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双重标准

第五百六十六章 双重标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找到了窍门,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也不会是轻松的!

    正当黄毛等主力攻击部队用八二无后坐力炮一个一个敲掉澳军抵抗武装的小洋楼干的是不亦乐乎时。正在瞄准下一个目标的安戈突然从参军多年的本能感觉到一阵危险,他没有象平时那样抗着射完后的无后坐力炮蹲下或者走进入掩体,而是扔下无后坐力炮撒腿就跑。正当他跑出没有多远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刚刚他躲在房角处被一门七十五毫米步兵炮炮弹给击中,巨大的爆炸力将这间房子一层给炸了一个粉碎,木制的家具和碎石被冲击波裹挟着将安戈狠狠的给推到。

    “安戈!!”和安戈一同入伍的李双进眼都红了,带着两个人就冲到了仍旧趴在地上的安戈身边。

    “安戈!没事吧!”

    “别翻我,背后受伤”史戈吃力的不让战友翻过身子,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后背上是一片火辣火辣的疼痛。

    这个时候李双进这才注意到,安戈的背后被大大小小的碎片给打成了筛子,多处的破洞让结实的作迷彩服象烂布一样,身上的鲜血正在不断的透出伤口。不过让李双进略感放心的是安戈后背上的伤势都不是很严重,唯一较为严重的就是肩头上插进的一个不知名的铁片,而且看样子安戈很幸运,铁片大概只插进去三公分左右,而且是小面积象根手指一样的宽度插进去,伤害有限。

    “还能走动吗”简单的将救生包里的白药粉撒在出血伤口较多的地弈进行简单的止血处理,李双进也知道这里不是处理伤口的最好地方。

    “不能!”尝试了一下自己移动后安戈放弃了自行撤到安全区进行救治,现在浑身多处受伤的他感觉动一下胳膊都可以牵扯后背的伤口疼的厉害。

    “担架!!”

    正当医护兵抬着担架抄近路跑过来时,让人愤怒的一幕出现了,在远处还未能收拾的一栋小洋楼里,突然喷射出一条水冷重机枪的火舌,子弹瞬间将医护兵给扫倒在地。生死不知。

    “**你祖宗八辈!!那么大的红十字你们看不到啊!!”

    看着医护兵到下,李双进眼睛都红了,不射击对方无战斗能力的医护兵是战场上的一个潜规则,毕竟医护兵在被俘后也可以为各方伤员进行救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手能进行的报复行为就是一种大家默认的潜规则,你可以这么做,那么我也可以用更猛烈的手法报复回去。

    “把一零七火箭炮拖过去!!”

    狠了的李双进用力的将一扇半掩着的破门板给踹掉,底部和头部加钢板的战靴做这种事情是相当的轻松。几个人把后背多处受伤的安戈往门板上一放,拖着门板在其他人的掩护下撤到了后面几百米处的安全区,这里是刚才安戈最先敲掉的小洋楼,当时趁着对方火力一滞的时候部队的步兵们就抓住机会突了进来,以这个小缺口逐渐给撕开了对方的小洋楼碉堡封锁线。在将安戈给交给后面的医护兵进行简单抢救后李双进看到半拖曳式的十六管一零七毫米火箭炮他眼睛亮了。

    半拖曳式十六管火箭炮装填满弹药全重达到了七百公斤以上,但是谁让你抬着走啊,只要抬起长长的拖曳挂钩兼固定助锄便可以轻松的拖着有两个通用轮胎的东西走,几名士兵推着十六管火箭炮就回到了前方。正在前方指挥战斗的黄毛一看就楞了。

    “李双进,你子怎么把这玩意给推过来了!这玩意威力太大,很容易误伤平民的!”

    “营长,一路上过来和我们交火的有几个是穿军装的?!连老头老太太都抗着猎枪对我们的士兵开火了,它们连医护兵都打,不收拾掉它们我心头恶气难消!”安戈一边解释一边将火箭炮的支架给架好,简单易操作的火箭炮被战士们迅的调整好射击角度。

    “也好,现在对面在房间中出现了隐蔽的步兵炮,再要象以前那样一点点推进也不合适,是该用点大威力武器来灭灭它们的威风了!”安戈被对方突然出现的步兵炮炸伤,医护兵被射杀黄毛也同样看在眼里,在心中想了一下后黄毛没有在坚持所谓的潜规则,娘的,凭什么它们不遵守就要我们一定遵守!而且现在一直没有用火箭炮进行覆盖射击就是在此之前担心造成澳洲普通百姓伤亡,可是打进来一路现,对方基本上是属于全民皆兵了,在这件房子里面有一对被打死的老头老太太,它们手中的猎枪造成了一名中国士兵大面积中弹,身上被打进数十粒小钢珠,整个人浑身上下就像是一个血筛子一样。

    黄毛不是什么圣人,看见自己的兵受到如此的伤害在他的心头上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只是在前方一时焦急忘记了后面有这么个大杀器放在那里。

    现在李双进随便两句话便撩起了刚才黄毛心头上的怒火,他拉过李双进,遥指着两栋洋楼说到。

    “两点钟方向,从这距离一千九百米,那栋外面烟白最高的那栋炮楼,才才开炮打安戈的步兵炮就放置在一楼车库内;十一点钟方向,距离一千一百米那栋外面草坪乱乱的房子。就是它刚才打我们医护兵的;两次射击灭了它,有把握吗?”

    “没问题!!”

    李双进把钢盔正正,好让自己有更好的视角视线观察那两个目标后拍着胸脯保证到。

    一零七火箭炮这玩意的确好用,而且自带螺旋喷射的火焰使得火箭弹在飞行中有一个旋转力保证着自身的飞行稳定度,八枚火箭弹以不到每秒一的度在六秒内射完毕,而一千多集的距离再加上使用上专用的射车更使得精度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八枚火箭弹全部命中了第一个设置机枪的小洋楼,巨大而又连续的爆炸使得这栋小洋楼象纸糊的一

    看到对方突然使用威力如此恐怖的武器,那间设有步兵炮的操控士兵明显慌张起来,他们拼命的想推着步兵炮离开这里,因为这栋房子虽然比其他的小洋楼要大一些,坚固一些,但是在这样的轰击下不被炸死也会被废墟给压死,不被压死这门步兵炮也会被前面众多的废墟物品给挡住视角给废掉,被近身毫无还手之力的炮兵就只有几支手枪自卫,下场会怎么样很容易用屁股都能想到。

    只可惜一零七火箭炮那快的调整能力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李双进他们迅的调整好下一个角度。八火箭弹迅的携带着长长的火焰飞向那个临时构建的炮兵阵地。

    “漂亮,一个完美的覆盖射击!!”

    黄毛看着远处刚才还嚣张一时的步兵炮在杀伤火箭弹的密集覆盖下成为了被废墟压毁的废铁一阵开心。

    “营长再弄点弹药来,一个一个的敲掉?”李双进也被这样的打击撩起了**,这样的战斗才叫轻松。

    “行!不过目标要我来定!”

    “没问题!!”

    而在奥古斯塔港另一个方向上。这里集中了部队的绝大部分坦克、装甲丰等重火力武器装备在此,它们正在这里等待着什么,而带队的,正是团长石继平。

    “团长,看样子那边是越打越激烈了”绰号姑娘的洪阿根手搭个凉棚远眺着城北处闹出来的动静,枪炮声和不断冲天而起的浓烟、火光让人很容易知道那边的战斗时愈的激烈起来。

    “越激烈越好,只有这样子他们才能够让这边的守军心急,这一急起来只要是将公路桥的守军派去增援。那么我们强行攻击的把握也就越大石继平没有观望那边,而是死死的守在通信器材的旁边,他要等待着某一个信号的到来,一旦收到信号,独立团这剩下了的部队就会在他的指挥下以最快的度对对方进行突击。

    “不过黄毛老陈他们兵力就这么点,够拉动吗?”洪阿根有些担心的追问了一句。

    “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的加热才不会让对方一下子察觉到味道出来。我让他们只有步兵攻击就是这个意图,对方外线的防御如果他们步兵还吃不下来老陈黄毛也不用再带兵了,撒泡尿自己淹死自己算了。等对方被他们步兵打的心火燎燥的时候逐渐派出预备队,澳军反扑的厉害顶不住时,我再派少量坦克和装甲车前去支援。但是如果他们现在一上去就用坦克挨个的轰,凭借他们两支团里攻击力最强的部队,不用一个小时我估计对方就要在桥头按起爆器了,”

    石继平这变相的夸奖让洪阿根心头挑起个大拇指,到底是接受过系统培的军事人员,这思考的角度和长远性就是自己这斗路出家的人所不能比拟的,而且还会从对方的角度进行逆向思维。看来虽然石继平在战前交给俩战友的任务虽然很重。但是并没有傻傻的让这两支团里攻击力最强的部队去和对方死耗。

    “大头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虽然通讯器就在自己的身边,能第一时间的收到阴枪陈开聪的信号。但是石继平还是有些焦躁的询问起一直在外面观察的洪阿根。

    “没有!这也太早了,对方连预备队都没有用上呢

    “是吗?”石继平这才现自己有些过于焦虑了,对于一个高级指挥官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摸出一根香烟,石继平现在需要香烟来舒缓一下自己的情绪。

    “等吧,我相信大头肯定能碍手的”。洪阿根也放弃了视觉观察等待,回到石继平身边陪着他一同在各种情绪中等待着最后的消息。

    只是当石继平和洪阿根在一根接一根的香烟中等待之时,在黄毛带领的一营中,生了一件事情。

    “营长!!这里还有几个喘气的。”

    在刚才炮击安戈的那栋房子旁边。旁边的这栋小洋楼被清理干净出来后成为了又一个前线指挥部,黄毛他们正带着人进入到这间没有被火箭弹炸得完全拐塌的房子里,在旁边,几名中国士兵又拖又践的将网才藏炮的房间中存活下来的澳军拖了过来。黄毛等人定睛一看,是三名澳军的军官和炮兵,其中一名军官并没有象其他人那样惊惶失措,相反。他仍旧保持着一丝的高傲和对中国士兵们的轻蔑。

    突然,还没等黄毛开口问。那名澳军军官便突然开口说话 叽里呱啦的突然冒出一段英文出来。

    “他说什么?”黄毛转头问向身边的翻泽。

    “他在说,为什么我们动用重火力对普通民居进行攻击,这是不人道的,这是在违反日内瓦公然。我们是除子手,是屠杀平民的屠夫,不是军人。”翻泽如实的翻释了那名澳军中尉的鸟语。

    “哦,”那你回答他,面对持有武器向我的士兵开火的平民。我要让我的士兵哈喽一声跟它们打招呼问好吗?”

    “营长,他说他没看到有平民持枪向我们的开火。”

    蹭的一下,黄毛心中的一股火被这句傲慢的回答给点着了,而且对方那视而不见轻描淡写的态度象最易燃的航空油料浇在火头上更加刺激增加着黄毛心头的那股怒火。

    “没看见。那这是什么”。黄毛不等翻泽将他的话翻泽过去,直接一脚踢开了一长桌子,桌子的后面,是一名被穿透桌子打死的澳大利亚居民,他手中的步枪还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

    而这名澳军中尉在看到眼前的场景后脸色不禁的变了一下,就像网网说谎的人被立刻揭穿谎言一样。只是这名澳军中尉并没有更多的愧疚和歉意 反而正正自己的心情,继续用富有仇视和高傲的鸟语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脸上的表情就象是上帝一般的公正和愤慨。

    “营长,他说这是我们是将“汀死后将武器给送到他们手卜的,这是我们刻意制造出柬圳假象,是不公正的,他还说翻译的战士手中的枪握的紧紧的,牙齿也咬的死死的,翻泽的话是从牙缝中一个一个的挤出来的艰难。

    “他说什么?!”

    “他说,,他也不相信什么南京大屠杀,这都是我们中国人为博取同情而玄意制造出来的谎言,”

    当翻泽的士兵艰难的说出这话时。整个房间里瞬间便得是一片寂静。每个中国士兵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那名仍旧带着莫名的高傲的澳军

    尉。

    “是吗?,”翻泽,你再问他一下,为什么纵容他的士兵向我方医护人员开火?”心头的那股子怒火燃烧到了一个极致,反而让黄毛冷静了下来,他取过那名被打死的医护兵所遗留下来的担架和头盔问向澳军中尉,卷起的担架一根支杆上被子弹打出了一个洞,而不管是担架还是钢盔,都沾染着这名医护兵流出的鲜血。担架还有头盔上面印着的红十字在这种凝固黑的鲜血映衬中尤为的刺眼。

    “营长,他说他并不知道这是医护兵,它认为这名士兵所携带的这个东西是一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那名澳军中尉在说到这里时还不时的模仿之前安戈所抗着无后坐力炮开火的样子,从担架的长度和粗度上看,远远的看过去,两者之间的确有那么一点相同之处。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听到这话黄毛摸了摸担架上的孔洞,回想起那名刚刚参军不久的医护小兵,那是刚刚从医护学校毕业的学生,在网来到的时候还因为抢救不回一名伤员而伤心了好几天,那哭红的双眼和稚嫩的脸庞如同放电影一样迅的回放在黄毛的脑海中。

    “这就是总指挥所说的西方人的双重标准吧黄毛喃喃自语,翻泽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将这一句话给翻泽出来!

    “**你妈的双重标准!!!”

    黄毛突然一句粗口将所有人的注意力给集中在他身上,只见黄毛抡起卷成一个粗粗的管状物的担架就狠狠的在那么澳军中尉的脑袋上来了一下。

    黄毛这一下的力度很大。受损的担架杆经受不起这样的冲击力啪嚓一下折断掉,而那名澳军中尉还在高傲的站着向其他战士模仿着安戈的开火动作,猝不及防之下他只能大概看到一个刚才似曾看过的东西在他的脑袋上狠狠的撞了过来。

    厚实的帆布和折断的担架支杆缓冲了这一击的冲击力,那名澳军军官在这攻击下虽然感觉有些痛但还不至于晕厥,他快的翻过身子,努力的摇摇头,试图想恢复一些神智好制止对方的施暴,不过他的嘴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凹你妈!”。黄毛扔掉被打断的担架,抓起医护兵的钢盔便一个跨步的骑到了澳军中尉的身上。

    “你这有娘生没爹教的畜生,你从你被强暴的娘胎里出来眼睛是长在屁眼上的吗?看看这个!!这么大的一个红十字你都没有看到?!!你眼睛是用来做什么的?!!”

    黄毛嘶吼着,左手揪着澳军中尉的领子,右手将医护兵钢盔上的那个白底红字的大图标给压在澳军中尉的眼睛上,澳军中尉吃痛平想推开黄毛,但是黄毛骑在他身上的姿势是受过刮练的,两腿之间夹压着对方的手臂不给他有活动的挣扎机会。

    “你们这些白种人总喜欢用双重标准来对待不是你们民族的人,你这英国强盗小偷、强*奸犯、妓女所生出来的后代就和你祖先一样厚颜无耻,南京大屠杀那么多铁一般的证据你居然说是谎言,这么大的一个,红十字你居然说看不到!!那你也不用看了,这双已经瞎了的狗眼我帮你摘了!!”

    黄毛越说越狠,只见他手指一扣。那名澳军中尉的双眼被黄毛强有力的手指给活生生的掐爆了眼珠晶体。鲜血和惨叫声瞬间从受到重创的眼眶和对方口中涌出。

    “你这瞎了狗眼的畜生,既然你眼睛看不到,那我就帮你把这个红十字给印到你脑子里去!!”

    黄毛在掐爆对方眼睛后并没有收手。右手高高的扬起还沾有那名医护兵鲜血的钢盔,狠狠的往澳军中尉的脑袋上砸下。一点五公斤的钢盔被身强力壮的黄毛狠狠的挥动着,自身的重量加上黄毛赋予的加度形成了巨大的势能,当那红色的十字端狠狠的砸在那么澳军中尉的头骨上时,人体最坚硬的头骨无法能够承受住如此强有力的撞击而屈服破裂。鲜血从破裂的伤口处迅的涌出。

    “叫你瞎眼!叫你说谎!叫你双重标准!!!”

    黄毛并没有一击碍手后便停止,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用钢备一下又一下的活活砸死了这名澳军中尉。钢盔每砸一次都会带起大量的红白之物,这些红白之物迅的沾带到黄毛的身上,手上,脸上,让在旁边看他施暴的那两枚澳军士兵屎尿齐出,”

    黄毛的突然暴起不仅吓傻了那两名澳军俘虏,同时还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每一名中国士兵。他们没有一个人上前去阻止黄毛。而是带着尊敬、崇拜的心态去看着黄毛的每一个动作,聆听着黄毛嘴里的每一句话,哪怕就连刚网毕业没多久的外语翻泽新兵,对这样血腥的场面也不再有呕吐的冲动,而是感觉满身红白之物的黄毛在此时就是一个充满美感的英雄。只有这样恩怨分明的长官才是自己学习的榜样,只有这样爱惜自己士兵的长官才是好长官!

    黄毛嘶吼着用尽全力狠狠的砸下了最后一下:

    “带着这个红十字,到地狱里去告诉你们那帮祖先,你们用大炮和屠杀建立起来的双重标准,现在会在老半的大炮和军队手里给摧毁!!!”涧书晒加凹姗不一样的体蛤,阅读好去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