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二十四章 盲目自大,不好!

第二十四章 盲目自大,不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雁荡山位于浙江省东南部,因“岗顶有湖,芦苇丛生,结草为荡,秋雁宿之”而得名。呈西南—东北走向,山峦起伏,连绵不断,东西宽约20—30公里,南北相距18公里,以瓯江为界,分南雁荡山和北雁荡山。苍南县西部九峰尖和乐清市北部百冈尖为南北雁荡主峰。山体岩性主要为酸性喷出岩,局部有酸性侵入岩,断裂构造发育,经风化形成奇特地貌。多奇峰、异洞、怪石、飞瀑。其山水“雄伟奇特,甲于全球”。

    其中南雁荡山群峦叠翠,怪石峥嵘,飞瀑溪潭,幽洞石堑,景色无比瑰丽。

    早春的南雁荡山明水秀,溪流纵横,滩潭四布。

    在南路军右军旅帅王波报信的第三天我率领着二旅、独一团到了文成周壤。独立第五旅是这里的地头蛇,在我到之前已经在文成南面的巨屿到黄坦一线布好了前哨部队。

    独立第六旅从青田赶来,先我进入平和担任守备。

    “首长,北面的北雁荡山你已经玩过了,这次到这里应该看一看南雁荡。”

    独立第五旅陈文委旅长说道。陈文委和独立第一旅旅长王斐都是这里的本地人,陈旅长人显得黑黑瘦瘦的,也许是田里劳动的原因,浑身都是肌肉。以前在家里好打抱不平,在农村贫民中威望很高,但那些地主认为他是土匪、强盗、流氓,把他抓进了大牢准备当长毛的探子给“喀嚓”掉,谁知还没动手呢,张海强的一旅就到了这里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把他从牢里救了出来,他也就加入了我军。被张海强任命为赤卫队队长在这里招兵。独立第一旅旅长王斐是平阳水头镇人,他家是当地大户,家有四百亩水稻田,另外在县城里他父亲还开了个丝绸铺,因为得罪了县官老爷的夫人(县官老爷夫人的姐姐去‘买’绸子,他居然要收钱!——自然是老虎**上拍苍蝇,活腻了。)被县官按了个走私私盐的罪名抓了起来,家也被查封了。——主要还是看中了他家的钱!——王斐到温州府去告状,却被打了出来,一气之下就在南雁荡占山为王了!我军到了温州后,经过工作,他成了独立第一旅的旅长。

    “哦?南雁荡有什么好看的?我怎么看来看去就没发现有什么象观音、仙女、菩萨或者公鸡、大象、猴子之类的?!”我看了看周围的山问他到。

    “吭~哧!”陈文委涨红了脸差点晕倒,晃了两下说道:“首长,南雁荡不是在这里!(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南雁荡山吗?我问道。)这里是南部雁荡山!不是南雁荡!好看的地方离这里还有四十里路呢!首长现在自然是看不到了!南雁荡现在是独一旅在守着王旅长说了,打完这一仗请您到他的老巢去看看!那里风景才好呢!”

    “有好看的山吗?怎么我看来看去凡是所谓好看的都是难以攀登的?!打打游击倒是好地方,看风景是太累了!”

    “那首长认为什么地方好?”陈文委问到。

    “唉~~!夏天到普陀山到是不错!可以在那里游游泳,还可以……”我突然说不下去了。

    “还可以干吗?”陈文委追问到。

    还可以干吗?!我刚刚想到的是还可以看看穿着泳衣的漂亮MM!难道这个我可以对他说吗?!何况现在这个世界有游泳衣吗?那些女的一个比一个保守!别说让她们在大庭广众之下穿游泳衣了,你就是想看看她们的脸那都是要“非礼勿视”的!不然铁定要把你当色狼!妇女解放妇女解放在这里说的我和史秉誉口干舌燥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害的我们进了温州后看来看去都是公的!自然了女的也有,不过都是大妈级的,年轻的都藏到家里去了!(注:十五岁以上的就是以婚的——早婚。十五岁以下的属于年轻的。)知道我们未婚介绍的媒婆到是不少,一个个把女的吹的天花乱坠,可就是不让我们见!我知道人家可能漂亮,但万一是个丑八怪呢?杀了媒婆也晚了!而且那些女的在我们的概念里都是未成年少女,这样做好象怪不舒服的!

    “没什么,我只是说还可以……这个……嗯……哪个……还可以洗澡!”我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个理由来。

    “啊?!”

    “首长!你们在聊什么呢?让我听听好不好?”二旅王得贵笑着走了过来。

    “没什么,我们只是在谈论怎么消灭李鸿章呢!”我连忙叉开与陈文委的话题。

    “噢,首长,说起李鸿章他可是我们的老对手了!”王得贵没注意到我旁边听我话听的眼珠子都突出来的陈文委:“就我知道的他辛开三年回安徽办团练,多次领兵与我太平军作战。辛开八年年冬,入曾国藩幕府襄办营务。辛开十年,统带淮扬水师。湘军占领安庆后,他就回合肥一带募勇。这次居然跑到我们这里来了!”

    “他的部队战斗力强吗?”我对未来的对手很有好奇心。

    “他的部队要么是流氓,要么就是那些反叛的太平军部队。对我们恨之入骨,作战极为不好对付。”

    看来王得贵对李鸿章的部队评价满高的嘛?怎么上次他居然会认为自己一个旅就能消灭李鸿章?!

    “那你怎么上次说能消灭李鸿章?”我不解地问到。

    “嗨!以前我们太平军武器不行,可你现在看看!”王得贵指了指周围的战士:“全是洋枪洋炮!而且师长给我们讲了课后真是大开眼界啊!真想马上就打他一仗!急了呗!”王得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而且真的打起来了,难道师长不给我派援军?忍心看着我们打败仗吗?”

    真是……老奸巨滑!我在心里给他下了定义。

    “首长,据情报李鸿章占领苍南后是往平阳方向去了,我们这里不会干等吧?”王得贵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我问道。

    “嗨!我的意思是我们一旅和二旅对付李鸿章就差不多了!”王得贵说“首长,是不是我们可以到平阳去帮一旅的忙?就在平阳消灭李鸿章好了!干吗那么费劲地跑到温州城下去打?!”

    “喔~!和着你小子想一个人独吞啊!那人家三旅只好喝西北风了!”我笑骂道。

    “咳!我也……”

    “报告!”侦察营卢营长从山下跑了上来打断了王得贵的话。

    “什么事情?”

    “首长,敌军兵分两路向北开过来了!”卢营长快速地说道。

    “啊?就李鸿章那一点人马还敢兵分两路?!看老子不收拾他个狗娘养的!”王得贵挽着袖子骂骂咧咧地说着。

    “具体情况呢?”我问到。

    “据侦察,敌人一路由李鸿章率领张树珊、周盛波部的四千人向我们方向过来,还有一路由黄翼升率领三千人往一旅的水头镇方向攻过去!”

    “敌人不是近万人吗?!还有几千呢?”王得贵左算算右算算两路敌军也没有一万人。

    “没有了!就是七千人!”卢营长肯定地答到。

    “好了,下去吧!记住,要多注意敌军的动态!”我命令到。“另外告诉独六旅,敌人向他们攻击后朝这里撤退!”

    “是!”卢营长敬了礼后下去了。

    “陈旅长,”我对旁边的独立第五旅陈文委旅长命令到:“命令你部在抵抗了敌人的一次进攻后朝这里撤退!王旅长,二旅在这里立刻占领阵地!独五旅撤下来后阻挡敌人的追击!一定要掩护好独五旅和独六旅的撤退行动!在其他部队撤退后二旅也撤!

    两位记着要逐次抵抗,要边打边退!听明白了吗?”

    “是!首长,明白了!”两个旅长敬个礼下山布置去了。

    张海强的一旅怎么样了?他比起王得贵可老成多了,应该会把敌人引到温州城下吧?

    ※     ※     ※

    “张旅长,您就放心吧!这里我最熟悉了!敌人肯定不会在我这里占到便宜的!”独立第一旅王斐大大咧咧的对张海强的布置不屑一顾。

    “王旅长,你要知道!我们的任务是把敌人引到温州城下,而不是在这里消灭敌人!

    而且你的部队装备较差,敌人可全是洋枪洋炮啊!”张海强苦口婆心地劝到:“李鸿章的部队能以不到一万人消灭了我们南路军的两万大军,绝对不可以轻敌啊!”

    “知道了,好~~!我会带部队抵抗一下就撤的!”对张海强的劝导王斐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骂的,什么人嘛!深怕我抢了他的功劳,还命令这命令那的!听你的老子才是白痴呢!”独一旅旅长王斐离开水头镇后一边走嘴里一边骂着。刚回到军帐侦察兵就来向他汇报了。

    “报告王旅长,清妖黄翼升率领三千人往我们这里来了!”

    “什么?!”王斐的兴致来了,妈的,老子刚想睡觉,李鸿章就又送褥子又送被子来了?!

    “旅长,黄翼升率领四千人往我们这里来了!”侦察兵又重复了一遍。

    “李鸿章呢?李鸿章在那里?!”王斐急忙问到。

    “李鸿章带领另外一部分人马朝二旅的方向开去了!”

    就是说李鸿章不在这里?王斐的脑筋立刻开始转了起来,如果李鸿章在的话我还真不敢拿他怎么样!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他可不好对付!但现在只是他手下的一员将领我还怕他个鸟!敌人是三千人,我的独一旅也没比他少!老子就在这里灭了他个狗日的!倒时候还不是大功一件?!

    “来啊!传我命令!”王斐已经被他的美梦迷住了:“一团占领顺溪,二团占领矾岩,三团在中央占领郭山!敌人来了给我顶住!妈的,谁顶不住老子杀人可是不长眼的!”

    战斗打响后王斐更加肯定了李鸿章的部队名声是吹出来的!隔着鳌江的支流岳溪,王斐的部队与黄翼升展开了战斗,黄翼升发起了五次攻击都被他打退了,还丢下了百来具尸体!到天暗下来时黄翼升终于不攻了在溪对岸埋锅做饭,只是派了一队人马监视他的独一旅。

    “我就知道这些家伙不经打!妈的,去!叫三团过来!晚上老子要偷袭他!”

    “旅长,上面的命令是我们在这里堵一下敌人就撤退,现在过河去,是不是与上面的意见不一致?”

    王斐手下的一团长迟疑的问到。

    “什么上面不上面!难道你没看到敌人不经打吗?!这里老子是旅长!不是你!服从命令!”王斐咬牙切齿地说道。“让我们后撤是好让一旅抢功!妈的老子偏偏要在这里消灭了这帮清妖!看谁抢的了我的功劳!”

    夜里三更时分,对岸的敌人恐怕都睡着了,连天刚黑时巡逻的清兵也回去睡觉了。王斐带着二团、三团乘着夜色偷偷地下了小溪朝对岸摸去。军营里只有一团守着,而且做好了时刻增援的准备工作。

    “快点!上!”小溪不宽很快王斐带的部队就登上了岸朝敌人的军营偷偷地摸去。

    突然四周点起了无数火把,把二、三团三面包围在空地上!后面一团占领的营地也传来了阵阵地喊杀声和人死前的惨叫声。

    “难道王头领还不投降?!”在火把中走出了一个提督打扮的清军军官。他就是王斐本来准备偷袭活捉的清军主将——黄翼升!

    王斐终于明白了他犯了极大的错误——低估敌人!对于没有听张海强的话他现在是后悔莫及!

    从后面传来的阵阵喊杀声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回到小溪对岸了!虽然只有不到十米宽的小溪但今生他除了投降就没有回去的可能!但是想一想清妖对投降的太平军将士的“待遇”他明白就是死!他也不可能投降!反正投降不是凌迟就是砍头,还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弟兄们!跟我杀啊!”王斐大喊一声带头向让他后悔的人——黄翼升冲去。

    二三团的战士们迟疑了一下,也跟在他后面冲了过去。

    黄翼升朝后面挥了挥手:“开火!”

    阵阵枪炮声中成片的战士倒在了冲锋的地上,独立第一旅旅长王斐在敌人第一轮枪击中就胸部被打成了马蜂窝,他停了一下,恨恨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黄翼升,嘴里想说什么,但还没开口就倒了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