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三十二章 争夺桥梁

第五百三十二章 争夺桥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刃倍米学瞄准镜和之下面的枪身一样,被破烂的麻布给毖侥刚面目全非,放在杂草满地的河岸边上令人无法分辨得出是什么,也许是一根从上游漂下来的烂木头,或许是一堆杂草中的凸起物?是什么很少有人会去注意,因为它实在是太难以令人分辨出它的真身了。

    四倍的光学镜片组上,纤细的黑色线条焦点死死的套在设置在桥中间的机枪火力点射手胸前,虽然是第一次实战使用这种射程不远带消音器的亚音狙击枪,但是有着丰富狙击经验的陈开聪仍旧用自己的真实实力让暗影的队员将这支狙击枪交给他使用。

    从远处走来四名身穿澳军军服的白人,在他们中间是两名身穿中国士兵军服的中国人,脸上青乌的痕迹证明着他们刚才被俘过程中所遭遇到的暴力伤害,而押送他们的四名白人不断的用自己手中的枪托和皮靴催促着行进的度。

    “嘿!老兄,你们从哪抓来的中国猪啊?!”虽然这四名白人士兵实在是有些眼生,但是都知道现在的中国人几乎走向整个白人世界宣战,除了德国人和少数德国操纵的愧儡国在帮中国人说话之外,难道在澳大利亚的土地上这么快就出现澳奸了?这是所哼哼着良好自我感觉的白人绝对不会相信的事。

    “不是我们抓的,是前面的伙计抓到的,只是他们比较倒霉,在抓获的过程中被这两头中国猪给伤了几个人,我们这才被派来押送这两头中国猪!”站在后面的押送士兵在回答的同时还不忘狠狠的踹了一脚前面的那名面相较老的中国士兵。突然受袭的他身形一下子没稳住狠狠的撞到了前面的机枪护垒沙包上,狼狈的姿态让所有站岗执勤的澳军哨兵们哄笑起来。[][net]只是没有察英到。这个抢先的回答和这一脚让人在第一感觉上亲近了不少,而这一亲近导致的后果就是很多人心态上的放松,而这一放松便钻进了偷袭者设下的圈套里,这可是有着多年实战摸哨和混入经验的中**队在付出多少英雄和无名烈士后总结累积出来的血泪教。

    更没有人能想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都被集中在这六人身上的同时,冰凉的河水中从上游处漂来一些若隐若现的黑影。

    “对了伙计,你有火吗?我们这几个人中就我一个人抽烟,其他人都不带火的,”一名押送士兵翻出自己的雪茄,靠近两名澳军哨兵示意借个。火,而另外的一名押送士兵则浑身上下拍打寻找着通行文件。至于剩下的两名押送士兵,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食指已经放在了打开保险的扳机上。

    “噗呲”一声经过多重消声瓦的孔洞消散出去的轻微气流爆破声响起,虽然在五十米内这个。声音仍旧有被听到的机会,但是对于一百六十米外的人来说就是完全不可闻的声响。亚音的初弹头虽然没有很牛逼的射程和威力,但是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消音特点的子弹仍旧能在两百米的有效射程内给予目标致命的一击。

    第一名桥中间不可偷袭的机枪哨位士兵在陈开聪精准的射杀下胸前绽放出一团血花,由于是特种作战。经过特殊改进后的弹头完美的在其身体内部释放出了剩余的动能没有形成一个穿透,将最后动能能量传递到死者肩肿骨处的弹头让死者象被狠狠撞击一样在撞在机枪沙包掩体后反弹回去,完全失去控制的身体在受到前面绊倒的沙包磕绊下成为了一具跌落到桥下的尸体,撞击水面所产生的声响让很多人包括刚刚在他身边的战友回头查看。

    “哗啦咯嚓”一声连贯的金属滑动撞击声响,狙击手陈开聪轻巧而又迅的完成了退壳、重新装弹的循环动作,没有太多噪音和后坐力的特种狙击枪上的瞄准镜基线一直就在第二个目标身体周围晃悠,只用了不到三秒钟,第二消音子弹便脱膛而出飞向刚刚失去战友的机枪供弹手。

    陈开聪的第二枪显示出了他扎实的基本功和富有大量实战经验的功底。第二枪的子弹是直接飞向供弹手的头部,当所有人被桥中间的射手尸体落水声所吸引转头观看那时,映入他们眼帘的最后景象就是供弹手头部爆出来的红白色血花和软绵绵倒下的尸身

    “敌,”第一个声音刚刊吐出喉咙,出警报的澳军军官便现自己的咽喉处嘶嘶的漏风,随着这漏风的阅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加凹口氐姗”说齐伞 日仁随着的是自只鲜血喷出的柜经声。而当他努力的转身系升飒偷袭自己的凶手时,他看到刚才还是自己人的白人押送士兵将一把宽阔的刺刀准确的从自己身边的士兵肋骨缝隙处插进心脏。

    “挞挞咕”的射枪声并不是来自于澳军防御阵地的机枪,也不是渗透埋藏在附近周围中国士兵手中的跨时式自动步枪,而是那个刚才被狠狠踹了一脚身体撞到澳军桥头机枪掩体外的中国士兵手中的冲锋手枪。

    如果你的眼睛更尖锐的话你就会现,这名面相老成的俘虏正是独立团四营营长陈立新。拥有足够突袭经验的他主动报名和力排众议的使他自己成为了突袭桥头的一名突击士兵,而他也用自己丰富的伪装经验和堪比影帝的表演技巧征服了他的“观众”这些死去的“观众”绝对没有想到,当陈立新借势狠狠撞击在机枪掩体上的那一刹那,暗藏在他身体后面的冲锋手枪便变戏法似的出现在他的手中。

    在这个世界上,当世界上的白人们认为冲锋手枪只是单兵防卫的鸡肋武器而弃之不用时,只有中国人将这种武器的性能掌握和挥到了极致,可以说,世界上只有中国人是最懂和最擅长于用冲锋手枪这种近不进,远不远的鸡肋武器。

    只见陈立新双手横向持枪,最初射击时枪口略微向下,在开枪射的同时借助着枪口的后坐力逐渐抬高枪口指向,逐渐形成一个横向扇面的扫射区域。而在这个扫射区域内的目标就是澳军桥头机枪阵地和旁边的澳军士兵。

    “厉害啊!有空教我这一手!”在干掉眼前的澳军哨兵军官后,刚才那名狠狠踢了一脚陈立新的犹太兵一边将只能单的李一恩菲尔德步枪给扔掉掏出手枪一边向陈立新说到,刚才陈立新双手持枪的精准杜射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永远的光辉形象,他永远也想象不冉,自己所看不上的武器在这名中国老兵的手中挥出如此之大的杀伤效果。

    “可以,但是你小子要先被我踹两脚!!”陈立新双手向下一颤,借助着地心引力将两支冲锋手枪的空弹匣给卸下。

    “如果你能教我更多的经验,你踹我十脚都没问题!”在两人打趣交谈中,在桥头和桥下三、四百米外出现了埋伏的独立团士兵身影,他们正在加奔跑冲向这桥头增援。而这时在桥面下,那些混杂在冰块、杂物的几个,黑影也显露出身影,这些勇于在冰水中作战的士兵手脚灵活的攀爬上桥头和桥下,增援陈立新他们和检查桥底是否安放炸药进行拆除。

    增援到这里需要一分半钟的时间。这一分牛钟的时间就成为了关键。撑不撑的过这一分半钟就代表着这次行动是否成功,对面的澳军士兵也不是瞎子和傻子,虽然搞不清楚这些黄皮肤的中国人是从哪里找来的白人帮凶,但是现在要的问题不是去弄清楚这个问题,而是要夺回桥粱!

    由于为了伪装俘虏和押运士兵没有携带配备射的步枪,澳军在桥头上的机枪便成为了几名突击队员眼中的火力保障,只是老实的水冷重机枪旁边,并没有足够多的弹药存放备用,加上枪身上的那条弹链,也就是寥寥无几的四、五条弹链罢了。

    这场桥头争夺战一打响陈立新这几名突击队员就打的很吃力,没有了趁手的射步枪,缺乏火力压制的他们很难是人数众多的澳军对手。而桥头上的重机枪更是对方重点关照的对象,被对方如雨般打在机枪阵地上的弹雨很难让机枪安挥出正常的威力。

    “把中国猪给赶出去!!”进攻的澳军现在是风头正盛,上百名澳军士兵象吃力**般的勇猛威武。没有足够的射火力,就连手榴弹都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消耗殆尽,只有陈立新手中的两支冲锋手枪在最后的距离上拼命的压制住对方进攻的势头。

    “连长,敌人和营长距离太近了。现在距离两百六,距离有点远,再加上风力二级,我不能保证落点精度,太危险了!除非我再向前靠近一百米的距离!”在中国士兵增援跑动的队伍中,一名手持六管榴弹枪的士兵看着笈可危的桥头阵地向身边的周业雄警告着射击的危险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