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另种较量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另种较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姜很快便将特定的字母给寻找出来抄在纸条上递给李泽兴,而李泽兴在看到那短少而又毫无规律的英文字母组合后,连那本已经翻阅的有些老旧的《金瓶梅》都没有打开。便在脑海中迅的寻找到了早已经阅读多遍书中的哪一页哪一行的几个汉字出来。

    “撤离?!你没有弄错?!”

    老姜和组长见李泽兴连用来做特定秘密本的书都没有打开,有些不相信的追问到。

    “没错,这书我翻看了二、三十遍了!”

    李泽兴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说,但是手里却不闲着,迅的打开了《金瓶梅》,按照纸条上的特殊字母。从脑海中调取出国前,在商调局的保密处所学习记忆的各种代码中迅的翻找出里面的所函指的字符,结果答案很快的便出现在房间里所有人的眼前“撤离。”

    不过准确的说,这次国内所通过犹太复国组织所向美国境内的中国情报组织所传递的全部内容是“组织所有人员撤离。”语句很短,但是所表达的意思却清晰无比。

    “撤了?看来你所得到中美两方交换战俘和在美华人的消息是真实的。国内已经开始向我们这些在美人员出撤离信号。”最先从消息中回过神来的是组长,只见他从李泽兴手中取过纸条,掏出火机将纸条变成燃烧后的灰烬消散在房间中变成粉尘,经过特殊处理过的纸条在燃烧的度和变成灰烬后散碎的度明显要比普通纸张要迅很多。

    “组长,我想不通,虽然我们的工作在这边由于被隔离后并没有能够开展多少,可是为什么国内要撤掉我们?”

    老姜当即不爽了,在他看来。这是国内对他们工作进展缓慢的另一种处罚。

    “冷静点,老姜,干我们这行。遇事绝对不能冲动凭意气用事。”

    组长眉头皱了一下,这个老姜自从被隔离之后,工作进展不开弄得有些焦躁,这暴露出他急于给自己和这个小组重新立功挽回形象,因为正是自己的这个小小组,曾经让蒋光逃离中国本土到美国的失败而一直饮恨,组长知道,正是因为上次工作的失败,虽然在段国学的干预下小组成员最终没有接受太严酷的处罚,可是烙印在小组成员心中的那种挫败感,却一直以来促使小组成员知耻而后勇在美国奋力工作,给国内传回去大量有用的情报资料。但是心结一旦结下就很难打开,受挫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一旦受到某方面的挑拨,很容易在原本就一直没有复员的伤口上再次撕扯开来。而要想彻底的将这个心头上的伤痕给彻底愈合,除非将蒋光这几个从自己眼皮子下脱逃到美国的王八蛋亲自绳之于法送回到国内,要不然这条伤痕,是永远愈合不了的要带到坟墓里去了”,

    “组长,是不是上面错命令了,能不能确认一下

    老姜的眼神中充满着期望和不甘。

    “恐怕不行,你也知道,所有的命令每一个字、翻泽布时的每一条都是经过严格的反复检查,而且你作为信息抽取员应该知道,即便是美国印刷厂在印刷排版时出现了某个或者几个字符的错误,而在之前所编译的信息中,关键字符在正版信息中是有另外一套复核手段的。也就是说在所有的信息字母中,我们这些人有着一套特殊的办法进行校对。这样做你也清楚的知道,这样能确保我们所接收到的消息是正确无误而避免消息延误和出现偏差。我知道你心中很不甘心,可是老姜,你要想想,当我们在那个小房子里宣誓参加这个使命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了需要严格遵守各项纪律,说一不二,命令去死也绝不皱眉。”

    摇摇头,组长无奈的否决掉了老美后面想说的话,他知道老姜想让自己向上复核这次的消息是否属实,可是他应该也知道,干这种走钢丝绳脖子上还套上一个绞索的活的人,都只会是单线联系,来到美国这几年。组长到现在连自己上面管理的人都没见过一次。严格的保密纪律虽然苛刻,但却也是保护大家和保护这个情报网络的最好手段之一。

    “别想那么多了,虽然我并不清楚这一份报纸上的这些消息是面向在美几个情报组的,但是我估计接收到这同一条撤离指示的小组不止我们一个,想开点,准备一下吧。”

    只是当几个人有些灰心意懒之时,在外面放风的人突入拉动了通向这里的绳索,轻轻摇动的铃锁声让几个人瞬时紧张起来。很快,房间里的布局还原成了原本的样子,就和一间普通的房屋一样令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出来,甚至摆放在书柜上面的那些解密用的中国古典名著,也安静的存放在那里,等待着它们下次挥出自己除了展现中华文化的璀璨文化之外的另一种用途。

    几个人也迅的回到自己应该存在的位置上,象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的一样,接受过专门表演和心理练的他们在演技上堪比奥斯卡最佳影帝。只是另他们几个人相当意外的是,在以前,这种有人靠近房间的警斟良快都是证明只是虚惊一场。并没有一次是专门找上门来。而这次,房间的大门却清晰的传来了叩击声。有些老旧的门板受到撞击所出来的清脆响声在冲击几个人的耳膜时也冲击着几个人的神经。

    几个人相互在着了一眼之后很快的稳定下来,虽然老姜试图给个眼神取出武器以备不测,但是老姜的这种想法立刻被组长轻轻的摇头所否定。

    “来了……请冉你找谁?”

    组长看着前面的这位陌生人小虽然对方同样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亚洲人。但是作为一名有着长期间谍经验的组长并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松懈,表情上的茫然和神情上的萎蔫并不能代表他现在心中高度的戒备。

    “请问是这宋传峰,宋家老三的家吗?”

    来人也没有丝毫的托辞,直接说出了造访的目标,只是当宋传峰、宋家老三这几个字、词从这人口里念出,让组长眼中瞳孔骤然一缩。

    “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宋传峰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人,但我所知道的宋传峰并不是宋家老三,而是宋家老四。”组长迅的回答出这个自己已经等待很久的紧急切口暗语。

    “哦?那我倒不知道,因为我只知道他家只有三个孩子,他排行最后。还有一个小名叫么鸡,因为他刷剧。”对方见切口对上。继续对着下一条暗 ”

    “那是因为他还有一个姐姐早年间就做童养媳卖给村里的大户地主家了。”

    最后一条切口暗语对上,组长迅的拉开防盗门锁,将原本只打开一条门缝的门迅的打开迎进了这位突然造访的来客。留在房间中的李泽兴、老姜两人在组长说出莫名其妙的暗语之时就已经开始戒备,直到组长垂新关上大门拉动门口的灯绳之后告诫外部哨兵重新警戒后这才放松下来。

    “我是宋传峰,你是

    组长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让另外长期和他工作的老战友不禁多看了组长一眼,感觉到了老战友那有些诧异的目光,组长讪讪的笑笑:“我真实的名字,我自从加入商调局后就没有再使用过这个名字。”组长的解释让两人微微的点头,干他们这一行的,在加入之时原本的名字就已经被档案局给封存,一咋小甚至数个新身份将伴随他们度过今后的一生。

    “你们可以叫我老张,身份都知道一  保密。我的安全保密级别是六级,从今天、现在起,你们这个小组归我管理。”来人老张没有太多的客套,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李泽兴和老姜再次看看组长,只见他点点头,因为能说出他真实名字的人不管级别如何,但商调局有一条规定,就是当对方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姓名和对上了你心中最为隐秘的激活暗语,那么就代表着你在后面的一段时间内,将接受对方的直接领导。而大家也知道,通常在习惯于单线联系的秘密战线上,一旦出现这样直接找上门的硬性激活潜藏间谍暗桩的事情生,通常就会生相当了不得的大事,不是情报网受到紧急破坏和生严重的突事件,这种事情在讲究隐秘和单线联系的间谍中是很难出现的。

    “你们接收到了最新的指示了吗?”老张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见三人点头确认之后继续说到。

    “那很好,我也就少解释很多了,听说其他组有人还不相信,既然你们知道,那么我就轻松很多了。我们的纪律你们也都是知道的,不该问的不要问,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进行撤离,但是我所接到的命令讲解也没比你们多多少,我所接到的命令是:“配合这里的高层机构,组织我方人员和愿意回国的华人华侨进行撤离”直观命令就这么多,只是在补充命令上,要求数个小组被强制硬性激活划归到几个实施员的手中补充力量,尽量散布美国对华人今后更加恐怖的关押、虐待还有爱国回国消息,煽动更多的华人华桥回国。”

    看着老张径自的说完这些,老姜不甘心的问了一句:“就这些?”

    “当然还有,还有我所接到的补充命令是随时待命,同时对有可能出现的汉奸、出卖华人利益的叛徒进行秘密处决,以做到震慑宵小的目的。可以说,激活你们就是准备当工具。”

    老张在说到最后工具一词时眼中闪过一丝的遗憾,因为在商调局的间谍中,工具一词是个贬义词,别看动手起来很威风,可是工具的意思就是让充当工具的这些人从事冲锋陷阵,执行抛头露面的最危险任务,对于间谍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能暴露自己的危险任务了。而且,工具”是用完可以抛弃丢弃的东西,,不过让老张有些意外的是。在这三个人的眼中,老张没有看到一丝的不甘和绝然,相反,他看到一种欣喜、一种期待、一种早已等候多时的毅然。

    “很惊讶吧,因为我们这些人早就在心中死过一次了,早在国内的时候,我们的一次失误造成了不可原谅的损失,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死了,派我们过来时我们比大家都要经历过这样的心路历程,所以任何的命令对我们来说都并不足以让我们太过于惊讶。”

    看到老张眼中的意外,组长小也就是宋传峰轻轻的解释了老张心中现在的疑惑。

    “原来如此,那就准备一下吧,今后看来你们要有得忙咯。怪不得上面告诉我你们这个小组的任务是最重的,”

    老张轻轻的都哝了一句,三人迅的到房间里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因为枪支、武器还有其他什么涉嫌太容易暴露自己的东西并不会傻到放在这里,为此三咋。人收拾的相当快。

    “对了,老张,问一句,我们刺杀的名卓现在出来了吗?如果有,有没有

    老姜摸摸自己有些谢顶的脑袋,隐晦的想套点资料出来,因为为了保密,通常刺杀的名单人物是在最后一才被告知的,这样能避免出现什么砒漏之后给目标透露出风声出来。

    “不知道,但友情告诉你一条。先去找他身边的我们某位同行的晦气。”

    老张的话让三人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种微笑有些狰狞,更有些长期被压抑在心头上的那股热血和怒火被挑拨出来后的泄。

    “那个什么什么老板,这之前拜你所赐让我们失败的帐,该清算清算了”

    美国国内的华人中,很快的便流传开来可以回中国的消息。消息传播的很快,而且版本虽然不多但口径基本上一致,就是由中美双方派出专人和请求第三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引爆了在美华人的不同的争论,在美华人中,有一部分是在清末民初来到美国的。还有一部分是民国初年考取上留学名额来此读书的,这些人多半是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美国学习西方的现代科学和科技技术,以求今后回国报效国家。这些人现在在国内、国际上都有一定的知名度,甚至有一些华人科学家已经进入到了美国高等学府中成为一些响彻学术界科学家的学生或者自立门户成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华人科学家,这些人中,由于当年中国国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谁愿意搞什么科学又谁愿意花钱搞科学项目,故此除了当时的西南段国学从某些渠道在美国挖了很多人回中国西南工作之外,很多人报效无门便暂留了下来,但在他们心中多半是迫切想回国的。因此鉴于在中美双方的谈判中,这些人的交换比例也是最被双方咬死的,美国人甚至开出一万美军战俘换取某位中国科学家的惊人比例。

    而华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自美国西部八”时。也就是十九世纪时便被象卖猪仔一样卖到美国的哗兆。他们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了数代,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扎根在了这里。在这些人的心中,有一些仍旧对祖国充满了回家的渴望,而有一些。则由于蒋光以及美国片面报道误导的影响下,对现中国国内情况不了解,不愿回国的华人。至于另一个平行时空下的那些贪图享受 内心变质了的黄皮白芯香蕉人,这个时代中还占据着绝少数。为啥?因为现在的美国仍旧没有解除对华劳工的歧视法案,这里的华人享受不到应有的劳工待遇,没有所谓的民主、人权、自由,过的是最底层人员中底层人员的生活,甚至连最基本的安全都没有保障,有几个人想过这种日子遭罪受?

    因此这也是段国学敢于将在美华人给接回来的一个原因,中国国家曾经的孱弱导致了这些人在海外飘零吃苦受罪,虽然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中由于一些特殊的历史原因导致了香蕉人大量的产生,但是这个历史缘由并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小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变了心的香蕉人;也是一个历史时代下的特殊产物,如果中国强大,中国富裕,又有谁愿意忘掉自己的祖宗,割舍掉骨子里烙铸下的民族血魂呢,,

    所以段国学在未来的核弹洗地过程前,必须要将这些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们给接回来,这样才能对得起他自己心中最后的那点良心。也不用再说什么大道理,也不用再说什么民族情谊,就看当年,为了支援孙先生革命推翻**清王朝的事业。有多少海外华人捐出了自己从牙缝里省出来那一点点外汇给革命军购买枪支弹药,有多少青年儿女跟随着革命的大旗倒在了祖国的土地上,,这就已经足够了。

    只是苦于战略决策,段国学不可能现在满世界的向华人华侨们说:“我们要给白人十地上用核弹洗地,你们快点回来,不回来到时候洗地就真回不来了!!”

    因此段国学也只有用这种笨办法中的笨办法来尽量接这些华人华侨回国。在这个世界上,华人华桥聚集最多的两个区域一个是东南亚,另外的一个就是美国。而东南亚现在已经落到了中国人的实际控制手中。当地的华人现在是翻身做主人。虽说还不能横着在当地走,可之前总想来找华人麻烦捞油水的事情可不能干了,警察还是本土的土著民,可当地的驻军可是武装到牙齿的中国职业士兵,你要想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茅坑里点灯,

    回到美国华人这边,有一个这样好的机会回到国内,对于很多在美华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仙良困难的选择。因为不管选择哪一边。自己将要面对的都是茫然未知的未来之路。

    一边是留下来,虽然现在中美之间在打仗,可战争总不能持续一辈子吧,那倒隔离铁丝网总要有被拆卸的一天。自己又能重新回到美国自由、最有朝气的土地上生活下去。可一旦战争迟迟不能结束呢?而且还要想到,中国人在这场战争中赢了怎么办?输了,又该怎么办?自己现在的家业呢?

    另一边是回国,只是回国虽然都是留着一介,老祖先的血的地方,但是自己回国之后又能干什么呢?中国现在是否还是那样军阀混战、在蒋光和美国宣传机构下所报导的那样混乱不堪、那样没有人权、没有自由、没有生活出路、没有未来的国家呢?

    这些问题都是左右在美华人选择的重要评判因素,以蒋光为的亲美派以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所先天灌输的负面报导东西相当的洗脑有效,而中国关于华人回国后安排工作、分土地、安置家人这些正面报导和消息只能通过秘密地下渠道在华人中间流传的东西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别说什么新闻自由,在国家权力面前,新闻自由仍旧是有限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和对方交战时期还想着新闻自由客观公正报导对方的,只会不择手段的抹黑对方。美日战争时期中,见过有哪家美国新闻媒体报导日本鬼子正面形象的?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日本鬼子压根就没有过正面形象的东西出现可供报导,

    在美华人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进行内心的艰难选择,在此之间,中国在美情报网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去一一落实,还有很多和美国、和那些分裂反动分子进行的各种较量去做。去争取每一个华人华侨回到他们原本的家乡中去,或者是去澳大利亚、去其他中国新开拓的土地上再次挥出这些最早的移民身上锤炼出的开拓者荣光。相互交换战俘和平民的工作,在中美双方看得见的谈判桌上 在看不见的地下较量中,在战争最后的十几个月中,在美国的这片土地上,展开了……

    比:一下字数免费。这章六千字。累死俺鸟,,这章有四千字是描叙间谍这些地下工作者的一些事情。在一些书友眼中耳能显得罗嗦,不过个人感觉对这些的小人物的心路、历程的一些描写还是比较适合我并不高的水平。

    下本书基本上已经定了,不会再是历史类,因为历史类的作品写的实在是太累,有时候查一个只有两、三句话的资料就花不少时间。估计是从现有准备的素材中,从科幻和玄幻两种中选择一个,但是个人估计科幻类准备有些不足,从构思到创意、情节、桥段也才准备半年左右,仓促开科幻类的话估计十有**的要扑,估计编辑那边有六成机会最终会放弃而选择这本玄幻类的。毕竟玄幻类的这个构思和桥段等各种准备已经进行了两年左右,当初那本有二十多万存稿的玄幻和一沐现在码的这本《山窝》是两本都落笔动稿了的,只是最终还是继续写下了《山窝》而没有写那本。

    现在一沐每天在完成当日的更新量后还有挤时间出来赶新书的稿子。原先的存稿基本上都不能再用要从大纲、主展线路上进行全方位的修改,这和推倒了重新写没区别。要赶在过年前出,时间很紧、很累。有过《山窝》的积淀和引路。一沐深方的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和自己的丁点长处在哪里,下一本作品。会更好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