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百零六章 海上熟食

第六百零六章 海上熟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型普亮把出难题的尼米兹在心中骂了无数遍也没有用”训皿凶择题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做的,而且不能做得慢,要立即做出最终的判断出来!

    “命余  …装炸弹!”

    一直紧扣电话在耳边的通讯官立利向电话的那一头高声喊到二“命令,装炸弹!!”

    “是!装炸弹!!”

    还没有等士官放下电话,他那中气十足的回复命令声就已经让机场里的地勤人员和飞行员们听到,早已等候多时的地勤人员飞快的操控着装载机将一枚枚炸弹给装上飞机,驾驶员重新登机、检查、起飞,一切都是那么的飞快。

    下达完命令的熊普亮狠狠的点上一根香烟,他之所以下达这个命令同样是在赌,虽然轰六轰炸机的作战半径可以达到将近三千公里,可是今天已经执行了两次任务的机组乘员们现在正在装弹准备着第三次出击,如果不果断的吃掉第三特混舰队给对方跑回去更多的舰船,那么要想再重创对方的海陆两支部队可就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熊普亮不想让已经执行三次飞行作战任务的轰炸机乘员们今天再继续出动尾随美军舰队继续动攻击,疲劳这东西。远比对方的任何武器要更致余  …

    促使熊普亮下达这个命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三特混舰队中的那些装载的美国登陆部队的货轮和运兵船,和打空降部队一样的道理。最好打死的空降兵是在飞机里没有跳伞前的空降兵,最好打死的海军陆战队是乘坐在运兵船上的海军陆战队。

    由于承载体的原因,飞机上和运兵船上的士兵都是处于最没有战斗力的时刻,如果这个时候去攻击对方,这些都是一打一个准,一打死,一大片的轻松事,如果放他们到地面上”那事情可就难办得多了。

    至于远征舰队的安全,只有希望远征舰队的战士们挥出最好的水平保护自己了……

    虽然这样做很冒险,但熊普亮知道,第三特混舰队肯定是将反舰导弹的信息给传回去了,而前来攻击远征舰队的美国飞机逃回去的幸运儿也会将防空导弹的大概情报资料给反馈回去,这样一来美军在今后的战斗中就会格外的小心提防,要想再有这样使其分兵围歼的机会估计是不会再有了。同时打完第三特混舰队,受到如此的严重损失和对防空导弹和反舰导弹的惧怕心理,美国人的海军不管是飞机还是舰船,看到中国人的飞机和舰队都要绕着走,远征舰队作为诱饵的作用已经远比之前要小很多。今后的战斗,估计八成是远征舰队撵着澳美联军的船只打”因此哪怕现在远征舰队受点损失,对方也不敢轻易再上门来作战,防守都防不住,怎么出来打别人!!错过了现在将数万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兵们连人带船的全部送进海里喂鲨鱼的好事,再和这些锅盖头们交火那就要劳烦陆军的大炮,,

    正是因为如此,熊普亮对第三波前去攻击第三特混舰队的飞机驾驶员们补充了一条命令:

    “如果弹药不够,不用攻击战列舰,第一目标航母和锅盖头的运兵船!务必将最多的锅盖头送进海里喂鲨鱼!”

    熊普亮不知道,他的这个补充命令让他在战后得了一个外号二“海上屠夫”

    这个外号不是中国方面的人起的,而是西方人,特别是在经受核打击后幸存下来的美国桥裔历史学家们给予的。在这些人的眼中,熊普亮这个让数万美国士兵在冰冷的海水中痛苦的挣扎、在燃烧下沉的船只上痛苦的寻找生路的命令简直令人指的十恶不赦。

    由于第三特混舰队的飞机已经几乎消耗殆尽,等第三波前来攻击的机群来到第三特混舰队上空时没有遭到任何的空中抵抗,唯一能时机群造成威胁的就是美国舰队里面的那些战舰上的防空火力。只走到了现在,原本跟个铜墙铁壁一样的舰队防空体系现在就象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筛子一样,不仅是大号孔洞的筛子,还是破的,”

    ,万比北

    “前面两轮干的不赖嘛,”

    看着海面上残留的舰船,陈树息吹了一声口哨。现在第三特混舰队中,五艘轻型航母被干掉了一艘,倾覆的身躯估计是挨了鱼雷导致大量一侧进水。还有一艘估计挨了一炸弹现在正在冒着浓烟在燃烧,三艘主力航母到暂时还没事。七艘战列舰一艘都没沉,不过现在这七艘战列舰大多不好过,勉强的维持的度继续挥着战斗力,舰体上东一缺口西一洞的,其中两艘更是明显失去了战斗力。重巡洋舰被干掉了一艘,还有两艘正在拼命的救火,其中一艘是从舰体内燃烧的,估计是中了炸弹或者是反舰导弹,而另外一艘就很有意思了,只是舰体表面在猛烈的燃烧。看到这陈树息就在骂是哪个王八蛋学他们纵火小队干坏事没学好,把凝固汽油弹往人家舰体上扔,这凝固汽油弹是往军舰上扔的吗?表面着火对这些铁疙瘩有个屁用!!要扔也是扔到达兵船上啊”那样才有烧烤洋鬼子的效果,真朗。浪费,,

    轻巡完蛋了四艘,剩下三艘也不好过,不是冒着从舰体内部的大火就是已经航降低逐渐脱离了舰队,离开了舰队的主保护圈,那么下场就是个死字。至于三十多艘驱逐舰,哼哼,陈树息看了半天都没看到几艘,合着活下来的驱逐舰的数量比大战舰数量还要少”,至于那些货轮和运兵船,由于前两波的主要精力全集中到了这些军舰上,这些货轮和运兵船倒没有受到太多飞机的攻击,之前被命中的非战斗船只基本上是挑个头打的反舰导弹所干的。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在看到保护自己的军舰一艘接着一艘被干掉,这些船只现在是惶惶不可终日,只祈求上帝保佑自己能逃过这一劫。

    “各位,都收到军区熊司令引”儿命令了吧。挑着打。先收拾运兵船!!我们轰炸机曲叭愕的反舰导弹需要挑目标,先由其他机型动进攻,注意挑选”从第三波攻击机群的领航机上,传来有些沙哑和疲惫的声音。

    “红桃二小队。我还是喜欢喊你们纵火小队,你们来给大家做个,示范,让大家看看你们是怎么得到纵火犯这个称号的。”领航机上,最先点将出来的居然是纵火小队。这让陈树息宋雄辉等人有些惊讶。

    “哈哈,承蒙长机你看的起,我们就来表演一段红烧火烤美国兵!!”

    喜欢风头的陈树息最先反应过来,没有等宋雄辉谦虚几句便应承下来,弄得宋雄辉只有摇头不止。

    被纵火小队挑中的目标是一艘万吨级的运兵船,船体边上那众多的舷窗和网梯告诉了所有人这是一条用来运兵的民用邮轮。

    “那个辉子,我来破口,你来纵火。二号四号。你们机枪开道!!”选定了目标就要动手,色魔息在确定了两人配合关系后宋雄辉点点头表示了确认。

    只见色魔息和二号、四号机一压操纵杆,三架飞机向舰队后面没有什么自卫能力的那艘运兵船扑去,色魔息挑选的这艘运兵船位置并不是很靠中,但是身边却没有任何的战舰进行保护,唯一有的就是船只上的些许机枪。现有飞机向自己冲来,这些机枪手们慌忙的操控着机枪准备向天空中开火拦截。

    只是他们快二号四号机的掩护更快,长时间的战斗生涯使得他们之间的配合是异常的默契,不管是空中歼敌还是纵火掩护,二号机和四号机心有灵犀的交叉用飞机上的十五毫米射航空机枪在运兵船上的上层建筑走道区扫射了一遍,射航空机枪密集的弹雨立玄让操控防空机枪的美国大兵呜呼哀哉的四下躲避。

    而紧跟在二号四号机后面的陈树息对准邮轮中部投掷下了机翼下挂载的两枚一百公斤炸弹,在飞机俯冲加和地心引力的重力加度下,两枚航空炸弹轻易的撕破了邮轮上层建筑的表面铁皮钻入了对方船体内。完成投弹的改拐出平飞拉起的陈树息根本不用回头观看自己的战果,冲天的巨响和爆炸的气流让飞机在天空中抖动的机体感觉就告诉他自己的战果。犯宋雄辉,他在冒着黑烟和火焰的运兵船中准确的找到了被陈树息那两枚炸弹撕出来的裂孔,狰狞撕裂的孔洞告诉着众人刚才陈树息干的有多漂亮。宋雄辉不断的降低自己的高度和调整着自己机头对准的位置,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宋雄辉一拉投弹杆,机翼下的一枚燃烧弹和一枚航空炸弹还有机腹下的主副油箱离开了飞机,

    ,  万

    三个不同的东西在宋雄辉的精准操控下准确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陈树息弄出来的裂孔钻了进去,航空炸弹和凝固汽油弹,再加上副油箱里的燃油,,当宋雄辉拉起之时,在它身后的这艘运兵船邮轮所有的舷窗、舱门还有被爆炸撕出来的新裂口,全部爆出红色的巨火烈焰,整艘船就像是被从头到脚在每个内舱室那样被安装了燃烧弹瞬间引爆一样冲起巨大的火焰。而伴随着这冲天而起的火焰,是大量浑身着火的美国士兵从各个舱口跑出来跳入到海中,从其他角度上看,甚至可以看到很多浑身燃烧的美国士兵正痛苦的寻找着跳海逃生的通道”

    宋雄辉拉起的照片正好被在旁边飞行的陈树息用熊猫牌相机给拍下,陈树息用自己薪金购买价格较贵的彩色胶卷忠实的记录下了宋雄辉拉起的这一幕和冲天燃烧的船只背景。这张彩色照片直到很久之后都一直被当做中国男孩们最喜欢珍藏的二战照片之一,扬起的飞机机身座舱上那众多的星星和身后的战果背景让中国男孩们向往着自己也成为这样蓝天上的英雄。而西方人特别是美国后裔则最痛恨这张照片。他们无不诅咒着这名叫做宋雄辉的中国空军驾驶员,正是因为他这次纵火,挑起了中国飞行员在后面对第三特混舰队那些运兵船的一次次的攻击**,整个舰队中的运兵船无不遭到中国飞机的攻击。

    而那些轰六轰炸机乘员们也受了刺激,原来直接抵近轰炸是那么爽,在用反舰导弹对第三特混舰队的那些被挑选出来伤势较重的船只进行重点轰杀保证击沉效果后,轰炸机的飞行员甚至大胆的低空飞行,专门挑那些运兵船和货轮进行低空轰炸,这样低空轰炸慢船只的效果让轰炸机的乘员们感到异常的爽快,五百公斤的航弹炸到万吨民用船只上那简直就是一炸一个沉,甚至一些船只直接被炸成两截快沉入到海底去,剧烈的爆炸冲击波甚至让飞机在低空中不断的晃动。

    可怜特混舰队中运载着的美国第4装甲机械化师、海军陆战队第3师以及其他部队的数万美国大兵们,他们一枪没放一炮没开,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运兵船中,死在了冰冷的海面上,死在了闻腥而来的鲨鱼腹中。这对于美国人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惨痛经历,一些幸存俘虏甚至直接拒绝任何方面希望得到的回忆,在他们的心中,那种惨烈是心中永远不敢去面对的伤疤。

    而陈树息则也被美国后裔们所列为第二痛恨人物,因为他在小队共同完成一次精彩绝伦的纵火表演之后,在公共频道里说了这样一段刺激中国其他飞行员的话:

    “嘿嘿,看到没有,这才是最好的纵火,看我们多好,在给鲨鱼进餐之前,我还帮它给烤熟了!!小朋友们,记住你陈大爷的话,要讲卫生,不要学西方人吃生食,多学学我们,多吃熟食不拉肚子!”,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