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十九章 决议

第十九章 决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占领温州的第二天清晨。昨天晚上我和华尔他们三人聊的很晚,夜里就送华尔与白聚文坐船回上海了——那里有回美国的船只。现在我还没有起床呢!就听到外面有什么人在说话。

    “什么事情?”

    “首长!侦察连卢连长有事求见。”竺泽生在门外说道。

    “让他进来。”

    侦察连连长从门外走了进来。

    “报告首长!据侦察在永嘉的敌人昨天晚上已经逃跑了,另外原在乐清一带徘徊的敌人昨天晚上往北开去!”

    啊?敌人跑了?左宗棠难道不想夺回他的粮草重镇了?!

    “叫王旅长和城外的张旅长到我这里来一趟。”

    “是!”

    侦察连连长敬个礼出去叫人了。

    左宗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温州的重要性吗?怎么一枪不打的就跑了?还是他也给我来一个围魏救赵之类的把戏?就他现在的粮食可不够他坚持长期作战的啊!我爬起来走了出去。

    “您好杨将军!这么早就起来了?”马敦真在外面晃悠呢,看到我就开口打招呼。

    这家伙脸色苍白眼睛通红满眼的血丝。

    “怎么?马敦先生你的脸色不大好啊,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找个医生看看?”好象昨天晚上他身体好的很啊?怎么没几个小时就这么差了?

    “不用不用。谢谢杨将军的关心。我只是一晚上睡不着觉。到外面来散散步而已。”马敦连忙说道。

    “马敦先生怎么会睡不着?难道对我这里不适应?”

    “NO!NO!NO!我只是脑子里面都是银子!白花花的银子!所以睡不着了!”马敦笑着说道:“将军,现在是月初,我的工钱是不是可以给我了?”

    这个财迷心窍的家伙!我是不是应该把他给踢回老家去?!

    “马敦先生,你还没有帮我干事呢,怎么就开始向我讨工钱了?”我笑着向他说,心里恨不得把这家伙捆起来丢到瓯江喂甲鱼——就他们知道的所谓的新奇玩意还没有我知道的十分之一呢!我只是不知道现在社会科技水平到了什么地步,他居然敢为了他所了解的旧东西跟我讨价还价!

    就昨天晚上他们所说的,1807年,美国人罗伯特·富尔顿建造的蒸汽机船下水,一八一四年,英国工程师史蒂芬孙发明了火车,1834年,美国人赛勒斯·麦考密克发明了机械收割机,一八四四年他们美国人摩尔发明电报,(还是有线的!怎么无线电报还没有发明?!见鬼!至于我问他们听没听说有电话这个东西他们居然叫我去看病!——“啊,亲爱的杨将军,您是在做梦吧?您说的话怎么可能在一百英里外让别人听到?除非杨将军您会妖法!”白聚文这样回答我!——幸好我没跟他们说有无线电话这样的东西,不然他们还不马上去找精神科的医生来给我看看?)汽车?据他们回答现在还没有汽车呢!——机器拉的怪物怎么可能比马车快?!这就是他们的回答!

    上帝啊!我怎么跑到这么原始的世界了?!这里没有电灯,没有热水器,没有汽车(唯一我带来的汽车还被卢七姑的部队当怪物砸毁了!),武器不能大规模的生产,也太要命了!唯一让我高兴的是1850年惠特沃斯发明了计量仪器,提高了机械加工精度。也许我和史秉誉那两支自动步枪这里子弹可以生产也说不定!

    就这么原始的社会马敦这个亡命之徒还敢说自己是什么专家!还敢问我讨工钱!我怀疑我是不是给他们定的工钱太多了?!这家伙简直以为自己是上帝了!

    马敦一听现在不能领工钱失望的表情立刻写在脸上:“将军阁下,我现在身无分文,您看……是不是可以……”马敦满脸沮丧的看着我想让我改变主意。

    “这样啊……”看着马敦失望的表情我的心里也不好受,谁叫中国人历来就有心地善良、热情好客的传统呢?而我尤其是具有这方面的美德!“马敦先生,那我就让泽生陪你去先领五百两银子给你花花吧!”

    马敦的脸上立刻由阴转晴了“谢谢将军阁下!谢谢!”

    “不过……你领的钱要从你的工钱里扣除!另外我将收你这五百两银子一个月的利息,少收一点……就一分利好了,您说好吗?”

    “泽生,你陪马敦先生去预支五百两银子,要还不够再多领些也没关系!不过告诉他们要算利息的!听到了吗?!”我不理满脸惊讶的马敦向旁边偷笑的竺泽生说道。

    “是首长!”竺泽生把马敦给带了下去。

    现在城里商会刚刚成立,会长还没有选出来呢!那帮商人一听说自己可以做主决定城市的事宜一个个争着想当会长,都说别人一直坑蒙拐骗,自己历来秉公守法!几个老先生说着说着就开始大挖对手的**。到后来差点打了起来。听得不耐烦的王得贵朝天开了一枪才震住那帮以为自己在争当温州城主的家伙——真正的温州城主正拿着枪瞪着他们呢!——接下来的选举是平静了许多,可还是谁也不服谁。

    城外一旅占领了南至瑞安县飞云江,北至瓯江,东至大海,西至温州与青田交界处,现在正发动群众呢!如果清军想偷袭再夺回温州可就不象我偷袭那么容易了。左宗棠到底想干吗?!

    “报告!二旅旅长王得贵向您报到!”

    王得贵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

    “王旅长这么快就过来了?里面请!”

    “首长,我正在商会那里呢!卢连长一叫我就马上过来了。”

    “怎么样?会长选出来了吗?”

    “没有!”王得贵啪的一下坐在了凳子上“首长你还是让我到外面去让张海强来当这个城防司令好了!”

    “又怎么了?”

    “他妈的那帮商人一个个斗的跟乌鸡似的!话说的可难听了!怎么他们进门时还打躬作揖的一会儿工夫就六亲不认了?!我听的别提有多窝火了!”

    “呵呵呵~~昨天你不是说要守城池的吗?张旅长说要机动作战,我就让他出去机动机动。你喜欢温州这个城市那我也只好让你当城防司令了!这不正和你胃口?”我开玩笑到。

    “我只是说要守住城池等着左宗棠进攻,并没有说要当什么城防司令!”王得贵更加激动了。

    “守住城池要不要做守城的准备工作?”

    “那自然要了。”

    “那我不正要你做准备工作吗?和你当时说的我看没什么出入啊?”

    “不是这样的!……”

    “行了,行了!你也别解释了,城防司令你是跑不了的!我叫你来是敌情有变化!”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怎么?清妖已经来了?!”王得贵一听要打仗了立刻激动的跳了起来。

    “跟你想的不一样!”我再给他泼了冷水“不是清妖已经来了,是清妖向北跑了!”

    “奶奶的,左宗棠怎么一枪不放就跑了?!”王得贵满脸失望“老子还在这里等着他呢!”

    “据侦察员汇报,昨天晚上永嘉和乐清一带的清军向北开去。对这个情报你是怎么想的?”

    “左宗棠是不是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想让我们放松警惕再给我们杀个回马枪?!”王得贵想了想说道“或者是先全力以赴的消灭张辰仪的南路军再回师南下?”

    “……”

    “首长你的意见呢?”王得贵看我没说话,开口问道。

    考!我现在在听你的想法!我自己还脑子里一团糨糊呢!跟左宗棠打仗能不小心?!不过要换了八旗部队就好了!

    “还是等张旅长回来一起讨论一下好了。”我向王得贵说道。

    漫长的等待之后,中午张海强终于来了。

    “报告!一旅旅长张海强向首长报到!”满身尘土的张海强走了进来。

    “他妈的张海强你是属蜗牛的啊?怎么这么慢?!”王得贵不满地骂道。

    太长的军旅生涯让军人都有一种脾气——张口就骂。

    “嘿嘿让大家久等了。”张海强笑道。

    “张旅长你在干吗?怎么这么久才过来?”我也对张海强来迟感到生气了。

    “报告首长,传令兵找到我时我正在桐蒲呢!听传令兵讲北面的敌人昨晚逃跑了,我总得布置一下才好过来啊!”

    “你布置了什么?”王得贵看看张海强。

    “报告首长!一旅全军已经开始在城外集结!二团路远正在跑步过来,一三团已经集结完毕!可以随时听从首长的调遣!”

    耶?我还没想明白左宗棠怎么回事,怎么调遣他们?!

    “说说看,你对左宗棠把部队调走怎么看?”我问到。

    “有两个可能!”张海强走到地图前“一;向北加入在仙居围攻南路军的左宗棠大军,争取早日消灭我南路军!二;向台州方向逃跑!加上在台州的洋枪队应该有守住台州的把握!”

    “难道没有加入左宗棠的大军后向我们猛扑过来的可能性?”我怀疑地问道。

    “左宗棠不是傻瓜,他不可能不知道在坚固的温州城下与我军作战他的胜算不大!因为他知道他储存在温州的军火被我军夺得,他不可能再碰这个钉子了。”

    “难道说我们当时围魏救赵的计策是失败的?”我对自己当时信心满满的计策开始怀疑起来。

    “实际上不是首长计策不好!”王得贵想了一下说道。“主要是我军三旅的详动破坏了计划!”

    “怎么说?”我简直不敢相信!

    “三旅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把守温州的主力调走留下容潞那个笨蛋,这样就造成了我军很快的攻破温州。如果我军在温州城下多打两天,左宗棠必然南下!”王得贵说道——这家伙毕竟久经沙场。

    妈的你就直接说我派三旅详动是画蛇添足好了!用得着这样大费口舌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南路军岂不是更危险?!”我说道。

    “首长,南路军我到并不担心。”张海强接着说“我担心的是左宗棠会在消灭不了南路军下,集结所有的主力去对付我们的三旅!毕竟是三旅的行动造成了左宗棠丢失温州的。”

    啊?!左宗棠居然敢对我的兄弟下毒手?!这可绝对不允许!!!

    “张旅长你认为我军下步怎么走好?”这下我是真的不耻下问了。

    “增援!增援南路军!同时在知道三旅的下落后救出三旅!”张海强咬牙切齿的说到。

    “你的一旅又增加了多少人?”我问到——两个旅一起增援显然是不现实的,万一左宗棠打倒他们后面我的温州不又丢了?!我可不想丢了温州!

    “报告首长!我旅现在又增加了一千五百人!”张海强自豪地说道。

    “你呢?王旅长?”我又问一下王得贵。

    “新增加了五百余人……不过他们可还没有战斗力啊!”王得贵显得对增援很是迟疑。

    战斗力?有了!

    “王旅长,让你原来的战士们都加入到张海强的一旅去!干部和新兵留下来!张海强!你那些新兵也都给二旅!让二旅的干部训练他们!”

    “师长!”王得贵急了“那我的二旅不是没有战斗力了?!”

    “放心,有两天给你们训练的!训练两天我想打野战不行,守守城总可以了吧?!”

    “张海强,你的一旅配制完成马上就走!先到仙居去看看!今晚就走!明白了吗?!”

    “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