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斩前行动

第五百二十四章 斩前行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汝接近澳大利亚东南部。这里的与候逐渐湿润起来。在腆勾旧真大利亚州的土地上,以东经一百三十五度线为分割线将这片土地给划分出干燥的平原和暖湿多湖的两处截然不同地貌特征,从这条线向西就是荒漠和贫瘾干燥的土地,而向东则愈湿润,植被也越来越多。

    植被一多久意味着部队在这种环境下能得到更多的自然掩护,在愈茂密的植被灌木丛中,有一支两百多人的部队正小心的穿行过这里。他们身上那原本就多彩的迷彩服配上一些简易的本地伪装,使得他们更加难以从远处现。而这些人行进的路线也很巧妙和隐蔽,只见前方有几名身穿简陋兽皮,脸部、身上涂满油彩的澳岛土著人正在队伍行进的前面做着向导。

    这些本地土著很熟悉怎样在这片植被群中隐藏自己的身形,也很清楚的知道在几乎没有什么明显参照物的情况下准确的在丛林植被中寻找到一条隐秘的道路。而且在这条道路上,这些土著人轻松的躲避了绝大部分的动物和各个,白人领地,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这支队伍中的这些澳岛土著民们带领着这支队伍躲避掉了绝大多数的麻烦,从而一直保持着部队隐秘性的向着预定区域行进着。

    “娘的,原本上报方案是想多争取点支援好在打起来后能更保命,结果现在倒好,自己的方案成为了别人的功劳,虽说主攻的任务不由自己担当改为另外一支神秘的部队参与,但是当兵的就讨厌原本应该自己的肉被别人给抢去”。

    走在荒无人烟小道上,陈立新骂骂咧咧的透着不高兴,队伍里几个熟悉老长官的军官也深知陈立新现在窝着一团火没处撒,自然不会上来找霉头挨骂,各自带着自己的部队远远的走在队伍的前面,生怕落在陈立新的眼中成为泻火筒。

    “老陈,上面这么做也是为了确保这次战斗的战果,原先我们申请更多的支援就是为了能更加完美的完成这次计划,但是没想到上面对这次战斗的重视程度出了我们的想象,这也是一件好事啊!至少,我们的战士不用太过于冒险深入到对方的核心腹地去进行作战和这支部队一同出行进,敢于在陈立新火冒三丈的时候出言劝阻的人绝对是陈立新的老战友,只有这样的人陈立新就是骂了对方也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这个人不是和陈立新最对胃口的黄毛。也不是心思缜密的洪阿根,更不会是独立团第一指挥官石继平,而是在几个老战友中官衔最低,手下兵丁也最少的阴枪陈开聪。

    “我就是有点气不过,凭什么把我们作为主攻击部队的任务撸给别人。方案是我们花了两天两夜时间推演出来的,头都白了几根,结果呢,主攻任务成为了别人的菜。我们反倒成为了支援接应的主战部队!”

    “老陈,这次在部队中精选出两百多人就比原计划出动两个连渗透突袭就要来的更稳当,两个加强连五百号人,肯定要比现在精挑细选出来的两百多人要好隐藏;再着说了。人一多起来虽然更安全,但是肯定要失去在保密性的前提下进行完美的突袭。我们这次战斗对渗透突袭部队的要求太高了,上面派更专业的人前来完成这个任务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娘的,话定这么说,可是原本应该我带队去执行这个任务的,现在报告交上去了,支援来了,没我的事了!”前方行进的队伍走道一处大空地时停止了前进向空地的四周散开,看来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陈立新一路的抱怨也让自己心中的怨气泄不少。

    “不过我倒是想知道,能接替我们这次任务的部队是什么部队。”在泄一通之后,陈立新也冷静下来。因为这次负责主突击深入的部队所执行的任务的确太过于凶险,弄不好基本上就十死无生,陈立新敢带人执行这个任务就代表着他有这个本事敢接这个任务。虽说很不满上面派其他部队来接替自己执行这项任务,但是陈立新也想知道,派来接替自己的部队是什么部队这么牛逼。

    “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军区或战区刚组建没多久的特种部队吧……陈开聪说到战区特种部队时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因为在之前的选拔中,陈开聪就差这么一点点就可以入战区特种部队,但是陈开聪一直不知道,这一点点的原因是什么。

    “切,如果是战区特种部队那也没差我们多少。虽然陈立新嘴上还很强双,卫是多少却办能从众点强硬的背后看出点陈力新心中有灿口经心虚。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水平之后,有时候差这么一点就是致命的差距。一个新兵能从全部脱靶到全部子弹上靶并不需要多长时间,而从子弹全部上靶到全部命中在十环以内就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从子弹落在靶心附近的远近就能看出这名士兵的技战术素质是不是老兵。但能进入到特种部队选拔的老兵如果从这里分辨出水平高低其实也很筑单,一名高水平的老兵不仅仅只会在阳光明媚的固定靶场上打出满环。真正能入选特种部队的人能在夜光、动态、沙土、喘息、甚至在使用没有校正的枪等各种环境和恶劣情况下打出好成绩。而这些差距,正是老兵们之间那微小却有需要长时间练弥补的差距。

    正当陈立新和他的部队在旷野中悄悄的等待着什么时,天空中,一个重型飞机编队正借助着夜色的掩护在高空中飞行着,只是在飞抵澳岛大陆上的某个地方时,当其他飞机开始降低高度准备降落时,另外的一架飞机却脱离了编队仍旧向澳岛腹地飞去。

    “你小子够牛啊,居然敢在这玩意上面睡觉?。飞机的机械师从机舱那边走过来时,现在机舱中那巨大的装载物上面,一名身穿怪异迷彩的士兵正躺在上面假寐,而在整个机舱里,有这么二十多名同样身穿怪异迷彩服的士兵在各自的位置上休息着。看他们的表情平静,丝毫不象是即将要去执行一项九死一生的不可能任务,而就像是要逛一个公园那样轻松和简单,这让机械师暗自砸舌。

    “这有什么,他还在运送硝化甘油的车厢里睡过觉呢。一名坐在机舱内部的士兵漫不经心的帮睡觉的士兵回答着,手中的多用刺刀不断的在手中旋转翻滚着变出一道道刀花,看手法就知道这些人是精锐士兵。

    “嗯机长要我过来告诉你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叫你们准备一被对方话语中的内容噎了一下的机械师感觉自己向对普通伞兵一样提前通知对方准备的好心有些多余,而随后对方的表现更让他坚信了自己这个行为是多余的,因为对方二十多人在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从各自的休息姿态迅转变成了准备跳伞状态,整个动作迅而又熟练。甚至连检查装备时物件碰撞声都很少,老练的动作更是证明着他们绝对不是一般的精锐士兵。

    “机长,你害苦我了,他们根本不需耍我过去提醒,只要准备的红灯一亮他们就可以迅的准备好。你让我过去不是丢人吗,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兵啊”。回到驾驶舱,机械师有些不满抱怨着向机长提出抗议。

    小子,喊你过去是让你开开眼,那些人不是普通的特种部队,虽然我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是我从他们各种特征和装备的部分武器中判定,这些人应该是最精锐最神秘的暗影,别路过神仙面前不长眼。”机长掐断飞机内部通讯装置小声的在驾驶舱里叙说着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我靠!机长你早说啊!我这就再击和他们套套近乎!暗影啊传说中老牛的部队  ”机械师一听便拍着大腿喊后悔,但是他还想去套近乎的举动被机长给叫住了,因为暗影本身是一个很神秘的部队,你可以在未知到他们身份的情况下和对方有一定的接触,但是一旦你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很多东西就会因为涉及到保密而对自己今后的展带来不利。

    而正和机长所想的那样,飞机上的临时乘客不会给他们太多的了解机会,当飞机飞抵目标上空时,二十多人悄无声息的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这些人是”

    看着对方驾驻着和传统圆顶降落伞不同的伞翼降落伞轻松自如的降落在指定的空地上,从天而降的这些人光是这一手就让在下面接应的陈立新吃了一惊。他在军校里恶补军事知识的时候听说过,普通的伞兵用的是圆顶降落伞,而能使用借助风势操控自己降落地的伞翼式降落伞的士兵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部队,看来对方来头绝对不

    “你好,我是这次特种行动指挥官张忠华,从现在起,斩前行动的核心任务将由我来指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