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历史感情

第六百八十三章 历史感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山许是段国学的出现。[][]让堡位原本还要折腾些时间的咎曲”竹汇了这种平白消耗自己体力的无用功。而是象只受伤的饿狼一样直勾勾的盯着这个意外的访客。

    当咎志同的眼睛盯上自己的那一刻,段国学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受伤的饿狼所盯上,那双眼睛中,毫不隐瞒的透着贪婪、愤怒、妒忌还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在里面。早年再,段国学就已经在平果百色感受过多次咎志同的这种刺目的眼神,这二十四年后,当自己再次感受这种眼神时,如果换成当年的段国学也许会承受不住里面的负面因素而败下阵来,但是咎志同在二十四年中在成长,段国学何尝也不是在历练着自己的承受能力”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盯着对方的双眼。相互注视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几分钟,也有可能是十几分钟,双方都在这样毫无任何语言交流下,先进行了这样考验心理承受能力的目光交锋。

    终于,也许是被厚重而又不舒服的管制服束缚使得身体并不适合于这样长时间的站立,也有可能是咎志同在长年艰苦环境工作中所落下的身体隐疾,最终二人的这次见面最初的目光交锋,以备志同身体出现了晃动眩晕而告终。二十四年前,这样的目光交锋二人也有过多次,当时段国学是胜者,二十四年之后,段国学还是以胜者结束。

    初次的交锋小胜利并没有给段国学带来任何的喜悦或者说是其他心理波动,他很随意就当是自己家一样找了张同样经过加工处理的板凳坐了下来,等待着喻柳柳和斯月菲将备志同扶回到对面床边坐下后,即将要进行的下一轮交锋。

    喻柳柳和斯月菲的动作很慢,段国学知道,和自己一样经历过岁月侵袭后,咎志同的身体已经不再象当年那样的青春健壮,在多年艰苦的斗争道路上,艰苦的工作生活环境使得备志同的身体衰老的很快。而且在他所选择的革命道路中,他也亲自带人打过仗,杀过鬼子,他的对手在他取得胜利的同时也在他身上留下了多次伤痕;甚至在党内的内部斗争中,备志同也起起落落几次。斗过人,也被人斗过,最惨的一次是被党内对一顿后五花大绑扔在牛棚马圈里半个月无人知晓。最后还是喻柳柳在了疯的四下寻找无果后找到了刚刚去外地工作返回的斯月菲二在党内声望不错的斯月菲这才通过其他强硬手段在牛粪、马粪还有腐烂稻草堆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咎志同。后来才知道,被用牛筋这样东西给捆绑住手脚无法动弹的咎志同在数次死亡边缘中。硬生生的一点点的挪动身体靠着身边的牛粪、马粪里面的少量未消化完的豆子、尿水这样的东西挺了过来。就凭这样强烈的生存意志和神奇的人生历程,段国学知道这绝对是一个不能小觑的对手,因为觑他的对手”,都已经被他所击败成为了历史的过去。

    “月菲,这个每天在他老伤患处擦三次,每次几滴就可以了,对他的身体上的老旧伤有好处段国学从口袋摸出一瓶药酒递给了斯月菲,斯月菲没有说什么就接了过去。而咎志同身边的喻柳柳看着段国学的东西下意识的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也许是对段国学这个人的讨厌使得她下意识的想拒绝或者说是讥讽什么要害死咎志同的话,但是想想自己男人夜晚经常因身体老伤作疼痛的声音。再想想段国学要想让咎志同死根本就不用他自己动手,一句话就可以了,又想想段国学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拿出手的东西应该不会是什么大路边上随手可见的蒙古大夫祖传秘方类的东西,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现在的你是不是很得意,得意我落到了这个地步。”最先开口的是咎志同。

    “没有什么得意不得意的,如果要为这点事情就得意的话,那么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经得意的找不到北了。如果我是那种为了这么一点小成就就乐得找不到北的人,我想我们俩现在的位置应该换一换了,”段国学平淡的语气没有更多的感情掺夹在里面,让对面同样精于察言观色揣摩、掌握对手心理活动的咎志同丝毫无法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厉害的人。当年我败在你手上是我的确太年轻气傲了。当我真正走上这条革命道路后我才屡屡现,曾经被我视为革命道路中最大的反派的你一当年和我们所说的话却又是那么的充满道理,很多地方甚至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们革命道路上的一些弊病。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们内部的人员叛变而去的,在一些问题上,你的解决方式的确要比我们单纯极端手段要走很少的弯路”

    咎志同在突然开始恭维起了段国学这个对手,不经意间的高帽慢慢的就往段国学的脑袋上扣去。“不算什么,只是有的时候我能更多的想到结果,还记得当初你们到平果我起家的地方坐在牛车上我说的那句话吗,是靠“这个和这个段国学轻轻的笑笑,和当年那样,段国学指指自己的头和自己的心脏。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段国学在说什么,那是指大脑和心。和其他人回味段国学当时这句话后面的解释不同,段国学此时脑海中想到的是另外一介。平行时空的历史过程结果和一些历史经验教。

    “用大脑去思考问题,用心去解决问题。”咎志同再次将那句话的解释说了出来。

    “对,只是你们的领导人比我用更简单精炼的语言所提炼浓缩成为了四个字“实事求是”客观认识问题的起因、现状,用正确、公正的办法去解决问题。”

    “我一直都认为你成功的法宝是你所倚仗的工业和高科技

    “那的确是一个法宝,但是更重要的是掌握这个法宝的人是什么人。懂不懂得运用好它。如果换个身份换个角度,即便是我在二十多年并将这些法宝交到你们的手中,你们不会去运用它,它仍旧还是象一咋。垃圾那样被你们扔到垃圾堆去

    咎志同听完段国学的话后苦笑一下。的确,社民党在一些特定时期里。对加入他们队伍中的人的身份相当敏感和有着近乎于洁癖的嗜好。非工农人等出身的人在他们的队伍中很容易遭到某些莫名其妙的政治风潮影响,甚至在一次运动中,有高层领导甚至喊出“抗日之前加入的知识份子都是落后份子,是立场没有经历过考验的不纯洁一员!!”这样的口号,咎志同也因其身份数次遭到牵连。从这种角度下考虑,咎志同也清楚的知道,在那种极端环境条件下,这些复兴工业甚至关系军事生产的科学研究、工作人员不仅需要和艰苦的生活条件、工作条件抗

    奋

    ,二要不时的提防各种这动中自己是否站对了位的和人斗有:化这样的环境下,还真不适合于潜心的工业展和科学研究。

    “所以你就沉下心来,在西南安心种田二十年。二丰年蓄积的力量和基业,要么不出手,出手必将对手置于死地!你可真能忍!”

    瓒志同这句既含有褒义也含有贬义的话说出来之后,段国学笑笑,两个人现在的交谈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种针锋相对的火药味,更多的象是对二十多年来沉浮荣辱的一种反思。

    “不忍又能怎么样?我不象你们那样喜欢抛头露面,我的思维虽然比你们想的远但实际上就和外界所评价的那样并不迅,我很多时候仍旧是一个刚才勉强合格的二流政客。我缺乏你们这样登高振臂一呼,四方响应威风凛凛的王八之气,你看看在十年前,我们对各种批评指责之词甚至毫无辩驳之言。所以我选择的道路和你不同,你可以用极尽的华丽之词去鼓舞支持你们的民众全力的支持你们完成事业后的未来美好憧憬,而我选择的是一条在工厂用锤子扳手不断落下、扭动,在学校中完成一条条数学物理化学公式中枯燥无味的先建设,充实着支持我的人民口袋和生活后才选择支持谁的展道路。我们选择的道路不同,所选择的背景也不同,这不能怪你。也不能怪我,而是要问:是我们选择的道路错误了,还是历史选择的道路错误了,,不过,能回答的仍旧还是历史。””

    这段类似于回顾二人展经过之路的问题交谈到此告一段落,因为这些问题实际上答案很多,但要真正去理解解读出来其身后那庞大的历史背景以及辛酸过程的却没有一人可以做到,这只能留给后人慢慢去体会。感悟……

    “你不会来这,就是为了和我来聊这些政治和历史还有哲学课的吧。”短暂的沉默之后,咎志同最终开口问起段国学此次造访的最终

    地。

    “月菲说你在党内接到最终放弃你的处理意见之后变成现在的这咋。样子,起初我还有点不信,因为如果你是这么容易被打倒的话,你也不会撑到现在的这个时候。但后来我仔细看了一下社民党对你免去现在党内全部职务之外,还开除党籍和其他处理意见后,我就有点明白了。虽然社民党在展过程中走了不少弯路,你个人也在政治斗争中吃尽了苦头和甜头,但是从你狂热的信仰本质上看,被你所信奉和热爱的一切所抛弃的感觉的确是不好受”

    段国学有点叹气,咎志同现在的这个结果是党内政治平衡所弄出来的牺牲品,因为现在的社民党已经清楚的知道了武装斗争已经没有了出路。在段国学强的军事手段高压和逐渐富强起来的国民生活水平提高这样双管齐下的手段下,继续试图想用武力来寻求社民党未来出路的做法最终只会让这个党消失在这片土地上。现在哪怕是社民党影响力最大的根基陕甘根据地里,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可以精神、物质支持你社民党,但是要想接过社民党的枪去和民业党控制的中国政府去打仗”没人会去干这傻事。因为那不仅是自己性命的问题,还有一斤。就是社民党和民业真所提供的未来美好生活选择中,民业党已经逐渐在做到了,而选择社民党,还不知道要革命多长的时间,,

    正是因为如此,在面对自己一意孤行武力抗争只会让越来越多寻求和平、富裕生活的老百姓孤立、反对社民党,所以社民党只能求变。在变中谋求继续展的道路和未来。为此,社民党才逐渐加入到段国学所邀请的三党共政、监政的游戏中来。而原先向备志同这样的激进武力份子,则不得不选择了放弃和舍去。

    这样做就象是一个深陷爱情的人,突然被自己全身心付出一切,用着毕生精力去呵护、疼爱的爱人背叛了自己选择了他人一样令人无法接受。且不论被抛弃者自己方面有无错误,但就凭那一句你不适合我就轻易的抹杀掉自己的全部付出和努力,转头就骂被抛弃者的无情无义要来得令人伤心和愤怒。

    “在他们的口中我是革命的背叛者和只懂妄想的空谈者,但是实际上。他们才是革命真正的背叛者和空谈者!他们在你武力下选择了屈服和妥协,他们才是最没有坚定立场的叛徒!”咎志同的眼中又露出了凶狠、愤怒的光芒,喻柳柳见状,轻轻的抓住了咎志同的衣角。

    “也许吧,在常人的眼中,精神病人的思维出了问题,而在精神病人眼中,世界只有他是最正确的。这个我们也没有任何的答案,因为精神病人的另一个角度身份,就是天才。而天才的思想和伟人之间都是跳出常人的思考角度去看待问题。唯一个区别是伟人和天才做到了他们思想中想要做到的事情,而精神病人则只能在医院里对着墙壁证明自己思想正确。”被说中心事和被形容成精神病人的备志同并没有生气和象之前那样的易怒,相反他对段国学最后的那句成功和失败倒颇为认同。不过段国学没有等咎志同说什么就继续说到:

    “我来这里是受人之托,我有一个相当相当相当重要的内部成员,其他人也许并不知道,但是你也许应该听说过,就是我情报组织中比黄培录更为神秘的最大幕后人一  乔大老板。乔大老板让我来让你尽量的活下去,因为也只有我能有办法让你继续以某种身份、某种心情的努力活下去。让你活下去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你身边的柳柳,因为乔大老板不希望看到你死去或者说这样半死不活折腾自己的同时也在折腾着柳柳。乔大老板当年听我的劝说让柳柳随着你的离开到深山沟里吃苦已经让乔大老板很纠结难受了,柳柳是真爱着你,当你数次被内部运动批斗时,她永远是第一个最坚定站在你身边的人一同吃苦受罪,曾经有人后悔当初也许我稍微强硬一些将柳柳给留下来不和你走,但是我作为过来人我知道那是没用的,因为失去了你的柳柳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和希望。”

    听到这,喻柳柳第一次向段国学投出了一丝的微笑和感谢的目光,因为她在经历过那么多事之后,期间的爱与恨的感情纠葛还有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共同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在连家人都不理解的情况下,却只有段国学知道自己内心的爱情感受。

    “你是不知道,多少次乔大老板见柳柳跟着你受罪时,他甚至想动用我最机密的特种部队杀到你们根据地的核心腹地中将柳柳给抢回来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再用个人身份逼我派出最精锐的近卫师部队杀到你们根据地里一个七进七出,可是他每次从未知者凶拍回来的照片上看到柳柳在你身边,哪怕是一起牡小游街、坐十飞机等等折磨时,柳柳对你的爱永远能保懈“擦掉前面的泪水下一刻露出幸福笑容时。他也知道他这样做是没用的。因为柳柳对你的爱就象是你对你信仰一样,已经爱到了骨子里去!这一生。至死不渝!”

    被段国学说到这点时,咎志同突然有些迷茫,他在刚才看到段国学的那一亥时想过多种段国学前来看他的原因,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段国学真正过来的原因并不是他,也不是斯月菲,而是喻柳柳。而当他被段国学的讲述中,喻柳柳对他那永远爱护、支持的爱所点醒时,他的手在厚实的管制服中扭动着,而深爱着他的喻柳柳清楚的知道他想要什么。轻轻的将自己已经在艰苦环境生活下变得粗糙不堪的手握住了管制服下的那只手。

    “有的时候,我也很钦佩你们。因为你们对于你们的信仰有着令人恐怖的忠贞和无私的付出,就像爱情,为了它,你们可以抛弃一切。我来的时候也曾想过要以什么方式让你重新树立起来生活的信心和希望,但是很抱歉,我到现在也找不到。因为从你所信奉的信仰上,我甚至已经将你们最大的后台苏联大哥都快打到北极圈里坐苦窑了 而国内社民党实事求是的看着楚现在局势图求变化的说辞对于你这种人来说也没用!所以我决定还是要用实话来告诉你,在政治、军事手段上,你已经完败!你自己也应该清楚的知道,随着以我们民业党为的三党共政、监政治理下,国家越富强,人民越富裕安定,你越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我想,让你绝望的原因并不仅仅是社民党对你的背叛和抛弃,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也知道你所立足和谋取今后展的大门已经永远的对你关闭。因为三党监政。就是要杜绝绝对权力下的**产生的人民不满和漏洞,而没有了漏洞,你的那套理论和煽动支持者的说辞,就失去了市场和生存的空间

    段国学说到这时终于象一次精准的爆破瞬间炸垮了备志同的精神支柱一样,失去精神支柱的他一下子萎蔫了下来,整个人就像老了二十岁那样泻去了整个人的精神气。

    “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高傲而又不服输的人,正是当年你身上的这股子精神气,深深的吸引住了柳柳。咎志同,你为你的信仰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虽然你最终失败了,但是纵观你这半辈子,你活的很精彩。因为你为你的信仰去抗争过。去努力过,去奋斗过。当你们在最艰苦的时候经历慢慢正途从江西战略转移到陕甘之时,你们都没有曾放弃过你们的信仰,仍旧斗志昂扬的面对着第二天的太阳。柳柳也是,她为了她的爱放弃了这里富庶的物质享受甘愿和你去艰苦清贫的环境生活。她同样为她的爱去和亲人们抗争过,去努力过,去和一切试图分开你们的人斗争过,她爱你就象你爱你的信仰一样可以付出她自己的生命和一切。“瓒志同,你这辈子没有白活,上半辈子也许你最终的结果是失败的,但是你仍旧拥有着柳柳的爱。想想柳柳为你的付出,安心的过着小日子,陪着柳柳过完下半辈子吧。至于你的信仰,虽然历史还没有做出最后的评价,但是我告诉你一句。即便你的做法在这个历史中是错的。但是你为你的信仰所付出就已经可以说你不欠你信仰什么,但是你欠柳柳很多

    段国学说完后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径自起身离开了板凳来到了厚实的隔音防撞门旁,转头最后说了一句:“咎志同,在你我的较量中,你虽然在政治、军事上是完败的。但是在整咋。的较量中,你也并不是完败的,至少,你们的信仰让我失去了我的爱。”

    离开房间,段国学迅的回到旁边斯月菲的房间中,躲过了隐藏在角落里随时注意这里事情展的眼睛。他想尽量让自己被最后一句话所搅乱的情绪波动不让那些眼睛所观察到。心情烦躁的他摸出一根香烟点上,试图想依靠香烟来舒缓一下自己混乱的情绪,更摸遍身上的口袋。试图想摸出以前随身携带的酒壶。象以前那样依靠着酒精的麻醉来减缓心中的伤痛。

    身后关门的声音让段国学知道斯月菲回到了这个房间,熟悉的动静和二十四年前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甚至关门时的一个独特小动作所带出来的声音都没有变化。

    “对不起啊,在你这里抽烟了。”深知斯月菲讨厌香烟味的段国学有些歉意的说到。

    “没关系。”斯月菲甚至这个时候段国学需要一些东西来平伏自己的情绪。

    “谢谢你”柳柳第一次被说出了自己的感受,现在正抱着志同在那哭呢,我看志同的反应,虽然一下子可能还不能从被打碎精神支柱中缓过劲来,但是我相信,他们迟早有一天最终能过上寻常人那样的生活”

    熟悉又陌生的手象以前那样轻轻的帮助段国学按着额头,就像当年个每当段国学疲劳之时的那双柔软细滑的双手给予段国学舒适的享受

    样。

    “那你呢,”

    段国学轻轻的抓住斯月菲的手。岁月的痕迹让她的手不再象以前那样的柔软细滑,可是那种从手心传递过来的热度却没有变化,丝毫不减当年让段国学为之沸腾的热量。

    “我?不知道,也许去某个地方教书吧,现在你打下来的地盘那么大。各地新学校的建设和老师的缺口也很大,我想以我的水平,凭我在孩子圈里的熟悉,要想考过你们设定的教师资格证没有什么问题。”斯月菲的手在被段国学抓到的那一刹那有轻微的这么一点抖动,但是很快的,她便从段国学的魔爪中轻轻的挣脱出来。

    “考什么考!我直接让悦研帮你开一个!!”

    有些激动的段国学开口便说出了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二人环境世界中的另外一个名字,段国学话出口后便后悔了,在前任恋人面前提起现在的夫人,你脑子注水了还是被门板夹过了。看吧,得!!连按摩都没了!!

    气氛再一次的凝固起来,段国学不禁暗骂着自己,到现在自己面对斯月菲时已经两次失态口误了,耍换在平时这种低级错误是绝对不会犯的,可是今天,居然连犯了两次。

    “她是个不错的女孩,我在来这里之前,在三党关于教育方面和历史教科书如何描写三党之前恩怨的讨论会上见过她。很漂亮的一个女孩,而且很温柔很和气。在工作方面也很有主见和独立性,你眼光和以前一样,很准!”

    斯月菲的话让段国学不知道是褒奖许悦研还是椰偷着自己,现在的他后悔的直想抽自己耳光子。

    “月菲!你不能就这样巴个人过一辈子!!”

    “不用多说了,今天让你来不是让你来说服我的,而是说的,你凡经宗成了你的任务和使命六”   ※

    斯月菲的话死死的堵住了段国学还想说的其他辨词,段国学只有闭上嘴,因为熟悉斯月菲的他知道小斯月菲一旦自己所决定的事情就会没有折扣的去完成,这是她柔弱外表下那坚强坚定的信心和决心,就象当年。她为了自己的信仰而离开段国学那样。

    正当段国学为二人关系给弄成现在这样而感到懊恼时,斯月菲突然轻轻的环抱住了段国学,将自己的脸象以并那样贴在了段国学的胸前,聆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火热的体温。斯月菲的动作让段国学在没有准备之下又喜又惊,只是斯月菲轻轻的声音慢慢的出现在段国学的耳中。“我们是属于那种有缘无份的苦命人,你我各自不同的阶级立场身份注定了你我二人今生都不能在一起,虽然我们曾经相爱过,但是我们仍旧不能在一起,我所追求的信仰和道路不能允许我和阶级立场不同的你在一起生活二而你,也无法能够抛弃下你所追求的信仰和目标和我在一起。正和你对志同所说的那样。因为我们各自所选择的道路不同”而我,也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坚守、见证、完成我自己所选择的那一条道路

    轻轻的,段国学象以前那样将手同样环抱着那具多年前熟悉的身体后面。

    段国学为什么这么晚才结婚。因为在遇见现在的老婆之前,段国学一直知道斯月菲是单身,即便是和咎志同为了追求自己的信仰而离开了段国学,但是在离开段国学之后,斯月菲仍旧没有接受咎志同的追求,还有党内各种其他人士和来自各方人士的追求,经历过了和段国学那段不同信仰追求的恋情之后,斯月菲将自己的感情埋藏在了心中的最深之处。因为不管怎么样,段国学是她真正第一个爱过的男人,也会是她最后一个爱过的男人。

    而正是因为这一点,段国学也无法能够让自己忘记斯月菲。在失去女孩的那些个夜晚里,段国学多少次从梦中看到女孩而惊醒,却看到身边空无一人的黑夜。在反复的失眠和情绪焦躁下,段国学开始疯狂的工作,用大量的科研工作来占据自己的思考;酗酒,用酒精来提高自己的睡眠质量减少梦中梦见女孩的机会。虽然段国学能有足够的条件来用更好的方式方法和药品来替代酒精的作用,但是酒精这东西有的时候是情感的了一种替代品,是什么药物都无法医治根除的心病缓解剂,

    “知道吗,曾经我一直以为我不属于你,因为我的志向和信仰比你更加伟大。但是到后面我才现,实际上是你不属于我,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港湾能承载住你更远大的抱负和理想。当你离开这道门后,我就会象当时我离开你那样,重新将这段感情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带着它,去属于我和它应该存在的地方。

    你和我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你应该早点遇见她的,她是个好女孩。她会代替我去完成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使命,去照顾你,去关心你,去爱护你,这样你就可以少抽很多烟,少吼良多酒,更能少做很多的噩梦

    斯月菲那轻轻的声音就象当年在段国学旁边耳语那样的轻柔,两个人似乎忘记了时间留在他们各自身上、心理上的痕迹,又回到了那段年轻、疯狂的岁月。

    段国学也没有说出他不会离开的傻话、空话,因为他知道自己肩头上的使命有多重。虽然不管女孩还是女人,都喜欢被男人哄着、骗着。但是段国学知道这个自己曾经怀抱丰的女孩也喜欢着他那说一不二的性格和言出必行的承诺品行,自己若是感情用事满口跑火车的做着不符合自己身份、思想还有品行的大话。那自己早就已经在女孩心中失去了最后的地位。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柳柳。因为她为了自己的爱情而敢于抛弃掉一切。只是到后来我也想明白了。一个女人可以为自己的爱情而奋不顾身,也可以为自己的信仰、事业而抛弃一切。柳柳是属于那种将爱情放在第一位的传统中国女性,而我,是属于那种有着自己思想,将信仰和事业放在第一位的女性占我会是一个信仰、选择相同道路上的最佳伴侣,但是却不是一个合适你的伴侣,因为我先没有将爱情放在了第一位”,只是我的这份感情在经历被你完全占据之后,我不会再允许其他人来分享你曾经侵占过的任何一丝一毫空间

    轻轻拍打着斯月菲的后背,段国学异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眼睛花花的,他早已感受到自己胸前已经在她喷涌的泪水下所打湿,,

    后面的事情,,段国学回到专车离开了很远之后这才回过神来,之后生的事情对于段国学的记忆中寻找不到丝毫痕迹,段国学的大脑做出了人类本能又很不可思议之事一  时段性失忆了。

    段国学甚至是如何离开这里的,段国学自己也忘记了。也许是自己走出来的,也许是被人送出来的,也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呆了多久。不管是怎么样,当时这所监狱的人全部被商统局和保密部下达了终身封口令。这一段秘密,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无人知晓。这一段史实感情。将随着历史的变化而消散”,

    防:一下内容免费。加上补昨天欠下的两千字,今天九千字的大章奉上。

    那个这章前面写的一般,但后面写的还挺有感觉,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时间很赶没有把更多的那种无奈和伤感写进来,前面的过渡也太长了一点,嚯嚯,一沐难得写点感情爱情的东西在这本书中,给下本书的感情桥段炼下笔。

    不过值得说明的一个就是:曾经在山窝的五个书群里我都解释过。在最初的公众章节中,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现斯月菲跑路躲难到段国学身边,至离开还有后面的那段时间跳跃渡过的很快,在这里一沐说明一下。曾经在最初的大纲和已经码好的十几万字存稿中,实际上斯月菲和喻柳柳以及咎志同是作为某种特定身份代表和猪脚有着很多故事、思想上的交集内容的。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还有当时一沐经验不丰富,如果以当时的桥段内容出现很容易出现问题。因此在书友、编辑的建议下为了保证不被怎么怎么滴,便硬生生的给砍掉了这十几万字的内容造成了那段时间的跳跃性太大。

    但是现在这个填回去的感情坑是之前在大纲设定时就已经定下来了的桥段,段国学和斯月菲的感情。就像本章所说的那样,因为选择的道路不同而最终没有正果。不知道这样的填坑能否入各位读者的法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