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们来了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们来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班长这里受教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毕竟不耻下问对,州并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如果说经受过一定教育或者说是有机会进入国家建立的学校学习一段时间,不管是哪个学校、哪个学习班、哪个培组,都会经历过这行事情。不耻下问这种行为并不是一种受人鄙视的举动,相反,这却是一个人好学、求知欲的最好表现。

    学生如此,工厂企业里更是如此,一个渴求上进的工人是老板喜欢的工人,老板也会很高兴的支付这种工人提高工作效率后的剩余价值酬金,一个每小时帮他挣十元的初级工人永远不如一小时帮他挣一百元的高级工人受重视,在经历过上次的骚动事件之后,最低收入保障被提高了,这意味着雇请越多的初级工人需要按人头支付更多的酬金,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顶三个的熟练技工和能顶更多人头的高级技工便成为了老板们眼中的香馍馍。而要想成为高级技工,光凭熟能生巧的技术还是不够的,还需要能不耻下问其他人,吸收其他人一切长处改进自己短处增加效率才能够更好的扬长避短;更何况,一些专业知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懂,有时候哪怕是一位高级技工也会去求教那些啃过书本受过系统教育培的新学生,,

    军队中更要如此,学生是为了自己的学业以求未来更好的展,工人是为职称和收入进阶而不断给自己充电,而军人则有一点不同,人家是为钱途,军人则是为活着。战场上什么事情都会生,一线的士兵更会遇见很多常人无法所能想象的东西,多学一点东西并不会占用你大脑中多少容量,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些平常不起眼的东西就会在战场上挽救你自己的一条小命。

    队伍又经过几处牧场之后队伍中的马匹是越来越多,同时离凯瑟琳营地也是越来越远,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在澳大利亚,私人的牧场有着你想象不出的庞大,这都快一天的时间了,这才走了几户牧场帆  …

    终于,在天黑之前小队终于在最后一户牧场征购了要求的马匹数量,可能是看到那些白人眼中浓浓的敌意,班长决定不在此过夜而准备连夜返回,虽然这有点冒险,不过班长估算了一下,今天白天一路过来所能看见的白人全部加在一起也没过三十个,即便是加上每户人家没有露面的,封顶这一路上的人口不过一百,而且这个数字还要把那些老弱病残孕都给算进去。就凭这些人还有他们手中的猎枪,打自己一个埋伏偷袭有可能,但是耍想将十来号人全部一口气干掉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要是给了自己机会一旦反击,那些单的老实步枪和散弹枪根本不能和自己的火力相抗衡。

    只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还没行进多久,天气就变坏了,一队人在旷野中顶着风沙行进,度不仅不快而且很吃力,同时那些原本温顺的马匹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中也变得焦躁不安,战士们不仅要自己应对恶劣的天气,还要分神去安抚照顾那些马匹,这使得原本就不快的行进度变得愈缓慢。

    最后不愕已,班长在看到远处的一处树林中有若隐若现的火光后决定到那里避风躲避一下之后再动身。

    只是当战士们在穿过树林来到光源地时呆住了,因为在树林中,并不是大家所预计的某些吃饱了没事做冉来野营散心的白人,而是一些身上涂着油彩,身上几乎一丝不挂,棕黑色皮肤的人。

    “这些人应该就是手册里所说的那些土著人了。”虽然在第一眼看到这些人时也相当的惊奇,但是作为班长好歹是见识比普通士兵多一些,班长第一个反应过来。

    “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威胁,注意保持微笑,微笑是最好消除敌意的第一表情。

    班长走到队伍的前面,一边微笑着一边告诫着自己县边的战上,只是在队伍的后面,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副班长在后面轻轻的将武器给上膛以应对对方突然的暴起。

    “那个,你们好,我们想在这里休息一下,你看,外面的风实在是太大了,”班长示意着翻泽士兵用英文向对方叙说自己不清自来的目的,只是在篝火边上的人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们,似乎完全听不懂他们的话一样。

    “娘的,你说的是英语吗?他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班长见对方没有一点反应,有些懊恼的拍了一下翻泽小兵的钢盔。

    “班长,这你不能怪我,你也看到了,他们就不是白皮肤的洋鬼子,不懂英文也是正常啊!而且白人也不是全都说英文啊,这不欧洲一千多万平方公里上也有几十种语言啊”翻译小兵委屈的诉苦起来,一脸无辜的样子使得他那张稚嫩的脸有些滑稽,这让对面的那些土著人哄笑了起来。

    “年轻人,如果你们是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渡过这漫长而又寒冷的夜晚,请到这边来吧。”对面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个声音是英语。顺着声音的来源,大家注意到是篝火中间的一位老者,虽然脸上的油彩遮盖住了他的皮肤,但是那双洞穿岁月的双眼让人感受到他与身边其他人的不同。

    谢谢您的慷慨!”

    在老者的示意下,篝火旁边被迅的给腾挪清出一些地方,战士们分散入座,虽然对情况不熟,但是看对方并没有什么敌意,战士们也不好有太过于明显的防备动作,只是该有的戒备还是有的。

    有了大家能够共同交流的语言,这沟通起来也就打开了突破口,在一问一答的交流中,战士们知道了他们真的就是澳大利亚岛上的原住土著人,部落虽然不大但是也有这么三十多人,他们漂泊于澳大利亚的土地上四处靠狩猎谋求生活,只是这种日子并不好过,很多地方都被铁丝网给围住成为了白人们的土的。而那些没有被围住的土地上也不一定能够自由狩猎,因为有一些是国家公园,而有一些则是白人的私有猎场或者是非自由土地,随着狩猎范围的缩小和白人们不断的圈地限制住了这些土著人的生存空间,这些土著人的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

    同时澳大利亚的白人强盗们不仅用着他们的枪炮法律维护着他们强盗的利益,同时也录夺着土著人的切身利益和生存空间。澳大利亚土著人是澳大利亚最早的居民,他们属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居住点,分散在整个澳大利亚,在欧洲人占领澳大利亚之前,共有五百多全部落,人数达七十五万之多。

    从起,欧洲人大批量向澳大利亚移民,由于土地与生活资源的冲突,而土著人原始的武器根本无法抵抗外来的侵略,至少有2万土著,广十地的冲突,许多十著人轮为奴隶。大部分的十著知次士 肥沃的可生存的土地被赶往不毛之地。更灾难性的是移民带来了大量的疾病,使缺少生活资源的尖著人雪上加霜,至,愣年,土著人在澳大利亚的人数大约仅存七万人左右。

    在后世中直至二十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澳大利亚政府才开始意识到侵犯到澳大利亚原居民的权利,开始逐渐改善与土著人的关系,二次世界大战后,政府开始尝试同化土著人,迫使土著人住入乡镇并接受欧洲文化的教育。土著人权真正有所改善是从 哟年开始,政府设立了土著人事物机构,土著人成为了澳大利亚原始居民,部分土地归还给原属的土著居民。暇年土著人获得了选举权。现在澳大利亚土著人受到了许多政策的优惠。

    坐在篝火边上,这位部落中的老者一一将自己的历史和故事向这些不是白人的陌生人娓娓道出,老者的故事虽然不长,但是却很能打动这些曾经有着相同屈辱史的黄皮肤陌生人的心。因为他们的国家和民族也曾经遭受过这些白人强盗的欺辱和凌虐,他们能感受得出这些土著人这几百年的辛酸历史背后那一段段不为人知的悲惨经历。

    其实也不用老者多介绍,篝火上那为数不多的一点粮食就能证明着这些土著人在白人强盗的压迫下生活的有多艰难,原本是这片土地主人的土著人们现在只能依靠着一点点猎物和不知名的食物来果腹,虽然他们很想能获得更多的猎物来果腹,能有更多的食物来养活女人和孩子,但是当他们走到那些被白人强盗们用枪炮所划出来的领地线前他们不得不止步于此,因为他们无法用手中的吹箭和弓箭同手持猎枪的白人强盗们对抗。而且在这些强盗的背后,还有实力更为强大的暴力机构在维护着这些白人强盗们的利益。

    “谁还带着粮食的,全都拿出来!”

    手捧着篝火上那不知名猎物的一块烤肉班长感觉到自己无法咽下手中的食物。猎物很肉的口感很差。而且还有一股子的腰腥味,但是班长不是嫌食物差,而是班长无法能够这样分享这些人原本就很匿乏的食物。因为在刚才的介绍中,班长他知道这是部落里今天唯一的猎物,在老者不远处,那些孩子们正舔着他们的手指吭吸着手上的油脂,原本就不多的食物在分出来后更加的缺稀。连孩子们都没办法能够填饱他们本身就不大的小肚皮,那更何况大人们呢,,可哪怕是这样,这些善良的土著人们仍旧愿意拿出自己为数不多的粮食和自己分享,,

    “我这有包压缩干粮!”

    “我这有块饼干!”

    “我这有一罐半肉罐头!”

    “我这有些糖果!”

    “我这有

    战士们纷纷从自己的背包里、口袋中翻找出随身携带的食品,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出现,让这些善良人原本就不多的食物更加的匿乏,他们纷纷拿集自己压箱底的东西出来。战士们有这种习惯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习惯,而是作为这个。时代的国人们绝大多数都经历过吃不饱的日子,战士们都习惯于给自己储备点存粮。老话里说的好,家中有粮心中不慌。换在战士们身上则改成了身上备粮出战不慌。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掏出来的东西该如何食用,但是战士们的举动让这些土著人们更加能够感受到战士们的善意和友好,他们看着战士们将一种种食品变着法的给加热冒出诱人的香气。篝火旁边的欢笑声愈的浓烈起来。

    “都是好人啊,也许正是因为在这些土著人的善良,才使得他们在历史中逐渐的消失在强盗们的枪口下  ”坐在篝火旁,最后也是一直没有放下警惧心的副班长轻轻的叹了口气,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轻轻的将自己的自动步枪保险给关上,

    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份军官们在登陆作战前便被放到手中的小手册在寒冷的晚风中不断的翻动着,直至它翻到最后几页才似乎刻意的放慢它的翻动度显现着上面的文字,

    当部队遇见澳州土著人时,保持微笑是第一要做的事,他们秉性善良,对部队不会有太多的威胁。土著不懂得战争。每个人的灵魂都在自己的家园里,他们不会也不敢离开自己的的盘去侵占其它群体的地盘,部落或小股人群之间就难有冲突。而在自己的群落里,他们有类似宗教的意识和感情规范各自的行为。一个人做错了什么事情。会终日不安。生怕受到神灵的惩罚。当然,摩擦冲突有时候难免,一般地,也就忍了。忍无可忍之时,他们也不会操起家伙去斗殴。

    澳州土著这种性情,倒有点儿像澳洲大陆上的动物。澳洲没有大型凶猛食肉动物,狮子、豺、狼、虎、豹,都没有。作为澳洲象征的袋鼠和考拉都是非常温良恭顺的。袋鼠没有利爪和利牙,食草为生。它的眼睛总是那么温和,让人觉着它更像鹿。考拉又名树熊,是猛兽熊的亲属,本是食肉的,但如今它们整天待在楼树上,懒洋洋的,一天要睡十七八个小时。它不会影响谁,更不会伤害谁,似乎也不防备谁。澳洲土著也从未担心谁会来伤害他们。他们的生活平静如水。

    澳州土著则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不担心外族入侵,不知道刀兵为何物。时间在他们这里凝固了。一百年过去了,一千年过去了,一万年过去了,甚至在有限的历史典籍中几万年过去了,他们的进步仅仅表现在耳朵、眼睛和鼻子更灵敏,狩猎和采集更成功上,生产没有进步,社会没有进步,一旦强敌闯入。就毫无抵抗能力。

    澳洲土著相信,每一个人的灵魂都在他的家园里,或附于树上,或附于石上。或附于某个动物身上。他自己不过是灵魂的“肉化”他死之后,要回到灵魂那里去,等待再次“肉

    化”因此,土著离不开自己的家园。万一离开了,他们会惶惶不可终日。劲多年前,白人占据了他们的家园,土著因此失魂落魄。有土著谱了一歌,叫《可怜的伙计,我的家

    园》。土著不如意时,就哼起这歌。非隼伤感

    在十八实际末期欧洲人登陆澳大利亚时。正是英国资本主义进一步深化的时候,犯罪率极高,而原先作为罪犯流放地的北美已经独立,产生了一今后来追上的大国。于是,一批批的英国罪犯被送到澳洲。英国人现澳洲适合养羊,英国仿织业又非常需要原料。澳洲土著的家园纷纷被圈作牧场。数万年的平静打破了。亿万代的平衡失去了,澳川士者的悲惨岁自来到了。   土著没有私有观念。他们的道德准则是共享。相反,英国人的私有观念极其强烈。我的是我的,你的是你的,泾渭分明,决不含糊。一八二五年,正当殖民者和土著的矛盾日益尖锐的时候,英国政府下令:有必要以暴力对暴力。实际上,这是屠杀令,这是维护白人强盗们白人至上和他们强盗利益至上的有预谋的屠杀令。大屠杀开始了,手无寸铁的土著被当作了“害虫”直到旧世纪末力世纪初,“某些牧场主还以射杀所有他们所见到的土著而骄傲”

    没有组织的土著不可能组织有效的抵抗,因而不可能像新西兰的毛利人、美州的印第安人或非洲的黑人那样同殖民者达成某种契约,争得某些权利。

    在澳大利亚的土著人口急剧减少。很多澳大利亚的土著部落没有任何种族联系部落一个都没能剩下。故此,所有解放军指战员们在遇见这些土若人时绝对不能违反群众纪律,此项纪律要时时刻刻牢记严格。

    “班长,如果粮食还是不够的话杀两匹马吧”一名三等兵见所能收集到的粮食仍旧无法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目光便扫向了那些被征购来的马匹。听到这名战士的建议,班长低头不语思考着什么。

    “班长,你看这些土著人,他们自己都没什么食物都肯拿出来一同分享,你让我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捧着哪怕是龙肉我也咽不下,如果明天回去时马匹的数量不足,就说今天晚上的风沙让一些马匹跑散,有什么责任算到我头上。就说是我照看不周让马匹跑走了,处分什么的我来扛!”三等兵见班长不语以为是班长怕受到处分便有些急了。

    “嚷什么嚷,就你小子事多,班长不是怕担责任,你小子别乱想!”班副这时候走了过来打断了三等兵还想继续说的难听话。

    “是啊,杀几匹马是小事,我只是在想,不光今天晚上的食物。而且还要留下其他的几匹马,让这些人能渡过这个冬天,你小子不知道,在食物缺乏的旱季。为了控制人口以免造成更大的食物危机,这些土著人会采取杀婴甚至是体制不好的幼儿!”班长的话让三等兵吓了一跳,没有看过和接受军官登陆手册学习的三等兵真不知道还会有这种事情生,不过听到班长所说的这种事情之后,三等兵在惊骇之余立即咬牙切齿的说到。

    “娘的,这些万恶的白鬼子,班长,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去最近的那户白人牧场里把那家伙给崩了,我会骑马度很快,我记得那家伙的地方离这不远。牧场里有两只牧羊犬,不过这么大的风纱会降低我渗入的难度,我进去悄悄的把那家伙全家给做了!刚才那土著族长不是也说了吗?那个叫啥威尔的家伙就打死了部落里面两个闯进他牧场的人吗?***家伙。这可是人命啊!不是牲口和动物!说打死就打死,***我倒是觉得这种人比射狼还要狠毒,绝对不能让这种狼心狗肺的家伙多活在世上一天!!”

    “别冲动,这事耍合计合计怎么样干,别到时候我们一走反倒让这些土著人背黑锅。”班长的这句话让三等兵心里有了底,听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班长已经准备动手了,只是人家是领导,想的各方面也比自己多,只要领导同意。那怎么干就听领导的得了!

    有了更多的食物,土著部族里的人对这些黄皮肤黑头黑眼睛的陌生人是愈的喜欢,因为这些人不象那些白人,白人的到来总是带着坏事,而这些黄种人则带来了欢笑和友谊。虽然大家还并不是太熟悉,在交流上也还无法更够更多更深入,可是这仍旧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篝火边上的欢声笑语和浓浓的友谊让这个寒冷的夜晚似乎变得温暖了许多。

    第二天一早天气转好。班长带领着休息一晚精神抖擞的战士们向土著人们告别,也许是昨天晚上那久违的欢乐使得双方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双方之间都出现了依依不舍的场面,双方交换着一些生活用品当做纪念。虽然军刀这些军用保命物品无法直接交换,但是像酷火打火机、小镜子小剪刀什么的个人卫生用品却是尽可能的交换给了对方。而对方虽然交换的是一些牙齿、皮毛什么不值钱的东西,但是对于这些土著人来说,一枚做吊坠的牙齿也许就是他成*人礼上自己亲手猎杀的猎物,这也许是他最值得纪念的珍贵纪念物,老话里说的好,对方最珍贵的东西并不是在你眼中有多珍贵,而是对于他有多珍贵。

    一些战士们甚至眼睛有些红红的,参加过泰国、越南甚至是印尼这些国家战斗的战士们在以前很少有过这种经历,因为这种军民互动的场景基本上是被当地的联合军所来完成。印尼就更不用说了,那些土著民又懒又总带着某种敌意看自己,和那些总想占便宜的印尼土著建立友谊,啊呸!!

    临离去之时班长留下了十匹马,这份煮物让老族长非常的感动,对于土著人来说在资料中还真没看到澳洲土著骑马,这里有些拿美洲的土著来套用,有误勿怪,有了这些马匹意味着自己狩猎的范围能更扩大不少,这也意味着在这个寒冷的旱季里,自己的族人能有机会获得更多的粮食来养活族人,这份礼物对于土著人来说甚至可以说是重要的生产资料。在这么多年中,白人们什么时候给自己如此珍贵的礼物呢?答案是没有,那些白人除了用枪炮屠戮奴役自己之外还会带来什么!!

    临行前,班长握着有些激动的老族长的手说:

    “谢谢你们最真诚的款待,我相信你们未来的日子一定会变好的,因为我们来了,您看看这个,这颗五角星,他的另外一个名称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是来解放你们在白人奴役下的生活,您一定要记住,我们是解放军,我们的使命就是解放全世界,解放被白人奴役和统治的全人类!!!”

    防:在评论中看到有书友提出这几天更新都是半夜的问题,这个,只能说声抱歉,一沐也知道这个时间不好,其实每次快到十二点再上传章节避免断更就是一件折磨人的事,而且每次踩着时间的尾巴更新也导致稿子没有能更多的校正出现错误和错字;只是这段时间一沐就是有心改变更新的时间也无力去调整,毕竟要照顾家人和工作,只能说过段时间进行调整一下,尽量多存点存稿好提前定时布,这样一沐也有更多的时间来从容应对一些突的事情生以免造成断更。谢谢。,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币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