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章 参军

第三章 参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么快就打死这么多人?!”石头倒吸口冷气。

    “嘿嘿!这帮家伙太不经打了,要知道我们可是未来战士嘛!”史秉誉拍了拍手中的自动步枪洋洋得意的摆了个他自以为非常英俊的造型说道。

    我们四个走到那些降兵面前。

    “你们谁是当头的?出来!”史秉誉说道。

    那些士兵发抖着身子,谁也没动。

    “靠!不出来?我杀了你们!”秉誉大骂一句。

    士兵们抖的更厉害了,有几个都快站不住了。

    “长……长官,头……头儿被……被被你们打……打死了!”有一个胆子大的小声说道。

    “妈的!你刚刚怎么不说?!”史秉誉骂道。

    “您……您……您老……人家,刚刚是……是说……当头的出……出……出来……我……我们都不是当……当……当头的。”那个胆大的说话声音越说越小,一边说一边向后缩去。

    “……!”

    “那你怎么又说了?!”

    “您……说要……要杀了我们!”

    靠!今儿个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做俘虏了!

    我走过去和颜悦色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那里人?今年多大了?”

    “我……我叫竺泽生,广……广东广州人,今年19岁!”

    竺泽生脸已经吓的苍白,不过也许是冻的也说不定?

    广州人?说不定有点文化?

    “你是怎么当兵的?读过书吗?”

    “长官,我在家读……读过几年私塾,前……前年做生意时被……被他们抓来当……当的兵。”

    “你们呢?”我向周围望了望问道。

    “我也是被抓的。”“我也是。”“家里穷,地主让我顶替他儿子当的兵……”

    ……

    旁边那些降兵一个个说道。操!没一个是自愿的!

    我和史秉誉互相对望了一下,相信他和我一样心里不好受吧?

    “那边几个呢?”史秉誉沉默了一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问道。

    “当官的是满州人,其他的都和我们差不多。”竺泽生说道。

    “你们为什么不逃?为什么不到太平军那里去?”史秉誉问到。

    “长官说了,谁逃其他的都得砍头!家里的家人也要死!”

    “把他们埋了吧!”我小声的说道。

    “……是,长官!”

    铁蛋和石头走了过来,铁蛋说“七姑不是说要清妖的人头才能接受你们吗?”

    “他们不是清妖!”我眼睛逼视着石头与铁蛋,大声的说道“他们也是穷人!和你们一样的穷人!也是受满州鞑子迫害的穷人!你们是为生活所迫起义,他们当兵也是为生活所迫!我们要造的是那些当官的地主老财的反!不能迫害我们穷人自己!”

    可能我的样子太吓人了,石头与铁蛋吓的倒退了一步。我叹了口气“何况人死如灯灭,什么仇也没有了,还是让他们安静的睡在地下吧!”我轻轻的说道。

    我回头看了看那些降兵,发现他们的眼睛里有一层雾气,脸上现出感激的神情。

    埋好了尸体我走到竺泽生面前。

    “你们以后准备干什么?是跟我一起加入义军还是回家?”我问到。

    “长官,让我们跟您一起干吧!”

    “长官,我们以后跟您一起!”

    “长官!我们加入义军!”

    ……

    那些降兵突然跪了一地,向我们磕头说道。

    我和秉誉楞在那里。这是干吗?!

    “快起来!快起来!这是干吗?!”

    “长官你答应我们吧!”

    (我们俩有这么大的魅力吗?!呵呵我怎么从来没注意到?!操!他们要是女孩子对我们这样就好了!)

    “好!我答应你们!”

    “哦——”现场一片欢呼声。

    “不过你们以后别叫我长官了!(叫长官我还以为自己是国民党反动派呢!)”

    “长……那我们怎么称呼你们?”

    “叫……(靠!叫什么好呢?叫先生?这是军队啊!叫兄弟?好象电视上国民党是这么叫的!叫大哥?难道我们要建立黑社会?!长官已经被自己否定掉了!那叫什么好呢?!)叫……你们干脆叫我们同志好了!同志同志——我们因为共同的志愿走到一起来!就叫同志吧!我姓杨你们叫我杨同志,他姓史,你们叫他史同志!”

    “是!杨同志!史同志!”

    “大哥!好象这样叫很奇怪耶?我怎么觉得我们是回到土地革命战争年代了?”史秉誉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

    “去!去!去!那你说怎么叫?你是想当黑社会还是想当国民党?只有**员之间才称呼同志的!你看看!我现在就叫你升级成党代表了,还不感谢我?!”

    “·#¥%……*-*~!·-%!”

    “以后我们大家之间就以同志来称呼好了!像你,竺泽生,我就叫你竺同志!你!张三,我就叫你张同志!你们彼此之间也以同志称呼!同志们!好不好?!”

    “好!杨同志!”

    我以一副伟人状态看着周围的“同志们”。——(怎么总觉得这称呼那里有问题?)

    “大哥!您就别学**了!小心枪走火!”可恶的“史同志”在我最得意的时候狠狠的说道。

    “@$#%*&*&^%#@!~”我狠狠的瞪了史同志一眼,嘴里念念有词的问候着史家年长的女性家属。

    “走!回山!”我大声喊道。

    “等一下!”史秉誉很不识相的把我们喊停了。

    “又怎么了你?!”我不高兴的看着他。

    “大哥……我好冷好饿啊!先搞点东西吃搞点衣服穿再走吧?!”

    “见鬼!怎么我刚刚就没觉得又冷又饿呢?!靠!快进岗哨!张三!有没有吃的穿的?!快拿来!”

    “是!杨同志!”

    “操!你瞧你刚刚美的!光顾着出风头了!你还会觉得又冷又饿?!”

    “妈的!咋那么多废话呢你?!啊鳅……”

    ※????????※????????※????????※????????※

    “我叫你拿两个清妖的人头你怎么带来十七个清妖?!”

    “七姑!那些清兵并不是满州鞑子啊?!他们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他们现在弃暗投明了!他们也要打那些该死的地主老财卖国贼!是不是同志们?啊鳅——”(我好象感冒了,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康太克缓释胶囊?)

    “是!打倒地主老财!打倒卖国贼!”我手下那十七个刚刚起义过来的人大声喊道。

    “石头!铁蛋!这两个家伙(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家伙了?!)刚才有没有杀了清妖?!”七姑把我们后面那两个跟屁虫叫来问道。

    “杀了,七姑,(?!你们敢杀七姑?!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们一眨眼睛的工夫就看见他们杀了十五个清妖!好厉害啊!”石头说道。

    我和史秉誉摆出一副蔑视天地的架势,好象杀几个清妖那是小KISS.

    “七姑!他们会妖法!(我们两个差点摔倒在地上!妖法?!)我只听到“哒哒哒”的声音就看到那些清妖都死了!”铁蛋说道。在他旁边的石头一个劲的点头。

    “你们真的会妖法?!”七姑一脸惊讶的问我们。

    “不是不是!我们怎么会妖法?!我们是用武器杀死他们的!”我们俩立刻边摇头边否定道。我们可不想做妖人!

    “什么武器?”卢七姑问道。

    “就是它了!”史秉誉拿起他那支自动步枪说道。

    “这是什么武器?!怎么榔头上还有根棒子?!”

    榔头?!我和史秉誉差点晕倒。

    “哦!他们说这叫只动不抢!威力很大的!”石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去的路上史秉誉跟他们说过这是自动步枪,他听成了只动不抢!靠!什么儿神!)

    “只动不抢?!”史秉誉差点乐疯了:“哈哈哈哈,大哥!这小子说我这枪是只动不抢!呵呵呵呵”

    “是自动——步枪!呵呵!不是只动不抢!”我边揉肚子边笑道。“它是我们那时代特种兵……啊鳅——用的!呵呵!啊~啊鳅!”(看来我要看医生了,希望没有冻得发烧)

    “它的威力很大吗?”卢七姑疑惑的问我们。

    “自然很大了,在现在这个社会还没有比它威力更大的呢!再过一百年在步枪里面也没有比它更有杀伤力的!”史秉誉笑道。他差不多快要满地打滚的了。

    “哦……”卢七姑想了一下,突然笑道:“你们不是要加入我们吗?可以!现在你们就是伺王的部下了!你们高不高兴?”

    看着卢七姑的笑容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高兴!”我们俩人答道。能不高兴吗?不加入可能等着我们的就是点天灯、五马分尸什么的酷刑了!

    “那好!那我命令你们把你们的自动步枪给我保管!放心!放在我这里才安全嘛!”

    “?!”

    不会吧?!想缴我们的枪?!这可是我们生命的保障啊?!绝对不行!

    我马上说:“七姑!我很乐意把枪给姑奶奶您,可是……”

    “什么可是?”

    “这个枪认主人的!我们俩的枪只有自己才能用,别人谁也用不了!不信?!枪给你!你打打我试试看?!”我把枪递给七姑。

    “真的?!”七姑一脸不相信的说:“打死你可是你自找的啊?!”

    我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站在那里。

    七姑握着弹匣掂了掂分量突然朝我砸了过来!

    “……?!”

    我赶快闪开!

    凶狠的七姑没砸到我一个横扫……

    “错了!错了!不是这样用的!哇……我的**!”

    “不是这样用是怎样用?!”七姑怒目金刚似的瞪着我。

    “步枪不是这么用的!铁蛋刚刚不是说了吗?他听到‘哒哒哒’的声音那些清妖就都死了?!七姑您老人家挥了半天有没有听到‘哒哒哒’的声音?”

    “那怎么用?!”

    “扳动扳机就可以了吗!就象你们那些火枪……”

    “你早说嘛!真是的……‘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你怎么还不死?!”

    “呵呵,七姑我不早说了这枪认主人的嘛!只有我用才行!别人谁也不行!包括我那兄弟!耶?我兄弟呢?!操!你怎么躺到桌子底下了?!”

    史秉誉一边笑着一边揉着肚子爬了起来。

    “我……我好象吃错东西了……噗哧……大哥您继续说!呵呵!”

    操!没良心的!我还不是为了我们的武器在奋斗?!你小子……

    “真的?!”七姑不相信的说:“那你试试!”

    我接过枪,“打什么呢?算了!七姑我就打那棵松树吧!叫大家让开些别误伤了大家!”我笑着说道同时手指乘大家没注意把扳机边的保险扳到点射档。

    “大家让开!我倒要看看这枪怎么认主人的!”七姑不服气的说。

    “哒哒哒”

    松树一阵抖动,树上的雪落了一地。

    我手指离开扳机时顺手偷偷的把保险关上。然后递给了七姑。

    “走吧!去看看大树!”我对七姑说道。

    松树上成一字有三个洞眼。

    “对对对!就是这‘哒哒哒’声!”铁蛋大声叫道。

    七姑一脸狐疑看了看松树再看看手中的枪,我刚刚扳动扳机她是看到的,她对准松树又一次扳动扳机嘴里喊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大树纹丝不动——更加不可能有什么洞眼了。

    “算你说的是真的!”

    七姑一脸悻悻然的把枪递给了我。我微笑的接过了枪。

    枪啊!我宝贝的枪!我终于救你出虎口了!

    “好了!我们出发!迎接伺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