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十六章 绝境

第十六章 绝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报告!刘旅长请您到前面去一趟!”三旅刘旅长身边的警卫员跑到史秉誉面前敬礼说道。

    “好的,我马上过去。”满脸憔悴的史秉誉说道。

    已经是撤离仙居后的第三天下午了,北岙战斗后,左宗棠的部队就不分白天黑夜的追击三旅。三旅带着那些清军走最难走的路,爬最高的山。可那些清军居然在三天后还在三旅的后面!并且不停的攻击三旅。史秉誉实在是怀疑那些清兵那来那么好的精力?难道他们不需要吃饭睡觉吗?怎么**后面那些追击的部队根本就没见过停止攻击的?

    在三天的追击中,三旅的力量大大的消弱了,现在的三旅只有一千两百多人,洋枪也只剩下不到六百支,两门炮到是还在,但火药不多了。昨天晚上,史秉誉和刘法五的商量了一下,把三旅把部队缩编为四个营,其中第一营洋枪多一些装备了两百支,其他三个营各只装备一百余支洋枪,那两门火炮也给了一营。史秉誉带领一营在后面狙击追兵。

    三天的征程,三旅从仙居带着那些清军到磐安再到新昌今天中午又回到了天台,现在到了下陈。

    下陈距离留在道蓬岩发动群众的七团不到二十公里,是不是刘旅长遇到了七团的前哨?如果能和七团会合这倒是撤离北岙后的第一个好消息!史秉誉一边走一边想着,想着想着感觉腿上越来越有劲了。

    越离刘法五近史秉誉的心就越下沉了,他看到刘法五左右的战士们脸色都不好看,同时他还看见了七团一营政委吴海生就站在刘法五旁边,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怎么了,刘旅长?”史秉誉走到脸色铁青的刘法五面前。

    “吴海生,还是你说吧!”刘法五低声说道。

    “首长!七团全军覆没了!”吴海生带着哭音说。

    “什么?!”史秉誉大惊失色:“到底怎么会事?!”

    吴海生镇定了一下说道:“首长,你们走后,我们留在道蓬岩做工作,团长把部队分散在道蓬岩周围的村庄。我们一营在白鹤殿、张家井。我和一连在白鹤殿。昨天下午,一连战士报到我说听到道蓬岩附近有枪声,我到前面去一听真的是枪声!我觉得情况不大对就叫战士们集合,可刚吹了集合号,从山上就杀下来大批的清妖!我们寡不敌众只好一路向营部靠去,可还没到张家井就看到从张家井败下来二三连的战士们!我们拼死才从清妖包围圈里杀了出来。能杀出来的全营不到三十人……,”说着吴海生又哭了起来,过了一会才止住了接着说道:“晚上我们准备偷偷的到团部所在地去看看,在摸过去的路上发现山头上都有清妖!在下王附近的山上,遇到了七团其他人……”说着吴海生又哭了起来。

    “他们怎么样?!”史秉誉感到天旋地转,已经要站不稳了,赶紧扶住身边的树问道。

    “他们就是二三营和团部剩下的所有人,总共只有二十一人!他们抬着团长,……团长已经牺牲了!团政委也牺牲了!他们说敌人还屠杀了我们的伤员!呜……”

    史秉誉觉得眼睛发黑,耳旁一阵嗡嗡身。

    “……后来呢?你们怎么过来的?”史秉誉休息了一下问道。

    “……我们在过清妖的岗哨时抓了个俘虏,据俘虏交代,三旅的主力在新昌。我们就往北撤过来了,在贤投又遇到了搜山的清妖,损失了很多同志。……刚才在伍伯岙遇到了我们的侦察员这才找到主力。”吴海生一边哭一边说。毕竟他实际年龄还不到十六岁啊!

    “你们还有多少人?”史秉誉镇定一下问道。

    “包括我,全团还有三十七人。”吴海生答道:“首长,不能再向南走了!南边都是敌人!”

    “有大致上多少?”自己**后面就追着七八千敌人,史秉誉对南方还有多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了。莫非张辰仪的南路军已经全军覆没了?!不然怎么这里有这么多的敌人?!

    “就我们过来遇到的敌人就有五千多人!没碰到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史秉誉觉得自己的头要爆炸了!那么就是说至少有一万五以上的清军在围剿自己现在不到一千三百人的部队?!左宗棠也太看的起我了吧?!上帝啊!难道大哥还没有打下温州吗?!

    史秉誉不知道,正是因为温州的失守左宗棠才加紧了追击史秉誉的行动!在追击路上左宗棠知道了造成他判断失误的部队全军只有三千人!这个消息几乎让左宗棠发疯了!他实在是对三旅恨的咬牙切齿,三千人的部队居然消灭了同等数量的精锐的清军(左宗棠自己以为他带的部队都是精锐的,自然那些八旗垃圾不算。)!什么时候长毛有了这样的战斗力?!就他所知只有精锐的大清帝国的军队对付那些长毛才能以少胜多,至于那些长毛,除了仗着人多势众打了几个微不足道的小胜以外还能有何作为?!这次天台、三门清军的失利害的他完全判断失误!咬牙切齿的左宗棠立马杀了那几个对他谎报军情的家伙,砍头示众!现在左宗棠军中的粮草已经不多了,摆在他面前的有三条路。

    一条是南下攻打温州,从新夺回军粮!可据他密探的密报温州的长毛有七千多人!想一下回师温州就要过天险瓯江,还有温州那城高壁厚,最糟糕的是温州军火库里本来准备建立“长捷军”的二十门大炮和两千五百支洋枪!想到这里左宗棠就感到浑身发冷,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温州城下那清军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城上那些长毛正在高声笑骂的场面。左宗棠对自己怎么那么失策会想到调温州的部队来助战这个蠢主意感到不可理解,又对那个容潞感到万分的气愤!如果可能的话他现在真想千刀万刮了那个容潞!一千人怎么会打也没打就逃跑?!最后还让人家长毛抓了俘虏!——他是对八旗完全彻底的失望了。——打温州显然是凶多吉少的,前有坚城后有援军,自己到成了孤军了!这条路不能走!

    还有一条就是西进,走金华衢州到江西!不过想一下要经过六百里长毛控制区左宗棠就心中发抖了。在没有粮草的情况下能有多少人可以走回去?!而且自己是浙江巡抚不是江西巡抚!就这样逃到了江西皇上还不要了我的老命?!就是皇上不杀我,满朝的文武百官对自己的嘲讽也受不了啊?!难道自己要学前任浙江巡抚王有龄?不过自己还没活够呢!还不想就这样英年早逝!

    最后一条就是北上宁波与宁波的守军会师!虽然侍王那十万大军就在宁波,宁波的清军是已经自身难保了,不过宁波毕竟靠大海,只要自己抢占了镇海,那就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再在法国朋友的帮助下不相信自己守不住!到时候在宁波成立了清法联合的“长捷军”还怕那些长毛有多大作为?!

    想通了下步怎么走的左宗棠对骗的他走投无路的三旅恨之入骨,他发誓要消灭了三旅再北上宁波。

    不过想消灭也不是那么好灭的。对左宗棠来说,三旅就象一条泥鳅一样滑,自从北岙发现了那支部队后,它居然偷偷的溜了!如果不是预先派了一千人到磐安去的话,能不能找到他自己还没底呢!就是跟上后那支部队也并不好对付,带着他的军队满山兜圈子!幸好(对我的三旅来说绝对是灾难!)昨天抓的俘虏供出在道蓬岩有他们一个基地的话,自己就放跑了大鱼了!不过也是那张辰仪实在太没用了,五万人的部队现在不剩一万人,自己没必要再理他了!

    仙居张辰仪之围在昨天算是解决了,不过张辰仪自己倒还不知道,还躲在山上整天盼着援军呢!居然没发现清军的大部队已经走了,只留一支小部队牵制他。在左宗棠撤围后,就调动一万大军偷袭道蓬岩,彻底地消灭了留在那里的三旅七团,然后向北防御,温州的四千清军与台州的八百法国洋枪队北上宁海,再加上在新昌跟在三旅后面的八千人,实际基本上已经对三旅完成了包围圈!

    左宗棠冷笑的想看着三旅灭亡的下场。在心中他很想看看那个指挥三千人把他玩的团团转的人到底脑袋是长的什么样?

    史秉誉的脑袋上现在冷汗直冒,如果没有吴海生的报信,自己不就一头钻进敌人的埋伏圈了?!不过现在情况也并不妙,北面那些敌军甩也甩不掉,南面又来了大批的清军!如果东面和西面再有敌人的话,看来自己就算交代在这里了!

    怎么办?!

    怎么办?!!

    到底怎样才能脱离陷境呢?!

    “首长!”吴海生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刚刚过来时,到了宁协后就没有发现清妖了,那里是不是敌人的一个缺口?”

    难道敌人西部空虚?!史秉誉感到突然看到了圣母玛利亚的微笑。

    “侦察员!”

    “到!”

    “立刻侦察西部有没有敌人!”

    “是!”侦察员答应后敬个礼走了。

    “刘旅长,你对下一步有什么看法?”史秉誉想征求一下刘法五的意见。

    在史秉誉让侦察兵去侦察西部时刘法五就明白了史秉誉的想法。

    “主要是后面跟着的敌人太讨厌!”刘法五皱了皱眉头:“那些清军象块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除非……”

    刘法五吞吞吐吐地说不下去了。

    “难道……”史秉誉有一种可怕的预感。“一营?……”

    “是!”刘法五的声音低下来了:“现在真正被敌人咬住的就是一营,如果……”

    “不要说了!”史秉誉厉声喝道:“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一起死!”

    “可是你忍心让大家都送死吗?!”刘法五也发怒了:“能保存多一些的人总比大家一起都牺牲好!而且一营未必就会牺牲!你们走了后,到时候一营目标小,说不定可以从敌人缝隙中钻出去!”

    “什么你们走了后……”史秉誉突然醒悟过来。“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带其他部队先走!我留下来指挥一营!”刘法五瞪着史秉誉喊道。

    “谁同意你指挥一营了?!一直是我在指挥一营!如果要分兵也是我来带!”这下史秉誉不干了!

    “政委!”刘法五生气的说道:“我才是这个旅的旅长啊!怎么排兵作战这是我的职权!你不要干预我好不好?!你要再不听我就让战士们把你捆起来!”

    “你!……”

    “首长!”刘法五动感情了:“快带领部队走吧!我会把敌人引开的!同时我保证会安全回来的!听了你的讲话我才明白为什么打仗,我是在为谁打仗!我才觉得以后就是牺牲了也不会死的不明不白!就为了这点,您快转移吧!何况我打过的仗比你多!一营更加需要我!我这就去了!我的好政委!”

    说完刘法五转身向一营走去,在他转身的时候史秉誉隐约地看到他的眼里好象有一颗泪珠!史秉誉的视线模糊了。

    史秉誉率领着三旅其他部队向西朝磐安方向走去。天已经完全黑了,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大雨。虽然这里属于亚热带,但冬天的雨淋在身上还是很冷的。

    队伍里没有一人说话,大家都知道了,为了大多数人的生存,旅长亲自带领一营把敌人往相反的地方引走。可以说他们的命运是注定的,最后只有全部牺牲!队伍里有几个战士偷偷地哭了起来。

    “不要哭!同志们!”张海生说道:“只有懦夫才哭呢!那些牺牲的同志是为了我们以后能多杀清妖才牺牲的!哭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多消灭清妖才能对的起牺牲的同志!”

    “对!海生同志说的没错!”史秉誉赞同道,实际上他的脸上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了:“抬起头来!我们是一支铁的军队!”

    队伍慢慢的变了,那些战士们眼睛里再也没有泪水,只有刚毅!

    “报告!”史秉誉派在前面的侦察员跑了过来:“在岭脚村和磐安的石研村发现有五百敌人!两村相隔五里地!两村之间的山上没有发现敌人!”

    “钻过去!传下去,不许发出声音!”史秉誉命令道。

    走了大半夜了,终于发现了敌人的漏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