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百八十二章

第六百八十二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斤月菲在离开段国学,离开了广西之后,段国学也多少 凹此女孩离开后所生的事情和经历。[][]而且随着民业党在一九三七年后逐渐的做强做大,势力范围逐渐伸向全国范围之后,信仰社民党在其党内工作、生活的女孩所生的事更是容易被段国学所获知,再加上别忘记社民党中,还有着一个高级间谍未知者凶的存在,女孩在社民党的那点事更是容易出现在段国学的案头报告上。

    走进这个经过改造的特殊房间,一个恬静、穿着并不华丽甚至有些老土,但是却集洗的干干净净衣服的熟悉身影出现在了段国学的眼中。

    段国学一眼就能知道这个身影是谁。是那个让他多少次在梦里相会的身影,是那个让他多少个夜晚化妆到特殊的地方醉生梦死穿梭享受在女人温柔乡时也无法抹灭忘却的身影。段国学甚至能闻到房间中的一种淡淡微不可闻的特殊香味,那是那个女孩身上独有的香气,段国学曾经尝试用合成机合成出模仿这种香味的香水,但是经历过了多少次的合成实验,结果却仍旧无法合成仿制出女孩身上的这种特殊香气。

    段国学曾经千万次的在脑海中模拟着和女孩的再次相会,但是不管他如何模拟想象,他也无法能够想到当自己和曾经相爱过的女孩重新相见的那一刻,居然是在这种地方,这种环境下进行。一时间,段国学曾经模拟过的多少句开场词,都在这介,环境,在这个时刻中变得有些不合适。

    “坐吧,房间虽然经过了改造。但是还是小了点”

    好听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沉默的空气,段国学没有想到,两人在分别二十四年之后,再相见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一句。

    “一别,,有二十四年了,你我都老了

    坐下的段国学看着眼前的这位女孩。应该说是女性更加合适,岁月的流逝使得眼前的这位当年公认的美丽女孩同样逃脱不了时间岁月的侵袭。原本圆润的脸蛋在多年的风吹日晒中变得粗糙,原本乌黑秀丽的长也没有了原有的润泽,掺杂在丝里的白证明着岁月给她留下的痕迹同时也刺扎着段国学的双眼。

    “应该说我老了,但是你还没有老?”

    斯月菲微微的一笑,两人的身份差异使得她在加苍老着,而段国学却能在进入而立之年后在经济、物质基础上进行对容貌上的保养。以长时间保持着一个标准、完美的形象。

    斯月菲这一笑在段国学的眼中仍旧是那么的好看,仍旧是和段国学脑海中所印烙的笑容一致。

    “嚯嚯,也许吧”男人在成熟之后。件形上的确是要比女性占不少优势不经意间,曾经已经消失已久的那句口头禅又冒出自己的嘴边。

    “这些年都过的好吧

    段国学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失态。随意的提起了一个话题,但是他一说出嘴便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我过的好不好,以你的手段和身份,不是很容易就知道的吗。”

    果然,她的回答让段国学真想自己抽自己俩耳光。

    “在这,生活的还习惯吗?”

    段国学没更多的词。只有拉开另外的一个话题来继续着两人的重逢。

    “还行吧,你应该看过你们内部的报告,我并不是以政治犯的身份进来的,而是以另外的一个身份进来的。而且我相信我能以陪护身份进来这里,也是得到了你的特别应允。很谢谢你,我在这里不像其他人那样是作为一个犯人的身份存在在这里。我能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空间和自由,甚至我这的房间都是被特殊允许后进行了改造,为的就是让我能够拥有更多的自由空间,真的很谢谢你。”

    斯月菲的话让段国学一阵默然。她口中所说的应允实际上的确是段国学的特别批复,在咎志同因策动武装暴动而被捕之后,为了照顾备志同,也为了避免沫志同在段国学控制的牢狱中“意外”死亡,斯月菲以一个特殊的身份向商统局进行了申请进来陪护,深知斯月菲在段国学心中地位的黄培录不敢私自做出批示最终上报到段国学这里。段国学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便同意了她的这个特殊申请,正是因为如此,斯月菲才能以一个非政治犯的身份进来这里陪护咎志同和喻柳柳。

    斯月菲的房间不同于其他政治犯的房间,在个人物品上监狱的看守的到特别的通知能更多的放行,为此女孩房间里的生活设施“头物品明只要多千那此政治且在身份兰,吊然网竹小甫牢门和窗户上的粗大栅栏,但斯月菲并不是属于这里的政治犯,她完全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离开牢房甚至是这介。监狱。

    不过她并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给监狱的管理带来更多的麻烦,她和其他政治犯一样,按时出操、按时吃饭、按时作息,她平和的态度和不利用身份给狱警们找麻烦的行为也使得这里的狱警们对她是高看一眼。为此虽然和其他政治犯一样在人身自由上受到了管制,但是相信除此之外,对于长期在艰苦环境下生活工作的社民党人员来说,这样的环境要比在窑洞里过着清汤寡水的生活好上不少。

    打开了话头,两个的交流明显的比网开始时愈的自然起来,而正在二人相互交谈之时,旁边房间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象野兽般的嘶嚎声。声音很低沉但是却很凄惨,就象是一个人受到了严重的伤害那样。从心底里传出的愤怒、悲伤还有忿恨、不甘、屈辱等等众多负面因素使得声音相当的刺耳和扎心。

    “唉,又犯病了”

    斯月菲听到这个声音后一声叹息,哀伤的叹气让段国学心头没由的为之一紧。

    斯月菲所在的这间牢房和另外两间牢房属于监狱的一个边角处,段国学在跟随她离开这间牢房后这才注意到,这几间连在一起的牢房实际上在走道上被独立的防逃牢门所隔离着,虽然斯月菲可以随时的走出自己的房间,但是要想离开这她仍旧需要先让外面不远的看守帮助打开这些过道上的金属牢门。斯月菲旁边的牢房门同样是经过改装的,不过这个改装并不是方便逃跑,而是经过了隔音改装,厚重带有夹层的房门足以阻隔房间里面大部分的哀号声。

    “等会进去时,进出要快,开关门要快,他叫的很大声,这些隔音设备就是想尽量避免影响到其他人。”

    斯月菲开门前的提醒让段国学微微的点头,她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趁着房间里的一次哀号间隙。两个人迅的打开了厚重的隔音牢门进入到了房间里。房间要比其他的牢房要大一些,但是唯一不同的是这间房间里,原本坚硬的水泥墙壁上被厚厚的特殊软性材质所覆盖,房间里的设备都是经过特殊制作出来的,没有一样有着坚硬的硬度,这样的房间一般是用来放置那些有严重自虐、自杀暴力倾向的人。房间没有窗户,全部是被这些松软材料给覆盖的房间不仅让房间里的人撞墙自杀的机会都没有的同时也隔绝了大部分的声音,甚至连天花板上的照明灯光都是经过特殊加工过的村料,能享受到这样待遇的人,可不是一般人。

    而被关押在这间房间里的人也确实不是一般人,一般要想自杀的政治犯根本不用劳烦他自己动手,和管教狱警招呼一声一切有人伺候送你上路,好吃好喝人生最后一顿后。甚至在怎么个死法上,是想被枪毙还是注射还是上吊还是吃过量安眠药都可以选择。

    “他变成这样了?”

    段国学看着在精神病医院常看见防止自杀的管制服束缚下,两支手被结实的管制服包裹环抱在胸前,不断在房间里四下撞击、跌倒、再爬起来,再撞击、再跌倒,一次次嘶吼着重复这种行为的那人说到。

    “是啊,自从接到了党内的行政处理报告后,他就变成了那样。”

    斯月菲,声哀叹,这党内争斗和今后共政、监政下的牺牲品结果让高傲的咎志同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这也许是对长期有着自我感觉良好的咎志同来说才是最难以接受的事情。“他还需要多久才能冷静下来?”

    “不知道,也许几分钟,也许几十分钟,真是辛苦柳柳了。”

    斯月菲的话让段国学注意到在不断试图撞击墙壁、房间设备想要泄什么的备志同身边,那个一直默默的帮助他站起、倒下、又站起、又倒下的那位女人。段国学知道,这就是喻柳柳,和斯月菲不同,一直深爱咎志同的喻柳柳是咎志同坚定不移的支持者,在上次的暴动事件中。喻柳柳也同样是实际的参与者和策划者。但是出于百衣帮特殊身份出身,喻柳柳也和咎志同一样没有被判死刑,而是和备志同一起被关押在此,算是她对备志同那不变的爱情的一种忠贞见证……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