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二十章 伤到“那里”了?!

第二十章 伤到“那里”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首长!史政委回来了!”侦察连卢连长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哦?在哪里?!快!快带我去!”我惊喜地扔下正跟我吹牛的马敦。

    “张旅长和政委现在已经到了永嘉黄田镇!我是先回来报告的。”卢连长气喘吁吁的说道。

    “那好!我们到江边上去欢迎他们!快走快走!”我急着道,突然发现卢连长欲言有止的样子,好象有什么话想说“怎么了”考!我兄弟回来了这么大的好消息这家伙怎么了?!

    “首长……”卢连长吞吞吐吐地低声说道:“三旅伤亡很大……全旅不到九百人了,另外……另外……”卢连长声音越来越小。

    “怎么了?!”三旅伤亡大我是有思想准备的,毕竟左宗棠也不是好惹的!处在优势敌人面前三旅怎么可能损失不大?!但看卢连长的表情恐怕还有更不好的消息!

    “三旅旅长刘法五……牺牲了!”

    我的脑袋一下子炸了!刘法五牺牲了?怎么可能?!我想起了初次与刘法五见面那张略黑的脸膛,一双有神的大眼睛。

    “报告旅帅!火枪营队长刘法五向您报道!”

    “啊?哦!好的好的!”

    “你叫……你叫什么?”

    “报告!我是火枪营队长刘法五!”

    “哦,你是刘队长。不知你多大了?参军几年了?”

    “报告!我今年二十了!辛开八年参加太平军!现在已经三年了!”

    “刘队长,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什么?”

    “知道!李将军告诉我了,是消灭洋鬼子的洋枪队!”

    “行了,行了。我不是聋子,你没必要那么大声哪个李将军?”

    “报告!是李天臣将军。”

    “好了,刘队长,以后别一口一个报告可以吗?简单一点好了!你对我们的任务怎么看?”

    “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废话!假话我听来干什么?!”

    “真话就是——我们是去送死!”

    “哦?!你好大胆啊?!你能说说为什么是去送死的?”

    “旅帅是新加入我们太平军的吧?”

    “是的。”

    “那就怪不得了!新来的吗,立功心切啊!你们知道那洋枪队好惹吗?”

    “不知道,所以这不真在请教您吗?”

    “那洋枪队头目是华尔,手下有一千多人!光洋枪就有千把支,另外还有十门大炮!我曾经在战场上看到那洋枪队的大炮一炮就打死了我们十多个兄弟哪!就我们两千来人去打洋枪队,那还不是肉包子打狗!”刘法五愤怒的说着。

    “你既然认为是送死干吗还来?”

    “既然将军命令我来,那就不管死不死了!”

    “你不怕死?”

    “我自然不怕死!我是为手下的弟兄担心!”

    “好样的军人就要这个样子!不怕死!不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去送死的!”

    “嗯?……”

    “我很欣赏你!做人就要有什么说什么!你参军三年了,怎么到现在才是个队长?”

    “我打仗是不怕死,不过言语上老老得罪上司,所以也升不上官,这次还把我望火坑里推。”

    我的脑海里又回想起初次与刘法五见面的场景。这么好的人怎么会牺牲了?!

    “法五牺牲了?”我再问了一遍。

    卢连长一声不吭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史政委也受伤了。”

    啊?史秉誉也受伤了?!怎么一个好消息也没有?!

    “伤在那里?要不要紧?”我紧张地问到。

    “要是不要紧,”卢连长拘束的说(怎么这家伙一点没看出我很着急?!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就是**上中了枪。”

    嗯?史秉誉伤在什么部位?……**上?!

    “你再说一遍,史政委那里中了枪?”

    “**!”

    操!这家伙怎么哪不会中枪中到**上了?!

    ※????????※????????※????????※????????※

    江边温州府的百姓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在岸边欢迎回来的太平军。

    “大哥!”江面远处的一条船上史秉誉被两个战士搀扶着大叫。

    慢慢地船靠了岸——这是今天最后一条船了,史秉誉和张海强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人走了上来。

    “大哥!这是南路军总指挥——张辰仪将军!”

    “久仰久仰!我可是久仰张将军的大名!今天一见真可谓闻名不如见面,让我受宠若惊啊!”我忙躬着手面带笑容的想张辰仪说道。

    “那里那里!我才是久仰杨军帅的大名啊!在仙居我可是天天盼望着能够早日与杨军帅会面一谈呢!哈哈哈……”张辰仪笑着说道。

    奸诈狡猾的家伙!在仙居天天盼着与我会面?!这么说我没有亲自带部队去接你你这猪头就恨上我了?我心里骂到。

    “哈哈哈哈,张将军一路辛苦了,我在城里备有酒菜不如我们到里面去谈谈怎样?”

    “那我就打扰了?呵呵……请!”

    “请!里面有请!”

    我做个有请的手势陪着张辰仪进了温州城里。

    “我说,听说你受伤了?”陪完张辰仪吃过酒饭,我把他亲自送到住处后马上来到史秉誉养伤的房间。

    “妈的,叫子弹咬了一口!”史秉誉趴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恨恨地说道。

    “哦?怎么伤的?”

    “唉!前天我们和一旅会师之后,在回来的路上碰到敌人了!(在那儿?我问道)……就是在仙居步路。敌人不多!只有一千来个!我带战士们一仗就消灭了他们!打扫战场时没想到一个清兵装死,偷偷打了我一枪,所以我就躺在这里了。那家伙也叫战士们给打死了!”

    “伤到那里了?”我有意问到。

    “……不能说!”史秉誉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不能说?!”我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史秉誉的脸更红了,大声冲我嚷嚷道。

    “我看不是不能说,应该是不好意思说才对吧?”我看着他盖的被子笑着说。

    “妈的,你知道了?!”史秉誉脸红的喝醉了酒一样,他明白过来我已经知道他那里受伤了“是哪个王八蛋讲的?!我已经告诉他们不能说了!操他妈的,这帮家伙拿我的话当放屁?!”

    “行了!人家也是关心你!别整天日爹操娘的好了!有点文化好吗?!怎么一点也没有做政委的觉悟呢?!”我笑着安慰他。“怎么样?伤的还好吧?以后还有没有能力了?”

    “什么有没有能力了?”史秉誉一时没反应过来,突然他明白了“……妈的!谁以后没有能力了?!我看你才没能力了!”

    “哦?不会吧?!伤在那么重要的地方怎么可能不会影响你的能力?放心!以后我会让你当大内总管的!你的后半生我负责好了!你那梦中情人就由我来安慰怎么样?你看看做大哥的多为小弟你着想啊!”

    我正为他下半生考虑着呢,这家伙拿过枕头扔了过来。

    “哎哎……,你看看!你也别这么着急好吗?”我躲开了笑道。

    “着什么急?!”史秉誉气呼呼的看着我。

    “我刚说安慰你的梦中情人你怎么就把枕头送给我了?你得等我把你那位接来再给我枕头也不迟嘛!呵呵呵~~~”

    第二个枕头飞了过来“我再送你这没良心的一个!”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放下他丢过来的枕头“法五是怎么牺牲的?”

    一提起刘法五,史秉誉脸色立刻发白了。

    “大哥,左宗棠绝对不好对付!”史秉誉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们在分兵后那些在三门、天台的清兵就整天跟着我们,后来,在天台的道蓬岩我们打垮了他们!歼灭了一千三百余人。第二天,我们留下一个团准备在道蓬岩建立天台山根据地,另外两个团我和刘旅长带领准备到仙居的官路再捅左宗棠一下子!可谁想左宗棠居然事先猜到了我们的计划!在仙居的北岙我们和左宗棠的先头部队打了一场遭遇战,然后我们在大盘山打转想甩掉他们,可怎么也甩不掉!那些清军好象有使不完的精力,不吃饭不睡觉的跟在我们后面!”说着说着史秉誉气急了起来。

    “后来呢?”

    “我们带着他们从仙居到磐安再到新昌三天后又回到了天台。”

    说道这里史秉誉沉默了。

    “你们在天台被敌人包围了?敌人不是在你们后面吗?你们怎么让他们给超越的?”

    “不是,没有超越我们!是左宗棠把包围张辰仪的部队开到了天台!他们偷袭了我们留在道蓬岩的七团,七团打的只剩下三十七人!七团残部与我们会合后我们才知道左宗棠已经在前面布好了陷阱等着我们钻!实际上当时我们已经处在左宗棠大的包围圈了,可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为了把我们身后的敌人引开,刘旅长带着后卫与我们分开行动……”史秉誉终于哭了出来。

    “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我沉默一会问他。

    “当天晚上下起了雨,守在天台磐安一线的敌人跑会村庄躲雨去了,不然我们也回不来。”

    “好了,我知道了,你安心养伤。我不打扰你了。”我安慰他到。

    “大哥!要给刘旅长他们报仇啊!”

    “我知道,你放心好了!”

    我默默的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