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向南前进

第四百八十二章 向南前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示南亚的天空上。“架螺旋桨式侦杳机正在天空中飞行曾,一江喷涂的标识显示着它是美国人的一架舰载侦察机,它正在试图利用云层的厚度躲过拦截向西面飞行,以便能获取更多的第一手资料返回汇报。

    驾驶员吉姆在出前接到飞行指挥官的命令。让他尽量的往西面的几个,重要港口上方飞行,虽然不知道掌控这些港口的中国人是否有多少防空火力在里面。但是看到飞行指挥官那满不在乎的表情和轻松的语气,吉姆也认为这会象是行走在自己家花园那样的轻松简单。

    不过即便是吉姆再怎么轻视中国人,应有的小心还是有的,毕竟他也清楚的知道,在这片天空中,同样有着喷涂着中国徽标的飞机在翱翔,一旦被这些飞机给现自己,自己只能凭借轻巧的飞机和高的技术来躲避对方的歼杀,至于反击的武器嘛,除了自己身上配备的自卫手枪之外,吉姆就只剩下用口水去还击对方了

    因此吉姆非常的小心,他不断的利用天空中的云层来隐蔽自己的身形。今天的云层很厚,而且还有不少含雨水和电荷很多的积雨云,飞机飞行到里面相当的危险,所以吉姆不得不小心的避开这些积雨云以免遭到不测的无妄之灾,但是又不能离开的太远导致被中国的飞机给看到。虽然这样做很消耗精力,但是消耗精力和自己的生命,孰轻孰重一眼便能知道。

    飞机越飞越远。吉姆不断的在心中计算着飞行时和航向,以便在飞行图上不断的修正着自己的最终航向目标,随着时间的推移,吉姆可以非常的确信,自己已经越来越靠近目标上空。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确凭借着自己高的飞行技术借助着云层躲过了中国空军的拦截,但是他没有躲过中国人的另外一种眼睛 雷达。

    “报告,雷达现一不明目标”。

    雷达控制室里,信号监测员及时的汇报着在屏幕上一大片亮自色的区域中,一个非常微小而又不。

    “能确定是什么吗?”上尉指挥官放下自己手中的记录表,来到监控区旁观看那个异常的亮点。

    “不能,雷达信号是电磁波信号,而普通的云中不仅仅有水分,也有很多电荷形成的电场。尤其是积雨云,其中的电荷能量是非常巨大的,那么雷达电磁波通过云层势必会受到电场干扰,因此我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我可以肯定,我在二十分钟前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目标,之后我便一直注视这个目标,它时不时的出现这么一下,这不象是鸟类比较有规律的飞行特征。因此在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后,我认为是对方的侦察机在试图通过云层来躲避空军拦截深入到我方上空进行侦查一级士官的回答相当的充分。

    “干的好,他现在的位置在哪?”上尉赞赏了一级士官后来到地图前,示意着一级士官在地图上标注出对方的位置。

    “大概在这一区域内,范围有点大,毕竟我只能从少量信号中判定对方更多的数据。”一级士官在地图上圈了一个再域出来。

    “需要通知空军派飞机进行拦截吗?”上尉身边的一名中尉提醒。

    “可以,但是建议对方不要过早的进行拦截。等飞机再飞近点,务必做到一击必杀”。上尉在地图上看了看那个区域向西面有些什么重要单位后确定着拦截作战方案。

    正当中国雷达侦察部队将现吉姆的消息和他的位置告知给空军时,而吉姆仍旧在天空中小心的飞行着,他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在对方的雷达侦察波下,他还继续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向西飞行,再过十五分钟,他就能到达目标上空,在对对方进行五分钟的高空照相侦察后,吉姆会驾驶飞机离开这里。

    当吉姆稳定平伏下自己的心情离开厚重的云层开始对地面进行拍照侦察时,得到充足视线的他突然惊恐的现,在这个东南亚少有的几个,大型海港口岸上。有着大量的船舶在这里进行装船作业。大批船只停靠在码头上。而码头上,有着大批武装到牙齿的士兵正在依次登船;一艘艘登陆舰正在敞开前舱门吞纳着一辆辆坦克、装甲车、卡车和很多自己不清楚的车辆在肩摩踵连的不断紧密开入;码头上堆积成山的弹药和各种物资也正在不断的往散装货轮中装运;更让吉姆感到吃惊的是,在美国才网形成的集装箱装运行业在这里似乎有着更为有效率的装运,码头上那几座连油漆都没有刷完的吊塔正举重若轻的将一个个。集装箱给吊运到轮船上

    还没有等吉姆在震惊中欣赏完港口中的景象,在天空中一种特有的轰鸣声和噪音让吉姆惊醒过来,这种声音正是高螺旋桨飞机靠近的声音,对方已经现自己了。

    迅的四下观察后吉姆现,有两架中国人的战斗机正向两个方向上

    百六扑妹很快的做出了反应。凭借着自只刚刚离开一久。他迅的决定返回厚厚的云层中去,妄图利用厚厚的云层来躲避对方的歼杀。

    只是在他即将飞入云层之时,突然从云层中飞出另外的两架中国战斗机,处于在爬升状态下的告妖无法有更多的瓦余动力来进行临时机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轻松调整好飞机的机头姿态,将自己的飞机在天空中打成一团火焰。

    在临死之前,吉姆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当自己一离开云层的掩护时,中国人的飞机便准确的知道了自己离开的区域位置,就像准备好一个口袋那样就等待着自己往里面钻,更要命的是对方不仅能准确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同时还更可怕的调动两架飞机钻入到云层里面堵住自己的后路!!要知道,在视线有限的云层中飞行,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行径,可是看上去对方那两架飞机根本不在乎会碰到空中相撞的危险,还可以准确的从云层中钻出来向自己动进攻!!带着满腹的疑问,吉姆的视觉在天空中飞的旋转起来,,

    “长机,,干的漂亮!”

    身边的僚机向刚才负责主攻击的宋雄辉立起大拇指,刚才在冲出云层时,看到对方正在靠近云层僚权也紧张起来,这一点点的紧张导致了它的准头略微的偏了一点点,而正是这么一点点,导致了这个应该二人合击的战果变成了宋雄辉一个人的战绩。

    “没什么。继续巡逻吧,这几天登舰整装出,然后就是远途奔袭掩护,有得忙呢 ”宋雄辉挥挥手臂示意着这点战绩不算什么,提醒着僚机今后的战斗中,僚机会有更多的机会扩大战果。

    “侦察机无趣,什么时候才能出现美国鬼子的战斗机啊。”三号机的驾驶员陈树息无趣的打着哈欠,这种不对等的单边战斗和长时间的巡逻让他有些兴致索然。

    “怎么了?没看战前的动员通报会吗?美国人的飞机可不像是老毛子和日本鬼子的飞机那样好打,飞机性能不仅不错,同时飞行员的水平和素质还有经验也是相当高的,你这样放松很容易成为天空中的靶子哦!”宋雄辉提醒着自己小队里的战友要时亥保持着高度的警惧性对待每一次的飞行任务。

    “我知道。正是知道对方的实力我才特别期待着今后的战斗。”陈树息虽然口头上有些松懈,但是实际上每次战斗中他都是最为兴奋的,在刚才的战斗中,即便不是宋雄辉从云层中穿插出来打了吉妹一个。措手不及,陈树息也有足够的把握在吉姆飞进云层那一刹那将其给击。

    “对了。辉子,你说美国鬼子那边会不会象老毛子那样,有女人当飞机驾驶员呢?”在天空中的巡逻有些无聊,陈树息突然问起了这个。

    题。

    “不知道。应该没有,不是说美国人的大男子主义倾向非常严重吗?而且由于他们的基础教育做的很好,飞行俱乐部也有很多,应该不会出现女性飞机驾驶员吧”宋雄辉面对这个问题有些吃不准,他只有大概的猜测着对方。

    “这样就好。在天空中的战斗,还是男人的天下!战争,就是要让女人走开!不过有的时候我也现我很矛盾,因为我真怀念以前歼杀伊尔…的时光啊,那一次次从后面尾随追击时,看着她们无助的在我面前挣扎,我的那种兴奋感是无与伦比的美妙,然后在我射出的那一刹那看到对方的那抹艳红

    通讯器里传来陈树息那自言自语而又充满矛盾的感叹,小队的飞行员听到后都不禁莞尔,因为在以前和苏联空军作战时,陈树息在个人崇拜上向往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欧洲空军那骑士般的空战情节,但是一但现驾驶苏联飞机的飞行员是女性时,他却会最为兴奋的对其进行毫不留情的空中歼杀。这让他得到了一个伊尔杀手的外号。不过这个外号是男性人员称呼他的,而在飞行大队中的那些医护女兵或者是通信女兵却极度讨厌他。总是称呼他为恶魔催花鬼。

    “得了。你再这样下去可是有成为色魔的倾向了。你不知道你在飞行基地中是最没女人缘的吗?”宋雄辉及时的制止了陈树息继续让人遐想万分的词句好让自己能集中精力。

    “切,我看你是当兵三年,母猪都能赛招蝉。就那些女兵我还看不上眼,同时听说你和新基地夫队里面的那个救护站的护士长有些眉来眼去啊,成天就跑那边装病吃药。作为老兄弟我也告诉你啊:天涯无处无芳草。偏偏要在本队找,本来数量就不多。何况质量也不好!男人不能为了一棵大树而放弃整片森林,更不能被沙漠中的一株花草而放弃了平原上的牡丹!”陈树息满不在乎的告诫着自己的老兄弟不要迷失了爱情上的航向。

    “但是正是在沙漠中的那一抹艳色,更能方显出它的与众不同的美丽之处。对吧月”。那天我记得你是对三大队的白鸯小队长这么说的,听锐旧川漆也在追医护站的护士长。”宋雄辉的僚机吕荣兴很快的接上了嘴。

    “我靠!有这事!二号那个叫啥白鸟小队的队长有几架战机的战绩?”陈树息一听就来劲了,耳机里全是他嚷嚷的声音。

    “好像是六架。听说已经是很难得了,这边主要是对手太少,日本鬼子就压根没有多少飞机可供他们打的。你问这个干什么三号?”吕荣星很快的回答了陈树息的提问。

    “靠,那当然有用!男人就是要看战功来博得美人,虽然我看不上大队里面的女人,但是我也知道那个护士长是个少见的美女,这种好事不能让其他人给抢了,辉子,我支持你!你们都想想。全大队最美丽也是最难采摘的花朵被我们小队的人拿下,这是一种多么荣耀的事啊”陈树息的话立刻得到了另外两名战友的赞同,军人就是有着各自的荣誉感,都知道那个护士长是个美女,而且很多人都曾经在她面前动过进攻但最终失败折翼,因此大家都在看。是谁能有实力和魅力将这朵沙漠中最美丽的花朵给采摘回家。

    “辉子,我看了一下你座舱下代表击落飞机的星星,你现在的击落数是八架,加上刚才击落的那架的是九架,嗯少了最后一点。”陈树息将飞机给飞到离宋雄辉几米的距离上,两架飞机的机翼靠近的几乎连接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离我远一点!”虽然知道战友的飞行水平很高,但是突然的来给你这么一下惊喜也让宋雄辉心脏狂跳了一阵。

    “大家听着。今天如果还有鬼子的飞机过来的话。谁都别击落。留给辉子。”陈树息很霸道向另外两人下达着作战命令。

    “为啥?”他的命令肯宾令二人不解。

    “为啥?你们想一下,我听说那个有人为了追那个护士长曾经用了十扎玫瑰摆成一个心形示爱,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你们算一下,玫瑰,虽然浪漫但是在军队中并不是最好的示爱方式,如果让辉子用代表击落数的十颗星星按次序喷涂摆放组成一个心形,那是多么能够代表辉子实力的象征!男人嘛,用自己的功勋章摆满的心型图案永远要比用玫瑰,来的更为具有荷尔蒙气息,这是一个最为勇敢男人的标志!”

    不得不说。陈树息的确很能把握住女性的心理,他深知作为军队中的女性和外界普通女性的差别,在军队这个讲究实力魅力的特殊群体中,只有展现出自己王者的一面才能更获得这些特殊女性的青睐。

    “对!找飞机,打下来变成星星示爱去!!!”

    听着这些人。特别是刺头的陈树息那毫不遮掩的兴奋情绪,地面空中作战指挥人员也不禁又气又好笑;气的是陈树息那不着调的话语,笑的是在不经意间。他的话语和**裸的挑衅也让众多飞行员们肾上腺素加分泌热血澎湃。这无形之中提高了战士们很高的士气,作为一名指挥官,他们当然知道适时的刺激能给战士们带来多少精神上的刺激,这可比药物刺激耍更为有效,也对身体产生更小的副作用。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证据证明甲基蔡丙肢这种药物的确能给服用人员带来精神上的亢奋。但是这种药品同样对人体具有危害性,这种药品在后世中有个俗称一 冰毒。

    和空军长时间沉闷的飞行不同,地面上的陆军和海军至少能有身边的战友和一定的活动空间给自己寻找一些乐子来打沉闷的旅程,这是目前很多士兵都在做的事情,因为现在,很多士兵都在船只上,无聊的在海面上聊天打趣打着漫漫旅途,,

    “无聊啊,,这乘船的滋味就他娘的不好受!比在炮火中还让人感到晕乎”陈立新脸色有些难看,海面上船只的晃动使得他有些晕船,不过他拒绝服用医护兵开出来的晕船药,坚持着保持清醒状态下挺过漫长的旅程。

    “老陈,扛不住就吃药回去休息吧?”身边的石继平脸色也有些不好,但是凭借着自己年龄上的优势,这点晃动石继平还能忍的住。

    “没事,我一个营长如果就这么趴下了让下面的战士们怎么看?”陈立新甩开试图扶着自己的手,以便能在战士们面前有着更多的信心。

    “可是我们不知道这船队还不知道要开多久,也许还要到下一个。集结地进行休整重新集结编队吧 …”

    “那就更不能会舱躺下,石头,你想想,我老陈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么庞大的场面,***,老子要用自己的双眼记录下这一切给我儿子和孙子讲故事!!”

    陈立新大手一挥,海面上,几百条大小船只正在按着队形在海洋上向南前进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