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桥易主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桥易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鉴报就是命令,吊然怀没有接到特遣小队队长陈开聪从惋的通讯报告,但是在事前的计划当中,里面的警报声同样是命令,石继平一拍早已坐在驾驶座上的驾驶员。

    “抢攻夫桥!”

    进攻部队的战车同时启动的声音迅响彻在天空中,巨大的尾气证明着驾驶员们正往动机里注入着大量的燃油,强大的动力让各辆战车向出笼的猛虎一样迅猛,各战车以攻击队形向奥古斯塔港争夺战的核心区大桥扑去。

    突然出现的坦克装甲车攻击群让澳军守军措手不及,由于澳军的主要注意力全部被集中到了一营和四营的西北面,这个方向上现在被抽调了很多兵力前去那边增援,现在突然受敌攻击,一下子措了个人仰马翻。更要命的是,西南方向出现的中国进攻部队是坦克和装甲车混编的进攻集群,不仅度快,而且火力还猛烈,为了减少澳军对攻击部队的骚扰,同时黄毛和陈立新在白天进攻的时候已经证明整个奥古斯塔港成为了一个全民皆兵的大阵地,石继平所率领的战场混编攻击队根本不会留情,看到路边的小洋楼,不管里面藏没藏有敌人,直接就一炮先轰过去,炸不死你也要震晕你。震不晕你也不会给你躲藏在窗户后面扔炸弹打黑枪的机会,,

    这种无差别攻击让澳军很受伤。而且由于澳军在之前跟在两位主子参战时多为看客和管管后勤支援什么的。缺乏足够的重火力装备和步兵反坦克武器,而对方却连躲在街道两侧打黑枪扔炸弹的机会都不给,你说澳军能不受伤吗”,

    就这样,石继平带领的战车突击队一路突飞猛进,迅逼近南边的公路桥,而澳军此时还在疯狂的联系东岸的指挥部,告诉着自己受到什么样可怕的攻击。

    而北部铁路桥前的战斗,却恰恰和南边的相反。黄毛带领着一营和四营的官兵逐次阻击撤退,到石继平带领战车突击队出动时已经慢慢的撤退到最初攻击的边缘地区,撤离到这里黄毛他们就不会再撤退了。先现在是两个营的部队合兵在一起,兵力不像之前那样分散不够使用;第二个这里作为最初被攻击下来的突破口已经运送来足够的弹药和物资,甚至还有两辆主战坦克和三辆装甲车再次压阵,在火力上也不再受对方的欺负;最后一个就是如果退出这里,那么自己就和伏兵的陈立新等人拉开了太远的距离,太远的距离就意味着陈立新他们需要支援的时候无法能够迅赶到,为此黄毛他们不会再退了。

    被黄毛他们死顶住交火的澳军也现对方突然得到了重火力增援,在吃惊之余现,只是两辆主战坦克和三辆装甲车的火力增援,并不算很多。在胜利**驱动下。澳军加大了对黄毛他们的攻击力度。誓要鼓足最后一口气将他们给赶出奥古斯塔港。双方一个要赶人。一个要坚守,双方在不经意间拼命的在城市的西北边缘区打的是热火朝天。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西南方出现中国坦克装甲攻击编队冲入奥古斯塔港西南区的消息,只是这个时候想要再抽调出兵力回援已经是不可能了。双方在西北角已经是绞杀在了一起,你想撤出部队回援,人家中国人会让你打个招呼后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回去增援?傻子都知道不可能,”

    只是这个时候,在一营四营攻击到奥古斯塔港内部的某些废墟洋楼里,在里面静静等待着命令的无线电通讯器中,传来了一个清晰的

    音。

    “这里是游子一号,这里是游子一号,我们已经控制了公路桥起爆中心,现在正在阻击试图反扑的澳军。请火增援!请火增援!!”

    听到这个声音突击队小队长有些着急,“只有游子一号,那二号呢?”。

    “别急,该碍手的肯定能碍手。如果不能碍手,那么我们再着急也没用!”。陈立新此时反而没有那么焦急,他们的任务就是如果偷袭铁路桥的二号小分队碍手之后,在这里立即冲出去增援二号小分队,如果二号小分队没有碍手或者是暴露,那么自己也同样需要冲出去增援他们接回来;但是如果二号小分队失败被全歼或者是无法下手全身而退,那他们的任务就是狠狠的痛揍铁路桥附近的澳军,不给澳军有任何回兵增援公路桥的机会!!

    “这里是游子二号,这里是游子二号,我们刚刚控制了铁路桥,我们刚网控制了铁路桥,澳军反扑力量很大,请立即增援!!”

    二号的声音要比一号更为急切,而且和一号淡淡的枪声背景音不同。二号通讯员就是在机枪阵地旁一边开火一边说的,看来通讯员都用上了,情况绝对是相当的危急。

    “出动!出动!立即出动!!”

    收到自己出击的命令,陈立新比刚才的小队长还要急梆梆梆的拍打着车舱壁。驾驶员也不含糊,启动动机直接轰到最大油门,装甲车的履带奋力的将装甲车给带动冲出外面的废墟,巨大的冲击力出巨大的噪音,正在不远处有一个小队的澳军膛目结舌的看着数量装甲车和坦

    “不用理会路上的任何敌军。加大马力,以最快的度增援铁路桥!”。推开装甲车上的二十五毫米双管机关炮炮手,陈立新一阵突突将那对还没反应过来的澳军小队给打了一个血肉横飞。

    铁路桥这边的情况的确要比公路桥那边要危急很多,公路桥先在防御重心上就不如铁路桥那样重要。而且在两个时前,公路桥还被抽调走了一部分兵力。但是铁路桥一直以来就是防御中的重中之重,说句小分队内部的话。就是对于铁路桥,能碍手那是最好不过。但是不的手,大家也不会看待的太重,只要二号特遣小分队不要折损了太多人马,那样就已经算是让大家能接受的结局了。

    只是如果真的碍手,那就绝对不能放过,而且二号小分队的偷袭成为了强守,那么压力绝对要比公路桥的一号小分队更加大!而事实也是如此,二号分队现在面临两头进攻的威胁,澳军知道失去铁路桥意味着什么,他们拼死的动一轮又一轮的进攻,试图夺回铁路桥,至少,也要夺回控制起爆室。

    “队长,破坏干净了!!”负责破坏起爆室电路的士兵用刺刀、步枪将起爆室里的电路给绞了个稀烂。[][net]临出门前还不忘往里面扔一颗手榴弹进行更彻底的破坏,爆炸的气浪和卷起的尘烟让外面机枪阵地上的人一阵迷眼。

    “都破坏完了?!你来控制机枪!”陈开聪将水冷式重机枪的控制权交给他,自己拎着自动步枪跑到另外的一个地方端着枪瞄向那些指挥的军官。现在天色已经微亮,有一定的能见度。作为闻名整个第二集团军的狙击手,陈开聪选用的枪肯定是经过精心的调校过的武器,在射击精度上肯定要比其他的自动步枪要更高一些。

    几个精准的点射之后,带队指挥的澳军军官当即被陈开聪射杀了三人,而且三个,人都是被爆头而死小口径子弹爆出其头骨之后飞溅出了大量的红白之物,血腥的场面让很多澳军士兵又退了回去。

    陈开聪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最需要的就是争取时间等待增援的到来,增援一到,不仅他们所受到的压力就会立刻减小很多。更重要的是这座铁路桥才算真正被掌握在中国人的手中。

    “抓紧时间更换弹药,敌人很快就会再扑上来的!!”虽然还有半匣子多的弹药,但陈开聪还是选择了重新更换满弹的新弹匣,而听到他的命令,机枪阵地上的战士们也在给机枪和其他武器更换着弹药。准备迎接着新一轮的冲锋。

    “队长,我们还需要坚持多长时间?!”更换弹药的间隙,队员们询问起手把手教自己各种作战技能的陈开聪。

    “不知道,也许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但是我们要做好坚持更长时间的准备!”陈开聪快的给自己的自动步枪更换完新弹匣,还顺手从澳军尸体上摸过一枚英式弥型手雷放到自己身边备用,虽然从路程上看,陈立新他们应该在八分钟左右就能冲击到这里,但是那是在对方没有任何干扰下的度,如果对方有干扰,那么这个时间肯定需要更久。

    “敌人又冲上来了!!”

    还没等大伙多闲聊两句,澳军新的一轮冲锋又迅的开始了,上百名澳军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再次向只有八个人的这个桥头阵地冲过来,,

    “撞开它!!”

    在车长的一声令下,前面舁路的坦克在驾驶员加大马力的轰鸣声中,三十多吨的坦克狠狠的撞上了澳军在道路上设置的路障,这些仓促之间用各种沙袋、鹿砦、铁丝网所构成的障碍物只能让坦克前进的身形微微一滞,但是在随后,在驾驶员更加加大油门的动力输出下,坦克很快的又重新恢复了前进的度和冲击力,继续快的向前前进。

    “车长,前面没路了!”。

    转过下一个弯,前面的景象让驾驶员心头一凉,前面的障碍物不再是简单的沙包铁丝网这些对坦克没有太大作用的东西,而是真正能防住坦克的水泥制作成的三角障碍物,这些东西如果坦克硬开过去,三角型的凸起障碍物会顶在坦克的底盘之下支起坦克,让坦克的履带悬空失去前进能力。

    车长看到前方的障碍物时心头也不禁一寒,不过他立刻环顾四周,现在越靠近铁路桥人口密度也就越大。现在的房子已经不再向之前的那样分散分部,而是 邻节次的连在一起,看来对方还是知道怎样防住坦克。不过,他们也只是知道如何防范的住他们自己的那种轻型坦克。

    “炮手,向障碍物左侧房屋开火!我们打通一个,通道杀过去!!”

    在炮手的操控下,左边挡路的房屋在巨大的化学能量反应下被炸出一个大洞出幕,炮手是精心挑选过弹药的,他选择了减威力的弹药,以便炮弹打过去后不会将整栋楼给炸塌陷下来形成新的障碍。等尘埃散去之后,房间内那凌乱的残骸结构出现在众人面前。

    “车长,要再来一炮打穿它吗?”

    “用不着,炮

    车长看到那一半的墙后,窗户和临街的大耳暴要了在它的后面没有三角障碍物的存在。

    坦克撞墙谁会赢?通常没有人会选择墙壁而是选择坦克。但是这是基于在了解中型、重型主战坦克的特点和性能后才会选择的答案,而澳军恰恰吃亏在了这一点上,他们所熟悉和了解的坦克大多是英国人淘汰下来的轻型坦克,对于中型、重型的主战坦克,他们知之甚少。在澳军阻击部队的目光下,冲在最前面的下努式坦克轻而易举的将这半板墙给撞开,坦克驾驶员技术好的不得了,甚至在作为商店的房间内进行了一个转向,连那根最后露出来的支撑柱都没有碰到。

    “迅通过,不要留给对方炸塌这里的机会!后面的装甲车,用二五机炮扫,不能给他们机会炸房!”

    跟在后面的陈立新看到从旁边的房子跑过去两个澳军,估计是想炸塌这栋房子阻挡住他们的去路,他立即命令后面的车辆迅通过的同时进行开火干扰对方爆破。

    “营长,冲过这里就可以直接看到大桥了,能不能开火增援他们?”领头开路的坦克车车长看到最后阻挡自己前进道路的障碍已经被清除后,通过通讯频道询问着跟在后面的陈立新。外面的澳军正不断的开火向车队射击,特别是作为开路车的领头坦克,更是被各种子弹打在外壳上乒乓作响。而坦克车上的火炮和同轴二五炮也没有闲着,不断的开火填补着火炮的射击装填空隙。

    “可以,但是注意不要误伤!!”

    这个时候陈立新已经有些忙的分不开身了,越靠近大桥遇到的澳军抵抗越多,道路两边还出现一些试图靠近用集束手雷和炸药攻击车队的澳军士兵,现在能开火的枪支都已经在拼命开火,装甲车两边的射击口都已经打开,虽然受视角和距离的限制能警戒的区域有限,但也好过什么都不做给车塔上的射手增加警戒负担。

    “队长,增援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机枪射手现在已经放弃了机枪阵地,不是弹药打完了,而是对方的进攻太过于猛烈,几个人在下面防守的区域太大顾及不过来,因此在对方冲过来前放弃了机枪阵地专守于控制室一带。这里本身在建造时就是考虑到易守难攻的设计结构,几个人虽然不多,但是却更加利于火力的分配和相互策应支援。

    “撑不住也要死撑下去!守不住是死,战死也是死!”

    陈开聪将手中最后一枚手雷给扔了出去,手雷准确的落在了几名进攻的士兵中间,爆炸的杀伤力一下子将这几名澳军士兵给掀倒。

    但是后面的澳军却仍旧在源源不断的向这里冲来。

    “坦克!是我们的坦克!!”一个声音突然从西面的桥头响起。那是负责镇守西面桥头中国战士的欢呼声。虽然这几个人的声音飘过来是显得那么的微但是中国战车车队的动机轰鸣声却清晰入耳。

    “坚持住!增援来了!!”看到这一幕。陈开聪和几名仍旧能战斗的士兵士气大振,就连受伤的两名士兵躺在地上都努力的集中精力用手枪对准着进来的唯一通道。给自己,给战友们坚守着最后的防线。

    “坦克太重破坏桥面木制轨道。装甲车跟我冲过去!!”

    正在用二五炮射杀澳军的陈立新一声大吼,装甲车的驾驶员艺高人胆大,两边履带对着枕木的两边就一路碾压冲过去,枕木和两边的凸缘让装甲车行驶起来相当的颠簸困难,但是装甲车的驾驶员硬是凭借着自己过硬的本事一米一米的在往东桥头快推进着。

    “上!上!上!!必须要赶在中国人冲到桥头前炸毁大桥!!!”

    看到中国装甲车神勇的表现,澳军军官也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现在再不抓紧时间夺回这边的控制室炸掉大桥,那么等对方的装甲车一冲过来,那么这座大桥真的就要成为中国人的囊中之物。

    澳军拼命的往桥头控制室冲,陈开聪和他的战士们拼命的抵挡,所有人的自动步枪突突的在往外面喷吐着子弹,陈开聪突然有一种久违了的热血,一直做阴枪射手的他,回想起当年在那个小村子里,和石继平。黄毛,洪阿根一起四个人,干掉谷寿夫后对方疯狂的报复进攻,那一次,他也是第一次将射击的射给打得是一个飞快。

    “咚咚咚”的二五机炮开火声在身后想起,虽然车辆行驶的很抖动。但是陈立新还是掌握住了抖动射击时的要领,只要把炮弹往大概后续冲过来的澳军人堆里少,十有两能命中对方哪个到霉蛋就行。

    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一米!!

    当陈立新乘坐的第一辆装甲车冲上东桥头后开始平稳扫射,装甲车身后开始释放出中国士兵时,澳军进攻部队的指挥官难过的闭上了眼睛。大叭…

    易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