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百一十四章

第六百一十四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战设最终战斗动的第只晚卜,是属干炮兵们的盛宴! 乒乓乓的炮战考验着双方的神经。

    最初时的炮战只是小范围内的炮战,但是随着时间、还有己方增援部队的愈壮大,还有越来越多按捺不住寂宾的澳美联军炮兵跳出来,整个奥古斯塔港东面的战役圈上,当天夜里炮弹落地的声音一直长时间的回绕在幸存者的耳中。

    双方的炮战规模越打越大,打到后面美国人这边感觉不对味了,这样打下去还是自己吃亏。美国由于战术思想上和其他国家不同,对炮兵的重视程度实际上并不太高,这自然是和本国的国情和军力有所关联的,这样一来炮兵在步兵中的比重实际上并不高,而这么多炮兵跳出来和中国人玩炮战”,怎么看都向对方放出来的饵!!

    只是这时候再想控制住势头也没用了。中国炮兵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越来越多的突过中线,光这势头就不容你往这方面想,想也没用,中国人的总兵力虽然比你少不少,但炮兵这些兵种在步兵比例却比澳美联军的要高,在加上反应度、射程、威力又比澳美联军的好 这样一来就造成一支中国炮兵部队和对面三支跑兵部队对抗也不落下风甚至微微占据上风的局面。

    当然,这个数字对抗并不是单纯的每支炮兵营、团部队都在和对方火拼,而是有战术的,一支炮兵部队在前方诱敌,后面同样有一支到两支炮兵部队在对暴露其方位的联军炮兵开火,这样一来前方做饵的炮兵部队所受到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而且如果现对面同时有两支炮兵部队对诱饵部队开火,那么负责做诱饵的炮兵部队会立即撤回来。反正对方已经开火,这一开火的后果就是炮弹的轨迹被反炮兵侦察雷达所侦测现,,

    而且这样打,对于美国人来说也很有压力,一旦被暴露出来的炮兵阵地被对方所现进行火力压制之后,求援的电话会迅的打到联军前线指挥部中去,整个前线涌出来大量的求援申请让联军指挥官不仅异常忙碌同时还紧张兮兮的,都知道,火炮摧袭之后就是对方大举进攻之时”为此很多指挥官都让各阵地后面的预备队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增援。

    这时候美军要想再停歇下来乙经由不得他们了,一些区域的防线上的炮兵已经被中国人清除,这意味着中国人将中线那边的某一区域变成了绿色安全区,虽然还有澳美联军的其他部队可以威胁到这里,但那要问问中国人的坦克和步兵同不同意先。

    这样一来有了缺口也由不得澳美联军停歇下来,被中国重炮突过中线就意味着有更大面积的防线进入到中国重炮、火箭炮的射程中,光挨炮击可不成,必须要对中国人的炮兵进行压制。这样一来,战斗很快就升级,由于这一区域的炮兵被干掉,那么就派出步兵和坦克部队前去迎敌作战,哪怕坦克不如对方。火力不如对方,也要派出去。乱枪打死打伤对方几个人都好过在这里被干挨炮砸的好。

    同时还需要从后面的部队调集其他部队来填补现在的缺口,也就是派出去的部队和已经损失的炮兵缺口,这么一调动势必会往原本人员就密集的地区增派更多的人员、装备,这正是熊普亮等人所希望看到的。

    战争,就象是一场场的比赛,而比赛和战争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另外一个是充满鲜血和死亡的战场,相同的地方,就是要分出一个你死我活的胜负出来;而一场战役,一场比赛,不仅拼教练的战术,运动员的水平、心理,能否控制好自己的节奏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被对方代入到对方的节奏中比赛,那是一件相当糟糕的事情。而澳美联军,正走向着这样糟糕的情况下展下去,,

    “石头,需要我们突击到对方里面去吗?”洪阿根靠在自己的那辆东北虎式坦克座驾旁,询问着过来查看情况的石继平。

    “先等等,晚上情况不明,而且也没有大规模突入的计,我们只是按要求派了老陈带小股侦查部队贴近对方区域想办法抓几个舌头回来。

    等他们回来或者是在前面问清楚情况,我们再突进去不迟。地方一定要弄清楚,等天气转晴之后,现我们突入了死亡之地挨自己人的炸弹可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

    石继平拍拍洪阿根的新座,他知道昨天白天的战斗深深的刺激了洪阿根”绍式已经表现不错了,但性能更好,表现更突出完美的东北虎更是征服了每一名驾驭它的乘员和后勤人员,当然也征服了对面的敌军。他知道深受刺激的洪阿根现在和他的战士极度渴求战斗,他们要用战斗去征服一切敢于阻挡在他们前面的敌军。

    “唉,等待的时间可真无聊,”

    看到老战友这么说,洪阿根也无奈,战斗前的等待是最无聊的,虽然都是老兵了,懂得如何在战前、战时、战后调整自毛的心态,但东北虎式的出现却的确让洪阿根深受刺激,恨不得立即驾驶着满载弹药和油料的东北虎

    ,  万比北小“二波群中向常山赵子龙那样杀化进七 ※

    “团长!!团长!!陈营长的无线电通讯找你!!”

    从旁边的指挥车那突然探出一个脑袋出来,呼喊着跑外面抽烟透气和老战友聊天解闷的石继平。石继平一听扔掉烟头就三步并做一步的跑完短短的十米距离,身手敏捷的窜上了指挥车,在他的后面,是跟过来的洪再根。

    “我是石继平,老陈你那边怎么样,怎么提拼了二十分钟联络。”

    石继平言语中有一丝急切,这个急切是因为原本预定的联络时间提前,一般提前的时间越长就意味着有突的情况生。

    ,  万

    “石头,有新情况!!”那边的回答声中没有枪炮的背景声 这代表着看来侦查部队没有和对方直接交火,也就是说没有暴露和对安大股部队缠上,要知道小股侦查部队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对方大批部队给纠缠住走不掉,这种情况一旦生,要么就是等待己方部队的救援。要么就是全军覆没。不过幸好,这种情况似乎没有生。只是让石继平感到意外的是老陈的声音压的很低,似乎不想太大声音暴露自己,这说明他们现在身处的个置还不是安全区。

    “什么情况?!”

    “我们突入到这边后现前面一大片雷区,有反坦克的也有反步兵的,是一片混合雷区,雷区很大,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很多。我们没办法穿过去

    陈立新说到这时石继平并没有慌张也没有任何欣喜,雷区?反步兵和反坦克的雷区?这种地方对于拥有大小口径火炮还有更密集的火箭炮的中国部队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于横越的地方,只要让火炮和火箭弹对雷区进行一次火力覆盖,用爆炸引爆绝大部分地雷,再用扫雷车在前面开路,很快便会出现若干条通道出来。现在老陈他们穿不过去时正常的,如果是反坦克地雷,要想引爆它们就需要有几百公斤的压力。象他们这样前去侦察的步兵踩上去点事都没有,不过出现反步兵地雷就不好说了,毕竟这玩意专炸人。不过这似乎并不是重点,,

    “我们现穿不过去就在雷区外绕,结暴我们往北面绕时现一队从前方被打溃散下来的美军小部队,应该是前往攻击其他炮兵部队被打溃散下来的部队,有两辆越野车还有一队步兵,我们本想趁乱抓几个舌头,但是对方撤的很快,我们始终找不到太合适的机会下手就这么一路跟过来,结果现在现我们居然穿过了雷区!”

    这一句话如同惊雷般的在指挥车里炸响,穿过雷区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在雷区中,有一条神秘不为人知的路线出现在中国人的面前。

    埋设地雷的这一方多为防御方,这是母庸置疑的,进攻方不会在自己的前面埋设雷区给自己的进攻造成不便。澳美联军在自己的前线前方埋设雷区也是可以理解的,奥古斯塔港东面的战场就向是一个数学于号一样,而且在角度上更加夸张过一百二十度,这意味着中国方面布防宽度是一百多公里,而美军这便就夸张到五百多公里,要想防御住这么宽的防线,没有足够的人力和兵力是不行的,而且这么宽的防线上也不肯能时时刻刻都有人看守,那么这样一来地雷这种最好的被动防御武器便成为了看家护院的最好武器。只是埋设地雷的那一方,出于某种考虑,有可能会在雷区中预留一条或者是几条供己方巡逻队穿行的道通行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只是这些小道由于特性通常会有专人进行拦截防守,而陈立新他们穿过的这条小道居然到现在都没有人拦截防守,那就意味着这是一条秘密预留出来的道路!!

    “情况确定吗?”

    石继平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加跳动的心脏,不过在狂喜之下。他很清楚的知道,一条在雷区中的秘密小道是个什么概念,对方没有理由这样轻易的暴露自己重要的通行小道。

    “现在我们已经穿过了敌军防线,这里由于是秘密小道,能知道这种小道的人不会多,对方也没有太多的防御部队,我们人少很轻易的便渗透进来了,现在经过初步的侦查,这里的防御兵力并不多,方位”。

    旁边的指挥参谋在喇叭中听到这个方位后立即在旁边的军用地图上指出了这个方个,几个人围过去一看,现这个区域是一个交界区,左边是美军,右边是澳军,正处于三不管的地界。

    “老陈你什么想法?”。

    石继平知道现在不能多瓣,老陈他们旁边不知道多远就是美军巡逻哨,聊多了会给他们带来更多暴露的危险。

    “我看那对美军穿过雷区封锁线后便直接叫过来这边的一名救护兵。然后搭着救护兵便一路向后方开去,我估计是美军一名高卑受伤,所以紧急通过了这条秘密通道。你知道吗,我们进来的时候就这一条车辙,现在对方还有些乱还没有反应过来,”

    陈立新的话让指挥车里的人渐渐明白了陈立新的想法和用意,一条车辙的含义就是这条秘密通道第一次被启用,而且好像”个泾过申请就由干事突然的使用。如果等到明天早上州。双现车辙反应过来的话,那这条秘密通道就不是秘密通道了。而陈立新的想法就是趁着天黑人乱的时候,派一支部队从这条小道神不知鬼不觉的突进对方内部,然后,,嘿嘿。

    “把握多大?!能有多少军队穿过斟  ”

    石继平看着陈立新他所点出来的个置,这里并不是预定的死亡区,而且离死亡区有一段距离,估计正是因为这边并没有太多的守军和防守价值,这里才会放置少量美军和澳军进行防御。

    毕竟整条防线实在是太宽太大了,很难做到每十米放置一个人,每百米设一挺机枪一个哨。只是在派多少部队过去这个问题上有些难度,派多了动静太大很容易暴露,派少了对方一缠上来吃亏。同时机械化兵力也需要好好的斟酌,不派嘛步兵好控制,嘴严脚轻的老兵可以轻易批量渗透过去,而且独立团几支主战营老兵居多,而且还有四营这样善于夜战的老兵部队。但是现在如果打起来,没有重武器的步兵就要吃没有重武器的亏了,面对对方的机械化部队和装备,四零火箭筒虽然好用但伤亡率绝对比有坦克装甲车坐镇时要大很多。

    “步兵不用怕多,四营还有黄毛带的一营,姑娘带一个营的坦克装甲部队过来,再来一个连的自走火炮和部分弹药后勤车,剩余的部队往通道边上靠拢集结,闭灯行驶八成不会暴露,等天亮暴露了就往这边突!团里的陆航小队也可以快增援,不怕!”

    陈立新几句话便将部队给选定,指挥车外出一阵轻微的骚动,这是听到前方侦察部队提前通讯之后围过来的各部队主官,听到陈立新的点将,自然有人兴奋有人叹息。

    和外面的兴奋不同,现在的石继平在经历过最初的兴奋后反倒是平静下来了,因为他知道他是一名指挥官,他的任何决定都决定着独立团近万兵官兵的生死,他必须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他冷静的观察着地图。冷静的思考着突入过去后所能出现的情况变化,冷静的判断着该如何利用好这条老天爷赐予的意外惊喜。他不是个保守的指挥官 相反石继平是个。喜欢进攻,喜欢用最好的进攻减少最少伤亡的指挥官。

    “给我二十分钟

    石继平知道现在这么快下决定的确有些太过于冒险,他需要点点时间好清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二十分钟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只是在这二十分钟的时间里,独立团的指挥参谋们将这条信息立即通报到军区指挥部,熊普亮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同样也需要消化和思考的时间,一时间,整个指挥车旁是一片小声讨论的声音,大家不是讨论是否利用这条意外获得的秘密通道,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怎么可能对得起自己?而是在讨论派多少部队穿过去,,

    十五分钟后,军区司令部的回复是由熊普亮亲自打过来了,在接通通讯的第一句话熊普亮便劈头问石继平有多大把握,想派多少人过去。石继平的回答并不是象陈立新那样只派几个营的步兵和少量坦克部队过去,他的回答有些让其他人吃惊,他想让独立团更多的战斗部队冲过去做一个可怕的先锋突击队。

    在石继平的想法中,明天如果天气转好,那么空军的大突击一旦动,预定的死亡区澳美联军被打的太惨,联军就会出现一个指挥、战斗上因为伤亡太大的窒息时间。这个窒息时间就是暂时无法调派更多兵力和调整的时间。从目前所收集、拍摄到的高空侦察照片上看,独立团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凭借自身的机械化力量快向联军的后方突击实施大穿插,直接突入到对方后面的重要后勤中转站或者其他更重要的区域进行大破坏和对对方军队的大屠杀。一个独立团的部队并不多,但是如果用好了,整个战役圈至少有一大块的联军会现自己前进和后退的命脉被独立团给掐断!!

    听完石继平的想法,熊普亮很满意石继平的大胆突击。因为龙虎豹鹰鲨的那支鹰,也就是五支王牌部队里的空降兵们有着对苏联秋明地区的空降任务而无法前来这边参加此次战役,那么如何向澳美联军的后方打入一支搅乱对方后院的部队就同样成为熊普亮的心事,熊普亮满意就满意在石继平敢于大胆的派一支孤军深入到敌后方执行空降兵们的任务。

    “石继平,我很满意你有这样的胆量。我在这里再给你更多的胆气你敢要吗?”熊普亮放缓语向话筒的那边问到。

    “当然敢”。

    “很好,不愧是独立团,我会让你们两翼的部队加大对美军阵地的进攻力度干扰对方注意力,你们独立团趁夜穿过这条秘密通道直插到对方后方去!在部队上,我再给你更多的部队,我将近卫师的老兵部队派过去和你们一起到敌后方去大闹天宫!”。

    口:连着两天下乡,唉”明天估计也要下乡办事”,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