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七百零一十八章 准备出击

第七百零一十八章 准备出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后方某省一处国内很平常的村庄,泣甲和国内其他的引灶双太多的区别,每天这里的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村户人家悬挂在家门头用于过年准备的腊肉、苞米、干辣概、高粱还有其他什么的农作物明显的要显得这些家庭在收成上不错,而且家中的家具、院里的农具也似乎较为多、较齐全一些,有这么一两户甚至在院子里停放着小型手扶拖拉机,这证明着这个村落的经济条件也在逐渐的提高,而村中一半建筑出现了代表富庶的红砖瓦房更是预示着这个村的经济实力。

    在村中的一栋瓦房里,张忠华正在搀扶着自己有些行走不方便的老爸从房间里出来,来到堂屋中座下。这里连着院子,已经摆设起四张大桌,大桌边上已经陆续赶来了家族的老老少少。

    “老五,要爸习惯从右边进坐”。

    不远处正在从厨房里端出菜肴的家中老大提醒着张忠华父亲的个人习惯。

    “哎,我知道!”

    张忠华应了一声小心的搀扶着父亲从旁边转了过来入座,自己常年在外当兵,父亲前两年中风后就一直行动不方便,这几年来都是自己在家的几位兄长在照顾着父亲。正是因为如此,回来了两天,张忠华除了睡觉之外,张忠华都将大量的时间陪在父母的身边。

    天色在一点点的变暗,越来越多的亲族家人陆续的来到这里,不过在向张忠华的老父亲问好寒暄后,亲族的人更多的是围着张忠华说话。问着张忠华在军队里的一切,而那些家族中的年轻人聆听着张忠华口中所讲述军队里的故事是两眼放光。老人也没有丝毫因为自己的中心地位受到小儿子的挑战而有丝毫的不开心,相反,每当老人看到小儿子那套军装上不断增加的星星就知道小儿子官是越做越大,但是所要承担的责任也是越大。

    终于。饭前的寒暄结束,中国人的酒桌文化中,不单单光是应酬上的酒桌文化,在家族亲朋之间的聚会中,同样有着一套自己的酒桌文化。酒过三巡,菜过无味,当张忠华的妻子和她姓婆婆三姑六姨们开始带着各自的孩子们跑到一边聊天拉家常时,这男人之间酒桌上的战斗这才是刚刚开始。

    终于,在放倒了前来敬酒,或者说是来拼酒的叔叔长辈堂弟小侄这些小辈们后,张忠华这才带着醉意回到了父亲身边落座。()()

    “五啊,你这官是越做越大了,上次你回来呆了三天,这次回来才待了两天,你当兵十多年,这回来在家待的时间可是越来越短啊老父亲看着村外面闪过一簇汽车车灯的亮光,就知道来接孩子的汽车已经快到了。

    “爸,军队就是这样”“唉,,当年你们五兄弟,老二现在在县里当官也是回来的时间越来越短,老四跑生意也是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多,难道这次听说你回来你们五兄弟聚齐大家过个小年,只可惜你没办法留在家里过大年”虽然你们一回来就塞钱买外面的新东西,可多待两天全家好好的过个年都不行吗”

    老人有些唠叨的念叨着家里的变化,房间里,布置的家具都是成色较新的,在样式上也和城里流行的样式差不了多少,甚至连缝细机这样城里人家中都刚刚成为新家具三大件之一的时尚品都能摆在厅堂里作为象征财富的标志。

    “爸,老五是军人,这军队里的纪律可是要比我这小县官要大得多,老五一年能回来一次已经不错了,而且人家管着几千号人,现在又再打仗,能有这样的条件年年回来已经不错了。你看邻村的鸭蛋,就是当年你教书时最捣蛋的那个鸭蛋,现在军队里三年才能回来一次,老五能有这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

    老二由于是民业党在县里做官的,对里面的一些事情自然知道一些,看着父亲有些喘嘘念叨,急忙帮腔安慰着老人。

    “唉小五啊,回到部队里多给家里来信。”没等张忠华多回应两声,张忠华的妻子很聪明的拉过自己的孩子向爷爷道别,老人看到孙子就忍不住用有些颤抖的手去抱孙子,听着小孙子用甜甜的声音叫爷爷时还哆嗦着往小孙子的衣兜里塞了一个红包。

    “哥,我这虽然因为岗位不同,在军队中虽然能比别人更多时间回来,但是每一次的来我都会在这个时候和你们说一次:作为军人,自古忠孝难两全,我为国家尽忠,你们多帮着小弟我为老人尽孝。现在又正在打仗,如果我有那么一天,

    “老五,我们都知道的,倒是你,在执行任务时多注意点”。

    老二作为见过世面,能说会到的代表适时的打断了张忠华的不吉利话。

    “老五,虽然你不说,但是我们都知道你肯定在一个相当了不得的军队单个里,这扫兴让你不高兴的话我也不多说,等打完了仗,哥哥在外面做生意,你如果退伍下来有你这兄弟在身边,我龙潭虎穴都敢闯!你教哥的那俩招,你四哥我在外面唬得那些警察都一愣一愣的!”

    老四作为一名生意人,喝多了舌头自然有些大,虽然放出来的话有些大,说出来的过程也有些结巴,但那种浓浓的自豪和兄弟情义却溢于言表。

    “老五,子弹不长眼,能让别人上就让别人上

    老三作为一进城务工落户的新生代小市民代表,有些不合时宜的告诫着自己的小弟做人要圆滑一点,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其他几个人撵到了一边。

    “这老五,别听他乱说,家里有我在,虽然老三老四不在家里,但老二还在本县,这多少都还能照应着,你别太担心家里的事。你工作不轻松,出任务的时候别为家里的事情分神,不管咋样,我们都想你年年回来过节”

    老大终于跳了出来,借助着越野等普上的大灯灯光做着最后的告别和劝慰。

    “再见了,我的亲人们,”

    张忠华乘上前来接自己的专车,不住的探出身子往仍旧站在家门向自己挥手的家人们告别着,自己身边的妻子和儿子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身上的红包中,却没有注意到,张忠华自己眼角中的那迅闪过的一丝水珠,,

    中国广西某处秘密练基地中,今天上午刚刚回到基地里的张忠华迅的转变了自己的情绪,又回到了基地里人人都熟悉的那个对练严格对生**贴的老长官角色中。

    “你小子,这次结婚给你一个月假期你居然还没到三周就回来了,你媳妇不你啊!”。

    “嘿嘿,这年头教官你没听说过先上车后补票吗?我结婚那会我那婆娘肚子都这么大了,我这次回去只是补个票抱儿子”一个肩头上没有任何标识,但面相相当老成的老兵面露得色的嘿嘿笑着。

    “我擦,你这家伙居然得个儿子,不行!你儿子离我女儿远点!!”“靠!你女儿比我儿子大三岁!你女儿离我儿子远点!!”

    “女大三,抱金砖你小子懂不懂啊!”。

    “你别说我,你小子”

    相互之间的打趣和椰偷迅的在归队接受检查的队伍里响起。中气十足的指责、相互椰偷打趣的声音不断的在队伍里面传出,一段段男人之间才有的话题、笑话和隐喻不断的出现在这个正在接受检查的队伍里。而张忠华也没有制止这种并不适合于一墙之隔里面的环境语言,而是静静的带着一丝的微笑看着这些中**队中最为神秘,也是自己最为亲密的战友和伙伴们,,

    昨天大家回到基地生的故事不知道延续了多夹,至于多久还真不知道,但是现在,却没有人在现在这个队伍里多说一句话,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可以让所有人都感觉到的肃杀之气。

    而在这支中国最神秘的军队。每当要出动的时候都会出现这样的肃杀之气。因为这就是中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暗影特种部队。

    这些人都是世界上最专业,最精锐的特种士兵,他们每次执行的任务都是九死一生的任务。每次当这些任务执行之前,这些士兵都会处于一种相当自我和放纵的状态,为的就是在生死之前给自己寻找到最后的一丝自我状态。

    “各位兄弟们,我们是最可怕的暗影特种部队,每一次我们都会执行最艰苦也是最危险的任务,但是明天我们将要去执行一项会影响我们中国未来的任务,如果让我来比喻,那是比我们突袭日本七三一部队更伟大的任务”

    在张忠华一边讲述一边为自己这帮兄弟战友们整理装备的过程之后,张忠华带着微笑走到了队伍面前,突然,他停止了微笑:

    “立正!报数!”

    转身,向一个黑暗的地方敬礼。

    “报告,暗影突击队,全体待命,准备出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有,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