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十章 我还是很害羞的

第十章 我还是很害羞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哥!那个坏枣儿路顺德建议我们去增援明显是不按好心!你干吗还要争着去?!”

    一出侍王军帐史秉誉就满脸不高兴的嘟囔开了。

    “妈的!你白痴啊!在这里有那些小人在什么时候我们才有出头之日?!好不容易缴获了的枪支弹药还得送给人家!只有到外面去了才能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懂了吗?!”

    “那也不能人家有难我们给人家擦**啊!”

    “废话!要是不紧急的话我们猴年马月才有单独领军出去的一天?!”

    回到自己的军营。军营里战士们正在出操,那些战士们以崇拜的目光看着我们。

    “张三!去!叫三个团长过来!”我一进军帐就对身边的张三说道。

    “大哥!那些前军左营的家伙听不听我们的?我怎么感觉着他们是来监视我们的?!你要当心一点啊!”史秉誉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

    “里面肯定有奸细!操!把那些当官的吓走好了!”我讲道。

    “就是!我们以前的部队在贵驷一战中伤亡很大,干脆把他们补充到各个团好了!至于旅直属队也可以扩大一下。”

    “好主意!但你不怕我们还没走那些家伙就到侍王面前告我们?那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那等我们把部队**后再改编好了!”史秉誉说道:“不知那个前军左营有多少兵力?”

    “等会来了问一下不就可以了?!”

    “报告!一团团长张海强向您报到!”

    “报告!二团团长李成向您报到!”

    我笑着迎了上去。

    “不要客气!还在生我关你们禁闭的气吗?”

    “不敢!”俩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二位,你们也是当领导的,对于军令就应该比下面的战士更加遵守!包括我,如果有什么违反了纪律的话你们一样可以关我的禁闭!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当领导的不遵守纪律还怎么要求下面的战士遵守?!部队就还有什么战斗力?!希望你们能好好考虑考虑!”

    “是!首长!”

    “报告!三团团长刘法五向您报到!”

    “呵!功臣啊!这次贵驷战役全靠你的三团把骆驼的敌军拖住了!他们要突围出来了我们的戏可就要演砸了!”我走过去拍着刘法五的肩膀。

    “那里那里!那是首长指挥有方嘛!还有张李二位团长奋勇杀敌,不然光靠我的三团可顶不住一千多的洋枪队!”

    “呵呵!有进步!我喜欢!”我一边笑着走回原来的位置一边说:“知道叫你们三个过来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三个团长彼此望了望说道。

    “第一个,是我现在已经是侍王手下的军帅了,”我手指了指坐在凳子上的史秉誉:“他是副军帅。”

    “恭喜恭喜!”三个团长立马准备开始大放媚词。

    我挥了挥手让他们住口。

    “第二个,侍王命令!我们将和前军左营的部队一起南下!援救张辰仪的南路军!”

    “啊?!不会吧!首长!怎么会是左营的部队?”李成大叫起来,张海强倒吸一口冷气,刘法五差点跳了起来,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

    怎么?难道前军左营有那么差劲儿?怎么这三个家伙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有什么问题吗?”我小心问道。

    “哇!~”李成又鬼叫了一声,这家伙怎么跟小孩似的喜欢大呼小叫?!“您不知道!左营是我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了!(嗯?!我怎么觉得伺王那家伙好象给我的都是一些刺头部队?!)他们的旅帅王麻子打起仗来就像愣头青一样!咬着你不松口,直到把你打垮为止!那王麻子整天就盼着打仗!一没仗打他就浑身不舒服!他手下打起来下也和他一个德性!首长?侍王真的让左营和我们一起行动?!”

    李成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我和史秉誉全愣了,难道我们猜错了?

    “左营旅帅名字到底叫什么?我总不能王麻子、王麻子的称呼他吧!”我问道。

    “噢,王麻子原名叫王得贵,他脸上有一些麻子大家都叫他王麻子,另外他还有个绰号,叫王疯子。”刘法五介绍道。

    看来是打起仗来不要命人家才叫他王疯子的!这样的人才我喜欢!

    “左营王旅帅到~~!”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推开帐帘从帐外走进来一个文文静静的人,岁数不大,也就二十五到三十之间的样子,大概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张尖脸浓眉毛大眼睛,脸上挂着微笑,看起来并不魁梧,相信身上的肌肉不会比我和史秉誉更多。衣服整理的干干净净。腰间别着把手枪,居然没有向其他将领一样别着腰刀!

    不会吧?!这就是王疯子?!怎么与他们介绍的人不一样?!听他们讲的我还以为王得贵是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家伙呢!

    “前军左营旅帅王得贵参见军帅大人!”王得贵向前一步屈膝抱拳说道。

    操!怎么跟娘们说话似的?细声细气?!

    “起来起来!快快请起!泽生给王旅帅搬条凳子来!”我忙上前扶起王旅帅。

    “大人客气了!”

    “没什么!不知王旅帅过来前是否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我问道。

    “知道了,侍王专门把我叫了过去,介绍了我们这次是去支援张辰仪的南路军。侍王并命令我们必须绝对服从于军帅您的指挥!”

    看来我是把侍王想的太坏了,这次他还真的是在替我们考虑了!

    “不知侍王还有什么跟你说的?”史秉誉插嘴问道——他还不相信侍王有那么好心。

    “哦!侍王说了你们上次缴获的洋枪队的武器侍王说给你们洋枪五百支、大炮五门。命军帅速速派人搬运!另外侍王说军情紧急,军帅就不用向侍王请辞了,让我们马上出发!我的队伍已经作好出发的准备了!”

    靠!我刚进帐他们就连出发准备工作都作好了!怎么这么快?!

    看来这王得贵是侍王的心腹,不然怎么这些话不对我们亲口说?!

    “法五!你去叫人到侍王那里把那些武器领回来!另外叫你的人准备出发!”我向那三个团长说道:“海强、李成!你们也出去叫你们的部队准备出发!”

    我又面对王得贵问:“不知你们前军左营有多少人?部队怎么编的?有没有火枪?”

    “禀报军帅!我前军左营共三千一百人!共分六队——步兵四队,骑兵一队,火枪一队,每队五百余人!”

    操!怎么装备这么好?!跟他们比起来我那前军右营就跟乞丐一样!他们居然还有五百骑兵!哈!这次发大财了!

    “很好!王旅帅,你派个人到你军营叫他们一起出发,你就和我们两个一块走好了!”我笑道:“那些武器一拿到我们马上就走!”

    ※????????※????????※????????※????????※

    太阳偏西的时候我的大军到达了东钱湖畔的下水史家村,全军开始休息了。

    军队一停下来,我的老部队——一、二、三团——就有些唱着军歌(我命令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为我军的军歌——这样他们才能记得住那些军纪!只不过把开头那“革命军人各个要牢记”,改成了“太平军人各个要牢记!)帮村里的贫民干活的;有些对村民宣传人人平等、打倒土豪劣绅分田地的;有的问出谁是这里的地主准备打倒地主抄地主的家给农民分田的。(那些准备抄家的一个个瘾头十足,对抄家抱有极大的兴趣!如没有不许打骂俘虏包括地主老财的相信那些地主人人要人头落地了!)在洪塘整军后我的部队由不适应这些很快就转为适应并自觉地去做了——毕竟他们都是贫民入伍的,很多人入伍前吃够了地主老财的苦头!现在他们明白自己是谁的部队是为什么打仗的了。那些新加入我的部队的士兵人人好奇的看着。

    “军帅!”王得贵走了过来看到我与史秉誉在和一个老农民聊天感到万分惊奇。

    “什么事情?”我笑着站了起来。

    “……不知军帅有没有空?我有些事情想说。”王得贵迟疑了一下说道。

    “没事儿!我们随便走走吧!”我笑道:“小史,你陪这位大爷再多聊聊。”

    落日下的东钱湖波光潋滟,宛如金色美人鱼,湖岸曲折多湾,旷幽有序,四周青山环抱,群峰展屏。我和王得贵慢慢的走在湖边。

    “不知旅帅有什么事情要说?”我问道。

    “啊!”王得贵好象突然从景色中惊醒过来:“是……是关于右营的事,好象……”王得贵迟疑了一下可能是在组织一下自己要说什么吧“我军虽然说过要平均地权,但不是他们现在这样啊?嗯……”

    操!原来我在老部队干的那一套他还不知道!怪不得不了解,看来要给他们补课了!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这是我教他们做的!”我说道:“不知王旅帅是那里人?参军前干什么的?你为什么参加太平军?”

    “我是江西人,家是种地的,家里有个姐姐。我爸想让我有出息借了村里地主王有财的钱供我上私塾。在我要去考秀才那一年王有财逼我父亲还钱,父亲还不出,他就把我姐抢回家说是抵债!当天晚上就糟蹋了我姐!呜呜……”说着说着王得贵哭了起来。没想到我一问倒问出了这些!

    “别说了,我明白了。”

    “我姐投井自杀了,我的父亲也活活的气死了!我一气之下杀了王有财一家!烧了他家的房子!”王得贵咬着牙狠狠地说着:“县里面通缉我,我就投奔太平军来了!到了太平军我拼命的杀那些清妖!我要给我的父亲姐姐报仇!”

    “明白了!”我叹了口气。看来我们那时侯宣传的旧社会老百姓是如何的苦一点也没有歪曲!这不又一出杨白劳与黄世仁吗?怎么我们那里居然还有人同情那些土豪劣绅?!真他妈该让那些人到这个时代来体验一下老百姓的疾苦!看他们还会说黄世仁向杨白劳讨债是应该的了!妈的!一帮好了疮疤忘了疼的家伙!!!

    “等一下我让小史给你们前军左营讲讲话,他能把你们为什么受苦,以后该怎么办说清楚,我可不行。我嘴巴比他苯多了。走吧,我们回去!”

    “好!”王得贵低声说道:“多谢军帅肯听我讲这些!”

    “史秉誉!”走回去后我把史秉誉叫来:“你和王旅帅一起到他们前军左营去!你再给他们左营的士兵们作作报告!”

    “啊?!又叫我去?!”史秉誉委屈的叫道:“大哥你不能自己去吗?”

    操!谁叫我是大哥呢?送死你去,享受我来这样才是大哥的样子吗!

    “你放心!我视察一下周围等会就过去!”我劝道。

    废话!在那么多人面前讲话我还没习惯呢!你大哥我还是很害羞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