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五十八章 饕餮盛宴

第五百五十八章 饕餮盛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川  沃:写顺了就多写了很多。来晚了。八千字奉川  。

    “快!!开动最大马力,必须要等这狗娘养的逃走之前干掉它!!”前来围攻必号潜艇的那三艘军舰中的一艘驱逐舰舰长现在是冲冠眦裂,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居然让对方这样大摇大摆的对自己保护的目标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这比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还要让他感到难受。另外两艘军舰的船长心情也大多如此,其实不光是他们,换成任何一名护航船只人员看到自己的船队遭受这样的打击,任谁都很难忍受得了。

    只是人一冲动就容易犯错,如果这几名舰长和他们的船员们能冷静一点,他们不难现加号潜艇最后向他们射的那再枚鱼雷。只是作为一名高高在上的白人自傲心理突然受到这样严重的伤害,那种被他们眼中低贱的中国猴子所羞辱的怒火使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左舷前方现鱼雷!!”虽然舰长们怒火攻心蒙蔽了理智,但是膘望员们却仍旧还保持清醒的观察着海面,不过已经为时已晚,两枚鱼雷一千一后的已经冲进了一千米的距离内,这个时候再想进行拦截已经有些晚了。

    “全前进,右满舵!!”舰长在判断了一下距离之后迅的报出命令,他想试图用自己的高度来避开对方的鱼雷。

    这个判断是对的,至少是在面对老式的直航鱼雷时,军舰可以凭借着自身的高度轻而易举的将直航鱼雷给规避掉,哪怕是不能规避掉,只要将船头对准鱼雷行进过来的方向,就能大大减少被命中的截面,这是一直以来各国除日本外最常见的躲避鱼雷手法。只是这几艘美军军舰的舰长们一直是处在船队的后方。他们并没有看到船队中部和前方的惨象,而且舰队中由于突然受袭有些乱哄哄的,共用频道里一片混乱的叫喊声,舰队无法能够迅的告知他们中国人的鱼雷是可以自动寻找目标并引导鱼雷转向攻击的,,

    不过告诉了也没用,如果能自动探寻目标的自导鱼雷能这样轻易的被躲避掉,那么中国人还费老大劲造出来做什么,

    “舰航深水炸弹组准备,我要让这帮狗娘养的被炸成碎片中的碎片!!”杀气腾腾的美军舰长用望远镜观察着中国潜艇最后起攻击的那一带水面,似乎想要把深邃的海水用目光刺穿,找到那个刚才让他们脸面受损的中国潜艇。

    “舰长,对方鱼雷在转向,它仍旧在向我们冲来!!”膘望员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哭腔,看来他所看到的东西让他受到不小的刺激。

    “什么!!”这回轮到舰长吃惊了,张着嘴冲到驾驶舱旁边,顺着膘望观察员的手指方向,美军舰长很容易的看到那枚冲向自己的鱼雷轻易的以一个诡异的行驶轨迹继续冲向自己,鱼雷尾部那淡淡的白色痕迹让这条轨迹呈现一个弧线,而这个弧线的终点,正是自己的这艘船的船种部。更加好死不死的是,自己由于右满舵躲避对方鱼雷后,船身还正在往左边回打,现在这个距离现在是想躲也躲不掉了,,

    “中国人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上面有人操纵吗?上帝,您抛弃我们了吗?”在舰长虽后的祷告声中。轰然的爆炸声将整艘驱逐舰给送上了天空,,

    这艘驱逐舰的遭遇还算是好的,另外的一艘护航舰才叫更惨。

    这艘护航舰上的声纳员比较尽心敬业,他一直做在声纳室中聆听着水下的动静,当那么声纳制导鱼雷声纳开机工作出第一声音波时他就监听到了,声纳员第一时间通报了护卫舰的舰长。舰长算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这个,时候对方的潜艇只会跑路,绝对不会开着声纳向自己冲过来,因此他第一时间下令转向规避。护卫舰的身板要比驱逐舰要一些,这小一些就应对了老话中的船小好调头,这艘护卫舰在同等度的情况下就要比驱逐舰更加的灵活迅,它快的规避使得自己一早便远远的离开了鱼雷的航线。只是随着声纳制导鱼雷那不断靠近的踢踏声。一直监听水下的声纳员脸色越来越难看……

    “鱼雷变向!目标仍旧是我们!!”

    虽然听到声纳员的话非常的吃惊。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更多的时候去确定他是否在说愚人节的笑话。赶紧规避躲开这个大杀器才是王道。虽然自己是在船队的后方,距离被击中的轮船有一段距离,但是船长还是从对方那鱼雷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中大概了解了对方鱼雷的这种恐怖威力。人家八千吨级的船只象个小耻板一样被轻松抛起,那自己这不到两千吨的小身板绝对扛不住对方的一击,能有多远闪多远吧  ,

    只是不管自己使出吃奶的劲怎么变向,对方的鱼雷始终在不断的修正自己的航向继续死死对着自己冲过来,在声纳的耳机中,声纳制导鱼雷的主动探测踢踏声越来刺耳,每一声都像死神挥舞的镰刀挥动的声音。

    当最后的爆炸将护卫舰冲上天空时。三艘前来攻击馏号潜艇的最后一艘驱逐舰被眼前的惨景给吓住了,见过惨的,没见过那么惨的,,两艘军舰在最后一艘驱逐舰甲板人员的注目礼下先后飞起  再重重的摔在海面上。那艘护卫舰最惨,鱼雷爆炸时的冲击波就已经对舰体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小身板的它再落到水面时更是稀里哗啦,舰体表面上的火炮、防空炮以及一些零碎件在这种冲击下直接和舰体分离,而甲板上的人员也在飞天的过程中摔了一化晕八素,一些没有在爆炸时固定身体的人在坠落时直接撞击到了舰体上,摔断骨头算是轻的,有些江、直接扎到舰体的凸起物上,喷溅出一团团的红色血花。

    两艘军舰的下场直接震慑了最后一艘驱逐舰的攻击决心,而且由于它处在的位置是前面两艘的后方。摔落在海面上的舰体和掀起的波浪对它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为皓号潜艇的逃脱带来了非常宝贵的一段时间。在平时,这几分钟的时间也许对于一个人来说眨眼就过,但是在战时,几秒钟的延误的后果都有可能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当绕过前面两艘军舰还未沉没的残骸,这个时候恭郎他们早就已经潜到了一百六十米深的水下了,并且借助着海底妾杂的地形,尽量贴近海底悄然撤离。失去目标后的驱逐舰无奈之下,只有调头转向那两艘军舰附近,打捞着海面上仍旧存活的水手,算是挽救一些美军另一种财富的工作吧。

    只是它万万没有想到,它所放走的对手绝对不会这样轻易的打完就走。在撤离到足够安全的距离之后,饥号潜艇放慢了逃跑的度,以慢潜行的度小心的又转了回来。

    “舰长,到现在,我听到三艘船只解体的声音。”饥号潜艇上的声纳员小声的通报着自己所测听到的内容,那种舰体金属在海中解体的声音异常的刺耳,被水压给击破的噗咚声对于潜艇水手们来说既熟悉也害怕。

    “对方最后的那艘驱逐舰呢?”恭郎小声的询问着声纳员,现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就是那艘驱逐舰同时也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目标。

    “仍在水面上,螺旋桨停止转动。但是锅炉没有停止仍旧有噪音传来。按最后出声音来源的方向和距离判断,它仍旧在最后两艘军舰的附近救援士兵。”声纳手指指指上面的一个方向,恭郎可以清楚的判断出。声纳员手指所指的那个方向就是最后爆炸声传来的地方。

    “那对方大船队呢?”恭郎这时眼中爆出一丝贪婪,上面可都是大家伙啊,任哪个潜艇看到都会眼红的。

    “暂时还在原地晃动,看来我们中间那一击对对方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特别是几艘运兵邮轮,如果打中的目标是它们,它们估计还需要一段来重新们整编队,现在整个舰队现在是混乱一片,不过对方的护航船只拉大了封锁距离。”

    “很好,继续监听,随时向我报告。”

    在交代完声纳的任务后,恭郎轻声的走到指挥台前,重新将那份海图进行了修正后说到。

    “大家来看看,我们到现在加上最初的那两枚鱼雷,一共射了十枚鱼雷出去,按照声纳目前所听到的声音,十枚鱼雷均命中到了水面目标。只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够准确的确定到底是那些船只被击中。”

    “按照炸药的装量和威力,估计是三艘一万吨级一下的民用船只,那两艘军用舰虽然吨位但凭借自己坚固的抗击能力,还是能抗上一段时间不沉。”这是武器官的分析。军用舰只由于为了增强舰体的抗打击力和抗沉力,水密舱要比普通的民用船只要多一些,而且在龙骨还有结构上都要采用较为坚固结实的冗余设计结构,这样才能保证船体在各种打击下能够有足够的强度保证没那么容易破坏解体,即便真是抗不住了。这样的设计也让宝贵的船员能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撤离。

    “全部八个射管,装填完时间还要多久?”大副看来比恭郎还要心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起下一轮攻击。

    “后面的射管二十二分钟内装完,但是前方鱼雷全部装完至少还需要四十五分钟以上。”武器官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很确定的回答着。

    “四十五分钟以上啊这时间太久了,能不能再快点?!”这回是恭郎急了,虽然他也很清楚的知道六个射管全部装填所需要的时间。

    “舰长,要不然我们装多少打多少?时间拖的太久了对方会直接重新编队跑路的!”大副说的可是实话,这再不打等对方该救援的救完。该重新编队的重新编队。这水面船只的航可是要比水下潜艇的航快多了。

    “不行,对方船只太多,护航船只也多,现在对方是为了救援而默认了我们脱离战场。虽然对方没有继续派遣船只前来攻击我们,但对方心头火毛着呢,如果我们这么第二次攻击,对方绝对豁出命来跟我们死,磕。机会只有一次,与其就为了一、两艘船只的战绩去冒这个险,我还不如继续等待着更好更安全的机会来进行作战。”恭郎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这汗珠一部分是闷热的环境所造成的,一部分是紧张所致。

    听完恭郎的话大家也冷静下来。大家心头都想能够快的起第二轮进攻,甚至是一下子将自己船只上的鱼雷全打出去,能击沉多少算多少,可是这不现实。舰长所的好,对方是在不清楚中国鱼雷威力和损有自导性能的前提轻敌导致自己第一轮攻击后悄然逃离,但是对方现在肯定相当的光火,如果自己第二轮攻击一动,对方肯定会玩命的对自己起追击。即便是能逃出对方凶猛的追击,但是肯定不会象刚才那样的轻松,很有可能就是一场恶战。可以很清楚的料想得到,第二轮攻击之后,对方的船队也会重新整理完队形和施救,再想起进攻对方已经是船去海空了。所以”机会只有最后的一次!!

    不过恭郎他们并不知道,幸运之神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由于奶号潜艇在中部所射的鱼雷中,有两艘运兵船很“幸运”的遭到了中国鱼雷们的垂青。被击中的运兵船当场就被炸死、震死、摔死一批人。剩余的士兵中也有不少人被炸伤、震伤、摔伤,而剩余的士兵也乱哄哄的一团糟,有的想要抢救生圈跳海逃生,有的忙着寻找着长官或者是战友。而有的完全就被炸傻了不知所措。

    这样混乱的场面让在不远处旗舰上的麦克阿瑟怒火中烧,这简直是在丢他的脸,因为同样被鱼雷攻击的船只中还有几艘民用征召来的运输船。那些船员的表现要比美国大兵们要好多了,救治伤员、勘察受损情况、排水灭火自救,一系列的动作是干净利落,哪怕是弃船也是伤员先撤井井有条,比运兵船上美国大兵们的表现好多了。那些抢夺救生圈跳海逃离的士兵们丢盔弃甲,抱着救生圈疯狂的向身边所能靠近的船只游去,这一来散布在海面上的求生士兵又挡住了后面船只的航道。丢尽脸面的盛怒之下,麦克阿瑟他立即下令派出船只对那几艘运兵船进行施救。

    其实这并不完全是那些慌乱的美国大兵的错所照成这样混乱的场面。那些货轮的水手们多半在海面上讨生活已久,他们清楚的知道在轮船上一切听从船长的话,而且在以前单船行驶的情况下,船只出现问题船员们对船只施救其实就是在自救,擅自弃船跳海逃生那就等于是背叛这条船,如果船只抢救过来,那么叛徒的下场一般会很惨。茫茫大海中就靠自己一个人一条小船甚至是救生圈想活下去,那和在死神面前挑战它的权威没有什么区别的蠢事。因此只有在船长确定船只无法抢救的情况下,船员们才会在船只的命令下共同弃船逃生。这是一种不成文的纪律,是那些美国陆军士兵所不了解的,而且这些美国陆军又多为新兵。在失去士官和长官的领导之后这些人很容易心理解溃做出一些影响其他人

    麦克阿瑟的命令让很多船只停了下来对跳水、落水的大兵们施救,这一停泊便让原本就有些拥堵的航道显得更加拥堵,后面的船只也不得不要么停船,要么转向等待着新的集结组队命令。就这样,当恭郎他们完成全部鱼雷装填从海底上悄悄的伸出潜望镜查看之时,海面上那忙碌的景象再次让恭郎的心脏不争气的扑腾扑腾加跳动起来,,

    最后一次攻击度很快,因为舰舶前面的三个鱼雷管内装的是老式第一代的直航鱼雷,恭郎是孵着那些静止不动救人的船只打的,反正那些船沤在一起,只要瞄着那个方向不跑偏的太厉害,估计瞎猫都能撞上不少死耗子”,

    但正和恭郎所预计的那样,当他射第四枚鱼雷时他被美军护航船只所现了其位置。好家伙,一下子便冲过来了八条船,杀气腾腾的高向恭郎所在的位置冲来。誓有不击沉奶号潜艇不罢休的样子。恭郎一见也没敢多待,对着几艘围逼过来的驱逐舰释放了最后几枚鱼雷后便快下潜一路逃窜。

    虽然最后射的保命鱼雷干掉了几艘围追的美军军舰,但是这一次。美军护航军舰们没有被再次给吓住,他们是王八吃秤驼  铁了心的要把奶号给干掉。因为馏号前面的举动已经让舰队司令在公开频道里扯着嗓子破口大骂了一轮,护航舰的舰长们都在这种无差别大面积的骂声中被骂了一个个狗血临头,而且恭郎这种打完了脸还不过瘾的再次上门抽人这种举动就更是让人受不了,娘的,你当老子着些反潜舰都是吃素的啊!!放你第一次偷袭碍手也就算了。做人要知足,结果你小子却不识好歹的偷吃完后还想再来第二回!!打脸也不能这么打的啊!!

    被激怒的美军护航船只象疯了一样拼命的往水中投掷着深水炸弹,大家也知道,深水炸弹在投掷的时候,为了避免照成误伤,船与船之间,特别是这种大拉网式攻击时,投掷的时间还有密度是有规定的,就是为了不造成深水炸弹入水后太贴近己方的水面舰只造成误伤。而现在的美军反潜护航舰完全已经疯了。他们根本不去理会什么误伤不误伤。深水炸弹象不要钱一样疯狂的密集往水中投掷,不断落水的咕咚声和深水炸弹不断在水中的爆炸声潜艇上的声纳员完全工作,不仅无法判断对方各艘军舰的航向、航还有距离,更是无法分出对方投掷的深水炸弹距离和度还有数量;失去了有效的预测,饥号潜艇只有在水中凭借着运气和大概的方向,还有恭郎那做舰长本能的预判断来进行规避。一时间,奶号潜艇只能被动硬挺着挨打。整艘潜艇陷入一片震荡和危险境地中去。

    “这是第几轮了?!”又有几枚深水炸弹在潜艇周围爆炸,爆炸的震荡冲击波让潜艇剧烈的晃动起来,一些没有固定身形的水手们纷纷撞到潜艇壁舱上或者是摔倒,恭郎死死的抓着潜望镜上的绳索固定着自己的身体。

    “已经算不出了!!”大副现在也无法能够在指挥台上简单的划出攻击次数,那几个未写完的正字每一笔都歪歪扭扭,证明着每次经受深水炸弹攻击的时间间隔都不会很长。

    “啪啪”的两声,潜艇指挥舱内的照明灯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爆掉,散出的电弧火花异常的刺眼。不仅如此,一些管道的接头处在这样频繁密集的攻击下出现了松动。舰艇内开始出现轻微渗水。

    “舰长,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必须要尽快脱离这里!!”大副擦擦自己的额头上流下的鲜血不让鲜血迷住自己的眼睛,在刚才的某一轮的深水炸弹攻击中,他的正专注着计算潜艇的度和海底距离,一个不留神额头撞到了潜艇那金属台上。

    “对方攻击频率太密集,现在他们是无差别无目标的攻击,抗下去!只有抗下去才能活着回家!!”又是一轮爆炸伴随着恭郎的喊话,在这样海底巨响的背景音下,说话的声音已经用不着再小声小气,现在敌我双方的被动声纳已经不能工作,海中的爆炸声就一直没有停歇过,到处都是美国人拼命释放出来的深水炸弹。看来美国人是打算将它们所携带的深水炸弹全部投掷完后才会停手。

    “船长,这里走动力舱,燃料电池在爆炸中受到震动出现泄漏,我们的电量不能再撑多久了!”俗话说坏事连上门,从喇叭里,传来动力舱水手长那戴着防毒面具瓮声瓮气的声音。

    “娘的,大副,你还能判断出对方最后攻击的边缘吗?!”

    “这里!!”大副看了一下自己的到计时手表,再心中默算了一下潜艇刚才保持的航后在海图上点出了自己和对方大概的位置。

    “娘的,是死是活拼了!!所有人员注意,对方攻击太频繁密集,我们继续向南撤离不太现实,现在我决定赌一个大的!!西面不远处有一个小海沟,我们可以从那里躲避对方的深水炸弹攻击,对方也绝对想象不到我们会冒险从那里逃离。可以说我们只要能到达小海沟我们就能安然脱险。

    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转向西面航行,这会迎头和美军反潜舰船迎头对上,我们只有全前进,利用他们计算错误的高时间差,在最多的深水炸弹落到我们身边前冲过去,大家有信心吗?”

    “舰长,一切你说了算!!”从喇叭里,迅的传回来各脸室的回。

    “很好,舵手注意,右舵三十度,航向二三五,全体咬紧牙关。全冲出这里!!机房,等我们到达对方船下时释放储备油污和垃圾!!同志们,注意一切管损渗漏,是死是活,就看最后的这一段生死路!!”

    当四6号潜艇转向冲至西面时。正和恭郎所预计的那样,美军护航舰只正有三艘前来增援的反潜舰冲向这里,它们并不知道饥号潜艇正朝向它们脚下行驶而来,它们现在也只能凭借水面反潜舰只小队指挥官的命令。朝任何一个中国潜艇有可能逃离的方向投掷密集的深水炸弹。因为现在任何的水下探测设备都在这样无差别大面积的攻击规模下失去了作用。

    最后一轮的攻击相当的猛烈,虽然恭郎想通过时间差尽量的躲避掉更多的深水炸弹,但是这个尽量一次就代表着饥号潜艇仍旧需要经受一些深水炸弹袭击,而且这一次的袭击。由于无法左右机动躲避,很多深水炸弹就是在饥号潜艇不远处爆炸的。这一次的爆

    “啪!”

    “砰!”

    各种管道爆裂的声音在舰艇里面响起。一些管道无法再经受起这样的考验而纷纷爆裂,汹涌的海水和高压水枪一样冲了进来。这其中,以指挥舱和松房情况最严于是两个控制要地。这里的管道要比其他舱室的管道要多很多。

    “舵手操控手保持不动继续操控船只,其他人全部投入管损!!”

    恭郎一声令下,其实也不用他说话,所有的人都纷纷自觉的投入到管损中去,潜艇的蓄浮力就这么百分之十二左右,再多进点水潜艇肯定沉没。

    “舰长,我们现在已经脱离对方的攻击区,并且我们到达了海沟上方,只是现在我们的深度已经达到了两百米,而且,”而且我们现在仍旧在缓慢下降!!”大副的消息算是喜忧参半,虽然已经脱离了对方的攻击区,但是却现进水已经过了想象。而且,这还是坏消息的开始。

    “所有水仓排水!!”

    “已经试过了,弃舱排水柜失安!正在手动排水!”

    “舰长,升降舵传动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时间修复。”从后机房传出来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

    “来不及了,手动将升降舵旋死。我们需要一些精力来减缓下降度!”

    “明白!”

    “现在深度?!”

    “二百二十米,舰长,即将到达极限潜深!!”

    金属舱壁和龙骨被强大的海水水压挤的是格朗格朗的直做响,在平时这种声音会让水手们心头毛神经紧张。但是现在的情形根本不会让水手们去关注这个,他们正在全力以赴的和管损的漏水正在抗争着,为自己继续活下去而拼搏着。

    “**你祖宗个大爷!想让我死在这里,没那么容易!!!”机房里,面对刚刚爆裂的主管道那条堪比高压水枪冲击力的水柱,水手长拿起一个专门用于管损的扣碗,死死的对准那个漏缝冲了上去,冲击力相当的强大,喷溅的水柱打在水手长的防毒面具上直接将防毒面具给打掉。虽然水手长知道暴露在机房燃料电池泄露出的有毒气体里是对自己有生命危险,但是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允许自己再重新佩戴上防毒面具。

    “狭路相逢勇者胜!!死吧!!”水手长在这种危急关头下,那瘦小的身体突然爆出巨大的能量,在他的怒吼声中,管损扣碗死死的扣住了主管道破裂缝上,喷涌而出的海水立刻得到了极大的抑制。只是水手长现,扣上扣碗后面的连接扣后。连接扣在这样的冲击力下被撕裂。主管道上的那条裂缝中的海水似乎看到了一丝继续肆虐的希望,立玄加大了对连接扣的压力,试图撕破扣碗重新肆虐。水手长见状没有犹豫,他用手死死的扣住管损扣碗,整个人死死的抱在主管道上,现在整个机舱内所有的人都在忙于管损没有人能帮自己重新佩戴上防毒面具。但是水手长没有选择,现在呼吸了过量的有毒气体已经开始让他头晕目眩,但是水手长更清楚的知道。他的手就是全船人的生命希望。他放开不仅害掉的是自己,还有整艘船上的全体战友!就是自己死。也要让其他的战友活下来!!

    “我们不会死!我们不会死!”前舱的水手们疯狂的快手动转动着手动排水舱阀,这个人一旦没力气立刻有其他水手顶上,每个人都使出全身的力气快的旋转着这个掌握全体官兵性命的排水阀。

    “舰长!!舰长!!我们停止继续下潜了!!”看着那个已经过最大潜深深度的指针停止了继续向下摆动,开始缓缓的向上移动时,在指挥潜艇操作的大副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又哭又笑的叫了起来!!

    终于,刚才还象头脾气暴烈的野马一样的潜艇终于在这群水下的驯马师前平静了下来,潜艇再次被重新掌控恢复了受控状态,而此时潜艇内的透水也基本停止下来。

    “各舱室,汇报各舱的情况。”刚网经历过一场生死劫的船员们都透着一股子虚脱,恭郎也如此。说话的声音都明显的带着疲惫。

    “鱼雷舱没事。轻伤两人。”

    “指挥舱没事,轻伤三人。”

    “尾部鱼雷舱没事,无人受伤。”

    “机舱汇报,轻伤两人,水手长”水手长因不肯放手主管道破口。吸入过量有毒气体阵亡,”

    喜悦中总会伴随着伤痛,水手长的牺牲冲淡了大家刚刚死里逃生的喜悦心情,一种忧伤伴随着声音瞬间传遍整艘潜艇。大家都知道燃料电池反应时所产生的毒气有多厉害,使用的越久机舱内的含量浓度就会越高,而浓度越高就会对人体的危害越严重。因此很多时候,船长也是能不使用就不使用燃料电池,但是今天。从最初的那两枚鱼雷开始,潜艇就一直为保证足够的全机动能力再一直使用燃料电池,机舱内的有毒气体浓度,肯定是高的可怕……

    淡淡的吸嗦声在只有少量渗水的船内滴答声中响起,一些水手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们还清晰的记得水手长的音容相貌,甚至在十来分钟前。他还和大家一同战斗在一起,可是十多分钟后,他却和大家阴阳两相隔。也许这就是海军、空军和陆军不同之处吧,陆军的士兵也许每天都要经历和战友的生死离别,但是海军和空军则不会经受这样每日伤痛的离别,心理承受能力远要比陆军差很多,

    “都别哭了,老何时好样的。他用他的死换来了我们其他人活下去的希望!”在了解老何的死因之后。恭郎也感到鼻头酸。虽然恭郎知道。老再在饥号潜艇返回基地后能追认烈士并放荣誉勋章。但是如果勋章能换会老何的命,恭郎愿意用自己全部的勋章来换回老何的生命,那可是和自己一同在一个船上工作战斗了十多年的老战友!!

    “小伙子们,我们回家了,老何虽然牺牲了,但是我们不能让老何的牺牲变得没有意义,打起精神来!!今天我们用我们的战斗又创造了一个中国潜艇部队战斗记录,这个记录。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 但是这个记录,不会是最后的记录,因为我们,还要继续战斗下去!!活着,就是对老何最好的安慰,活着,就是对我们中国的最大贡献,活着。就是对敌人最大的威胁!!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击沉王!!”,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