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七十章 任务变化

第四百七十章 任务变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心情声音,装甲车上的二十五毫米机炮射手王远畅用力的在哨位旁的装甲车里舒展了一下自己的因为长时间呆坐而酸软的四肢和身体上的筋骨,而和他在同一辆车里的车长和驾驶员则同样有些倦意,但是却丝毫没有一丝的大意,眼睛仍旧紧盯着哨所前所负责警戒的区域。免费提供

    “又是无趣的一天。自打进入到哈萨克斯坦这里,除了最初还有仗打,现在成天就是不断简单招燥的推进、驻扎、警戒,”舒展活动了一下筋骨,王远畅无不抱怨着这种日子过的实在是有些无聊。

    “知足吧,其实这样子我倒很喜欢,能这样兵不血刃的一路打过来。对于军人来说是寂寞的,但是其实是最好的结果。”车长拍拍乘坐在车内后边的随车小队班长,示意着他换下位置轮换休息时间到了,而对方也没有任何的怨言便在狭小的空间里迅的相互配合完成了换岗工作。

    “如果全部参加战斗的部队都这样我当然没话说,只是车长你是知道的,我们五十一团对哈萨克斯坦中部最重要的两个城市进攻任务改换成其他部队去执行,这才是我心中最大的不甘心王远畅仔细的聆听着空气中那一丝丝几乎微不可闻的前线战斗,心中的失落明显的画在了他的脸上。看着其他队伍中的战友一个个能上战场建功立业。哪个。当兵的不心里直痒痒的难受”,

    “这也没办法,这是指挥部所在将苏联中部一带的敌军到现在所制定的新战略思路,这个可是团长亲口说的,现在是求稳,稳扎稳打,不要贪功冒进,拿下一个的方就要拿的干净,别总留着残余武装势力在今后当土匪游击队,”车长不断的安慰着同车战友的心情。

    “算了,等巡逻的车队回来,我们也该换岗了,又是一天无趣的渡过,”

    可能是接近换岗,又由于哨所周围视野开阔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大家都有些放松,上岗前的那种精气神已经有些消磨殆尽,大家也都没有继续保持着随时战斗的那种高度紧张,不过不要以为这些人就丧失了应有的警惧,大家的武器仍旧依然没有嫌弃沉重而卸下,而是继续持掩着武器等待着换岗的交班。

    “注意,西北面有动静!”哨岗那高高的膘望台有着比下面装甲车更好的膘望视野,在上面负责瞩望警戒的战士最先现了远处的异样,他的警示也让狭小的哨岗处顿时喧动起来。

    “靠!终于能有事干了!”王远畅兴奋的将双管二十五毫米机炮的弹药给推填上弹膛中。而在装甲车里,所有的步兵们也兴奋的检查武器和准备弹药,准备等会一旦交火后第一时间以最快的度将手中的弹雨给向对方倾泻过去。

    “注意!是一个小型马队,人数四人!”膘望员通过高倍率的望远镜及时的将他所观察到的情况向下面的装甲车队员叙说着。

    “才四个人”,送死也不是这么送的啊王远畅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有一些失望。

    “注意,对方打出白旗!度减慢”因为部队自从进驻到这片土地上后,通过大量的翻译以及和当地人之间的告知和流传,当地人基本上都已经知道,如果要在野外靠近中**队或者是军事驻防点位,就必须打出白旗或者是绿旗已表示善意。同时要减慢接近的度;如果未打出旗子和继续保持高度靠近的话,很容易会被认为是意图攻击者而遭到射杀。

    “靠!看来又是一个交换的商队!”王远畅听到后更郁闷了,这些天来,由于中**队在这里并没有轻易的搞大屠杀,对当地人的生活也保持了一定距离的不干预,很多并没有接受过什么爱国主义教育的游牧民族和部落对中**队还是有一定接触的;这个,原因就是因为在中**队中,这些部落能换取他们生活中最需要的茶叶和粮食。不过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久,更多涉及到生活日用品”型奢侈品的交易也开始越来越多,伴随着各种交易。双方的交流也是越来越多和广泛;这种局面当然是军区指挥官和筹备新亲华政府的官员所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不过今天来到这里的那四个人却有些和往日不同,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交换物品的**,一下马之后便你一言我一语的不断的再向负责翻译的士兵念叨着什么,看他们的神情似乎非常的着急。

    “什么情况?”远远的,车长半探出个身子向警戒线外面的翻译询问着这些人前来的目瑰

    “他们说他们部落里有妇女难产,想让我们的医生前去帮忙负责翻译的士兵面有难色的回答着车长这些人前来的目的。

    “啥?接生?你等着,向后面汇报一下车长听到后也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理了,要说人家急匆匆的上门来求你帮忙,这可是一个竖立中**队形象的好机会,但是必要的通报也是需要的,谁知道也许人家是设一个陷阱等着你们去钻呢。

    “车长,情况没那么简单,主要是负责翻泽的士兵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有行么就真说,

    “关键是这里的风俗是女性生育时,男人是一定要回避的!我们队里的军医全是男的啊!!”翻译士兵哭丧着脸说出事情最棘手的关键点,听到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后一车人全楞了。

    当情况被汇报回团部后团长也傻眼了。这军队里面绝大部分都是大老爷们。而且即便是军医也都尽量的挑选男性入伍,能有女性护士或者是医生的后方战地医院的一般都是军级战地医院,这些军级战地医院一般都位处于较为安全的后方,离前线有相当一段距离。而且对方过来求援的部落已经在路上跑了一天了,再从拖下去估计母子全都得出事。事不宜迟,团长立即向军部请求调派直升机运送女大夫前往该地区,同时命令侦查车队立即开赴该部落,一来就地看能不能做点什么哪怕是帐篷外的指导缓解病人的病情,同时也引导后期跟进载有医生的直升机降落。也顺便保证医生们的安全。

    当王远畅他们连夜赶往该部落,在道路交通无法通行装甲车时依然弃车乘坐马匹第一时间赶到了该部落,虽然随队的医务兵并没有任何接生的经验也无法直接接触病人,但走出于医学专业的本能和一些常规知识,随队的医务兵还是在妇科大夫赶来之前稳定住了孕妇和胎儿的情况,在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煎熬后,一架直升机运载来的女性妇科大夫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母子保住。

    中**队不远千里前去治病救人的事情被一传十十传百的迅在短时间内传遍了方圆几百里的地区,而配合着之前中**队和气买卖,不扰民以及各种表现出来的善意,中亚地区的民众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着和中**人接触,同时在中国的扶持下,一个新政府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

    茂密的森林和蔚蓝的天空,再加上美丽的湖水和草原。贝尔加湖这今生态复杂却又和谐自然的圣地,现在已经大部分回到了中国母亲的怀抱里。不过美丽的景色中有一些让人感到瑕疵的是,苏联原先在这一带东面所构筑的防御体系工事破坏了眼前的宁静和自然的和谐。

    相比第四战区即有剿灭游击队或者是土匪马帮,也有继续向东向西进攻的任务不同,第二战区目前的主要任务不再是追击突进,而是就地清剿逃入各地区里的苏军残余部队,当时由于罗科索夫斯基的命令下达的太快。很多苏军部队简直就是无次序的到处逃窜,这虽然给追击之初成批量的围剿带来了很大的优势,但是总有一小部分的苏联部队仍旧逃入了深山老林中。由于地理环境太大太复杂。这给后期围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和麻烦。

    “啪!”的一声枪声打破了森林中的宁静,正在进行拨山的小队立即从行进状态进入到各自寻找掩护物的战时状态。

    “哪里开枪?”带队的副排长有些诧异,因为从长期的作战经验上看。枪声是我们中国人的小口径三二扛式的枪声,但是却不是巡逻队的人开枪,而且从枪声传来的位置上听,应该有一定的距离。

    “林子的那头。[][net]”负责前哨的班长确定着枪声来源地。

    紧接着,林子那边的枪声开始逐渐增加。听上去,是两支以上三二扛在有节奏间断的开火,而苏军的步枪则东一枪西一枪的显得极为的凌乱。

    “这附近有其他的巡逻队吗?”这回轮到班长诧异了。

    “不管怎么说,过去看看!战斗队形小心前进!”带队的副排长一声令下。两个班的士兵迅的相互掩护交替枪声响起的地方不断的靠近。

    当小队接近到枪声出的地方时,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吓了一跳,在他们前面,是两拨人在森林中相互交火。从场面上看,应该是两伙人偶遇的遭遇战,一方是战士们很熟悉的苏军黄色军服,嘴里不断冒出来的鸟语也代表着这十来人不是自己人,那另一边呢?当战士们一转头看到另一边就热血沸腾了。

    只见三名穿着中国作战部队迷彩服的人正依托着地形和手中射火力的优势。正死死的抵抗着这些苏军的进攻。而且看地上,苏军已经躺下了两人。只是那三人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三个人手中只有两只三二扛半自动步枪,而且看射击的频率估计弹药已经快打光了,正有一枪没一枪的进行着心理上的压制。而三个人中其中更有一名伤兵,看样子是腿部受到了重伤,他只有一支手枪,不过看上去他是这三人中的指挥官。只走进攻的这些苏军情况也不是很好。十几个人枪也没有几支,看上去弹药更是少的可怜。

    “排长,是自己人吗?”班长小声的询问着排副。

    “不清楚,他们的脸部太脏无法能准确判断,而且现在他们正在交火,很少露出头来,不过不管是不是自己人还是一个陷阱,先打垮这些苏联老毛子”。副排长很快便在心中指定了作战计利。不管是不是对方设下一个引诱自己的局,先吃掉这十来个老毛子那绝对没错。

    撕裂四四式机枪那撕心裂卑般的枪声从侧面一响起,正在慢慢向中间那三人包抄的苏联人就被打了一个措手冰忧,高射的点射飞快的收割掉两名暴露出来的苏军,剩怖圳办羊纷纷陷入到进退两难两面受敌的处境中。而且被包围的三个人一听到这种中国士兵最熟悉也是最喜爱的撕裂声,气势明显上升,原本有一枪没一枪的心理压制射击也变成了具有实际意义上对对方的行动压制射击,子弹打的那些试图冲上去的苏军死死的躲在被子弹打得噗噗直响的掩体

    面。

    战斗没有进行多久便结束了,当负责包抄的那四名战士迂回到苏军的后方开始射击时,枪声和子弹打在身边掩体的声音迅的将苏军最后抵抗的心理防线给击垮,剩下来的七、八名苏军士兵很快的找出身边携带的白色物体挥舞着示意投降。

    “外面的人注意了,不要开枪,我们是四三三团的士兵,你们是哪全部队的?”在战斗中心的那三人并没有轻易的走出来,而是由一个人大声的询问着这边。

    “四三三团,不是在苏联突袭的时候被打残了吗?怎么会在这里碰到?”副排长心中迅的升起警惕的信号。他迅的通过手势继续让自己的战士保持着高度的警惧,同时另外几名士兵向四周警戒。

    “我们是四**团的部队,四三三团在苏联突袭时就已经被打残,你们有什么证据。要不老规矩?《白毛女》中。杨白劳按手印卖女儿给黄世仁,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副排长迅的开始询问起最容易判断对方是否是自己人的一种最简便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在战争中大家在可视度极低,或者是特殊情况下用来判断对方是否是伪装间谍或者特殊侦查小队的最好办法。

    “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话剧版,话剧版中是被穆仁智和狗腿子给强压着按的手印;电影版本是在无奈和悲伤中杨白劳自己慢慢按下的手印,版本不同,方式也不同!”对方的回答证实了对方的确就是中国士兵的真实性。因为即便是对方中文讲的再溜,但是很多只有中国士兵才能熟悉的东西却是这些伪装份子所无法能掌握和了解的。

    当另外两名战士搀扶起那名腿部受到重伤的战士走出掩体时,所有的人都被这三名战士给震住了。这三个人衣服破烂不堪。胡子和头蓬乱而又油腻,身上散出一种难闻的气味,长期没有得到休整的个人卫生使得这些人看上去比乞丐还要邋遢;特别是那名伤员,腿部的伤已经明显化脓。而且估计长时间没有得到足够的营养和休息,三个人都明显的消瘦、疲惫。

    但是三个人有相同的一个共同点就是 他们的眼睛和神态里,依旧保持着中**人的那种浓浓的战意和不屈!

    在敌军后方现苏军大突袭时被打散的士兵这件事被迅的给通报到了第二军区的高级指挥层,从银续来到一线指挥官都对这几名已经被判定阵亡的士兵再次出现表示出了高度的重视,几架直升机将这三人迅的给从巡逻围剿区域给接回到了后方医院进行最好的治疗。

    而随着清剿队伍的逐渐深入和范围逐渐扩大,陆陆续续的又寻找到一些当时被打散冲入到丛林中的中国士兵,这些士兵在经历过长时间的敌后生活后。都不约而同的出现消瘦、身体虚弱等各种状况,但是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战士即便是身处在敌军后方,他们也没有放下武器,而是选择了利用手中的武器千方百计的继续和苏军进行着战斗!

    ,,

    热带暖湿的气候使得茂密的雨林植被极为的丰富,在这种环境里活动都是让人感到非常难受的一件事,更不用说运动量更大,更激烈的作战了。

    前面枪炮声渐渐的停歇下来,从后面看上去,一队人被躲藏在山头上的日军给死死压制在山腰上的开阔地。

    “靠。表现就比泰国的那些联合武装好上这么一点。”在后面观战的黄毛漫不经心的吐掉嘴上叼着的不知名草根,有些鄙视的说着刚刚回来的几名犹太军官。

    “石团长,我想问你,为什么我们在进攻时没有重炮的掩护?”作为犹太军团的团长艾布特,他一下来便听到黄毛这句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艾布特上校,你认为对面就一百多号日本鬼子,你们动用的兵力足有一个营。对方火力仅仅只有单的步枪和少量的机枪,轻型迫击炮和掷弹筒都没有多少,而你们则拥有着射的自动火力和更密集方便使用的枪榴弹以及迫击炮,这样的兵力差距还值得使用重炮支援吗?而且你别忘记了,我们的重炮威力过大,在这种距离和环境下进行支援炮击反而容易造成自身的误伤。”石继平淡淡的回应着艾布特的质。

    “可是地形对我们实在是不利,我们是仰攻,又没有隐蔽物,山体高度过了六零迫击炮的射高,炮弹打上去连弯都没转就落到后面去了,根本无法对山头上的日军进行有效压制和打击。再有 ”。艾布特将自己所面对的困难一条一条的向石继平道出。

    “艾布特上校,找各种理由是没有冉的,军队里,即便是需要再面对更加复杂的困难时,军令是一定要完成的,虽然你们有着很哥昂的斗志,但是你们现在还

    多说没有用。你们的人被压制在山腰处也不用下来了;我会派一个。连的部队向山头上的日军动新一轮的攻势,你可以让你的部队好好的看看,中**人是怎么打仗的”。石继平没有继续再和艾布特扯嘴皮子,这次出来拉练就是要好好的磨合一下这些新兵。现在看上去中国的新兵和犹太人的新兵在战斗中都出现了一些预料中的问题,该见血的见过血了,该有的杀威棒也打了,现在该出来立威好好的显摆显摆了。

    这次的进攻几个老兄弟没有猜拳来决定进攻次序,而是指定了由黄毛来带领部队做主攻,因为这次的战斗在技战术上对士兵的战斗素质要求较高,陈立新的兵在意志上最强但技战术上最弱,陈开聪的兵实力最平均攻守兼备,因此主攻的任务便落到了攻击力最强士兵技战术最好的黄毛头上。

    “连续进攻。机枪火力压制不要停,神射手注意重点射杀和压制火力点口,那个火力点是半封闭掩体,前面是坡道烟雾弹打上去就往下滚没有什么作用。顶部采用了一定防炮击的遮盖,枪榴弹估计打上去没有用,六零炮班。看你们的了,”黄毛在交代了一些待会作战时的战术要求后便带着自己的兵冲向了山头。

    由于在山腰上还有一队犹太兵被压制在那里,日军的重点关照对象是那些人,因此黄毛他们冲到山腰时都没有遭受日军的火力干扰很顺利的来到了这片没有太多遮蔽物的开阔地。

    “把六零炮给我!”。火力排里的迫击炮班士兵扛着轻便的六零迫击炮靠近到了被压制住无法射击的犹太士兵身边。

    “这里的地形实在太复杂,无法架设迫击炮!!”犹太炮班的班长好心的提醒着这几名中国士兵,因为是仰攻,而且地形复杂,迫击炮无法能够顺利的架设起来。

    “那是因为你们太教条的要使用三脚架了!!”炮班班长周业人将迫击炮炮身给架设在小巧底座上,但是接下来的动作并没有向那几名犹太炮兵那样架设无法架设的三脚架,而是解下围绕在脖子上的迷彩手巾包裹在手上。“弹药手!目标山头上的机枪阵地,一校正射击”。周立人下达炮击命令后没有管弹药手,而是单手扶住炮身,用眼睛和长期练就出来的体感去估摸着炮击的落点位置。

    第一声声沉闷的炮弹出膛声后不久,离那个对进攻部队最大威胁的机枪火力点左侧约二十米处落下了这枚迫击炮炮弹。第一炮弹便取得了相当高的射击准确精度。

    “五无修正连续射击。”在第一炮弹落下几秒钟后,周立人便确定了自己修正的角度和密位,虽然这些数据现在完全就是依耸他的手感和体感来完成的。

    五六零迫击炮炮弹在弹药手的快装填中迅的射出,五炮弹全部精准的落在了机枪阵地的十五米范围内,其中的两枚更是准确的一枚落到了半封闭的掩体顶部照成简易掩体松动,而另外一枚则打中了半封闭掩体的后方开放部,爆炸威力所产生的气浪甚至直接从掩体射击口中冲出,机枪阵的瞬间停滞下来。借助着这个时间差,黄毛带领着战士们立即向上冲去,整个过程即快配合又精准,,

    让炮班身边的那些犹太炮兵眼皮子直跳跳的是,除了刚才中国炮班所表现出来的灵活运用武器外,那种长期身经百战练就出来的技战术本能让这些犹太士兵知道,任何武器都不是完美的,六零炮的轻便并不代表着它就是一款完美能在任何地方使用的武器,而只有跳出思维束缚采用更直接有效的方式方法去使用武器才能更好的将武器的性能给安挥出来。

    同时这些犹太士兵不仅在欣赏到炮班班长周立人那精湛的个人技战术,同时也欣赏到了其他普通士兵的“英姿。”在刚才那最重要的五连射击中,周立人趴卧着举着迫击炮炮身,而弹药手也同样是仰躺着完成炮击供弹,虽然这些动作都是躺着甚至是爬着用很不雅观的姿势完成的,但是只有在不到二十公分高的草地上,蹲着完成炮击姿势动作就是给日本鬼子一个最好的射击靶子。这些姿势在外人看来实在是不雅,但是在战场上,只要能活下来完成任务,哪怕是更不雅的动作都比端着机枪扫射的“英雄英姿”更伟大。

    没有在继续刺激深受打击和惊劾的艾布特和其他的一干犹太军官,石继平知道自己的老兄弟和士兵们已经给这些人又好好的上了一课,战争斗不是西方骑士那样潇洒而又风光的厮杀。而走出阴招、狠招来保护自己做到最大的打击对方,有句话说的好:只有死去的敌人是最好的敌人。但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在石继平看来,只有活着的士兵是最好的士兵!

    而且石继平相信。随着拉练的深入进行,第三战区的战斗,很快便不再是零敲碎打的和这些小日本玩游戏了,更大规模的战斗,即将展开,而自己就是要在战争战役开始前,将这些部队给练的更加完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