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抢攻大桥

第五百六十八章 抢攻大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继平的突奇想并不是空穴来风,自从段国学的部孙袋心儿线电通讯设备以来,有一支神秘的通讯兵部队就一直活跃在各支部队的核心部队中。这些人是段国学受后世中美国风语者的启,组建的一直特殊方言的通讯部队。他们并不是那么的抢眼,他们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众多光芒的背后,他们出现在每一次的战役中,在各作战单位、后勤单位的特别通讯机构中。

    这些人来自于不同的地区,中国的大物博,各种方言口音众多,一个省几乎就有一种大通用口音方言,而要进入到偏远山区、县乡,各种地方内部流通的方言更是举不胜举。在广西、贵州交界的几个州、地区。三十公里外的村落之间所说的土语方言就已经很多不同了,过五十公里,如果双方要用各自的土语方言交流,那基本上是鸡同鸭讲”

    不过由于段国学这支部队组建的早,再加上他是以广西、贵州等西南几省起家,故此这支神秘语言部队更多的是从广西的桂西、桂北、黔南、黔东南等地秘密招募培。这并不是说其他地方的方言并不能抽调使用,而是在中国的方言体系中,绝大部分的方言也许音调上和汉语言完全不同,但是由于各地方少数民族并没有自己的文字,或是从汉语中借鉴而来形成的文字,这使得这些地区的语言音不同,但语义、语法还是一致的,再说的简单点。就是将一行汉语文字用另外一种音方式表达出来。兴安县,也就是红军打湘江战役的那个县,“蜘妹。一词的音就是“波斯。”和汉语音完全不同,但文字一样。

    有这样共同的基础对于中国的特殊语音通信保密部队来说就有着一种先天性的优势,但是要将这种优势挥出来,就有更重要的另外一个工作基础要去做那就是将基础教育普及到这些县乡、山区中去,让这些不同音的民族、山民们懂得他们的音源自于那一个文字。和美国的风语者所挑选的印第安部落人一样,对于中国很多地方方言来说,自行车、汽车、火车、飞机、大炮、坦克、电话等等这些词汇都同样是外来语,一些方言中经过多年的熟悉之后逐渐找到形成了自己的音,但是更多的地方方言中仍旧采用汉语的音来进行表述,这就需要让进入到这支秘密通讯部队的人能先认识熟悉汉语的文字和词义,再熟悉规定特殊表意语音。

    和美军风语者部队那样用看图说话来确定语音语调不一样,中国的秘密语音部队由于挑选的士兵多是从各县乡、山区学校中招募,通讯员们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在入伍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专项词汇培就可以立即上岗,这种优势不是美军风语者部队所能比拟的强,段国学多年来册载战略的苦心经营,又一次在不经意间体现出用时间沉淀出来的硕果。

    各地方方言不同,为此在统一某种特殊通用音后,这些从单独一地区培出来的士兵甚至可以以某一个地区方言的几十个人形成一个分队,分布到某一个团,一个师中去。在战斗中进行直属部队内的作战通讯交流使用。这中地区方言更加增加了语言数量,这相当于直接多了一套保密密码。为此段国学和军队内部通讯机构也很开心,美国风语者只有印第安纳瓦霍族人一套语言密码,但是中国的秘密语音部队能有过二十套天然的密码。

    而且更为夸张的是,由于能有多种保密语言,等对方的通讯监听部队稍微熟悉交手部队的内部保密语言后,各师、军级可以轻松进行互调保密通讯兵,对方的通讯监听部队刚刚熟悉一点点这些奇怪的语言之后还没有等他暗暗窃喜之时,一纸调令就可以让他们半年来苦苦监听的成果化成连绵不绝的泪水付之东流,

    而在奥古斯塔港,石继平用么佬族的唱歌土语不间断的向整个城市布黄毛所获得到的战场火力分布图。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冒险,他在赌对方的监听部队无法能够准确的判断出自己的意图出来。因为潜入进行偷袭作战的特遣小分队必须保持在攻击前的无线电静默,他们只能静静的聆听一切信号,而不能送任何无线电信号出来。虽然并不清楚澳军的无线电侦测水平,但是石继平不想有任何的闪失,而事实结果也证明,他的冒险是对的。

    么佬族的那么唱歌通讯员连续反复的不断将草图和地图所比对出来的大概火力点用自己家乡的土语唱出,如果是普通的朗读念诵,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在反复聆听的过程中察觉到什么,而唱歌不同,歌词就那么多,反复多放这也不是不可能。这国歌不就是百听不厌的吗,,

    而在澳军防御重心的两座大桥附近,两支秘密潜入的特遣小分队的通讯员正在同样仔细聆听着这个歌声。叭一漆有座房。房里有挺大水枪“房后有条小莆道,嫡向桥底饥二绕:桥下百步有牛屎,踩上沾得一身屎,山歌队儿抗笙过,遇到女孩不放过,”

    这样的歌声说实在话的确很难为那个负责唱歌的通讯员,因为他也很难用一百米、地雷阵、巡逻队,特遣队这些直观术语唱出更具体的分部位置,那么俘虏所能提供的位置本就很模糊,所描绘出来的位置也是草图,而且为了歌声流畅押韵。他必须要将一些特殊的术语用自己家乡的代名词给进行替代,而这一替代又要保证对方能明白,为了这份特殊的情报传递,通讯员憋的头都白了好几根。

    只是通讯员的努力也是成功的。两支特遣小分队的通讯员们在聆听多多遍这特殊的歌声之后,逐渐描绘出和词义相当吻合的核心火力分部图,这给随后的突然袭击带来了重要的宝贵情报资料。

    而为了配合特遣小分队更好的参透以及后面的突击作战,作为佯攻的一营和四营两支作战部队更是加大了对铁路桥方向的攻击,只是由于缺乏足够的重火力武器,部队和澳军打的很吃力,双方乒乒乓乓的开枪放炮不少,但是推进度却迟迟不能得到提高。

    这样的战斗便让澳军形成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中国人的攻击力度有些后继无力,只要再逐步层层防御,逐渐将对方吸引到铁路桥附近一带后。再派出预备队和从公路桥一带抽调出部分部队进行增援,也许不仅奥古斯塔港能守住,同时也是澳大利亚被中国人入侵以来澳大利亚人打赢的第一场胜仗。

    在这种赫赫战功的刺激下,奥古斯塔的澳军守军在当晚,趁着夜色进行了对一营和四营部队已占领区进行了反扑,一营和四营一下子便陷入到两面受敌的艰苦战斗中去,战斗打的很激烈,一些地方出现了双方反妾拉锯的僵持作战。

    “黄毛,你那边怎么样?那个十字路口又被对方给夺回去了?!”

    带着满身的硝烟,陈立新走进了两个营现在设立在一起的指挥所,陈立新身上的弹荐包扣是扯开的。空空的弹药包没有了弹匣的支持力和重量显得空落落轻飘飘的,身上的了个干净,估计陈立新刚刚打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我擦,三面受敌,地形又展不开,兵力上去多了干挨炮轰,上去少了又顶不住!要不你和我换一下啊!”。

    “好啊!!我那边来了俩澳军的轻型坦克,躲着远远的当移动炮台用,那片房屋结构和分布又复杂,这会从这冒一个敌人出来,等会说不定又从另外一个方向冒出一队澳军士只出来,我打的是左右难以兼顾

    “轰”的一炮弹轰过来,打在指挥所不远处爆炸,爆炸的冲击波让已经有些破损的房子抖下不少灰尘碎块下来,两人的拌嘴就这样终结了。

    “要不,,撤吧

    两人从灰土中抬起头,看看对方,异丘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团长,,一营和四营现在开始后撤了!”

    “撤了?看来对方忍不住了。命令他们阶梯阻击撤退,不能一下子就退的太快!!同时让他们迅执行隐藏伏兵方案,明天能不能成功的打一个。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就要看这些伏兵准备的好不好了。”石继平放下手中的双色铅笔,揉揉由于紧张而导致有些胀痛的大脑。

    “明白!”。

    在一栋被炸得半塌的洋楼中,一楼的那半拉房间已经被简单的给清理了出来,一辆装甲车正停放在这里。不断掉落的屋顶碎屑将整个装甲车弄得是灰头土脸,但是这更加让原本就具有相当伪装喷涂的装甲车和身边的景色融合在一起,而装甲车后面的进出舱门处,黄毛正跳着脚和在舱里坐的好好的陈立新叫骂着。

    “老陈,你丫的不厚道,明明说好了伏兵由我来带队,你这家伙到了现在跟我抢!”

    “我是同意了。但是我之后想想,还是决定亲自带队,上次我和暗影部队的人交流接触过,我对渗透和潜伏有经验,你还是负责两个营的部队战斗指挥”说罢陈立新没有再给黄毛更多的争辩机会,直接将装甲车车门给关上,而里面。已经坐满了一个班的士兵。

    黄毛见陈立新霸道的抢走了他的任务,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却无法使小性子,毕竟现在他还需要带领两个营的作战部队继续战斗。退出这里。外面独立团的工兵连士兵按下起爆装置,早已经安放好的小型定向爆破炸药迅的将二楼、三楼裸露在外面的板墙给炸掉,这样掉落下来的废墟刚刚好能掩盖住裸露的这一面。这样一来,装甲车就被废墟进行了一个巧妙的掩埋,别看外面像一堆废墟,但中空的里面隐藏着明天一早突击的装甲车,除了这栋小洋楼之外,不远的其他小洋楼里,同样

    进读好书尽行涧书晒胎o肌甩姗

    “团长,黄营长已经带着一营和四营的人边打边撤”

    “很好,现在就看大头那边的了,”

    石继平推开作服的衣袖,手表上面的夜光星点正指向凌晨三点十分。

    漆黑的夜晚,钢筋水泥制作的大桥在这样的夜晚被一种人工的光亮所装扮,大桥几个关键处被架设了几盏探照灯,雪白刺眼的光柱不断的刺破黑夜将一些现行于众人的视线中。桥面上,河床处不断有巡逻队来回的穿梭着,而远处,一营和四营在铁路桥那边的战斗让这个夜晚各位的热闹。一个小时前,这里响起了凄厉的集合哨音,一批士兵离开了这里前往一营四营战斗的地区增援了,这里的巡逻警备力量一下子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过从巡逻的澳军士兵那轻松的神情来看,看来他们已经认为自己打赢了这场战斗。从不断从寒冷的夜风中传来的嬉笑声证明着他们现在的情绪相当的轻松,因为不仅是他们认为即将赢得这场奥古斯塔港保卫战,同时即将要天亮的天空也会结束这样令人厌烦的巡逻。

    一支正在巡逻的小队网刚经过这里。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当他们经过这里之前,有几个黑影正在他们通过之前穿行过这里,巡逻队轻松的态度让他们没有能够在一闪而过的光亮中现地面上滴漏的水痕。

    “十五分钟后他们会回来这里,不管能不能碍手,必须要隐蔽!突破组,注意从桥下过去的时候不仅耍轻,而且要快,悬在桥底下注意远处闪现的光亮暴露,如果能现爆炸物和起爆电线,时间允许的话可以拆弹,”

    简单干净的命令之后,该爬桥的爬桥,该爬大堤的爬大堤,每个人都迅的去执行自己的任务,只留下一地的水痕和几个淡淡的脚印。

    猿猴一样灵巧的爬上桥下的检查莆道,桥下组先便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上面一团安放在桥底的炸药,长长的电线不仅延伸到桥这边,还远远的延伸到桥的另外一头,借助着外面的光线,可以微微的看到,在大桥的下面,还有不少这样的爆炸物安置在桥下。

    没有犹豫,特遣小分队留下一个人处理这堆爆炸物,另外的人猫下身子,尽量躲藏隐蔽着自己的身型。轻巧而又快的在钢铁制作的检查百道下通行过去。

    一名斜靠在机枪塔外的警戒士兵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自己值班的时间很快过去,看来又是一个让人难忘的夜晚,也许到明天的中午或者是下午,来进攻奥古斯塔港的中国人就会被赶出去,也许自己还能借此回家一趟,或看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姑娘家叨扰叨扰,,不管是什么方案。都让这名士兵感到相当的高兴。只是当他正在幻想着自己倒那位美丽的姑娘家会生什么浪漫的事情时,从他后面突然伸出了只手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左肋骨处便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准确的透过两个肋骨的缝隙刺入了身体内直插心脏,“鲁夹,你在外面做什么?”

    外面哨兵临死前弄出来的轻微声响穿进了钢筋混凝土制作的内部。里面的机枪手警觉的询问了起来。这个突然的声音让特遣小队的两名士兵突然有些紧张,要知道这个机枪塔内,不仅是一个机枪塔,同时还是这边控制起爆装置的总控室之一,特殊的结构使得它是易守难攻。而且必须要诱骗对方开门,否则自己元,法从外面攻击到它。

    灵机一动,手持消音手枪的士官突然笑了起来,声音虽然并不象刚才这名出傻笑的澳军士兵,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用这种办法来博一博。

    “我说你朗。能不能不要出这样的笑声,我听了一个晚上了,”看来自己赌博对了,里面的人明显的出不耐烦的声音,见自己的模仿有效,士官继续不时的傻笑两声,终于,没过二十秒,里面的人看来实在是不能够再忍受,一阵金属摩擦碰撞的声音过后,厚重的铁门被缓缓的打开。

    “噗呲!噗呲!”数声低沉的消音手枪声后,这个最核心的地方被中国特遣小队给攻破。只是最后的那名澳军军官在另外一人开门时保持了一定的警惕心,只是在巨大的手枪子弹停止作用力下不断的撞击晃动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没能按下起爆装置,但是它还是心有不甘的拉响了身边的警报。凄厉的警报声立即响彻在整个大桥防区。

    警报就是命令,虽然还没有接到陈开聪从里面过来的通讯报告,但是在事前的计划 当中,里面的警报声同样是命令,石继平一拍早已坐在驾驶座上的驾驶员。

    “抢攻大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