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异样歌声

第五百六十七章 异样歌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带着泣个红十幸,到地狱里尖告诉你们那帮祖井,你聊川八炮和屠杀建立起来的双重标准,现在会在老子的大炮和军队的手里给摧毁!!!”

    黄毛他并不知道,他这一嗓子吼出来的话成为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逊色于冯军座再小扇村割下日军头颅时怒吼出来的话,成为了中**队,甚至是这个民族,这个世界反抗西方列强双重标准的一句经典誓言。

    冯军座拎着鬼子军曹头颅的那句:“看到没有!!这就是残害我们中国百姓的下场!!我冯军座在此对天誓,只要落在我手上的畜生,老子都会用这个,方法送它上路!”名言只算是一个民族对伤害他的对手的报复誓言,但是黄毛的这句话。是一个民族重新崛起对抗不公的一个誓言。

    这句话在经过很多在场士兵的宣传之后被迅的给团里的新闻干事所获知,文学功底不错的他立亥知道这句誓言背后的更多含义。这句话就这样,被新闻干事用另外的一种报导之后转递了上去,负责军队宣传的宣传机构也立刻现了这句誓言对于激励部队新一轮士气的妙用之处。他们迅的将西方白人所常用的双重标准给整理出来,一个个的事实案例被用文字、图片的行驶印刷出来下到各个作战部队的手中,由各部队中的宣传干事们在士兵们中间宣传、传播着西方列强们那高高在上的双重标准。战士们的心思都是很单纯的,他们很快便被西方人肆意玩弄自己制定的标准来松律自己严格要求别人的这种恶心勾当所激怒,这种勾当西方人也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在长时间的历史沉淀中,数量多的早已是赘竹难书,,

    不过这都是后话,带着满身红白之物的黄毛站起之时,那两名澳军俘虏已经被吓傻了,而战士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崇敬和尊重。而在门口,则是陈立新依靠在断墙边上笑嘻嘻的在破坏着整体的气氛。

    “我擦,你怎么过来了?”

    扔下因为重力撞击而有些变形的钢盔,黄毛掏出手绢擦拭着身上的这些红白之物,只是不擦还好,越擦整个人越看到觉得恐怖。

    “没什么,我们两个营的攻击区域现在基本上并在一起了,我这不就过来准备一下等会澳军开始的反扑。没想到一过来便看到这么场好戏。听到这么牛叉的豪言壮语,不错,这有文化的人就是比咱这半路出家的泥腿子强!!”

    陈立新砸吧着嘴,说着听不出是夸奖呢还是椰愉老战友的话,黄毛听完后直接翻个白眼给他,又红又白的表情衬托着他的白眼,让陈立新的四营士兵看着有些憷。[][net]

    “不过黄毛,你这两俘虏怎么办?”陈立新手指着还躺在地上,浑身犹自抖的两名澳军俘虏说到。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黄毛轻描淡写的说着。

    哗啦一纠岂栓响,黄毛就看到陈立新在拉枪栓上膛准备开火,急忙跑到陈立新的旁边,拉着他的手。

    “我只是让他们去俘虏收容站,你还真要毙了他们几个啊!!”

    “那当然,不毙掉他们,等会他们和收容站的人说你杀俘虏,你子等着军纠来拉你关小黑屋啊!”

    “关小黑屋我也认了,那是人家主动挑衅,关进去军纠也不会多处理的,倒是这两个俘虏,我还要让他们当舌头的啊!!”

    “当舌头?!”

    “那当然没再继续擦拭身上的红白之物,黄毛叫过翻泽兵走到剩下来的两名澳军士兵面前。

    那两名澳军士兵早就在刚才黄毛的暴力行径中吓破了胆子,生怕自己的回答有什么不妥之处便会遭到同样的下场,对于满脸满身还沾红白之物的黄毛是有求必应,什么问题都会回答。只是两名澳军士兵军衔很低,问不出太多的有用问题。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两名澳军士兵都是经历过很多工事构建的兵,其中的一个居然跟在另外一名被击毙的少校军官后面视察验收了大部分的防御工事,如果不是黄毛他们攻击的度过快,原本应该撤离的少校根本不会被火箭炮给炸死。

    而且更让黄毛和陈立新意外的是,这名俘虏甚至知道两座桥的起爆控制室是在什么位置,甚至在公路桥的一处中,他还在那生活过两天。并在黄毛的要求下,用哆哆嗦嗦的手草绘了一张火力分布图出来,这一下,黄毛就像捡了宝贝一样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看你那傻样,如果这家伙说的是假话呢?或者是专门派来送假情报的呢?!”陈立新看不惯黄毛那一脸献宝式的傻笑样子,没好气的打击着黄毛。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假情报的可能性有多大?对方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设计和制造一个假情报来蒙人。而且你看这家伙画的草图中。之前的火力点也基本吻合,你看他现在被吓成这个样子,情报能有多假?我看你是嫉妒我,这就叫做好人有好报啊黄毛一脸得色的举着手绘草图在陈立新面前不断的晃动着。

    黄毛所弄到的火力分布草图被迅的给送到了在另外一个方向准备强行突击公路桥的石继平等人手中,在获知这一宝贝的来龙去脉之后石继平大喜,虽然自己的老战友违反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但是是个人都有火气,更何况那个出言不逊的澳军中尉就是在找死。相信军纠们在调查完详情之后不会重惩黄毛。多半就是找个,时间关几天小黑屋,外面站岗的士兵好吃好喝的供奉着听战斗故事。但是如果黄毛真的杀了那两个剩下来的澳军士兵,这性质就不一样了,前面的是有情可原,但是后面的可就是连带无辜的杀人灭口了,虽说战场上这种事情很多,可真耍给军纠咬着不放,多关这么十天半个月可不好,同时对未来的晋升道路也有一定的影响。

    而现在黄毛又从剩下的士兵手中弄到了这份宝贝,那性质又变了一层,拷问!军纠也是人,他们会判断当时施暴人的心理再素和特定的环境情况因素,如果是为了拷问情报而施暴的话,那考虑当时情况的特殊性,这份情报涧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阅读好去外叭网凶快慢、准确度对干整个战斗其系是战役、战局的影响失渊办许这件事情就会不了了之。

    在和团参谋、洪阿根等人详细的研究了这份有些潦草的草图后,石继平基本上能确认这份火力分布草图是真实的。正和黄毛所说的那样。对方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精心的设计一个局欺骗自己,哪怕就是简单的一个骗局也相当的困难。而且那名澳军士兵在军衔上也不具备欺骗人的性质,对方总不可能有心的带着一名护卫士兵到处乱看,然后再将它所看过的东西进行遮掩隐藏,从土木工程学的角度上看澳军就不具备这个工程实施时间。

    只是现在阴枪大头陈开聪已经带着人从下游和上游两个方向摸过去了,任务已经开始无法再进行终止,如果这样硬生生的终止任务说不定反而让对方起疑心导致后面的战斗更加困难。而由于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现在他们那边是保持无线电静默的。自己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将情报给传送给他们。

    “通讯官!”在思考一分钟后,石继平喊来了团里的通讯官。

    “那边的通讯员现在用的是哪套方言?”

    “罗城么佬族的和环江毛南族的。”通讯官立即回答了石继平的

    问。

    “这两个啊,,让么佬族的战士过来一下。”

    没过两分钟,一直在附近的么佬族谢几员被叫到了指挥车里。

    “我记得你们么佬族的人闲聊的时候,都是用唱歌的形式给唱出来的?”石继平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名么佬族的通讯员。

    “是啊,那是我们自己从小就要学的,我们那的人平时聊天都是用唱歌的形式唱出来的,什么今天打水遇到条蛇,插秧抓了一斗青蛙,中午吃饭切菜伤了手都是这样唱出来的。”战士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知道团长这样问他肯定有他的用意。

    “那你看看这个”你能不能把里面的图形、火力点配置,还有所有分布点位用你们唱歌的形式给唱出来?”石继平将手中的草绘图塞到么佬族通讯员的手中,通讯员看着图看了一会后面有难色的回答到。

    “团长,这不是文字,这是一个概念图。光整理出来足够的描写语句就已经很吃力了,这种叙述需要进行反复叙述让接收听到的人不断的在图纸上进行修改,光念就要念很多遍的,而且你还让我唱,”

    “不能用平常保密术语中的念法去读,正是因为需要不断的重复、反复去念这些东西给渗透到里面保持无线电静默不能回话的人听 如果长时间的重复朗读会让对方心生疑心,只有唱!用你们家乡最原始的唱弃给唱出来,让对方摸不清搞不明,这样对方才不会起疑心暴露了自己的火力点!!”

    石继平打断了通讯员的话,他知道,如果是用保密方言术语进行不间断的反复朗读的话,对方很有可能会产生警觉,现在部队之间逐渐形成了一套特有的保密方言,但是这种方言用多了,对方也能很清楚的知道这是对方在利用他们听不懂的语音在交流传递着什么,毕竟无线电频道就那么多,如果有心的进行全频率的搜索监听的话,还是可以能接收到中**队里面那多种方言声音的。而用传统朗读的手段肯定会引起对方注意,只有出其不意的用另外一种方式才能更加迷惑对方。

    “那我试试

    “不是试,而是一定要成功。如果你成功了,这两座桥也许就能顺利的被我们拿下,到时候我亲自为你庆功,你要到全军歌舞大赛上领取一枚含金量最高的奖牌勋章回来!!”石继平现在也是押宝了,他完全不顾人家只是一种生活歌声,并不是为唱歌而唱歌的歌手。

    “通讯官,用不着保密频率。直接全频率播放通讯员的歌声!!用最字正腔圆的中文说: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民谣,是鼓励战士们奋勇作战的民谣!!”

    “将军!将军!”一名中校跑进了设在东岸上奥古斯塔港防御指挥中心核心的指挥间中,在几名将军、一屋子指挥官的注视下打开了收音机。里面传来了一种歌不是歌,曲不像是曲的一个男性声音。

    “这是什么?”将军眉头一皱。

    “很抱歉,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这些音并不是我们所监听到的中国通讯频道音。”

    “那就赶快查清楚,对方是什么内容?什么意图?!”

    将军的命令让中校面露苦笑。什么内容?开玩笑,到现在为止哪怕是懂中文的人来听都不知道中国人在各个通讯频道中讲的是什么,因为那很肯定的不是普通中文,应该是一种方言,而现在澳军所能判断出来的也就是中国人在同时采用三种以上不同的方言在传递消息。这些方言连点规律都很难找,传递什么内容根本无法能获知。现在又是一种新的方言用另外一种怪异的形势给播送出来,内容就别想知道了,意图?也许正是中国人自己所说的那样,用来激励士气的一种民谣吧”好像当年留辫子的中国人,不是也用女人的月经带挂在炮台上祈求炮弹不要打中他们一样吗,,

    不过中校心里感这么想却不敢现在就这么说,如果到时候将军真逼急了,自己再拿这一套说辞出来。也许,能蒙过去,,

    旺:不知道有书友是广西罗城的否,四只一沐去罗城拍旅游宣传片的时候,一沐晚上走在罗城的大街上,听着坐在路灯下、房屋下纳凉做针线活的老人们唱这种我听不懂的方言聊天歌时,心里现在真是无限的怀念和感慨。不知道现在的罗城变的富裕和更加美丽否,这种歌声和景象现在是否还能看到,听到一

    就这样,在通讯车的放大下。么佬族通讯员那伊伊哝哝的么佬族聊天歌在全频率的广播下向整个奥古斯塔港上空传播,所有的通讯设备、收音机都接收到了这歌不象是歌,曲不像是曲的,,

    异样歌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