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零九章 接触之战

第五百零九章 接触之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们连中国的女人都不如,那和中国的男人们比呢?儿一”。

    这段话并不是什么自吹自擂的笑话,而是随着中国部队逐渐深入澳大利亚岛后愈体现出来的大实敌  中国士兵们自从在进入到澳大利亚本土之后便一直处于快突进状态,给养和后勤远远的跟在后面,这和以前任何一次讲究层层推进的战役都不同。八月十二日,当独立团先头一部突进到北部领南部重镇艾利斯斯普林斯以北五十公里处时,在这里中国部队一路势如破竹突飞猛进的脚步总算是被三千澳军给挡了下来,在登陆战生第十二天后,澳军总算是能做点什么事情来挽回点面子和给国民的心中打点强心剂。

    被这三千多澳军所阻挡住的是独立团陈立新所带领的独立团四营,在被阻挡住前进的去路之后陈立新没有选择继续突进。而是在进行了两次小规模的接触试探**火后试探出对方的火力强度和作战意图。

    这三千多澳军多为轻步兵,没有什么种火力支援,唯一仅有的就是两门步兵炮和数门迫击炮,但是部队练有素,枪法不错,看来不是普通的民兵部队而是澳大利亚的正规军。对方占据了比较有利的地形和人数上的优势。一上来便将两支试探火力的中国连队打了一个灰头土脸,战士们在对方的火力攒射下只有死死的趴在地上不敢随意动弹。而且战士们还现。虽然对方没有什么火炮这些重火力支援单位,但是对方步兵中出现了不少枪法高的枪手,这些神枪手们凭借着自己高的射击技术,让中国的士兵们不敢轻举妄动。

    “哟呵,有点意思啊,”看着刚刚在烟雾弹的掩护下撤下来的那个连,陈立新并没有火,反而很诡异的笑了起来,因为在烟雾的两侧,他现一些对方下一步动作的苗头。

    “营长!”刚刚进攻受挫的连长周业堆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回来了。你作为在一线作战的军官你最有言权,这些澳军部队如何?。陈立新没有多客套,劈头便问起周业雄在前面最为直观的感受。

    “不错,自从在东北打完日本鬼子的关东军之后。还真没遇上过这样的对手。士兵素质普遍较高。战术配合得当,要不是对方缺乏足够的重火力。我的伤亡还要再增加不少周业雄一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嘴巴噼里啪啦的便说了出来。

    “营长,前面的敌人向我们两翼分兵,试图迂回包围我们一名战士大声的报告着最新的战场变化。

    “我刚看到了。继续严密监视,注意辨别出对方分兵出来的人数和运动度!”陈立新毫不在乎的挥挥手示意着。

    “营长,白鬼子想吃掉我们?”周业雄拿起自己的望远镜向两翼观察了一下后问着陈立新。

    “那当然。老子我让你只用半个连的兵力去试探对方的火力,虽然折了我几名战士,但是我们也摸清了白鬼子的基本路数,两次进攻我都绑着你的手脚让你去打,对方看到你们好欺负,肯定会认为我们后面的部队同样好欺负。而且我们只有一千多人的加强营,它们有三千多人,自然是想吃掉我们拿头功!”陈立新也没瞒着,而是如尖的回答着周业雄,只是在他有些胡子拉碴的脸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奸笑。

    “我明白了。怪不得营长你刚才绑着我的手脚让我进攻,我还纳闷这不是以弱示敌吗爆筒子脾气的周业雄现在才知道陈立新这独立团中坏水最多的家伙刚才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哼哼。打仗这种事,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人家杵在这里老半天了专门等我们来,以逸待劳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真给你带着兵往上冲的那是傻子!”都说陈立新这些从陕甘整编过来的部队最喜欢有事没事就往前用人海战术填枪口,但是说这些话的都是没有看到举起事实这样说的,有足够的火力来进行战斗,谁又会用战士们的生命去正视伤亡换取胜利呢!

    “营长,两侧各有一个营的部队在包抄迂回,再有四十分钟这样我们就被他们包围了!”一直负责观察的战士大概的计算出两翼迂回过来的澳军后立即遵循石继平的要求立刻汇报。

    “很好。继续观察,让战士们准备好武器弹药准备战斗!”陈立新仍旧没有急于后撤,反而让部队准备战斗物资进行战斗准备。

    “营长。你是打算在这当钉子?!”周业雄一听就来劲了,原本他以为陈立珊尚后撤到较为安仓的地带躲避对方正盛的风头。结果没立新上来就要开打。

    “当钉子在这打吸引对方的战斗等后面的部队赶上来吃掉这些白鬼子?啊呸!我没这么好神气蹲在这挨对方炮击玩!老子我不要当固守待援的钉子。老子我要当尖刀!你小子有没有种打个,狠的?!”陈立新呸了一脸周业雄唾沫星子,不过周业雄并没有任何的遮掩和不快,想法他一听到陈立新要打出一个尖刀战术比刚才还要兴奋的叫了起来。

    ,

    “上校先生。我在这里祝贺你,祝贺你将成为永载史册的澳州英雄!”身边的一名少校在看到两翼的澳军无惊无险的即将包围住中间的中**队后面露喜色的向身边的上校恭祝着他所认为即将到来的胜利和荣誉。

    “没有那么简单,奥斯顿,你怎么就认为对方会被我们轻易的给消灭呢?”虽然话里带着谦逊,但是他语调中的那股得色仍旧出卖了上校内心中的喜悦之情。

    “那还不简单,对方长途奔袭而来,没有重火力支援也没有任何的坦克和车辆。他们甚至连重机枪都没有,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们不仅不能形成有效的战斗力而且还被我们的步兵和火炮压的头都抬不起来,甚至连枪似乎都不会打了,对付这样的轻步兵,我想消灭他们也仅仅只是时间长短上的问题,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和您打个赌,我赌眼前被包围的中**队支持不住三个小时,赌注是您家中那瓶十年葡萄酒。”奥斯顿很有自信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他也很有技巧的小的拍了一下上校的马屁,如果三个小时内拿不下自己也没输什么,而如果三个小时之内拿下,那上校也会很高兴的将那瓶酒半输半送一样给自己,而自己也会在对方宴请自己的时候再现场拿出来分享。即博得了上司的开心又不会让上司忍痛割爱,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划算了!!

    只是奥斯顿并不知道,在才才的两次战斗中。周业雄带领的那半个。连的部队是被捆着的,枪不给多放,更不给瞎打,自动步枪不许连射只能单射击,枪榴弹、迫击炮一律不给使用,这样一来在刚才的进攻中,火力强的起来才怪,

    “哈哈。谢谢奥斯顿你的美言,我想你是对的,这个赌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输。  只是我需要我的战士们不要太过于凶狠,我需要一些中国俘虏给后面的几名记者们做照片素材占”上校听到这样的恭维后相当的

    用。

    “我会让士兵们注意留些俘虏的,我想,在澳大利亚的历史课本上,也需要配上上校先生踩着那些中国侵略者们的英姿照片才能更让人记忆犹新。

    奥斯顿看来是完全已经将胜利归属到澳军这一边了。这也难怪,现在兵力比是三比一,自己是以逸待劳而对方是长途奔袭,对方又没有重火力支援只有轻武器装备,现在又被自己以合围之势给合围。虽然对方也可选择集中力量向后突围,不过如果对方这样做奥斯顿更有信心,因为此次前来作战的澳军都是骑马而来的骑兵,在接触一开始奥斯顿就现中国士兵中会骑马的人并不多,队伍中的马匹多是用来装载弹药给养的驮马存在,这更使得奥斯顿信心爆棚,两条腿的人能跑得过四条腿的马吗?只要远远的跟在后面追击,等到这些中国士兵跑的没有丝毫的力气之后。这俘虏还不是一抓一串一串的,

    “告诉所有战士们,这是我们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次在本土上的反侵略作战,都拿出点精神出来!不仅是我们,我们整个国家都迫切的需要一场胜利来刺激目前低迷的士气小伙子们,你们将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的英雄!让那些只懂偷袭我们的中国猪们知道。之前击败的仅仅只是我们的民兵,而我们是战无不胜的澳大利亚士兵!”

    不得不说。如果从哪一个国家的军事教材上来说。奥斯顿的这些判断和做法都是相当正确的,只是他并不知道,对面的这支军队并不是从教科书里所走出来的军队,而是在经历过长时间实战和各种敌强我弱的恶劣条件下有着相当丰富作战经验的部队,用常理和军事教科书中的那些条条框框来衡量这支部队的话并不算是奥斯顿完全的错误,只是奥斯顿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用一个错误的方式去错误的衡量判断了对面的军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