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第四百八十一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时间在天天的过去。虽然在东南亚带的战斗越来越吵,呛指的是中**队和美军对日作战的战斗。但是聪明的人都已经在天空中噢察得出,空气中的火药味是越来越足,双方,,哦,在这里,应该称作多方都在为将来的作战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哪怕即便是已经陌路黄花的日本,也在继续挖地洞削竹枪准备迎接美国人或者是中国人的新一轮进攻。

    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不管是占据东南亚中部的中国人也好,缩在东南亚缅甸最后阵的的英法联军也好,拥有东南亚东部一带众多岛峙的美军也好,大家都在这个时刻选择了一种默契性的停火。

    这种默契性的停火是一种多方势力平衡下的一种短暂现象。摊开地图就会现,现在各方的实际控制区域都处在一个相当微妙的平衡状态,中国人占领了东南亚中部,依托着这些区域,中国海军和空军只要保证这几个海峡出入口没有对方的潜艇溜过来即能保证南海海上交通线,这极大的减轻了海军的作战压力。如果美军要从东面向东南亚中部动进攻,那么船队要通过这些海峡就需要接受中国潜艇的猎杀和天空中飞机的轰炸。而中国海军就目前的实力来看,在美英法等国的两线夹击下能保证防守有余而攻击力不足不要忘记海军不仅要负责这里。还有中国广阔的本土海岸线,,。

    英法联军的西面战线则由于两国还没有能从欧洲战场上运送足够的兵力和物资,也不敢轻挑战争的开局。而日军的停火不是它们主动停的,而是日军突然现,在失去一些最后的关键桥头堡后,一直用着强大实力步步向自己推进的中美两国战车都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和势头,这种只能被动选择挨打的日子虽然让日方高级军官们感到憋屈但却让底层的士兵感到庆幸,但是谁又知道这种日子会在哪一天被对方的炮火砸在自己头上而结束呢,

    中国和美国都已经现,占据菲律宾吕宋岛以及最后一些地盘的日本并不好拿下,这里不仅有日本除本土外最多的兵力外,还有着数量恐怖的日本移民正人手放武器等待着最后的“玉碎面对这样疯狂的对手,没有投入足够的兵力和物资贸然动进攻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因此美国和中国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保存实力以便更好的决战。

    因为不仅需要收拾对付一个庞大而又疯狂的日本,还要尽快占据东南亚更多的土地和资源,那美国人在这里所需要集结的各种力量仍旧有些不够。同时作为太平洋战区的最高指挥官的那位高傲的将军,曾经日本人赶跑他时他撂下的那句“我会回来的”话现在一直还是他心中那根拔不掉的刺。虽然他也清楚的知道。在太平洋的几个岛屿上和疯狂的日本兵进行过几次激烈的岛屿争夺战后,深知日本从士兵倒移民都相当疯狂的情况下。他仍旧固执的要求至少自己麾下的美国官兵们拿下几个菲律宾靠近东南面的岛屿,以便让他在众目睽睽和记者手中不断闪烁的闪光灯下重新踏这片土地,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又回来了,,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一个,心结,这位高傲的将军不断的向美国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官员们提出这样那样的各种追加增援力量,而美国高层虽然清楚的知道这位好面子的将军到底想做什么,可是为了自己的战略计戈,同时也因为战略方向上的调整,白宫和五角大楼也都在一直从各方筹集着各种战争资源万里迢迢的运送到这里,,

    山头上的枪声逐渐的稀疏起来,原本还零星掺杂在中国造枪支特有声响中的三八式步枪已经没有了动静,熟悉战场的人都知道,这代表着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但是代表安全的哨音未响起之前。战士们仍旧保持高度警惧,四下的在阵地上搜索着最后的残敌。

    不过在进攻部队后面压阵的人眼中,负责主力进攻的部队中有几个。相当活跃的身影一直不断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焦点中,而其中一个人更为抢眼,他不断的鼓舞着自己身边的战友,适时的率领战友身先士卒的起冲锋。可以说。在他的感染带领下,日军阵地上一个一个的火力点被他给敲掉,他的勇敢是这次战斗中打开僵局的最大功臣。

    终于,长长的哨音让大家舒缓了下来,战士们三三再两的在阵地上打扫着战场,搜寻着自己中意的战斗纪念品。

    “怎么样,这次的战斗?。问话的是犹太团的团长艾布特,他有些期盼看着身边的仍旧没有放下望远镜向上观察的石继平和陈立新。

    “不错,有点样子了,进攻度比前几次有了明显的提高,在面对突然打击时反应也相当的迅,而且相互之间的协同作战也相当的默契,在遭受到火力压制时,支援单位能以最快度进行火力增援,受伤的士兵也能够第一时间的得到救治,这对于兵力缺稀的你们来说这是更为重要的

    放下望远镜。石继平面露淡淡的笑容回答着艾布特,他的认可让艾布特非常的高兴。

    “老陈,刚才那个人我记得一直是跟着你和黄毛学习的犹太连连长吧?”转过头。石继平突然询问起身边陈立新,确认着刚才战斗中最为抢眼的那个身影。

    “没错,达杨。原先在巴勒斯坦的准犹太军事组织中任职,后来因从事非法活动被英国人逮捕,四一年释放后就被转送到复国组织的军事武装中去,最后被送到了我们这边来。他在三六年从事警察部队时亲自撰写了《野战教材》这样最初级的战斗、指挥和练教材,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军拳头脑的人。”

    陈立新回答时有些得色,因为很多人都知道,陈立新这样捧目乙的爱徒实际上也是给自己长脸,虽然达杨是个在犹太团,丰柑曰有名和实力的人才,但是当陈立新第一次在他面前脱掉外衣后达杨便被陈立新身上那大大小小狰狞恐怖的伤痕所拜服。要想得到军人的敬佩就需要有着比对方更强的尖力和本事,而陈立新一出手便让他知道,这个已经而立之年却仍旧是个营长的老兵有着怎样惊人的经历。

    而陈立新之后不管在战斗中,在生活上,在作战经验和指挥风格上都深深的影响着这名军事天才,陈立新战前战术的狡诈,战时纠缠过程指挥中的多变,还有当最后揭开底牌动致命一击的坚决和果断还有那一往无前的勇猛都让对方拜服。虽然陈立新仍旧最喜欢在一些时候用那把他用三个月薪金请人在冶炼厂打造出来的合金钢鬼头大刀和日本鬼子玩砍头游戏,但陈立新在和对方劈刺时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无惧生死和高手才有的稳重以及大刀舞动时的那种杀气也都是让达杨深深崇敬的一种个人魅力。

    “老陈。看来那家伙可是得到你的真传啊

    身边的陈开聪穿着伪装吉利服背着自己同样被伪装包裹的狙击步枪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是几名同样装束的狙击手跟随在他的身后。这些人都是部队中的新狙击手,在战斗前,陈开聪便带领着他们进入渗透到对方的阵地前沿,当战斗打响伊始,这些人便第一时间的敲掉了对方的火力射手长时间的震慑试图掌控火力点的后继者。从这些新手的体貌特征来看,这些狙击手中,不仅有着中国新兵,也有着犹太士兵。

    “嘿嘿,说不上什么真传,我老陈身上的坏水多着呢,他人太实在,学不会”陈立新自己所说的坏水实际上是这次战斗中故意限制重火力不予支援下的一些阴招,这种战斗不同于和第一、第三集团军那样有着足够充分的空地火力支援,而是采用小型火力甚至是狙击步枪来解决一些目标下的战斗,这更多的是考验士兵在没有重火力支援下的战斗,就是要练和考验士兵们,在没有更多的支援下,如果利用好自己手中的资源和条件进行战斗。而在这一点上。从泥腿子出身的陈立新在长期物资匿乏的战斗中是最有经验的。特别是在接受整编送入到专门的军事院校中受刮学习后,陈立新这些泥腿子将领们不仅摆脱了长期困扰他们战斗物资严重不足的困境,同时结合着自身的战斗特点,他们总结摸索出了更多适合于轻兵器、多种环境、背景情况下的战斗特点。象这一次的战斗,不仅一门重炮没有用上。就连迫击炮仅仅也只动用了连级六零迫击炮,而弹药,也仅仅是使用两;这样的成果能最大限度的减少部队在未来战争中对后勤补给的压力。

    这种战术和战斗要求不是独立团特有的,而是目前第二集团军、海军陆战队、以及在东南亚进行练部队所共同追求的目标。因为这些部队都将被派往前去澳大利亚作战,在后勤补给缺需的情况下,这种节约战术便成为了各部队的要选择。

    “老陈。我这给你泼冷水啊,战斗还进行的不够坚决,伤亡略大了点。如果进攻时更果断一些,伤亡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小鬼子的三八大盖打在身上好治,可今后的对享用的可不是三八大盖!”黄毛非常扫兴的冒了出来,一边指向那些正在用担架抬下来的伤员或者是正往裹尸袋里装的尸体,一边着手中的战术要求手册提醒着陈立新。

    “我看到了,回头这小子会知道怎么改进的陈立新点点头,因为黄毛手中的战术手册中乙经告诉了大家今后即将要面对的对手是谁,八连珠的加德兰步枪,不仅精度够高,威力也远过三八大盖。

    “好了。这次战斗还是很有收获的,让战士们赶紧收拾战场。拿下这里我们磨合练兵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我收到消息,我们即将出动作战。接下来要让大家在最后的时间里将这些东西给牢牢的掌握,改善不足。特别是战场自救,让战士们不要将生命寄托在医护兵的手上,虽然我们有很多医护兵,但是我更希望每一个战场上的士兵都能是拯救自己的医护兵!”石继平最后总结的那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点头认可的看着那些正在被抬下山头往医疗车跑去的伤员们,,

    医护兵这个兵种是各个,兵种中都不会缺少的兵种,对于士兵来说,只要是人在平时里都会有个头疼脑热,而作为一线战场上,随时到处飞溅的东西都是杀人的玩意,说不定就连你躲在战壕里也会不小心被前来避暑的蛇类咬中。因此战场上的医护兵都是相当金贵的生命保障者,虽然医护兵在战场上不能将受伤的战术象后世游戏里那样给瞬间补血满状态恢复,但是医护兵的出现,却极大的降低了战场上的死亡率和二次死亡率。这也就是在段国学西南军建立以后,战场死亡率极低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且伴随着段国学入主中国权利机构宝座,原西南军和其他部队整编成为中国国防力量的新主体,医护兵这个技术兵种也出现了很大程度上的缺口。

    在中**队目前的医护兵中,主要分为两种再护兵。一种是随军大部队跟进的军级医疗单位,这些单位多为后方较为安全的主治战地医院。由于可以得到更多后勤运输的照顾。因此可以携带的医疗设备很多,人员配置也相当的齐备。这些单位由于自身条件的优越性,在主治大夫、医护人员的配备上也多为非战时各地区军队医院主治大夫和医扩人员。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主治大夫基本上都是临床经验老道的老大夫。

    还有一种就是跟随着那些移动医疗车在战场后面第二时间对士兵进行救治“线医护人蚊人的丫作环境没有大后方医院那样视相对大后方医院来说这里也有着一定的危险,但是却能在离战场最近的地方对士兵进行抢救。从战场到偶有零星炮灰打到这些医疗车身边的地方,通常只需要三十分钟到七十分钟左右,别看这几十分钟,正是争取到了这几十分钟的时间,很多重伤员士兵都是在这段时间内被送到了这些地方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使他们远离了死神的邀请备。这些医护人员多为在战地医院中所挑选出来的少壮医师,虽然也有强烈申请到这里的老医师,但是老医师很难有足够的精力和体力来长时间经受颠簸和高度紧张的抢救工作过程。

    不过在这一类医护兵中,还有相当多的一批医护兵是最让一线战士熟悉的人,他们就是连排级部队中的那些医护兵。这些兵平日里就在各连、排中抽调,因为在这些人工作的环境就是在一线炮火子弹横飞的战场上,没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和一定的战场适应性,很多从普通医护学校中抽调过来的医护兵在战场上很难挥出他们应有的作用。

    因此这些一线医护兵他们不仅有着和一线战士相同的体能与战场适应性,更需要在所有人卧倒隐蔽的枪林弹雨中敢于直立起身体给受伤士兵进行简单包扎、救治和进行小手术的勇气。

    虽然在国际公然上,大家明确的规定了对战场上没有携带武器和佩戴有明显医疗人员标示的江、员是不能予以攻击的规定,但是规定就是拿来违法的,而事情的真相也是胜利者所书写的。更何况日本从入侵中国到现在,就从来没有对中国进行公开的宣战,其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可以公开的避开国际公然对中国战俘、平民进行惨无人道的虐待。

    战争是有潜规则的,不攻击医务兵是最基本的一条,因为在古时候,不管任何一方都希望自己或者是自己的士兵在受伤时能得到第一时间的救治。而作为战争中的医务兵。即便是被敌军俘虏后,也曾经出现过出于人道主义或者是各种心态下为对方救治其伤兵的事情生,这种本着救死扶伤的医务天性总是能得到对方的尊重和善待。

    但是对日本畜生而言,这种潜规则是被破坏的,因为在此之前,不仅有着日本官方不宣战的隐性潜台词在里面,同时也是由于中国这边没有相同的能力对日本进行相同手段的报复行径。这种情况导致了日本在战争初期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潜规则,达姆弹、毒气弹、对普通平民的肆意屠杀等等哪一条都是违法战争公然的,但正是因为中国没有相同的手段进行反制,因此日本也可以继续施行这种暴行。

    而当段国学的西南军终于打出来之后,日本鬼子现西南军的报复行为更狠,不仅报复屠杀日军伤员,同时还有更为凶猛的毒气弹和各种武器给日本士兵造成身体上的严重伤害,还造成了对日军士兵心理上的极大震慑。在小扇村冯军座那用刺刀割头的行为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由于日本士兵害怕遭到这种极为恐怖的处死方式,日军士兵在祸害中国百姓时都有一些忌惮,抢粮食就抢粮食,但是轻易的制造杀戮就会带来今后更为猛烈的报复行为。

    不管现在的医护兵是否真的能让对方看到后不进行主动攻击,但是在枪林弹雨中保护自己的同时还需要尽可能的救治身边的战友对于很多医护兵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勇气考验。

    正是因为如此,对于每个作战的士兵来说,在很多时候,虽然医护兵们就象是身边的亲人那样,可是一个连排里面能有多少接受过专业培后的医护兵呢?在战场上,你不仅要相信自己身边的战友,更要在受伤后不要眼巴巴的期待医护兵前来救助自己,更要学会自己救治自己。

    战场上的伤很多,不过综合起来其实无外乎就是贯穿伤、肌肉、骨骼开放性断裂还有烧伤居多,这些看的见的伤势是可以通过身边的急救包进行紧急救治的,虽然不能让你的伤口瞬间变好,但是却可以第一时间让你减少出血量和进行简单的伤口护理导致死亡。

    中国生产的军用医疗救生包为什么能在世界黑市中卖出大价钱。那是因为在救生包中,不仅含有一支止痛的一次性快注射用吗啡,还有能迅止血的云南白药和若干纱布,更有安全刀片、别针以及少量消炎药、通气急救和饮水净化这些特殊时期使用的东西在里面,可以说这些东西都是能在最关键时玄给予求生救生的东西。

    但是要想正确的学会这些东西的使用方式便需要有着专业知识的人给予指点。怎样包扎四肢的伤口能最好的减少出血量并不会导致四肢坏死,对多大的伤口和不同伤口使用多少止血白药和怎样判断出血个置都是需要有一定人体知识的,骨折的处理甚至是肢体被炸断后需要怎样的绑扎和伤口处理又是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而如何保护离开自己导体的断肢和伤口处理有的时候能在后方得到接合性的挽救;而作为止痛的吗啡也不是能随便乱打的,对一个伤员在一段时间内时不能打入过多的吗啡,那不是救人那是在要命。打在什么地方能最大限度的止痛和延长吗啡止痛实效都是很有讲究的,

    这些都是一线战士们最关心和最想学的技能之一,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会用上这些知识。因此一个职业的士兵,不仅要学会怎样最快最有效的杀死敌方,还要学会怎样第一时间保护自己,救治自己或者是身边战友的生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