同思考了很多东西,从书本理论上的条文字符到现实社会中的矛盾冲突。他经过这一年的时间不断的到处去调查、分析,终于得出其实在广西,也就是段国学起家的地方,由于各种原因的促使,这里看似是最为恐怖的活动区实际上却是工人运动的最佳场地,,

    而事实上,咎志同挑选这个时间的确走向社具党难的最好时间。

    在经过三七年的难民人潮之后。大量的难民涌入西南数省,这些难民多为青壮年,虽然文化程度低下甚至就没有文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最基础的工业劳动力,他们的出现让西南原有的很多技术工人得到了时间和工种止的释放,这些难民很快的便成为最基础的工业劳动力,从事着开矿、单一流水线加工这些技术含量低下的工作糊口。

    而恰恰是最普通的一个劳动岗位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前来应聘竞争,这也使得各个工厂在劳动环境上越来越忽视,象有毒气体排放的车间,原本需要五台大型抽风机不断持续通风的地方,企业业主为了减少电力支出的成本自然不会开动这些设备进行通风,反正你觉得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可以在工厂门口很快找到下一个愿意前来上班的工人;同时在这样严重的劳动力竞争环境下,这些基础工作岗位竞争激烈,为了能得到工作养家糊口,自然会有人会以降低收入或者提高生产效率来争夺工作岗位,这也在无形之中成为企业业主们盘录工人剩余价值的手段。

    汹涌的难民人潮那庞大的人数也极大的刺激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展,在这样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下。大量的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的快建立起来,当然这得益于先前西南几省长期不懈的建设交通、电力、给水排水这些基础设施作为后盾支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难民人潮就象后世中南下务工的百万劳动大军,他们那恐怖的数量为西南工业在这几年内展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基础人力资源条件。

    只是的展所带来的一个负面效应就是当时为求工业数量,各企业都一味的最求着扩大生产规模和降低人工成本,虽然西南原有的技术工人逐渐成长为各企业中的基础技术管理人员,但是这些人虽然经历过专门的技术培但没有接受过专门的管理培刮;这使得这些小工头们都不约而同的采用了粗放式的管理手段,这也是他们在企业上层给出了强制标准下急功近利的迫切心态。对于这些新工人,他们没有时间来慢慢在学校中间进行培,他们要用最简单也是最粗暴的手段让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工人们以最快的度合格上岗;还要在他们在岗位工作中尽量的减少次品率柳俊品率的消耗成本,多重压力下,这些工头们都不约而同的在新工人眼中成为了喜欢对人咆哮,动不动就打骂人的魔吧…

    因此有句老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这句话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社民党在之前被国大党逼到任何绝境角落中时都能在逆境中脱困,因为他们走的就是底层路线,如果当时的国大党真正能将国民的生活水平提高。那么社民党即便是再有能力也拉不动几个人加入他们的队伍。而现在西南所处于的情况就是有着大量低收入、低福利以及急需改善自己工作环境的低级产业工人对新政府产生了一定的不满,而这种情况,恰恰正是社民党所最希望看到的情况。

    只是今天意外的枪击打乱了咎志同的计划,他正在房间里不断的来回踱步思考,嘴上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就没停过,地面上的烟头已经将地面铺上了一层另类的装饰。

    “怎么样?情况弄清楚了吗?”看着身边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开门走进房间,咎志同急切的询问着对方探听出来的答案。

    “不好说,只能估计是国大党的军统在游行队伍里面开枪,用意是嫁祸于我们,同时也逼我们提前动手。”

    “又是国大党的那些特务!!”爷志同狠狠的用拳头砸在桌面上,桌面上那早已经装满烟头的烟灰缸在抖动中彭起一蓬烟灰。

    “这个没有办法控制,最初的罢工是我们自己人居多,大家都相互认识国大党的特务不好渗入,而随着影响规模的扩大,越来越多其他工厂的人也加入到这咋。队伍当中,虽然在声势上我们得到了很大的帮助,但是这无形之中也给对方制造出了混入我们队伍中间的最好机会,”来人思路非常清晰的指出了前面示威游行活动中的优点和后期展中的缺点。

    “民业党那边怎么说?又有什么动静没有?”现在咎志同最关心不是国大党在自己的身后拿自己当枪使,而是担心枪击事件的生会使民业党过早的判断出自己的真实意图。从而提前下手导致自己精心准备的行动再

    “从官面上的言和街头状况上看,生枪击事件后只是增加了警察和缩小了游行范围,但是并没有更多的情况生,好像对方对这次的枪击案并不太在意似的,”

    “不要小看商统局,现在的商统局不是十多年前刚刚从百衣帮转换过来的情报机构,他内部的变化已经让人绝对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我们国内的情报组织。我绝对不相信商统局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商统局的人不是军统特务的那些混混所组成机构,他们甚至连街头的暗探都是接受过系统针对练的密探;而且他们的情报分析系统也是充满着高效率,高级情报分析官都是经受长期系统教育出来的人才,基础知识广泛过硬,而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也比军统以及我们的人要强。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商统局越是没有反应我们就越要小心林志同严肃的提醒着对。

    “恩,志同,我相信你。””,

    泰国曼谷。中国国家领导人段国学正在这次出访行程的最后一站泰国进行着友好访问,国内虽然出现了不正常的声音和事态,但是这似乎都没有影响段国学此次的出访的行程,为此,也同样有着质疑声在国内的媒体上指责段国学的不作为。

    “国学。还没睡呢?”身后那熟悉而又温柔的产音传来,段国学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他的妻子许悦研。

    “没呢段国学将自己网抽到一半的香烟给掐灭在烟灰缸中,起身迎接着他心爱的女人。

    “有烦心事?。对方时自己最亲密的人,做妻子的许悦研在段国学眉宇之间察觉出了丈夫有着令他烦恼的心事。

    “恩,有一点。”对自己的妻子。段国学虽然知道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虽然能让对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安心,但是也有很多的时候,在对方察觉的情况下一味的全部瞒着对方反而会引起对方的重视和不安。

    “我也睡不着,想孩子,说来听听,算是解解闷吧”许悦研做到了段国学刚才坐着的摇椅旁边,一幅安静聆听的表情等待着段国学开。

    “也没什么。就是在想想以前的一些事和现在的一些事,我以前和你说过,我在回来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写作者。写出来的东西在学校和社区中间小范围的传阅观看,而其中很有意思的东西就是不管你写的再好再差,你都会现即有支持你的人也会有骂你的人。而现在,当上了一国的领导人。作为一名政客,不管你做什么就和你写作一样,总会听到不同的声音段国学所说的回国前就是他的后世生活。

    “就这个?”

    “嗯,就这个。曾经在西南的一偶之时,虽然我也很想在事情一开始前便将今后所出现的弊端和误区给事前消除掉,但是等你真正去运作的时候,你却现自己有心无力,或者说是当初看似正确的东西在经历过多年之后现却是矫枉过正”。

    “就像现在一样吗?”

    “嗯。一味的去压制底层的声音和不满就象去捂住火山不让它喷一样。抚杀的次数多了,从表面上看风平浪静一片国泰民安,但是事实呢?劳资纠纷、贫富悬殊拉大,弱势群体得不到足够的关注和保护;这样底层的声音有时候的确是需要人来做着扩音器。而社民党的人就是这样的扩音器。他们是从底层民众中走出来的社会团体,他们自然会很关注底层人民的生活

    “可是他们现在仍旧念念不忘暴力手段呢妻子善意的提醒着对方的可悄之处。

    “人的**和实现手段当愕不到合适的疏通渠道得以释放时,就如同被长期抑制住能量的火山,你也清楚,长期不喷的火山一旦喷,那就是一种长期蓄积的能量释放,要比经常爆的火山所产生的威力更大、也更为猛烈。老话里也同样有句说的好:,水只可疏不可堵。我相信对方是有诚意的,因为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不想将一党专政权利不受监督的弊端给继续下去,那么我们就需要大家共同一起来努力。只要放下武力,其实什么都是可以谈判谈出来的。政治

    也是在相互的妥协和退让

    “你好像很重视社民党哦?”

    “我同样重视国大党。知道为什么在我们民业党出山入主中原之前,中国的政治斗争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国大党和社民党两党之间的斗争,这是因为什么呢?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社民党是从广大劳苦群众和底层人民群众的中走出来的社会团体,他们自然在某种程度上非常重视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情况,这也是国大党总讥笑社民党都是些没文化的泥腿子的主要来源出处;而国大党则代表着中国资本主义利益群体和地主阶层群体。也可以说国大党就是代表着中国国家社会精英的群体,这两个政党所代表的就是中国两大阶层之间的矛盾代表。一方是为广大底层人民群众闹更多的收入,而另一方是为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创造更好的创收条件而忽略了更多底层人员利益;而我们民业党的出现,恰恰是站在了中间所被两党都敌视的立场上。”

    “有这么复杂吗?”许悦研的眉头轻轻的拧起。作为女孩子,她很少听自己的丈夫去解读国内的形势和国际的形势。

    “当然有。社民党敌视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保护目前资本财产,同时也不甘心我们在一定范围内将触犯刑律的地主或者资本家进行清算后重新分配生产资料收买人心;而国大党虽然赞同我们保护现有的私有资本,但是却不满于我们重新分配一些资源,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威胁着原有社会精英和传统。我们民业党在很多时候,就是做着双方都力主的东西,也在做着双方所不容的东西。这次是社民党作为底层人员的扩音喇叭放大着下面的声音,但是很快你就会现,作为社会精英的资本家们很快也会有着自己的抱怨声出来。

    我们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其实是一件好事情,这代表着底层能量的释放和缓解以及提高我们对这些事情的重视程度。只是这次的民众示威被一些极端社民党人员利用成为一次政治事件,而国大党那边也同样会在暗中使用暴力手段来推波助澜。”段国学看着有些深邃的夜空。有些意味深长的在预示着事态即将展成的态势。

    “很严重吗?不要担心,培录掌管着商统局,他会小心的处理和控制这些事情的。”许悦研很会安慰自己的丈夫,拍着段国学放在摇椅上的手轻声安慰到。

    “我知道培录很努力,也知道商统局的所有人员都很努力,但是世界上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的战斗是永远没有这心谷沾控制面上看商统局的确很强大。但是其实它只贞讹心制住国内的情报对外的泄露和国外情报人员的渗透;但是你要想控制住同样长着黄皮肤黑眼睛甚至是国内的各党派情报人员的渗透,,在对方没有足够的暴露意图前,你是无法能够真正的敢拍着胸脯说万无一失的。一个在三七年随着难民潮从其他省份进来的普通工人,他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努力挣钱丝毫对其他事情感兴趣,但是直到这次事件生之后,商统局的人这才知道他是一名军统特务潜伏已久的暗桩,当年上百万的难民人口涌入西南,我们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也不可能对每年来往各的的人口进行一一调查,只能对试图接触一些重要情报资料的人进行监控,如果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真的能做到全方位的监控,那么我想这个国家就只有两种人了,一种是工作生产的人,另一种就是成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的特工了

    段国学说到最后时还从摇椅上起身模仿着军统当年尾随跟踪时的样子,他的模仿让他的妻子看到后有些莞尔。

    “国学。我对你说的有些不太了解,但是我也能大概知道,你想说、想做的事情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妻子聪慧的隐约猜出丈夫想做的事情有多困难。其实对于段国学来说,他所做的事情又有几件不是很困难一类的呢。

    “悦妍。你希望我们的孩子今后做什么呢?”段国学没有回答妻子的话,而是突然问起了另外的一个问题。

    “我也不太清楚,孩子才网长大懂点事,现在就象你说的那样,只是在培养着他的兴趣爱好,还没有能知道他自己最终的意愿,你不是常说吗,兴趣爱好培养出天才,而天才都是偏才。我不奢望我的孩子是天才。但是我想希望我们的孩子是德智体美全美展的全才。”许悦研认真的回答着段国学的提问。

    “哈,你还真贪心。那有没有想过让孩子当政治家?”段国学在迂回了一下后回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没有!其实做父母的不管怎么样都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出人头地高人一等,而这个高人一等我父亲曾经给我解释过。用我们中国文化的传统观念,这种想法就是希望孩子当官,这是古代文化背景所造成的一种误区,认为读书就是要当官妻子认真的回答着段国学的提。

    “嗯,你知道吗,有很多人就是因为我们生了孩子就说我们要将现在的独裁给进行到底,要让孩子成为下一代政权的接班人,我有时候真的很无语,难道我之前不生孩子都说我无能,生了又说我要为独裁而制造接班人,我真不知道怎么和这些人说。”

    从摇椅上站起来,段国学扶着走道上的栏杆看着美再的星空深深的吐出一口闷气后这才继续缓缓的说着。

    “以前为了最短时间内统一全部的力量我可以专政,可以独裁,但是这不代表着我今后仍旧会专政,也仍旧会独裁。时代在改变,人也需要顺应着时代的潮流去改变,一成不变的东西总会有一天成为过时过气的东西。甚至会成为新生事物取而代之的绊脚石。国家在战争中获胜了,在展中强大了,但是却因为以前的需要给未来遗留下了社会展的弊端,这不是我想要的。”

    “为什么我总是不打死社民党和国大党,不是我不打死它们,而是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打死它们!而且要想打死他们就要从根子上去用十年甚至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来解决一些最根本的问题。这些人所代表的群体是我们中国两大群体,它们自然会在庞大的群体中轻易的寻找到支持它们的人。有人曾经比喻社民党的人就像是蟑螂小强一样讨厌和打不死,只是仔细想过吗?为什么他们的生命力是如此的顽强,正是因为他们将自己的根深深的植入于社会的最底层群众中。他们关系劳苦百姓。关系他们的收入,他们的生活,老百姓自然会记得他们,支持他们。你相不相信,如果我们民业党在对待百姓这些低收入的弱势群体和国大党一样的简单粗暴及一味偏袒地主以及资本家,社民党的人这次动的游行人数就不会只有上百万人这么一点点!!而是可能全国上千万、数千万的可怕动荡狂潮!!!”

    “而国大党也不是清一色的都是腐化无能之辈。在我们入主中原之前,他们就是那句百分之二十的人创造百分之八十财富的高端精英,他们偏袒和维护的主、资本家的利益使得他们能获得到大量的经济支持和财富支持。你看看这份商统局所传来的报告,徐老板在自己的豪宅中所举办的宴会上已经在变相的提醒着一些人不要那么过分,可是仍旧有人当耳边风,而这些人恰恰是原来这些被宠坏的资本家。

    如果我们将这些资本家们全部一棒子打死,这势必会引国内其他企业业主的害怕和不安情绪,这会给我们的经济展带来多大的损夫,不说别的。徐老板一个家族的企业所带来的是数十万的就业劳动力,每个月放的工资金部加在一起就几千万元。这样的数字有时候就是一个县几年的甚至十年的生产总值,当地政府为了保证经济展能对他们有话说吗?也敢说吗?一边是经济展,一边是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两难啊

    段国学无奈的继续看着夜空,似乎要在因为没有太多工业污染满是星星的夜空中寻求着一些答案出来。

    “所以我想改变,可是我不改变有人骂我独裁,但是我在改变却有人骂我是当了婊子耍立牌坊,,话语自由权我是没有禁止,大家畅所欲言,可是单纯的骂真的能改变什么吗?难道骂人就能改变目前的现实,改变目前的困境?如果骂人能解决问题,我第一参加天天去骂人,天天见谁都骂,可是”有时候独裁还真是好,至少你想做什么没有人敢唧唧歪歪的在指桑骂枫的说什么,但是一旦想试图民主,”段国学无奈的叙说着自己的真实处境。

    泛前不民主也有一个原因,就是民智未开。国民中九成以上的人连字都认不全。他们只懂得每天去寻找下一餐的生活,政治对于他们来说是什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是现在,,改变有的时候真的很难,但是再难,我们也要继续进行下去,因为我不会让没有监督的权利这个弊端留给我们的后人!!!!!”

    ps:今天下县里去搞保险先前垫付,光搭车就花了差不多七个时,明天还要去办事,这周时间都不会太稳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