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结束开始

第四百六十六章 结束开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只经被包围了,不要妄图继续峨下武器出来投降。你们自己看看,包围你们的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军队,你们手中的武器能对抗的了军队吗?”

    外面高音喇叭放大出来的声音通过空气没有能封死的窗户传了进来,而在这个破旧车间里面,百来多人正高度紧张的等待着站在车间内部的几个人号施令,虽然这些人都是意志坚定的斗争者,可是任谁都能想得到,就凭这百来号人长短不一的武器,和门外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作战,”这些人将死的很难看。

    “到底谁出卖了这次的行动?!”虽然门外就是重兵陈列的包围,但是作为这一队的核心领导人,他所想的并不是如何突围,而是咒骂着出卖这次行动的叛徒,因为也只有出现了高级叛徒对方才能这么准确的知道自己的个置。

    虽然在场的人都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却没有知道,出卖他们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从内部资历和表现都无法令人怀疑的高级领导。

    围剿社民党武装人员的行动没有太多的麻烦,毕竟这是有心打无心,同时有着一个级内应在里面,从行动的时间到地点,甚至是武装人数都没有太多的误差,这样的行动再失败的话,商统局的人真不用再活下去了。自己撒泡尿憋死自己得了。

    社民党的动作如果说在关键时刻得到了最高内应的通报,那让商统局比较紧张的则是国大党军统特务这边的小动作。和社民党这边不同,军统内部的组成有着一套他们自己的体系和结构选拔,因此更多的时候,商统局往其内部打入暗桩的行动多以失败告终。而且即便是已经打入对方内部的暗桩,也多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能进入到更高权利的位置上。因此对于国大党的军统特务在下面的小动作。商统局更多的时候只能采取被动的防御手段和清除手段来进行。

    双方在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交手多次,相互之间虽然是商统局胜多败少,但是这并不就代表着商统局也没有吃过亏,在上海和其他一些以前军统特务活跃的地方,商统局照样也得要小心行事。只是这次对方的行动是在段国学起家的广西地区,如果用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商统局算是主场作战。不仅占据着人力物力上的各种优势,同时还有着天时地利人和这条最关键的优势在手中。

    商统局在广西这一亩三分地的实力那是一个不能用强悍来形容,别看百衣帮打不能打,钱也没多少,但是要说老百姓之中的人脉关系,那是其他所有帮派拍马都赶不上的强悍。早年间百衣帮那无孔不入的人脉关系网就渗透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角落中,虽然这些人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但是打听个事透点风声什么的却绝对是业务中的第一能手。这些人有着最为完美和最为不起眼的身份掩护,没有人能知道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共事的人是否就是曾经接受过百衣帮恩惠的人,也许两人在村中相互不对付,但是却都不知道,在祖辈中,他们两家的老辈都曾经是百衣帮当中的一员。

    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这些本地人监视周围一些人容易,毕竟都是熟门熟户的邻居或者是一个街道的,街尾有什么事生街头立马能知道,鸡毛蒜皮的小事都逃不掉。因此在以前。外面的间谍要想渗透进来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可是随着三七东的难民人潮之后,广西一下子涌入了过百万的难民,这些人充斥在城市新建的难民窟中。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下,商统局对这些难民不可能做到完全的监控,只能说是对那些对一些表现活跃或者是总在打听一些无关他自身事情的人进行观察和调查,因此三七年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断的与各路势力以及其他国家间谍的交手后,商统局在这几年的时间里,积累了大量的渗透和反渗透经验。

    不过即便是如此,商统局也不敢说能完全掌握和了解对方的全部实力,暗桩的渗入很容易,随便找个面相老实巴交的人或者是来历清楚的学生便能混入工厂企业或者什么部门中去。只要这些人不对一些列入保密事项的事情过于的关心或者是流露出乎常人所表现出来的好奇心,他们是不会被商统局的人列入到观察调查名单中去的。曾经有资深间谍说过,当间谍,千万不要学电影里的那些猪脚一样牛逼哄哄,这样的人死也是死的最快的。最好的间谍。就是像扫大街那样不起眼的普通人,让所有人即便是看到了也会下意识的忽略遗忘的人。

    所以在反谍的战线上,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完全胜利的,只有说是将对方的活动抑制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上即算成功。免费提供

    而这次社民党和国大党的动静中,社民党的是急先锋,一举一动都在商统局的监控中,即便是象武装暴动这样隐秘的事情,也有着未知者四在对方阵营中传递着最详细和及时的资料情报,用黄培录的话来说,社民党的动作不足为虑。但是国大党的那帮军统就是一颗颗不定时的炸弹,什么时候作只能凭借自己来处理。

    对社民党武装份子的缴械工作进行的很顺利,毕竟有着最详细的资料,几个城市中的集结地第一时间被商统局的特别行动组和军队的坦克、装甲车和大量全副武装的军人围的是水泄不通。天空中甚至有数架直升机盘旋在低空中,大功率的探照灯不断的来回扫射着这些集结地;看这架势任谁都知道,要想负隅顽抗的话那下场就是一个字!

    解除社民党武装的行动并没有将仍旧正在进行的罢工运动向更恶劣的形式推进。毕竟对方也知道在行动之前需要保密和隐秘行动,恰恰正

    因刀哪为了保密而减少了知情人。吊然很多人注意到有很多卑灿尤城市中穿梭行动,但是由于没有听到多大的动静,有些地方甚至连枪都没打一枪便被缴械,更多的人也只是以为这是军队的日常调动和例行公事。因此,对于罢工的工人来说。他们更关心的问题就是和政府劳动部门以及相关部门的谈判事宜。

    正和咎志同与未知者两人之间的谈话那样,这些工人并不是彻底的信仰者,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生存利益而抗争,让他们抗议游行很容易,但是让他们拿枪造反那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一个是为肚子在无风险的情况下争取更多的利益,而另外一个则走出生入死的抗脑袋吃饭,而且现在国内的局势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罢工最多是给民业党添添乱子,但是要想和对方的暴力机构相对抚,”谁也都不是傻子。

    悄无声息的将社民党的武装力量给缴械后,剩下来的就是对国大党军统的清剿行动,只是这项行动被放在了两天后。因为国大党的军统正眼巴巴的等着社民党先打第一枪做出头鸟,可对方在这两天内却毫无动静。更让他们感到焦急的是,这两天内,随着民业党工兆部以及劳动部、民政部、工商部等多方部门协力与罢工代表进行沟通和谈判,大家达成了一定的共识和相互谅解。

    工业部和商业部出面和各大工厂企业业主代表进行了多方会谈,对于劳工要求改善工作环境这点上各业主均表示没有太多的问题,但是在增加薪酬这块上却遇到了一些困难。要知道让对方提高工人的薪酬就是意味着在减少这些投资方的收入,在这一点上,对方没有太多的商谈空间,因为响应政府号召那是一回事,但是如果响应政府号召让自己过不好那又是另外的一回事,,而且现在由于是处于战争紧急期间,国家建设还有军队消耗需要大量的工业产品来支撑,提高百分之十的薪酬收入都会是一笔庞大的开支,没有人会想从自己的腰部里掏钱出来去补贴这些低层工人。

    虽然这些企业业主也清楚的知道,美国以及西方世界在一九二九年的金融大萧条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资方对劳方过度录削的结果,生产商生产出来的东西由于工人无钱购买而造成的恶性循环,如果这样放任不断盘录工人收入就是在制造中国版的金融大萧条,可是美国和中国有一点不同的是,中国有着巨大的国内市场,而且有着西方无法比拟的廉价劳动力优势,而且这种劳动力数量比其他国家庞大的不是一倍两倍,而是十数倍。用一位资方老板所说的话来形容:中国什么都缺,但是就是不缺人!特别是这些低级底层的初级劳动力!

    而且对于这些业主来说。自己不松口的一个原因还有着原先最初制定的最低劳动保护条例里面所制定的收入标准,用他们的话来说,反正我所支付的成本没有低于法律制定成本,在这一点上我没有违反劳动保护法例,让我多支付酬金是我看政府的面子,但是我如果不提高支付额度那我也没错!

    正当劳动部门有些为对方咬死这条不松口时,从越南那边突然传回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徐老板家族旗下的桂大集团投资越南北部的工业区一千万元,将要在那里的工业区兴建一个。新的金属冶炼基地和机械加工基地,同时一同投资的还有掌握中国一半化产品生产的仙葫日化集团,他们将在越南北部和中部建立几个大型化工加工厂,除此之外,百色那个别墅圈内的其他各主要豪门也都有这样那样的动作。

    这些豪门的动作让尾随他们的中小型企业业主们暂时放下了罢工潮所带来的困扰,因为对于这些中小企业来说,自己虽然没有那些豪门那庞大的财力和资历,但是如果眼光准确跟进及时,照样能跟在后面大财赚大钱。只是让他们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这些财团们在高调要进入国家小弟市场的同时,却主动提高了他们自己旗下各企业单位劳工的收入标准,恰恰是这样和这些中小型企业业主紧盯的利益背道而驰的做法让这此企业业辛感到非常的惊异。

    正当这些中小型企业业主正纳闷之时,一份地方性劳动条例突然横空出世,这项条例是基于在原先的劳动就业收入保护条例的基础上进行增补的收入保护以及劳动强度和环境保护条例;这份条例更加规范了劳资双方之间各方所应当付出的劳动义务和支付成本,同时调整了由于时间过渡以及物价通货膨胀所抵消的劳动成本,可以说原先的条例规定每日收入不低于两毛,而现在则是每小时不低于两毛。

    同时这项条例还细致规定补充了原先条例中没有的很多示意,特别是劳动环境上以及劳动伤害保护和特殊工种的保护条款更是愈细致。在原先的条例中,原先只是大概笼统的对参加电镀、化工以及矿业这些有害身体健康等工作进行劳动保护,现在新条例则明确细化到了高空作业、高温作业、高噪声环境下作业以及其他对身体有害健康的工作岗位上百个,这样想利用原先比较笼统的条例拒绝支付更多保护薪酬的借口便被堵上,这些对身体健康的隐形伤害工种工作时长、工作报酬收入都被明确细致的给记录和规定各种条款,同时在讨薪求酬上和处于弱势群体的工人利益追讨上,新条例也明显的偏向弱势群体的工人这方,不仅对双方在用工前的各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同时在触及违法条例后,各方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善后措施也提出了明确的规定和条款。

    这使得原本仅有十来页的保护条例一下子增印到了上百页。

    这项将要实施于广西、贵州、四”云南等西南数省的新劳动保护条例出台立一,起了巨大的轰动。对于罢工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政府为忧小取利益的巨大支持,条例的出台得到了他们全力的支持和响应。虽然罢工人潮还未能全部散去。但是要想从中制造混乱就开始变得不那么容易,敢于制造混乱的不法分子要面临的不仅仅是商统局,而且还有罢工工人那警慢的目光和同仇敌忾的行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民业党的宣传部门很容易将矛盾的矛头转移到国大党军统特务的身上 在国家进步和崛起的时候,有问题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可如果要用一些非正常手段来制造混乱,那就是国家的敌人,是背叛这个国家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汉!

    如何从人群中揪出军统特务暂且不表,有句话说的好,只要能善用人具群众的力量,那么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而值得一书的继续是这份保护条例所引出来的政治影响,因为这份明显对私有企业业主不利的条例出台的实在是太迅太诡异了,这引起了这些业主群体的极大不满情绪。只是让准备以此做文章的国大党代表迅哑口无言的是这份补充条例的出台并没有违反民业党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

    条例的出台和通过均没有违反游戏规件。

    出台讨论虽然很快,但是撰写这份修改材料的群体是经过长时间大量的基层调研后根据大量第一手资料来制定这些条款的。而这份补充条例的制定人不是民业党人,而是社民党的人。社民党有句话非常的实在,那就是没有经过调查就没有言权,而恰恰就是这些深入基层的社民党人,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工人伙伴在什么工作岗位上需要着什么样的需求;也正是这些肯深入到贫民窟中的社民党人才能知道,资方在用着什么样的手段无限的盘录和克扣这些工人的血汗钱;也正是亲眼耳闻目睹那些因伤致残和失去劳动能力血案的社民党人才知道,当工人利益受到损害时。工人群众想讨要回自己的公道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这份连同调研材料一共三千多页的条例报告递交上来后便引起了新政府的高度重视。里面数百个事实和案例无一不是宣告原先的条例法案已经过时。为此。掌握国家政权的民业党以及相关部门没有太多的阻碍,第一时间的通过了这项补充条例的出台。

    段国学在几天前曾说过,社民党代表的是最底层的劳动者,而国大党人则是代表着社会资本力量以及社会精英,作为代表者。国大党人肯定要跳出来声讨这份伤害自己代表利益的补充条例,但是很快他们便败下阵来,为什么?因为面对一个个资本家过度录削的事实,面对着劳工在工作中受伤致残资本家无良的抛弃案例,谁再为这些无良资方说话就是昧着良心说话,如果在事实面前仍旧想扯谎掩盖事实,那样不仅会对自己的声誉造成严重的影响,同时也会让民众对国大党失去最后那一丝的好感和信任。对此。国大党也不得不调整方向,不再一味的帮资方说话,而是转向对有监督权和管理权的民业党指责,不过有人注意到,国大党的这些指责总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面对再大党的指责。同时面对社民党所挑起的难。民业党没有推谭,而是很痛快的承认了自己工作上的不足,也承认了过度最求展所忽略民生的事情。

    不过话锋一转。民业党人很快的便对此次事件中社民党人在其中所作出扩音器的作用表示了赞赏,认为社民党人置身于人民群众中间,深入一线调查,取得第一手的资料和第一手的改进方案是为中国国家崛起进步所作出的巨大有益贡献。

    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中国没有太多的经验来遵照,事实已经证明了,西方目前两种不同的道路都不能全搬照抄的拿来,中国要想走的更稳更远,就必须在摸索中前进,世上没有完人,也没有完全完美的事物。更没有一层不变的制度。因为社会在变化,曾经的完美并不代表着今后也会完美,民业党人欢迎不同思想但却能为中国崛起而出谋出力的

    民业党的这份言很快的便传播到中国大地上,对于执政党能如此坦然面对自己工作失误和不足之处,很多人表示了赞许和理解,只是更多的人注意到。这份言中虽然高度赞扬了社民党在此次事件中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但是却没有提及社民党内部极端激进份子在背后所意图挑起的武装暴动事实。在很大程度上,民业党完全可以轻易的将此次事件中社民党的正面形象给用武装暴力事件的污点给抹杀,国人们很容易只看到社民党暴力抚法的一面却忽视了其为民谋利的正面意义。但是民业党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在帮社民党抹去内部的污点美化对方,这让很多人感到不解。更为国大党人所不解。

    不过很快。国大党人和所有国人便知道了民业党人的用意,对于这次事件中,社民党在民业党的刻意掩盖污点下重新在国民心中树立起了自己为民请命的形象。原本由于亲苏和暴力形象得到了冲淡。

    而作为总是想给执政的民业党找麻烦的国大党人也现,自己由于一味的指责执政党和为资本家说话,在此次事件中最终并没有得到国民的太多支持。因为自己虽然很善于利用舆论力量给民业党制造麻烦,但是一旦对方用同样的手段来反击自己,自己同样也不会好到哪去。现在由于一味的支持资方的举动让国大党背负上了为血汗工厂业主出头说话的恶名。

    这次的事件最终的利的不是民业党也不是社民党更不是国大党,而是在历史学家十年后所总结出来的结论 是中国的政治环境得利。

    此次事件中,民业党刻意帮助社民党掩笛部污点的做法挽救了原本声誉便很差的社民党人,同时瞩竹认洽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集各党派的优势共同治理和管理这个国家。

    社民党是最深有体会的,作为此次事件中的策利者。武装暴动在对方的高压下无所作为,社民党内部的激进分化只有社民党内部的人才知道,一些亲苏的极端激进份子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所应当需要的冷静和良知,他们一味的教条主义为所谓的信仰而激进,却丝毫没有集虑到,中国目前所需要的不是某种主义思想,而是团结一心为中国战略崛起而共同努力。这些人甚至做着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试图给中国崛起制造着最不应该的绊脚石。

    而对方好心的一同进行事后的掩盖,这则是在明显给出一个友好的信号,这给那些严重质疑民业党人诚意的噪舌者是一个狠狠的巴掌,这件事情生后,那些鼓噪民业党制造阴谋铲除社民党的人只能乖乖闭嘴,如果对方真要一心的打死社民党。只要公开社民党在此次事件中的武装暴力事实,那么社民党的行为就变了性质,他们不再是为民请命谋利,而是在打着这样光辉的旗号出卖国家的利益!社民党将永远的被国人所唾弃”

    那份最能代表社民党在此次事件中为民请命的调查材料和补充条例书的确是社民党的人所撰写的,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份材料是某一位高级间谍在段国学的授意下所开展的一项专项活动。这份材料是经过上百名社民党人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深入到一线工人身边所收集到的资历和素材。而恰恰正是这份无可挑剔和指责的材料。在这次事件中起到了一个分水岭式的作用。

    这次事件之后,社民党连续接到了民业党的邀请,从党派交流到前来西南实地参观,甚至是在法律、监督、监管等各级实权岗位上。民业党都向社民党伸出了更多的橄榄枝。而作为这次事件中幕后出力最多但结果最不讨好的国大党,也接到了民业党伸出的橄榄枝。

    虽然也曾想公开事件幕后的黑击两方,但是经过仔细考虑之后国大党还是放弃了这样做,因为作为同样参与幕后推手的国大党军统,同样有着在这次事件中一屁股擦不干净的屎。与其抱着社民党两家一起死,还真不如暂时选择性的遗忘过去笑脸相迎。而且在这次事件中,社民党已经明显得利,聪明的人也现,作为掌握游戏规则的民业党,的确是有诚心在邀请自己一同为今后的游戏规则而进行探讨和商椎。

    这次社民党所推出的补充条例就是很好的例子,在这份条例中,由于国大党所挑起舆论的被动态势下,国大党没能给自己所代表的利益团体争取到什么利益。可以说是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可这一次是自己失误。但不代表着今后仍旧会犯同样的错误”

    现在的民业党已经说了,游戏的规则现在要重新在摸索中进行修定,那么在制定的过程中,社民党都在用合法的手段为那些泥腿子们争取他们的利益,那么为什么自己不能用同样的手法去为自己所代表的利益团体去争取利益呢,

    在历史学家的眼中,这次的事件将社民党和国大党双方的秘密力量给狠狠的进行了重创,使其双方不得不开始正视民业党所用暴力机构来戈定的游戏底线,而就和段国学在十几年前所说过的那样。在中国只要任何一方势力身后有着暴力机构撑腰,那样大家只会想凭自己拳头的大话而根本不会有着真正的谈判,但是这一次事件之后,国内的政治环境开始真正向着一个有思想和利益分歧,但却无暴力、能真正坐下来解决矛盾的良好开始“

    而作为各中小型企业业主也很快现,在里外都受到压力的情况下,自己只能作出让步和选择虽然降低了流入自己口袋的收入,但是在一些有心人的解读下。大家现自己只是注意到了这份保护条例对自己不利的一面,而没有注意到,这份条例实施的地方只是收入和展明显高于其他省份的西南数省,对于其他省份,”仍旧在实施着最初的劳动保护条例。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这些团体没有盲目的去其他正在开建设的省份继续这样的克扣投资。而是认认真真的坐下来研究各种目前已经出台的法律条文和各种政策。

    很快,这些掌握着社会精英的老板们就现,随后国家出台的关于环境治理、污染以及各种保护条例在明显的给那些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带来很大的生存压力。这样一味单纯的在国内投资这种项目变得有些不太现实和理想,同时随着企业的展,一味的去只做这些产品下游低端收入的项目只会让自己的生存压力变得越来越大,要想更好的展,那就只有向产品上游迈进,而耍想这样转变,就必须要学会培养出自己的高级人才和留住他们,而不是单纯的一味盘剥和帮着那些高级工厂做嫁衣。因为他们现。自己所培养出来的高级人才,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于对自己工厂没有感情。甚至是带着痛恨这样血汗工厂的心态转投到那些上游单的工厂去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这时候就有人很适时的点出来,为什么仙葫日化、桂大集团这些企业没有扩大国内的投资却转去国外。那是因为随着国内经济展的好转,这份补充条例同样会在其他省份所执行,但是现在在国外这些国家小弟的土地上,连最基本的劳动保护条例都没有川,

    防:八千字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