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十一章 憋死我了

第十一章 憋死我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黑了下来,深蓝的天空下,云霞月影朦胧,二灵山的影子依稀可见,湖中停着几条鱼船,挂在渔船上的油灯,灯光散射到水面上,晃荡成一波碎金。我和三个团长坐在湖边深深的陶醉在极美的风景里。无怪呼东钱湖有“西子风光、太湖气魄”之誉。

    史秉誉和王得贵一起到左营已经有两个时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看来那些初次接触到**思想的战士们是不会轻易的让他回来了。嘿嘿,我要去了话还用休息吗?!

    “杨沪生!我他妈说的满嘴起泡你倒好!跑这里看风景来了!”

    后面一声大吼,吓了我一激灵。

    一回头,咬牙切齿气冲冲的史秉誉抱着拳向我冲了过来,看他的架势不把我掀到湖里去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在他后面紧赶着几个人,其中王得贵我是熟悉的,其他几个很面生。

    “有话好好说吗!干吗这么大的火气?”我连忙赔着笑说着站了起来。

    “操!你说你视察一下就过去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怎么还没有去?!”

    史秉誉过来就给我一拳恨恨地骂着:“我在二旅嘴巴皮子都磨破了满心盼着你来,盼星星盼月亮你倒好!把我晾到那里不管了!”

    旁边三个团长尴尬地看着火气冲天的史秉誉,后面王得贵他们几个跑过来。几个人不知是劝架好还是不劝好。

    “嗨!我们不是有明确的分工嘛!你管政治我管军事,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自然是您老人家的事了!咦?二旅?你连部队编制也给他们分好了?你看看!你看看!还就你高哇!才两个时辰就什么都搞好了!”

    “操!别拍马屁!老子不吃这一套!”史秉誉还满脸凶气的嚷道:“什么时候我们有过分工了?!我怎么不知道?!现在你是军帅还是我是军帅?!妈的自己享清富让老子累死累活!老子不干!应该老子管军事你管政治!”

    “我说你小子怎么给个鼻子就上脸了?!你想管军事?!行!”我也拉下了脸:“那这次怎么援救南路军你来说了算!还用不着我操心了!妈的我还正烦着呢!你管军事?好!这几千人的性命就搁你身上了!你看着办!”

    我一边咋呼着一边准备向回走。

    一说起让他指挥打仗,史秉誉立刻蔫了,打仗说的容易可真叫你指挥几千人并不是那么好指挥的!毕竟能打败五万太平天国南路军的绝对不是什么酒囊饭袋!

    “等等!大哥!我跟你开个玩笑也不行吗?呵呵,我在说笑呢!你怎么往心里去了?别走别走!我还没有介绍这些二旅的同志们呢!”

    这下好!换了史秉誉对我赔不是了!

    “大哥!这是二旅旅长王得贵!大家都熟了是吧?”

    王得贵向我面前走了一步,啪!右手四指合拢拇指内扣举到眉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二旅旅长王得贵向首长报到!”

    噫?!不会吧?!怎么现代军礼他也会了?!不是屈膝打躬吗?!

    我看了史秉誉一眼。

    “嘿嘿……大哥,我嫌现在的礼节太麻烦了!干脆就给他们改正一下,大哥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这小子看来要彻底颠覆这个时代的规矩了!

    我冲王得贵回了个军礼:“怎么样?习不习惯这样敬礼?”

    “开始不习惯,不过经过半个时辰已经适应了!”王得贵不好意思的说。

    半个时辰?!难道史秉誉两个时辰里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训练他们练怎么敬礼?!这小子!看来他的磨破嘴皮子都是在这时候磨的吧?!

    “其他几个自己报上来吧!不用我解释了!”史秉誉在旁边笑道。

    “二旅副旅长兼四团团长李天秀向首长报到!”

    “五团团长沈晔向首长报到!”

    “六团团长彭大海向首长报到!”

    “……?”

    胖大海?!呵呵六团团长名字取得好!看看他的身材还真的很胖啊!

    史秉誉看到我的样子立刻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大哥你是不是也想到那儿了?”

    “没有!没有!”我忙笑着说(毕竟乱给人家取外号不大好):“不知胖……彭团长是那里人?以前是做什么的?”

    “报告!我是江西人!小时侯家里没钱,在寺院里出家当了几年和尚,太平军路过我们那里时我就跟着太平军干了!”

    “你怎么这么……壮?我记得和尚是吃素的,好象壮不起来啊?”

    “嘿嘿……我当和尚时,人小肚子老饿,寺里的饭吃不饱。我就经常和几个要好的小兄弟一起到寺外偷鸡摸狗杀了吃。嘿嘿!”彭大海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道。

    怪不得肥头大耳!我们几个都笑了起来。

    “好了!大家也别在外面待着了,天冷小心都给冻病了!回去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我笑着赶他们回去。

    “等一下,”史秉誉把那些正在准备往回走的人叫了下来。“大哥,我们以前的部队是不是应该给他们新的番号?左营的部队我给他们起了个二旅,我想老部队就叫一旅你看如何?”

    我怎么忘了?!我的部队应该升级了才是!不然岂不辜负了侍王给我升官的意义了?!

    “那好!海强李成法五!”我向他们三个说道:“你们三个团合编为一旅!三团建制不变,至于旅长和副旅长的职位你们三个认为谁当比较好?”

    “张大哥年纪最大,又比我们稳重,旅长就让张大哥当吧!”刘法五开口说道。

    “对!我也以为张大哥是当我们领导的最佳人选!”李成附和着。

    “不不不……!我认为还是法五兄弟当旅长比较好!法五兄弟爱兵如子,打仗肯动脑子。他当比我合适!”张海强连忙推辞道。

    “好了,好了!”我看他们还在那里推来推去说道:“我看一旅旅长就海强当吧!另外法五为一旅副旅长。大家就别推三阻四的了!”

    “另外,为了统一指挥一二旅的作战。我建议成立一师!”我看了一下大家:“全师就叫太平军第一师好了!下辖一旅、二旅、师部直属队——警卫连、工兵连、侦察连。我为师长,史秉誉为师政委。……”我又考虑了一下,“原各旅副旅长也改为政委,另外那些兼职的最好在你的部队选领导能力强的上来,毕竟一心不可二用。大家认为怎么样?”

    “好!”

    “同意!”

    “……首长,政委是干什么的?”刘法五疑惑的问道。

    政委是干什么的?!我倒!不过也难怪,这时候还没有政委一词呢!

    “政委是干什么的?……政委就是政治委员,管思想、宣传、鼓动什么的,具体的就是打仗时你得在一线;冲锋你得冲在前面!得对战士们说:“同志们!跟我冲!”不能说:“同志们!给我冲!”撤退你得撤在最后!不能别人还没有撤,你倒撒着丫子跑了!平时白天你得向战士们问寒问暖,晚上你得给战士们查铺掖被子!你得关心战士们的生活,不能打骂战士!你得给战士们经常的讲我们是人民的队伍!要为人民服务!我们要消灭**的满清政府建立新的中国!……后面这个别给别的部队知道了,至于还有什么你们问史政委好了!”

    “我怎么听着是让我们当政委的先送死?!”史秉誉一个人低声喃喃道。

    “政委其他还有什么?”刘法五虚心的向史秉誉请教。

    “啊?!”史秉誉一听张口结舌:“大哥你都说了我还说什么?!”

    ※????????※????????※????????※????????※

    “大哥!你注意到我们隔壁家的姑娘了吗?”史秉誉跑过来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操!人家长的那才叫漂亮!你看看人家那脸,再看看人家姑娘的皮肤……哇!如果能摸上去一定舒服死了!”

    我正在想心事,为了庆祝太平军第一师的成立,部队在史家村耽搁了一天了,举行了庆祝大会还给各个团以上部队受了军旗。不知南方的战况怎么样了?也许我该带部队强行军?还有附近的百姓听说有这么一支为贫民服务的军队(都是打土豪分田地的功劳)踊跃的过来报名参军,到现在已经有一千多人了!怎么在路上训练他们呢?他们会不会一上战场就尿裤子?!

    “喂!你听到了吗?!”史秉誉一看我没听他的话,大吼道。

    “……啊?”我醒了过来:“你有什么事?”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史秉誉大叫道:“操!什么兄弟!一点也不关心我的终生大事!”

    “对不起,对不起!别生气,我刚刚在想心事。”我忙解释:“你有什么终生大事找我商量?”

    “我问你隔壁那个姑娘怎么样!”

    “啊?sorry!sorry!我没注意。等会一定要去看看我们史秉誉心上人是有多漂亮!我们小史的眼光一定不错了!”

    “就是!大哥,我好象爱上她了!”

    “没那么快吧?!我们到这里才一天啊?!”

    “你不知道!我感到没有她我的人生就没有意义了!没有她我就茶不思饭不想!没有她我的天空是一片灰暗!没有她我就心如刀割!没有……”

    “行了!行了!”我打断他的独白:“我看没有她你是不是要去上吊自杀了?!操!以前没有她我怎么没发现你会觉得心如刀割?你的天空一片灰暗?!”

    “什么?!你敢侮辱我对她的感情?!”史秉誉跳了起来掐着我的脖子满脸通红地吼道。

    “放手放手!……我要被你掐死了!”我一边掰他的手一边说:“我帮你去说还不行?!”

    “这才象个当人家大哥的人。”史秉誉立刻松开了手眉开眼笑的说。

    “人家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叫人家花姑娘吧?”我白了一下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嘿嘿,她叫史萍萍,就是昨晚上和我们聊天那个老伯的孙女!”

    “啊?!她姓什么?!”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姓史啊?有什么不对的?”史秉誉紧张地问道。

    见鬼!我说呢!原来是史秉誉的亲戚!

    “呵呵”我不怀好意的看着史秉誉,看的他心头发毛。

    “怎么了,大哥?”史秉誉小心地问道。

    “兄弟你贵姓啊?”我阴阳怪气地问他。

    “操!我自然是姓史了!”这家伙还没醒悟过来。

    “你是宁波那里人?”我再问一声。

    “我是……”史秉誉一下想起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老家是这里……”

    “哈哈哈哈……”我大笑起来。

    “不许笑!”史秉誉红着脸叫道。

    “兄弟!恭喜恭喜!你有很大的可能是看中了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姑姑!或者是你的什么极远极远的亲戚!呵呵,人家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你和人家史萍萍多少年前是一家?你要娶了史萍萍岂不是成了你自己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姑父?!”我大笑地说着:“要不要我娶了她给你当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姑夫?哈哈哈哈!”

    “不许说再说我掐死你!那来那么巧的?!”

    我笑的说:“那你问一下她的祖宗是不是在南宋一门三丞相?明末史可法史阁部是不是她的祖宗就可以了?”

    “……”

    我知道他们史家都以姓史为荣,而且他们村还真是彼此之间都有血缘关系!只是这家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下忘了!

    哈哈哈哈!

    “你还笑?!”

    憋死我了!

    史秉誉真的冲了过来开始掐我的脖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