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六百六十九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卜面的纷纷扰扰对千国人来说有些逞远,而在国内。==京尤 卖==记住我们的网址www.⒐1有旧”甲清倒是成为了吸引国人们眼球的大事。

    中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政治会议的与会代表,正在全国国内展开代表资格的选举。

    和国大党前任政府从社会精英中参政,以及社民党从自身内部党员中直接参政有所不同,三党为了平衡各方的实力,国大党和社民党是绝对不会让现在风头正盛、党员人数最多的民业党以各自党员基础为代表来进行这样的全国基础代表大会。那样很容易让民业党轻易的将另外两党排挤到一个极为不利的位置上去。为此国大党和社民党联手一致要求各方都不能制定与会代表,而是从国内各地、以各地区、各行业以及民间自行推选。

    虽然两党也知道,即便是如此。由于目前在民业党执政过程中,国家驱逐了日本侵略者、真正统一了全国。还在世界大战中为中国获取了胜利以及相应的利益,甚至在关于老百姓的基础民生建设、医疗卫生、教育、土地等等一系列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中让老百姓品尝到了好处,在最初的几届中,民业党仍旧能凭借现在的势头和能力轻易获的大量倾向他们的代表。可要看到这些代表多为各乡、县,工人、农民阶级中的优秀代表,工商企业中的商贾,这些人大多数可并不是民业党党员,他们各自的身份,都是社民党和国大党自身存在价值中的根基。为此社民党、国大党具有战略眼光的人员都现民业党虽然现在势大。但却也没有大到所有人都向着民业党的地步,在很多地方,甚至在民业党核心的西南数省,自己只要处理得当,仍旧能获得农民、工人、商贾等各种自己代表阶级的支持。生在去年广西核心平果百色一带的工人罢工、骚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民业党统治下的中国,也并不是没有缝的鸡蛋”为此社民党、国大党两党都将战略目光放到了几年、十年、几十年后,自己虽然输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可再下一次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而段国学也乐于看到两党人士注意到了自身的特点和目前的困境。为此对于两党提出不管今后将来任何一党、或者是两党专大的时候。第三党仍旧能够通过三方共同制定的游戏规则在未来的政治舞台上保留一定的第三方声音和参政名额这个提议,毫不犹豫的予以了高度肯定和赞同。

    为此,在三方所掌握的宣传媒体的一致高调宣传下,国人们对即将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会议一下子便勾起了兴趣。国人们从来都是听这介。领导,那斤。不认识的代表今天说话。明天讲话,至于这些人到底是谁?只识其人不知其人。对于高层领导,中国人和自古以来都是那样一小民难见皇城人。

    而现在这次却不同,所有参加全国代表大会的人员都是从基层中推选出来的,虽不能做到每县一个的名额,但却是从自己身边认识的人推选出来。而且在推选人选上,为了杜绝官二代、商贾、大户用金钱收买选票,不仅在人选上有一定的限定,而且还要涵盖农村基层、工人基层、教育、医疗等各行业基层人员,在这些名额上,某一方要想霸完全部名额很困难。同时还有一个补充条款,那就是不能全部都是一个党派的人选”必须要有另外两党或者是一党成员的人选。

    在这一条上,作为民业党人员曾经相当的不理解段国学为什么要同意这么做,因为在某些区域中小民业党的在该地的声望不是一般的高。[][]甚至隐隐有些针插不进水泼不透的感觉,要说段国学同意这一条就代表着允许其他两党人员进入到这些地区进行活动,这让很多民业党人想不通。

    对于这些人心中的疑惑,段国学在一次接待国大党、社民党还有民业党三党人员时解释了他的想法。民业党现在能有这样高的声望当然和民业党人之前三十年的努力所分不开的,但是现在的辉煌并不代表着今后所有民业党人都能够保持这样的努力、这样的清廉,还有这样的自律。在这点上,只听到一方面的声音是极为不妥和极为不恰当的。一党专政、一党独大只会造成权力之间的官官相护,而一党甚至连反对、质疑还有批评的声音都能压制下去更是危险的。象去年在广西核心区出现的工人罢工、骚乱中我们可以看到,正是在这些全部都充斥对民业党一味的叫好声中,我们听不到底层工人对自己恶劣的工作环境、对迫切需要改善自己工作环境、薪水的内心希望和声音。生在民业党家、最核心的根据地的这件事情不就是在这里民业党一党独大,对民业党一片歌功颂德叫好声中,上层的领导人听不到下面基层人员最真实呼声的最好实例。

    为此,段国学还特地的向社民党、国弈旬书晒细凹姗不一样的体蛤八兀一、员说到,民业党虽然现在很得民心。但这并不能就代 木党党内就没有害群之马,段国学希望社民党、国大党两党人员,要大胆的走到人民的基层中间去,去务实、扎实的听取、吸收人民中间最真实、最迫切的声音和愿望。民业党不怕挑战,而且也会以一个相当端正的姿态去迎接挑战,民业党是从老百姓中间走出来的,在这点上,和其他两党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段国学还特意的鼓励两党人员,要大胆的在基层中向民业党一些政策的不合理、不正确的措施、方式说不字!

    特别是在三党中,根基最薄弱,支持基础最差国大党,段国学更是语重心长的从历史错误出,严肃的告诚了国大党之前所犯下的一系列错误,希望国大党人员放下包袱,从头做起,虽然在历史上国大党所代表的社会阶层伤害了更多基层农民、工人百姓们的利益。可历史已经过去,国大党再怎样有过错误但在犯下各种错误的同时国大党仍旧有着为国争利,为国出力的闪光点。国大党要吸取教,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找出自己的闪光点和认真扎实的做好今后的基层工作,从头

    积

    当然,段国学也没有忘记给社民党与会人员敲敲警钟。虽然社民党在三党中间,其基础、根基是三党中第二强的,在陕甘等原先活动地区还有着大量农民、工人甚至在广西和四川等地都有一定的支持者,但段国学仍旧不忘告诫社民党人员。敢于说话、敢于为底层人员说话反应问题和争取利益是件无比的好事,但说话的方式方法要恰当,不能一股脑的用极端暴力手段去争取。现在的中国在政治环境、法制环境上都生了和十年前相当大的变化。在蒋光执政期间连党内异己声音都听不得的白色恐怖时代已经过去。在民业党上台执政之后就没有取柿任何一家党派控制报纸、新闻单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民业党在言论自由上是给予了大家相当宽松的程度。而且现在三党之间已经达成了共同执政、以法执政、依法治国的大环境框架基调,要学会与时俱进,要学会合理运用手段,要学会依法保障伸张自己的权益和利益,也更要学会用法律允许的手段下出各种挑战。

    最后段国学还告诫民业党人员,不要害怕挑战,在这个地球上若干年的历史演化进程中,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自然环境就已经注定了一个残酷的竞争机制是最好展机制的根基。民业党要想在今后的道路上走的更远,不仅要从自身的每一点一滴做起,同时还要不断应对其他两党提出的挑战。三党共同执政中。不管今后的将来是哪一党执政。哪两党监政,从根子上,都需要时刻保持高度的思想觉悟和为民服务、为民请命的思想,一旦你的施政伤及了第二方、第三方的利益,监政的两党人员自然会在法律条文的框架下,对你的行政、施政手段提出批评和相应的制约、公诉手段小一旦执政方无视人民的权利和利益,强行破坏、触犯法律,监政方手中的法律武器自然会确保法律的庄严性不受侵犯。

    段国学的解释让很多民业党内成员知道了为什么段国学要给未来的民业党执政道路上设置这样两个障碍的理由和原因,在未来的中国展道路上,段国学不想出现一党独大、一党专政的绝对权力局面。

    段国学的表态不仅让社民党、国大党人精神为之一震,那可是民业党党魁的公开表态。不过就段国学的这些表态,对于段国学表态中的一些没有涉及,或者说未来展过程中出现的事态,不仅是民业党。甚至是国大党、社民党人都提出了相当多的推演和假设。

    其中的一介。假设相当经典和吸引眼球。这个假设实际上说是假设并不恰当,而是国大党和社民党两党人员,就对广西钦州、玉林,上海新工业区等某几处经济开区的规划过程中的一些事情提出了质疑和看法。在这些新规戈的工业区、经济区的改造、建设中,一些新规划的土地涉及到了当地农民、房屋产权户以及现有商贾的土地使用、经济产权等共性利益,社民党是在为失去土的的农民说话。国大党是在为失去原本经济利益的商贾说话,这原本死不对眼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党在这介。问题上很一致站在了一起,甚至是他们所代表的农民、商贾都达成一致攻守联盟的情况下,出现了不愿意拆迁老房区建设新商业区、工业区的一个新名词代表“钉子户”。而钉子户的对面,就是迫切希望拆迁迅完成建立起新商业区和工业区的施政 现在施政的民业党官员。

    希望建立新商业区和工业区的民业党官员迫切的需要政绩和打下未来展规划,但是正是因为之前没有国大党和社民党人员的参与,单方面的推演规划总凹曰混姗旬书晒齐伞出绷蒋某一些人的利益。而这些士地上,失去耕地的农民夹怔”个来生活的手段,而原本占据在这里的商贾对赔偿的价格又不满足频频加价。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地方出现了采取暴力手段或者说让很多人愤怒的手段出现。

    这些手段很多,在一些程度上已经达到了某种时段的下作、令人愤怒的手段。而这时候段国学三党联合执政中,先新闻、舆论、言论自由的优势体现出来。虽然当地民业党控制的报纸没有报道此事,可社民党、国大党所控制的报纸高调的宣传了这些事件,当地民业党官员想进行单方面的**的办法失去了作用。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国人们一下子便对民业党当地执政官员采取简单、粗暴的手段爆出足够的愤怒情绪,很多人想不到,一贯以来以清明、廉政、为民谋利的民业党官员居然会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当然,在这些事情的后面,那些官官相护、权钱交易的事情在社民党、国大党的各种报道下更是版本翻出。

    这些事情的出现对现在风头正盛的民业党形象上是一个不小的冲击。虽然李德林极力的宣称这是民业党中的少数害群之马,但是有些事情解释就是掩饰,越解释越描不清,,

    而后面的事情就是在三党联合执政的大框架下,社民党、国大党都一致要求参与调查此事的成员中增加己方人员比例,做到减少为民业党说话人员的想法。而段国学这时候则站了出来,大手一挥,直接宣布民业党成员不参加此次事件的调查成员。所有调查人员都由社民党、国大党两党人员组成。在调查人员的身份、组成成分上,绝对公正的基础!而对于触犯贪污受贿的官员调查取证,甚至是对这些官员的刑事诉讪过程,民业党成员都不参与的基调。

    再下来的事情就更加快捷,失去了民业党的干预和斡旋,这些雇佣一些社会混混、打手做拆迁主力。和负责拆迁、补偿工作中,贪图私利、触犯法律的民业党官员一个个的被绳之于法,当地百姓、工人、商贾联合起来拍手称快,社民党、国大党两党人员秉公无私的光辉形象立即得到了无限的放大和提高。

    而正当社民党、国大党两党人员为此次事件建立起自身光辉形象而沾沾自喜时,民业党再次难。这次的难很委婉却也很深刻,就是对此次过程中,民业党严守三党共同执政中,两党监政、监法的大框架表示了认同和肯定。在宣传中。民业党对于另外两党对自己施政官员违法乱纪的制约、还有运用法律武器为民请命的做法给予了相当的肯定。在老百姓的眼中这是民业党豁达守法的体现,而在一些回过味的社民党、国大党成员脑海中,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了。三党联合执政、监政的未来过程中,此次事件虽然表面上看是国大党、社民党在运用法律武器上给予了执政的民业党一次成功的抹黑和自身高调宣传,可是仔细想想,自己越是将自己抬的越高,实际上也是给未来的自己扎好套在脖子上的绳结,”

    民业党没有反驳自身害群之马的错误,反而高调的赞扬了其他两党的共同监管力度,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虽然现在成功的给民业党抹黑和添堵,可是从最根源上说,自己的这次成功抹黑添堵案例是在三党共同监政、执政的基础上一次成功案例,自己能这么做,那么今后的未来中。即便是社民党小国大党执政的那一天,对方同样的能在法律条文允许范围内给自己实施同样的抹黑、添堵手段,,

    明白过来这点的人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改变有利于自己未来执政中的什么。自己高调的宣扬了多党执政、监政的好处。想想,自己能抓住对方的漏洞和对方的错误往死了下,而如果在未来自己有朝一日执政的过程中,自己下面的施政人出现了这样的砒漏,,人家照样也能下死手将自己拖出去往死里打,”

    现在刊网宣扬了自己监政,指出执政党一些不好事情的事件出来,总不能自打嘴巴的又说这样不好吧,,而这时候很多人也才明白段国学为什么这样勾勒出未来中国展道路上的相互制约。那就是没有人能够知道未来的展道路上,谁是当权者,而谁又是权力的监督者。而恰恰正是在遮掩相互制约、相互监弃、相互扶持展的过程中,矛盾、解决矛盾,出现新形势下的新矛盾、解决新矛盾这样周而复始的过程中,谁都不能够将对方打死,谁也都能够有着足够的底气和力量来确保一党专政、一党独大的事情生,,

    不过这件事情,所弓的思考和国内的变革,还没有完,,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忙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