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十五章 危机

第十五章 危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我为史秉誉担心的时候,史秉誉正高兴的手舞足蹈呢!

    在道蓬岩战斗中俘虏的九百七十六人中经过动员,有六百十八人加入了三旅,并且周围的村庄有两百多人加入了他的部队。要知道这只是一晚上的工夫啊!现在他的部队又满员了,只是武器差了点,不过在缴获了四百十七支洋枪后,他把所有的洋枪都配给了三旅八团,八团现在可以称的上是洋枪团了。对史秉誉来说唯一的遗憾是上次打垮的部队里面没有火炮,不然他还想成立一个炮兵连呢!

    道蓬岩战斗后的第二天清晨,随着军号声驻扎在各地的部队起来了,开始了新的一天。

    “刘旅长!这么冷的天你用冷水洗澡?!”史秉誉走到刘法五住的屋前惊讶的发现刘法五正在用冷水冲凉。冰冷的水倒在身体上冒出一股水雾。

    “呵呵,习惯了,在家里再冷的天我也要洗冷水澡,何况这里并不很冷!”刘法五笑着说道:“怎么?政委有什么事情大驾光临寒舍?有事情叫警卫员叫我一下就可以了。”

    “行了行了!别开玩笑了。”史秉誉笑着说,接着又严肃下来:“刘旅长,我是想问一下,你看我们下一步应该往那儿走呢?”

    “到屋里再说吧!请!”

    “我的想法是我们是否可以走东江、上寮一线翻越大雷山进入仙居境内?”史秉誉手指着地图一路指下去:“这里地势多山,比较险要,据侦察在仙居的广度有五百清妖,也许我们可以出敌不意,一举击溃它!”

    说着史秉誉狠狠的在地图上广度的位置敲了敲。

    刘法五伏下身子看着地图。

    “问题是我们昨天刚刚打垮了天台的三千敌军,左宗棠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我估计左宗棠会在那里布下重兵等着吃掉我们啊!毕竟那里离敌军重兵所在双庙直线距离不到四十里。”

    刘法五考虑了一下,看了看地图:“你看我们能不能走龙溪到磐安的方前经维新到仙居的官路给在官路的清军一下子!”刘法五一边说手指一边在地图上向西绕了个圈子再向南滑下点了点仙居县城西部的官路。

    “那样我们是不是太深入了?”史秉誉地图:“还有官路距县城不到二十里地又有良好的公路,并且在官路有一千多的清军啊!我怕我们万一被敌人缠住了有脱不了身的危险!”

    刘法五考虑了一下,手指着西方的缙云县:“如果不能马上消灭敌军的话,我建议朝缙云撤军!那里现在还没有敌人。我们可以到了缙云再考虑下一步。”

    史秉誉看了一下缙云。

    “好!就这么决定!”

    在地图上各个地方贴着很多小字条,官路东北的广度上写500,在官路上写着1000,在官路东方的仙居上写着1500,在官路西南的田市镇写着1000,在官路南方的步路上标着2000。那些数字代表了在那个地方有多少清军,本来除了仙居县城和步路以前就标着有清军以外其他地方是没有部队的,但晚上侦察发现这些地方都驻扎了部队!

    实际上张辰仪的南路军现在只牵扯了不到一万的清军,左宗棠在得到史秉誉率领的三旅歼灭了(实际上是击溃战,但那些逃跑的士兵很多并没有回去,逃回去的又无限的把三旅的战斗力夸大了。——为了他们能够逃脱责任。)天台、三门方向的三千清军后对这支部队极为重视,他据逃回的士兵做的证词判断至少在天台境内有一万五到两万的太平军!并且装备有五十门以上的火炮,拥有五千支左右的洋枪!不然无法解释三千人的部队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就被全歼!(那些逃兵连时间都给篡改了!不过他们自己说他们是“英勇”的抵抗到了最后也没挡住太平军的人海战术,才被打败的。)为了抵抗这支战斗力惊人的部队,左宗棠不光把围剿张辰仪的两万部队抽出了一万多到北面,还特快加急的调温州的五千守军中的四千人、台州的法国洋枪队八百人来助战,在他想来既然太平军的援军在天台方向,温州留五千清军绝对是浪费了!对半个时辰就消灭了三千清军的援军怎么估计它的实力都是不过分的!自己一万部队能不能挡住还难说的很呢!还是士兵多多益善的比较放心!

    也正是史秉誉率领的三旅把戏演的极为逼真我一师主力才能利用清军移防的空挡轻易地占领了温州,这到是我没有想到的。

    史秉誉和刘法五并不知道左宗棠已经把他们列为了最主要的目标全力对付来了,他们只是觉得左宗棠好象是开始防备他们与张辰仪的部队会师!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商量着怎么进军时,前方的敌军又有了新的变化!

    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史秉誉和刘法五率领着三旅八团、九团两千余人离开了道蓬岩朝磐安进军了。

    三旅七团留在了道蓬岩,开展创立根据地的工作,那个小连长吴海生也留了下来,啊不!他现在已经不是连长了,刘法五让他当了七团一营政委。

    晚上,天空中没有月亮,一丝风也没有,厚重的乌云压的很低。部队到达了仙居的北岙村的北面。

    北岙村位于官路北方不到七里,永安溪的一条支流由北面从村庄的东侧绕过村庄向南流去。

    “报告!”一个侦察员惊慌的跑到史秉誉旁边:“报告首长!官……官路的敌情有变化!”

    “有什么话好好说!”史秉誉不满地说道:“镇定一点!”

    “是!”那个侦察员镇定了一下:“报告首长!官路的敌军已经增加到了两千人!并且有五百人正在朝我们方向行军过来!”

    史秉誉望了望刘法五。本来有说有笑的两个人脸色已经难看下来了。

    “敌人有没有发现我军的迹象?”刘法五说道。

    “看敌人的行军速度不象是发现了我军在这里。”那个侦察员擦了把冷汗说道。

    “报告!”从后面又跑过来一个侦察员:“报告旅长!据侦察广度的敌军已经增加到了三千人!另外在我过来时发现有一千敌军从仙居正在翻山越岭朝长岗脚方向过去!”

    长岗脚位于仙居境内北岙以北,距北岙三公里。

    难道敌人发现我们了?

    “报告!西方的寺前发现有一千多的敌军!”一个侦察员擦着汗从前面跑了过来。

    史秉誉和刘法五俩人已经浑身冒冷汗了,就现在刚刚报的敌军已经有七千多了!在仙居城内必定还有敌人!那么敌人是怎么知道我军在这里的?!看样子左宗棠是动用了他的老本来对付三旅了!难道他就不怕被围在双庙、朱溪一线张辰仪的部队突出重围?!

    “刘旅长!”史秉誉面对刘法五说道:“看来敌人知道我们在这里!攻打官路的计划已经不可行了!你看现在我们是不是顺着原路撤回去?”

    “原路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刘法五痛苦地说:“那从仙居县城过来的一千敌军肯定会封死我们回去的退路!看来现在只有西北还没有敌情,趁着敌人还没有完成包围前我建议朝西北磐安境内撤军!”

    “好!刘旅长,你带着八团二、三营先走!九团居中,我带八团一营断后!”

    “不行!后面敌人众多还是我带八团一营断后!”刘法五不同意地争道。

    “别争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我是师政委我说了算!快走!”史秉誉急了。

    “……好,保重!”刘法五深深地看了一眼史秉誉向后面一挥手:“八团二营三营跟我来!一营跟着政委断后!九团注意侧面!……走!”

    “一营一连!抢占右边的小山!二连三连!立刻跟我占领左边的山峰!同志们为了大部队的安全,我们一定要坚决要顶住敌人的猛扑!”史秉誉的脸显得发白大声喊道。

    一营的战士们跟着史秉誉跑步登上了小山。后面的部队已经开始转移了,漆黑的夜里,刘法五率领着八团二三营在前面九团在后面迅速地朝西北方向转移。

    一营的阵地形势很好,东边是一条河,河的对岸是陡峭的山崖,西边是海拔七百多米的山,想要绕到一营背后还是需要时间的,而史秉誉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很快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南边有火点移动,敌人来了!

    “同志们,把敌人放近了再打!要稳住!”史秉誉低声向周围说道。

    “是!首长!”

    慢慢地那些火点近了,可以看到是一支举着火把的清军。在距离北岙村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清军展开了队型。史秉誉看到一小队清兵熄灭了火把朝村庄摸去。

    “长官!村里没有长毛!”过了一会儿从村里突然发出声音,寂静的夜里传出很远。

    “走!占领村庄!”从清军大队里传出一声公鸭般的声音。那支清军进了北岙村。

    看来他们走累了,难道是要宿营?史秉誉暗暗地想着。

    进村的清兵立刻惹的鸡飞狗跳,村子里传来一阵哭喊叫骂声。

    “首长!敌人在祸害百姓!我们下去消灭他们吧?!”三连长气愤的走到史秉誉面前。

    史秉誉看了下四周的战士,虽然天色漆黑,但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战士们的气愤。

    “不行啊!同志们!我们的任务是掩护大部队!争取大部队转移的时间!同志们,时间对我们来说太宝贵了!”史秉誉沉痛的说:“老百姓的苦难我们只有以后多消灭敌人!我们只有早消灭了敌人才能真正的解救百姓啊!小不忍则乱大谋!”

    看来敌人一时还走不了“一营长!派人把一连叫来!我们也要转移了!”史秉誉向旁边的一营长说道。

    “是!”一营长答应道。转身准备叫人去通知。

    “啪!”

    突然从前面一连的方向传出了枪声!接着一连阵地枪声响成了一片!村子里的清兵倒下了一片。接着一连就喊着“冲啊!”冲下山头。

    “一营长!怎么回事?!”史秉誉气的几乎要跳了起来:“为什么没有命令一连就打了?!”

    “不……不知道!”一营长脸都白了:“我过去看看!”

    “还看什么?!告诉部队冲下去!”史秉誉气急败坏地说。

    “同志们!跟我冲啊!”一营长大叫一声带头向村里冲去。

    很快的,没有任何准备工作的清军被一营赶出了村庄,留下五十来具尸体朝南撤退了。

    “叫同志们停止追击!立刻转移!”史秉誉命令道:“一连长呢?!”

    “到!”

    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人跑了过来。

    “好啊!一连长!你!你可真能干啊?!”史秉誉气的满脸通红:“我问你!为什么没有命令就开火?!”

    “……”那个年轻人红着脸低下了头:“报……报告首长!我看到那些敌人在欺压百姓就……就忍不住了,我爸就是被清妖打死的!一想起来我就……”

    “你就头脑发热了?!”史秉誉厉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周围有多少敌人?!你的头脑发热让我们全军提前暴露了目标!你的头脑发烧要让我们全军有覆没的危险!!你!你!”史秉誉越说越气。

    “……报告首长,现在我知道了。”一连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一连连长陈林宾。”

    “好!陈林宾同志!因为你的莽撞,我现在撤你的职!你服不服?!”

    “我接受领导的处罚!”陈林宾抬起头说道。

    “首长!要处分处分我吧!是我请求连长打的!”

    “首长!第一枪是我打的!不要处分连长!还是处分我吧!”

    “首长!还是处分我吧!……”

    下面一连的战士们向史秉誉求情着。

    “你们不要吵!”陈林宾转身向后面的战士喊道:“决定是我下的!领导不处分我处分谁?!你们瞎嚷嚷什么?!”

    看了周围围过来的一连战士们,史秉誉解释:“同志们!因为你们连的冲动给我军行动带来极大的危害!他是你们的领导我只有处分他才能向其他的同志交代!同样的,一营长和我……如果我们能脱离陷境的话一样要为这次的事件担当领导责任!为什么?就因为我们是你们的上级!我们要为你们负责!”

    “一营长!我们也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