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初次交火

第四百九十三章 初次交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娘的,都说澳大利亚牧场多牲口多马也多,跑了纹么映刊心隔,连个兔子影都见不到!我还以为能抓几匹马来做马肉盛宴给大家打打牙祭”话说跑在加强连最前面的人中居然有着加强连的炊事班班长老于。只见他扛着火力班里的四零火箭筒。还有炊事班配备的其中一支三二扛半自动,一路狂奔的在队伍中做着第一集团领跑者,有些花白的头和略显庸态的身板和现在他那快频率迈动的双腿完全不搭调。

    “老于,没想到真跑起来你还能真不赖。不仅不掉队还能冲到最前面来等打完仗,我帮你去打几匹马来,听人说,你做马肉的味道连军长都要嘴谗停车跑在第一集团中,先锋班的一名年轻的三等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直能跟着自己步调和度的老于。

    “小子,当年我跑强行军的时候你还在陕北流鼻涕放羊呢,我刚。当兵那会,营长也才刚刚当上排长,老子我跟着打了这么久的仗,别以为我除了会炒菜就不会别的,当年我放枪打死过围剿我们的中央军军官。在陕北抗日反围剿时我端着菜刀跟在部队后面冲锋,背着黑锅照样跑的比很多士兵快,我还用菜刀砍死过一名负隅顽抗的鬼子呢”自己受到了质疑老于有些不悦了,张口就说起自己曾经的辉煌,别看他扛的东西不如其他战士的多。但是能在跑动中还能有体力说话而且说的较为流畅就说明他还有很多的体力。

    “老于,不要说话,你还有体力说话也要注意保持节省体力,如果你还有这份多余的力气在这里讲故事你还不如帮其他人多扛点东西!”先锋班何班长阻止着老于的话匣子,因为有的时候在剧烈运动中需要保持大运动量下的一个匀呼吸,大家都知道炊事班班长老于是一个很有故事的老兵,说话不仅风趣而且在模仿口技上惟妙惟肖,如果等会他的故事中有说明好笑的事情从他口中蹦出来,那扰乱了整个小队士兵的换气度会影响到整个小队的奔跑度。

    “班长,你看那边!”一个小战士的声音让致力于狂奔的战士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左侧约三千米外,有这么一队人正在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着,只是对方也似乎现了他们,开始加前行。

    “是敌人,人数约八十多人!有不少的武器,看样子是从那片退下来的溃兵。”透过望远镜,班长大概判断出对方的人数和实力。

    “要打吗?他们没多少人,我们这边一开打,等后面的部队一跟上来一个冲锋肯定就吃下他们……厨师老于一见敌人就来劲了,扛着四零火箭筒就嚷嚷着要打。

    “不急,我们人手太少。对方似乎也无心恋战一个劲的向后撤退。打起来吃不掉对方还耽误我们的正事。”班长在经过短暂的观察后也现对方完全无心恋战而是加在向着凯瑟琳的方向撤离后决定暂时不予攻击。

    先锋班所遇见的这股部队正是威廉他们这支溃退下来的散兵游勇,他们也不是瞎子,远远的便看到了加强连的战术们强行军所产生的动静。现对方人数众多,再看看身边的人。虽然有不少武器但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弹药,如果不是澳大利亚人都知道在野外生活枪支对自己的重要性,相信这些人早就将这些没什么弹药的武器全扔了。因此虽然也看到对面在前面的人只有这么十来人,但是威廉摸不准对方的实力,同时看到在这些人的后面有大部队在后面跟着。所以也没敢轻视对方欺负贸然的动攻击,而是下令加向后撤离。

    双方就这样保持着距离不断的行进着,谁都没有贸然的动攻击或者是反击,大家似乎都保持着一种未接触前的谨慎。而后面跟着的陈立新在知道前面的情况后也没有贸然改变后队的跟进度,而是让尖刀班远远的吊着对方尾部跟进。

    就这样跟进行进到晚上,突然从凯瑟琳的方向上,来了一队对方的骑兵部队,,

    如果说骑兵其实也不尽然,只是作为澳大利亚本土居民,哪怕是城市里的人不会骑马的也很少,毕竟早年间这些祖先是流放的犯人来到此地开拓澳岛时,骑马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技能,即便是在东部的人口逐渐的城市化,但是很多人也会经常到朋友的牧场去重温一下强盗祖先所流传下来的生活技能。而且在人口稀少的澳岛上,车辆还不是主流交通工具之时,马匹自然成为了主要的交通工具。

    正又累又饿也无法能够停歇下来的威廉一行人在遇见这支百多人的友军时简直就像是遇见了上帝一般的感动,长时间的行军使得整个逃亡部队面临崩溃边缘,要不是威廉一直在行军过程中反复讲述日本鬼子杀害战俘的残忍手段激励士兵的士气,这支逃亡的部队早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动力。虽然威廉并不知道中**队和日本鬼子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西方人来说,在他们眼中东方人长的基本上的是一样的,不管是中**人还是日燃咒行。这些尾随在身后的东方人对千堡些诽亡的队伍来说就尤瑰公般的恐怖。

    很快,威廉弄清楚了这支部队前来的目的,他们是凯瑟琳的守军,在失去和达尔文港电话、电报等各种手段的联系一天后,凯瑟琳的守军从一些渠道愕知了达尔文的失守,不过由于没有掌握真实情况,手头上的兵力又太过于稀少。凯瑟琳的守军只能派出这些人马出来进行拉网式的搜索和侦查。

    在从威廉的口中详细的了解达尔文目前的情况后,搜索侦查部队立玄向凯瑟琳派人送回了最新的情报,只是做完这两件事后。威廉的目光射向了一直跟随在他们后方的那支中**队。因为在刚才短短的时间里,自己带领的这些士兵就着干粮和水补充了一下已经透支的体力,有了这百余人匀出来的弹药,再加上附近相当合适的地形,威廉心中有了一个回击中国追兵的大胆构想”

    “班长,你看前面

    一直在远远跟随在威廉后面的尖刀班战士突然现。在夜色下原本远远吊着的澳军现在突然失去了踪影。这使警觉的战士察觉到了什

    “我看到了,最后现刨门的时间是什么时候?”班长一撸袖子,手腕上的手表那点点的亮点显现在他的眼中。

    “三十分钟之前,距离约两千四百米。”

    “注意警戒,派两个人到前面扎一下。但是不要冒进,天马上就亮了,等天亮了再确定行动不迟。”班长在看了下时间和对方消失的距离和度后做出了决定。

    很快,班副便带着另外的一名战士小心的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的往前继续运动,而尖刀班的战士则缓缓的在后面跟进着,和刚才不同的是战士们现在是作战队形前进,枪口指向四周子弹上膛保险打开,食指放在扳机护环的外面以备随时射击。

    澳大利亚干燥的风不断的吹过,在寂静的夜空中撕扯着灌木和杂草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呜呜声,杂草不断的在季风的吹动下左右摇摆起伏,让人无法分辨在里面是否有人在潜行或者是躲藏在里面。

    双方都在这种环境下屏息静气,中国士兵们小心翼翼的借助着地形和杂物的掩护,一点点的在黑夜中进入到了威度所设下的埋伏圈内。

    爬在一个小土包的后面,威廉看着星空下若隐若现的地貌和物体,心中有些期盼着星光和月光能更亮一点,就象一个小时前他所期盼光线更暗点那样,只是期盼的内容恰恰相反罢了。因为在目前的能见度下,很难现伏击圈内的目标。不过威廉并没有太担心埋伏失败,因为在他看来,后面那十来名追兵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是现在自己合兵一处有两百多人的对手,威廉相信只要经过三轮射击,这十多名追兵就会成为一地的尸体,,想到这威廉有些残忍的笑了起来,被追击了这么久,终于能狠狠的出了这口恶气。

    正当威廉在得意的幻想时,突然从伏击圈内传来一阵虫鸟鸣叫的声音,这种突如其来的鸣叫声让威廉感到一丝的怪异,因为对于在澳大利亚农场里长大的威廉来说,他熟悉农场草丛、森林里的每一种虫鸟叫声,但是这种鸣叫声,

    突然之间威廉明白过来了,这种不知名的虫鸟鸣叫声根本不是什么虫鸟的声音,而根本就是人类的模仿鸣叫声,至少这绝对是中国本土虫鸟的鸣叫声!

    明白这一点后威廉立即下令开火,黑夜中的嘶吼声立刻的到了响应,百多支枪械喷吐出的焰火和爆鸣声立刻成为了四周的主旋律,英国李恩菲尔德式步枪、布朗式轻机枪将子弹不断的向那片埋伏圈内区域喷吐出去,贯穿撕裂一切所阻拦拥有子弹优先通过权的物体。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在快意的射击一会后。威廉突然现了另一件卓,那就是打了这么久,在埋伏区内似乎没有反击一枪,作为一名跟在美国大兵后面经历过和日本鬼子作战的他知道,即便是再怎么受到偷袭,对面十几个人至少也会有点反应开上这么几枪,可是对面居然没有打一枪。难道是自己这边人品实在是太好。在乱枪中没有一个追兵漏网的全部被打死?

    这样在黑暗中等待和猜想也是没用的,威廉立即派出了几名士兵倒埋伏地去查看具体的情况,正当威廉包括所有澳军士兵注视着这几名士兵不断的靠近时,从埋伏地点里面突然传出两声沉闷的声音。正当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两个耀眼的物体将威廉这边埋伏的士兵给显现在它们的光芒之下。

    “照明弹,卧倒”威廉在天空中出现光亮的那一刹那便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立即趴下大声命令,可惜他的命令来的还是晚了一些,而且这些澳军士兵基本上没有经历过步兵的实战,在应变反应上还是慢了这么一步。

    恰恰就是这么一步在战场上就是决定生死的瞬间,从埋伏区中突然响起了爆豆般以出集枪声,密集而又准确的子弹迅的将前来杳看情况的喉共工兵生命给收割,不仅是他们,连那些在远处伏击圈上埋伏的士兵也遭到了射杀。威廉清楚的感觉到几子弹在自己刚刚站立的位置上飞过,威廉很庆幸自己的运气不错,如果再晚这么一点点那阻挡这些优先通过的自己身体肯定要倒大霉。只是威廉的好心情很快被残酷的事实给击的粉碎。因为他惊骇的现,刚才在自己身边傻乎乎的站起身子张望的士兵纷纷被对面的第一轮射击给准确射杀,不远处的一个大个子正在捂着自己脖子在地上抽*动着,一子弹擦着他脖子上的皮肉穿过,破裂的颈动脉血管向外喷溅着血液。在头两照明弹最后的余光下,威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面的那十来名中国士兵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打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弹雨量,同时不仅射快。而且射击的精度准,下手狠,倒地的这些澳军士兵中弹部分都在腹部以上,,

    “装填完毕!”半躺在一棵倒的的大树后面,两支从后世八一式自动步枪山寨过来的垮时自动步枪凸出的枪管上,被迅的装填上两枚枪

    弹。

    “距离三百,方位十一点钟方向。仰角四十,放!”在班长的口令中。班长和班副手中的那两支自动步枪上的枪榴弹被空包弹强大的推动力给射出去,两枚照明枪榴弹迅的在天空中形成耀眼的光芒。“老于,看你的了!”

    “没问题,掩护我!”

    在三支半自动步枪的射中。炊事班班长老于第一次在战场上扛起了四零火箭筒,借助着照明弹的光芒,老于稳稳的将对面那挺躲在掩体后面的轻机枪火力点给套进了光学瞄准具的中心扣下了扳机,,

    刺耳的火箭推进剂燃烧的声音中,一道火焰快的从伏击圈的中心向这挺机枪火力点飞去,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后,刚刚还叫嚣的布朗式轻机枪一下子成为了历史,破碎的零件在爆炸中飞溅到四处。

    “两点钟方向,还有一挺机枪!”负责班用机枪射击时供弹兼任火力观察手的供弹手在火箭弹射的同时现了另一个火力点,那是一处躲在灌木丛下的轻机枪,对方似乎在被这种凌厉而又凶狠的打击下有些懵,正傻傻的看着战场上的变故。

    “我看到了!娘的,刚才打的我头都抬不起来!”机枪射手也现了刚才让他一头扎在地上的元凶。机枪射手恶狠狠的将枪口掉转过去,在光亮即将消失的那一刻扣动了扳机。

    “呲呲呲”撕裂四四式机枪在射手熟练的操控下迅的打了四个,短点射,八开的散焰口绽放出美丽的火舌,每五中的一指示曳光弹示意着弹药准确的打在了对面机枪手所在的区域,至于打没打中机枪射手只有三成的把握,所以机枪射了四个短点射,就是为了做后续的补充射击。不过不管打没打中机枪射手和供弹手都不会在这个地方继续停留,刚才机枪射击时那八开的消焰口绽放出的火焰的确好看,但是在夜晚中也的确是指示对方射击目标的醒目标靶,,

    双方的第一次交火就这样结束,在黑夜中大家都无法准确的确定对方的损失,中国士兵们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到对方的伏击圈内不敢轻举妄动,而澳军士兵则是在被刚才中国士兵犀利而又猛烈精准的反击给吓蒙;在这种相互不明的情况下。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以静制动并且查询着己方的伤亡情况。

    很快,中国尖刀班的伤亡情况便被统计出来,毕竟就这么十来号人。相互支应一声就能知道谁活着谁受伤,没出声的多半是阵亡或者是被吓傻,只是后者在这些老兵里是不存在的。中国士兵这边情况不错。在偷袭中仅仅只有一名士兵在乱枪中被打伤大腿,但万幸的是没有伤到骨头,处理下伤口还能勉强行走。

    而威廉这边的澳军相比之下就伤亡惨重了,两轮密集的打击下,不仅损失了派出去侦查的四名士兵。而且后面还有五名士兵阵亡,数名士兵受伤,其中两人被打中躯干伤势严重。队伍中的两支轻机枪以及射手都遭到了对方的重点射杀破坏,一挺被对方所射的爆炸物给彻底摧毁,另外一挺被一子弹给打中造成枪械损坏暂时无法射击,射手受重伤,供弹手正在黑暗中想办法修复着轻机 ,

    初次交火后,威廉心中再也没有了那种试图看到对方尸体的胜利期望了,因为他现在很纠结,在对面这么强悍的士兵以及火力下,现在是立即撤离这里还是留下来继续打呢,

    比:今天在医院忙了很久,可惜一些医院方面和肇事者的第三方原因。今天一沐的父亲并没有顺利的出院。明天才能出院,不过今天虽然没有双更,但是这一章是五千字的章节。明天同样要看情况才能定是双更还是单更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