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零八章 无地自容

第五百零八章 无地自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十亮恶狠狠的在心中构想着不久后那轰妾烈烈的施工二“达尔文港虽然在澳大利亚算是一个排得上好的重要港口,但是达尔文这个排名更多的是地理位置上拖拉上的排名榜。如果说吞吐量,哼“哼。它在中国南方的那些高效率的港口中连排名资格都没有!!

    码头上一艘客货两用的邮轮刚刚靠港,码头上的工作人员费力的将船上扔下的固定缆绳用力的给束缚在码钉上,虽然动作比不上专业的港口工作人员,但是仍旧显示出了受过一定的刮练,也算是能依葫芦画瓢的将这些工作给做好。而在这艘邮轮的后面。还有十来艘各式货轮、客轮正在靠港,不用说。它们就是熊普亮口中所说的第二批船队中的先头重机械。

    “欢迎你们…”港口上的迎接人员刚一上前向第一个,跳下舷梯的人伸出手时,他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起来。因为在这种场合下,通常第一个下船的会是这些人。至少是这艘船的一名中层领导者。而让迎接人员感到吃惊的正是因为下来的人居然是个女人。

    “怎么?没有想到居然是个女的?”对方看来也相当适应熟悉这种对方突然吃惊的表现。女性特有的声音从对方的贝齿红唇中吐露出来,身上深色的工作服将这名女性的丰姿恰到好处的显露出来,现在国内最流行的短半包头即衬托出女性的柔情也让人看上去干净利落。也许是为了不让对方伸出手感到难堪,这名女性主动的伸出手和对方只伸出一半的手相握了一下。

    “我们是第十二工程建设局的,我叫徐丽菲,是这支分队的副分队长,虽然我们这个分队女性比较多,但是请相信我们,我们在经验上要比很多男性工作队还要丰富。”在她的身后,越来越多的女性工作人员从舷梯上走下来。

    “欢、欢过  ,”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在对方的主动回应下迎接人员总算是回过神来,刚才双手相握的那一霎那,他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手在娇柔的同时也比普通女性更为粗糙一些,指根处明显有几个较为厚实的老茧。

    “嘿。看到没有。中国人居然派娘们来做事了!”

    “嘿!中国妞,你们能扛得动那些麻包吗?只要你让我爽这么一晚上,我帮你扛三天的包裹!!”

    “滚回去吧中国猪!这里是白人的天下。不是你们这些黄皮肤猴子能玩的地方!”

    “就是!你们知道怎开那些机械吗?如果不会我可以在床上教你怎么样操作那根控制杆”

    不远处传来一阵英语的嘲笑和污言秽语声,这些鸟语虽然在场的很多中国人听不懂,但是那种油腔滑调和肆无忌惮的口哨声却和流氓没什么区别。迎接的工作人员额头明显的皱了起来;

    这里是靠近普通民居的码头。由于中心区的那些码头已经被堆积如山的各种物资所填满不好再卸载物资,而停靠在这边准备卸载的物资和设备又多是能自行行走的工程机械。正是因为如此这批船队才被安排至这里靠港。这一带之前基本上没有物资卸载。因此这里并没有被隔离出来,这使得这里聚集了很多白人。他们之前正是这个港口的工作人员,由于暂时失业。而工会会长安托万又没能和熊普亮谈拢因此大家都汇集在这里远远的观望着。应该说这些人更多的是准备来这看中国人的笑话的,他们拼着自己没有什么收入也要看看,这些中国人们将如何不用他们这些白人来处理目前的困境。只是这些人千等万待等到中国的第二批船队一靠港。没想到居然看到中国船队下来的竟然是一批女人之后便齐齐的嘲笑起来。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哄笑声,迎接人员在心头暗自直责骂自己考虑不周,正当他准备让一些士兵驱赶这些白人时,徐丽菲径自的走了过去。

    看着在这群中国女性中明显最漂亮的那一位款款走了过来。那群白人们更是骚动起来,要不是看到不远处有一些荷枪实弹的中国士兵在看着,相信他们早就已经按捺不住扑上去了。特别是为的一名叫乔治的壮汉,更是大胆的靠在最前面,裸露的胸膛露出浓密的褐色胸毛。身上结实的肌肉不住的跳动着以证明着自己的强壮和男性荷尔蒙的过剩。

    “怎么样。中国妞,只要你让我乔治爽上一晚。我保证能让你不用为这里的事烦心,你只用在床上爽”

    看着眼前这名只到自己肩头的中国女性,为的那名身高一米八几的壮汉肆无忌惮的挑逗着眼前的中国美女,只是他极尽所能的挑逗时。突然他感觉到自己下面的命根子象被八磅锤狠狠的给砸中一样。男人致命的要害处遭到如此重创。他剩下来的话也没能继续说完。他只能张着嘴出着怪音瘫倒在地上。

    “你这个中国臭婊子!!”看到自己人被徐丽菲如此重创。乔治身后不远处的白人们骚动起来。他们纷纷想冲上前去狠狠的教刮一下这个,敢出手伤人的中国女人。曾几何时。黄皮肤的中国人就是下等人的代名词,什么时候敢如此对待一名白人,不管自己有什么过错在前。白人们那种白人至上的观念总会第一时间的给自己护短。

    只是当他们想冲前教元徐丽菲时。迎接的工作人员现在只想狠狠的给自己抽几耳光子,自己工作不周让前面这些白人在场出言不逊也就算了,结果还让这位胆大包天的大姐上前揍人,要说那些白人也的确是该揍,但是自己却傻傻的站着没有跟过去,哪怕就是带两名战士过去也好过现在那边就只有一些工作队的女性啊”

    正当迎接的工作人员懊悔着要从身边的战士要过枪准备鸣枪示警时,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在徐丽菲身边的几名工作队女性突然大神威,只见她们拳脚相加。三下五除二便将最先冲上来的数名白人给打倒在二 们出午不进快再且北毫不手软,奉奉脚脚都是直冲;;”二去的。动作利落的甚至让旁边的中国士兵们都有些傻眼。

    也许是这些中国女性的凶悍让后面的白人心生畏惧,也有可能是后面的白人看到了不远处那几名已经将枪口对准这边的中国士兵,那些白人们总算是没有继续冲上来,事态得到了控制没有继续展恶化下去。而当徐丽菲和那几位打架的女性走回来是,几名中国战士不由自主的加紧了双腿,刚才给乔治的那一下子可是在他们脑海中记忆犹新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他们可不想被这名美丽的姑娘也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子。

    “妈的,臭婊子,别以为你们有拿枪的撑腰就了不起,我倒要看看,你们会怎样将这些机械给开下来!!”命根子受到重创的乔治总算是缓过劲来了,只是他铁青着个脸,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打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不远处那艘邮轮。大家也都看出来了,这艘邮轮上装有很多的工程机械,可是这个码头有些小不利于这些机械开下来。而唯一比较合适的地方则堆积了一大堆的原本要运往英国的铁砂矿。可以说,要想将这些履带式工程车给弄下来,要么就要费大力气先把这些铁砂矿给搬走。要么就只能依靠这个码头上的夫型吊装车来将这些笨重的铁疙瘩弄下来不过很多白人都知道,这台大型吊装车已经很久没开动了。

    “怎么样?还能用吗?。徐丽菲走到一名刚刚检查完这台吊装车的女性工作人员问道。

    “机械老化磨损严重而且缺乏保养,看来是那些投资商为了降低保养成本而造成的,主工作机有些破损造成不工作,给我点时间,我可以让它开动起来,不过在效率上要有些差强人意。”维修员擦擦手中的油污很自信的介绍着这台吊装车的情况。

    “没关系,只要它能短时间动起来就行。我们后面会有更好的吊装设备赶到。到时候这些比我们年岁还来大很多的淘汰品就可以结束他们的使命拆卸回炉了”。徐丽菲拍拍维修员的肩头鼓励着。

    “大姐,现在怎么办。难道要等吊车修好吗?。一个声音将徐丽菲将注意力给集现在了码头那边,在那堆几乎和油轮车辆出口平台一样高的矿砂堆上,露出几根水泥桩子,而在往前走点就是一片开阔散装货物集散地,只是现在在那没有货物。只有一帮继续噪舌的白人。

    “你看那些水泥桩子是什么?”徐丽菲看着那几根只露出个头的水泥桩子突然有些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

    “应该是电线杆,这些铁矿砂原本应该尽快装货,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没有能装船运走,结果后面运送尽的矿砂越来越多导致了堆积起来压了过去。我想是因为资本家们的债务纠纷什么的吧。徐姐有什么主意吗?”

    “有,从船上车辆二层出口处拉两根平行的钢缆过去!”徐丽菲眼睛死盯着那对矿砂,锐利层眼神视乎想要把矿砂堆给透视过去好确认那几根水泥柱的深浅安全性。

    “大姐这样太冒险了”,算了,我知道了,来两个人,跟我来!”虽然也被徐丽菲那大胆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但是来红悉徐丽菲性格的她也知道徐丽菲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让她改变主意,干脆不如带着人立即去执行还好,而且她要用自己的双手和体感来确定这几根水泥桩有足够的强度和稳定程度。

    很快,在邮轮的二层出车口和铁矿砂堆顶之间,两条大约三十多米距离的钢丝绳索被拉二,在活动调整铁滑轮的调整下,两根钢丝绳索被用力的给拉直悬挂在距离地面十来米空中。

    “那些中国婊子想干什么”

    注意到那些中国女性不断的在邮轮和铁矿砂堆顶上穿梭的身影,原本噪舌的白人们也停止了喧闹和叫嚣,而是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展。

    “徐姐,我来开第一辆吧!”刚才带人前去绑扎钢索的小队长想抢过第一辆履带工程车的驾驶权。

    “算了,第一辆还是我来吧,你不是不知道,在整个分队里,我的驾驶技术仅次于来婶姐徐丽菲笑着将工程车的车门给关上。

    强力的柴油动机启动出巨大的轰鸣声。在小心的调整了工程车的姿态和进入角度之后,徐丽菲轻轻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跳更稳定一些,虽然对自己的驾驶技术相当的有信心,而且也在很多恶劣的情况下都有过不同的驾驶经验。但是象这样驾驶着十几吨重的工程机械车走钢丝还真是第一次。

    当机械车的履带碾压上那两根钢索时,所有在场的中国人都屏住了呼吸,而那些白人们也被眼前的景象和震住,他们想象不到,眼前的中国女人们居然敢用如此大胆的方式来快离船。这种场面这些白人们从未敢想象过,这不仅是在考验驾驶员的技术,而且是需要考验驾驶员那极为强烈的自信和强的心理素质,这可是差不多二十米的离地距离,在平时站在这个高度上往下看都让人腿肚子打软。更别说连人带车的摔下来绝对是有死无生。

    五米!整个工程机械车的车身已经全部开到了钢索上!钢索已经开始出现了被重压后的一丝斜度。

    十米!工程车仍在以每小时不到三公里的度缓慢向前前进,钢索和履带之间摩擦所产生的咯吱声不仅刺耳,也在刺扎着所有人的心脏和承受力。

    十五米!工程车已经开到了一半,钢索明显的出现了一个下压,而且可能是右边的钢索比左边的要长一点,这使得工程车明显的有个向右的倾斜。而且倾斜的角度已经过了八度,所有中国人的心都悬了起来。而那些白人们在震惊之后开始有人别有用心的再次噪舌起来,他们污言秽语的极尽所能干扰着驾驶员徐丽菲,力图分散徐丽菲的注意力潜从卑中掉下来,其巾那个命根午受到重创的乔治起劲。

    二十米!突然工程车的右履带由于钢索的松软出现了一点打滑,工程车更向右边倾斜了过去,这下向右倾斜的角度已经过了十二度。这个突如其来的打滑让右边的钢索已经差不多要离开履带。如果一旦钢索全部滑脱,后果不堪设想。看到这个情况。所有中国人都惊呼起来,而那些噪舌的白人们更是欢呼雀跃,他们已经几乎可以看到工程车从空中掉落下来的场景。血溅横飞好不痛快!

    只是还在他们欢呼的时候,徐丽菲不愧是分队中驾驶技术第二名的驾驶员,要知道虽然是分队第二名,但是在整个工程大队甚至是整个工程局中,徐丽菲也同样是第二名。只见她艺高人胆大,她迅的在空中调整了工程车挖斗的伸出方向,利用挖斗的伸出的部分象一根平衡木一样调整了工程车的平衡力。接下来的一幕更为惊人,工程车这样一转之后。徐丽菲虽然不能面对正前方,但是她仍旧能准确的驾驶着工程车按照直线向前开去。

    二十五米!三十米!

    当工程车的履带最后一寸碾压上被长期风吹日晒雨淋自然夯实的矿砂堆上时,那些噪舌的白人们不吭声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中国人用这种方式给自己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特别是乔治那些鼓噪之人,现在他们只能膛目结舌的看着那位中国姑娘用自己绝对不敢想象也绝对不敢亲身操作的方式完成了一个壮举,他们只能用沉默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们只能用无言来应对自己输给一位中国女性的无能。

    而与之相对的,是所有在场的中国人爆出的欢呼声!他们为那位为中国人争了一口气的英雄而欢呼,他们在为那位中国女性而欢呼!!

    “徐姐,你真是太棒了!”

    “徐姐,你不知道,刚才在打滑的那一刹那,我都要紧张的哭起来了!”

    分队里的姑娘们纷纷的围了上来。她们七嘴八舌的围绕着徐丽菲叙说着自己刚才的内心活动,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们流露出自己女性的本性

    “好了,都别围着了,右边的钢索比左边有些松软,需要更加稳固的固定拉紧,都去干活吧,还有很多车辆要开下来吧  虽然徐丽菲笑着劝散了众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只有她自己才能感觉得到,自己贴身的小背心后面。似乎有些湿润”

    有了第一辆车成功的经验,后面的各种车辆便知道了该如何驾驶和应对,很快的。在矿砂堆下面的空地上,越来越多的挖机、推土机还有其他各种工程车辆沿着这两条看似不可能的“道路。开了过来。

    而当这些工程机械第一次在这些白人们面前开动自己的工作姿态时这些白人们再次被震撼的全体失声,拦在船头前面延伸出去的矿堆被迅的给挖开,伸斗、挖掘、转身、送料,,一切动作都那么的娴熟和得心应手,这些工程机械就像是这些姑娘们平日里摆弄的绣花针一样,轻巧、快、准确的上下飞动。

    这一切都说明了这些女性绝对不是这些白人心目中所想象中的那样无能,虽然惊讶中国人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劲先进的工程机械设备,但是让这些白人们更为惊讶的是这些眼前的工程机械居然是被女人所操纵的。要说推土机在美国已经出现了很久而且这边也同样存在,但是平心而论,这里的白人自问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向眼前的这些中国女性那样熟练的驾驶和精准的操作技巧。要知道能有这样的操作水平。就意味着能更节省多余动作所消耗的油料,能更快的完成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能更多的提高自己的收入。可是这一切,都是那些女人们完成的。

    正当感到受到深深羞辱的围观白人们准备离去时,突然一种他们熟悉的金属嘎吱声响了起来,当他们转头看向那个熟悉的声音来源地时,他们惊恐的现那个在港口里最好的工程师都修不好的吊装车居然又开动起来了。不过要注意,这些白人们是惊恐的表情,因为他们现,那一直半吊在空中的那堆货物正向着他们的头上移动,老化的钢索出令人心悸的咯吱断裂声。

    “咚。的一声重物落地之声,那堆货物砸在了围观看戏不成的白人人堆中间,围观的白人们四下嚎叫着轰散而去,货物落地所产生的灰尘将这些白人们弄得可真是灰头土脸了。

    而那位才才叫嚣最为厉害的乔治屎尿齐流,因为他离的最近,一包重达一百公斤的货物正砸在距离他不到三米的旁边,

    “嘿,你们这些白人怎么这么差劲,就这么简单的损坏你们都修不好,还不如我们女人们呢”

    高空中传来更让白人们羞愧的声音,因为出声音的是一个女性,虽然满头满身的油污掩盖了她的美丽的容貌和身段,但是谁都看出来了,正是这个女性修好了这台港口里几名男性工程师都没有修好的吊装车,”

    如果刚才生的一协主角是中国男人也就罢了,但是恰恰对方的主角是女人,这样一连岂不是证明了自己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白种男人,居然连他们看不起的中国人都不如。而且还是女知  ,

    无地自容啊”

    比:这章一写顺就出溜的写了六千字,本章桥段来源于一沐前两年看的一个因内工程机械用车技术大比武,最后决赛就是两辆挖机走钢丝,场面的确是叫一个惊险。不过本章中出现的一些场景内容可能有些不符合力学原理,如船舶的稳定性还有各种环境特点等等,在此特别说明一下,而已,还有明天估计有事要外出,更新可能不会太稳定。抱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