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秋后再算

第四百九十六章 秋后再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一下个该死的中国小县长,他居然敢向整个白人世界挑二:?、耍让他知道,能战胜日本并不意味着就能战胜我们英国人!”设立在缅甸仰光的英法联军基地内,暴跳如雷的亚历山大将军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大雷霆,在他看来,自己输给日本并不是一件什么丢脸的事情,但是作为踩在中国人头上一百年的英国伸士来说,输给中国人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耻辱。只是暴怒归暴怒,这位著名的逃跑将军现在也没敢直接指挥现有的几万人攻打中国,而是继续一天一个电报向国内催促派遣更多的支援,同时抽调在印度和阿拉伯地区的部队前来增援。

    中**队登陆澳大利亚的消息传回英国国内,在国内引起一片哗然,如果说东南亚区域的殖民地是英法等国窥视的肥肉,那现在澳岛被攻击则就是对大英联邦最直接挑衅和侮辱。澳大利亚是什么地方?那是英国人视为禁裔的地方,中国人占领这里不亚于占领英国本土的耻辱,是不可忍孰不可忍,消息传来的第二天,英国便通过了增兵法案,当天英法两国便组织了一支五万人的增援部队和装备前往最近的码头准备登船出港。

    而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个消息则是一条天大的好消息,虽然澳大利亚是英联邦的禁商,可是英国的国力已经逐渐衰败,要不然也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殖民地让一个个的殖民地变成英联邦的半独立体系。

    而且自从德国战车陈兵马其诺防线,英国人便无暇顾及欧洲本土以外的事情,狭小的国土所带来的人口基数导致了国家综合潜力的致命弱点。面对强大的德国战车,英国人实力的下降只能眼看着一块块殖民地上的独立运动是愈演愈烈。

    同时由于英国的实力下降,曾经辉煌一时的英**队在东南亚土地上被日本鬼子撵的是抱头鼠窜,澳大利亚为了自身的安全也曾向英国寻求更多的力量保护,可是英国人正专心对付德国战车,又能提供出多少力量来支援澳大利亚呢。不得已,澳大利亚只有将目光转向了美国,而一直垂涎澳大利亚本土上那丰富资源的美国人正巴不得澳大利亚转投到自己的怀抱中来,两方当即一拍即合勾搭成奸。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用兵虽然扫了英国的面子,但是作为最务实的美国人来说,这种面子的东西和到手的实际利益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中国登陆澳岛的第二天,美国议会便出奇一致的通过了对华宣战和增援澳大利亚的议案,在议案中。美国人高调的宣称澳大利亚是美国的最好伙伴,而伙伴家中遭到中国侵略者的侵略,作为朋友的美国必须义不容辞的给予最大的帮助和支持,相信在英勇的盟军大炮面前,一切侵略者和侵略行为都将成为失败者,,云云,

    刨除那些废话,洋洋洒洒的议案实际上最重要的内容实际上就这么建更多的抵抗部队;二、美国还将提供五亿美元的低息贷款给澳大利亚,这笔款项澳大利亚将优先购买美国所生产的各种武器装备;除此之外,澳大利亚可以拿本土上的各种矿藏作为抵押向美国申请更多的支援;三、美国将新增派兵二十万人。这些兵力将直接投入到澳大利亚本土和东南亚地区,为抵抗和光复各国独立事业做出贡献,,

    而德国方面当希特勒还在梦中继续享受凌晨时世界各国对中国的宣战喜悦时,他又一次被从被窝里叫醒,当他得知中**队登陆澳大利亚时,他惊讶的足足一分钟呆滞在那里,直到被人从巨大的幸福中唤醒之后他立即欣喜若狂的手舞足蹈,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今后的时间中,英法两国从马其诺防线上抽调出更多的军队。同时直接参战将消耗掉英法等国的更多力量,至少对他们援助苏联的物资供应量上要少上很多。

    可以说,中国登陆澳大利亚本土将原本就混乱不堪的世界局势再注入了一瓢浓浓的中国墨汁,各方所组成的利益团体为着自己的利益而不断的将更多的国家给卷入到这场世界大战中去。

    只是不管现在的情况如何,在澳大利亚的战局中,中国是打了各方一个措手不及,澳大利亚现在只能暂时依靠自己的力量对付中**队,军队的征召令已经迅的下到东部人口密集的几个大城市中,在各个,征兵点处,大量的澳大利亚年轻人排在征兵点前报名,募捐箱被激起愤怒之心的澳大利亚人用着各种钞票满满的。而在悉尼等几个华人聚集区,则遭到愤怒的澳大利亚人冲击,这些暴徒们在华人街杀人放火,**掳掠,各种法律所不允许的行径在这里似乎成为了一纸空文,平日里总以仲士、文明人自居的白人们在这里卸下了他们的伪装和面具,露出了他们强盗的本性。对此,中自政府方面在事之后强烈谴责了澳政府无视战争公然的这种不作为,只是这种声音在世界上太微弱,而且掌握着世界喉舌的列强们也黑白颠倒的指责这次的行为是华人街中存在着大量中国间谍所为,澳政府不仅损失了大量的高级机密,同时这些间谍还在澳国大肆的烧杀抢掠制造混乱,指鹿为马的手段比当年赵高有过之而无不及。

    面对这种情况,在澳华人们只能忍辱负重期盼着这种日子早点过去。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不是华人们期盼着中国士兵早点打过来翻身做主人呢?

    这是因为在中国国外,华人华侨们更加支持的是蒋光,毕竟蒋光和他的幕僚们更加擅于树立形象攻击对手,而且在这些华人心中,他们无法能够相信中国能击败世界列强,这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

    “所有人注意,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这里已经被我们所接管,希望你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和蠢事,我们不伤害无辜,但是我们也不会放任任何试图找麻烦二二:消的管理机构建立起来前。晚上七点后宵一禁,如果家病人或者是需要其他帮助可以在门口或者是窗口悬挂白色床单,我们会尽力帮助一切遵纪守法的平民百姓;注意,未经允许携带枪支者被现一律予以就地击毙”。

    凯瑟琳那几条街道上,一辆中国装甲车正架着高音喇叭来回穿梭着,安民公告通过放大若干倍用刺耳的英文穿透过重重障碍以确保当地的居民可以全部听到,只是不会管这些人是否会听进去。

    在派出支援和搜索小队被独立团干净利落的给吃掉之后,凯瑟琳原本那少的可怜的驻军根本就不是独立团的对手,他们甚至连一轮抵抗都没有经受住,几个临时架设的火力点在几四零火箭弹的威力下变成废墟,中国士兵一个冲锋便冲垮了他们心理和现实的最后一道防线。

    独立团很轻松的便拿下了他们的第一个任务。

    “咚咚咚”的敲门声很有礼貌,但是敲门的人在保持着这种礼貌的同时手中也握着步枪。

    “你好,请问是因萨姆海特的家吗?”在确定开门的白人手中没有武器伸出来之后,敲门的士兵手中的枪稍微放松了一点。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开门的白人老头虽然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谁都集从他的语音语调中知道他心中的那种厌恶。

    “我们奉命前来购买马匹

    “对不起,我这不向你们出售任何的马匹。”白人老头在冷冷的拒绝之后就想关门。

    “请等等,我想您搞错了一点,我们是奉军部的命令前来购买马匹的,这是硬性的销售令,我们会按市场价格收购你的马匹,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同时也请你放心,我们购买虽然有些强买强卖,但是绝对不会对你未来牧场的经营展带来不利的影响,如果你一味的拒绝和对抗。您是觉得您门背后的散弹枪厉害还是我和我同事手中的步枪厉害中国士兵软硬兼施的让屋内的白人老头知道了在强势面前自己只能做的事情和不能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程序化了,选马,交钱,在白人老头那带着强烈不满的情绪中战士们牵着马离开了这里。牵着马匹行走在回营的路上,几名战士嫌着无聊聊着刚才的事情。

    “我说对这些白人就根本用不着这样客气,直接收缴他们的财产充公或者征用,又不用花钱又清人口,一举两得的好事。”

    “那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不能采用这种办法呢,”

    “你们这几个家伙,如果能这么简单的用屠杀的方式来处理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就好了!”走在队伍中间的班长一人给了一个爆栗。

    “班长,用不着敲我们吧,我们只是说说而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可是当兵第一天就要求背熟的!”

    “亏你们还记得纪律,真不知道你们的脑子是怎么想的,如果我们这么做和那些日本畜生有什么区别,别忘记了我们中国是个文明礼仪之邦,不是那种屠国灭种的禽兽班长义正言辞的教育着这两个有着严重暴力思想的战士。

    “可是班长,你没看刚才那白人老头鼻孔朝天的鸟样,好像我们就低他们一等似的,真想向他那张一看就欠揍的脸上狠狠的来这么一枪托,看他还这么鼻孔朝天!”一名战士愤愤的说到。

    “不对,应该两枪托,算我一份!”他的建议立外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算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别看现在我们对这些洋鬼子还客客气气,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收拾掉他们,没看在命令中,只要是现有抵抗的洋鬼子,不用申请报告就地击毙吗?可以看出上面对这些洋鬼子也没好脸色的。只是现在我们在短时间内还不能这么快的收拾他们,我们刚刚拿下这些土地,国内的移民还没有过来前我们不能太过于破坏当地现有的经济、农业、生产秩序,就象刚才那个牧场,如果我们过去就是一枪了事,虽然这片牧场就变成了无主之地,但是你会养马吗?你会打理农场吗?班长的质问让战士们只能摇头不语。

    “别说你们不会,就是会但是你们现在是个军人,军人最大的行用就是在战场上挥他杀人的作用,而不是象平民一样养马伺候牲口”。班长说到此时带着强烈的自豪感。

    “那班长,那骑兵不是也伺候牲口吗?”抓住班长话语中的漏洞,两名战士立即起反击。

    “你就知道揪字眼,我的意思是当兵就要有当兵的样,虽然骑兵还有那些舟勤兵种并不直接在战场上作战,但是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支援我们在战场上作战,这是一种特殊兵种的职责;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别看这些白人现在还跳的欢,但是随着我们的移民到来,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收拾他们。只是现在,我们的第一任务是最快的冲击澳大利亚本土而不走到处杀人,这会使得这里脆弱的经济结构遭到严重的破坏,这样一来,也给今后移民迁徙带来不便,毕竟在国内,我们的农民大多数只懂得小农经营和种植,突然换成这么大片的牧场和农场,反而会坏事的。”

    “班长,这些你都是从哪学来的啊?”明白了这个道理的小战士有些奇怪的问着下一个问题。

    “从副连长那,他在高中时原本就对经济金融学很感兴趣,后来因为躲避日军入侵的战火随学校便一路南撤,结果在四”参军后一步步提升到现在的岗位,不过在刮练之余,这些东西他也没放下。”

    “那班长,副连长说没说过,今后我们要怎么样将这些土地上的这些白人给收拾掉呢?是逼他们离开,还是,小战士的手指曲成扣动扳机的样子,只是班长却笑而不语,留给战士们一肚子疑问和猜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