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二十六章 功亏一篑

第二十六章 功亏一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夜空下无数的拖着尾巴的流星向远处屹立在夜幕里的城墙飞去。当流星撞击在城墙上,并发出一朵朵好看的红色的花团照亮了四周的大地,那一朵朵红色的花团慢慢地朝空中升上去慢慢地变黑,在城池上空堆积成厚厚的黑云,虽然晚上月亮很圆但纯洁的月光被黑云挡住了照不到大地上。一阵阵的雷鸣回荡在空中。——这是淮军四十门从英国进口的能够旋转的十八磅大炮在轰击温州府。

    黄翼升站在离城池一百米外的田里,在他的身后是两千淮军士兵。当温州城坚固的城墙上一块块巨石在炮声中被炸的四崩五裂飞散在空中又落下时,黄翼升感到热血沸腾,一种说不出的痛快,脸上的血管充满了血液一根根血管突出在外,脸变的发红:“弟兄们!李大人说了,打下温州,城里的金银珠宝、漂亮的女人就归我们了!大家跟我冲啊!”说完黄翼升带头第一个冲了过去,后面那两千士兵跟在他的身后一窝蜂的朝温州城冲去!

    当淮军将士冲到城下时,为了怕误伤自己人淮军炮队停止了开炮。

    漆黑的城上一点动静也没有。“快!快!快!”黄翼升不耐烦地朝后面扛着云梯的士兵挥着手。四十个云梯搭在城墙上,淮军士兵如同蚂蚁般朝城上爬去,很快就爬到了大约城墙一半的高度。

    忽然温州城上灯火通明“清妖上来了!打啊!”。城墙上呐喊声,跑动声响成了一片,一块块石头和着烧的滚烫的油汤倒了下来,飞蝗般的弓箭向城下正朝云梯跑来的士兵射去。淮军将士的惨叫声夹杂着石块落地的轰隆声传出老远。

    黄翼升眼珠子都红了,一把拉下一个正准备朝上爬的清兵,手握腰刀朝上登去。下面的士兵举着洋枪朝城上的长毛开火以掩护登城的淮军将士,在阵阵枪声中城墙上的长毛也有许多被打死在城上,城上的还击小了。

    “登上城了!登上城了!”城下一片欢叫声,在一个淮军士兵登上城后,十个、几十个、上百个淮军将士登上了温州城,黄翼升在登上城后下面更多的士兵开始了攀登。

    黄翼升看到城墙上的长毛发疯似的朝登上城的淮军攻击,两军陷入了白刃战中。现在远距离的洋枪已经没有大刀长矛好用了,登上城的淮军士兵基本上以洋枪为主,在一次攻击后就没有时间再次装填子弹,只能用洋枪上的刺刀来与长毛的冷兵器抗衡。在一批长毛倒下之后,更多的长毛从城下奔了上来投入战斗,他的士兵往往一个要对付三个到五个长毛!一个个淮军士兵被大刀砍死、被长矛刺死倒在了好不容易登上的温州城上!在短暂的僵持之后,淮军将士慢慢地被逼到城墙边,有几个士兵没站住脚从高高的城上摔了下去。

    一声怒吼,一个拿着大刀准备把黄翼升送到地狱的太平军战士反而被黄翼升一刀劈成两节,滚烫的热血冲天而起。黄翼升握着腰刀左劈右砍,又有两个太平军战士倒在了他的刀下。看到黄翼升的威猛,太平军战士有一些犹豫,但在短暂的犹豫后,五个太平军战士包围上来用长矛捅刺,用大刀砍劈黄翼升!黄翼升身旁的淮军士兵拼命过来想护卫他们的提督,但已经晚了,在短短的也许只是眨眨眼的时间后,五个太平军战士被黄翼升砍翻了两个,还有三个被他身边的淮军将士所刺死!但黄翼升自己身上也腿上有一处刀伤、肚子上有三个被长矛所捅的洞!他晃了一下,感到自己身上的力气在一点点地流走,用腰刀支撑地上,慢慢地滑倒下来。

    看到五个战友的倒下,更多的太平军战士红着眼睛朝这边杀过来!而为了救自己的提督,活着的淮军士兵也拼死地朝这边挤了过来,在这边所有的——三十来个——淮军士兵躺下后,黄翼升被从城上救下来,太平军战士也在这里倒下了四十多人!

    李鸿章站在小山上手拿单筒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战场,心里越来越凉。从昨天晚上起他的部队就没有一刻停止过攻城,在四十门大炮的掩护下,六千淮军士兵从夜里攻到天亮又从天亮攻到夜幕降临,但该死的温州城还是控制在那些长毛手里!在一天多的攻城战里,那骁勇的家乡子弟一次次架起云梯爬到城上又一次次地被赶了下来!现在护城河两旁躺满了淮河子弟!明明长毛的武器并不强,为什么在温州城下让淮军受到这么大的损失?!李鸿章百思不得其解。刚才提督黄翼升见攻城不利,自告奋勇亲自率领两千淮军攻城,但在望远镜里李鸿章看到刚刚还蚂蚁般向城上爬去的士兵又象落叶一般落了下来,现在城上城下的淮军已经不多了,看来这次攻城还是以失败告终。

    “大人!黄将军攻城失利!将军身受重伤!”小山下跑上来个传令兵向李鸿章汇报到。

    “知道了。”李鸿章闭起了眼睛,眼角渗出一丝泪水“告诉下面……暂停攻城!”说完李鸿章睁开了眼睛,那一丝泪水已经不知去到何处了。他慢慢收回望远镜缓缓走下小山。

    “胜利了!我们胜利了!”城池上太平军将士和帮助太平军作战的温州城民们看到淮军士兵缓缓地朝后撤去兴奋的大叫大跳起来!

    城池上的太平军将士也不多了,在一天多的防御战中,有一千多的将士永远地倒在了他们所保卫的这片热土上,还有两千多的将士被淮军打伤,现在城里的师直属医院里。

    能不高兴吗?八千拿着大刀长矛这样的冷兵器的部队愣是挡住了全部装备洋枪洋炮的清军六千人!虽然自己牺牲大了些,但淮军的日子只有比自己难过!在一天多的防御战中,淮军被打死八百来人,打伤一千多人,还俘虏了六十名淮军士兵!——虽然这些俘虏都带着伤,但这是他们第一次俘虏敌人!

    “政委!敌人撤退了!”独七旅旅长李俊杰兴高采烈的跑到史秉誉设在城墙下的指挥所向史秉誉报捷!——李俊杰,温州府人士,他的父亲是温州有名的茶叶商人,家里就他一个儿子。李俊杰长的五大三粗,有一米九的个子,根本不象个南方人,倒象是山东大汉,从小喜欢玩刀弄枪,个性豪爽,因为家里有钱,他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拿家里大把的银子结交好汉(都是些现在的地痞流氓,但在那时侯这些人也属于被压迫阶级),为了家里的钱常常被他“拿”走(是拿不是偷,我拿自己家的钱怎么能算偷呢?!——李俊杰是这样解释的),没少被父亲管教(就是痛打一顿),他皮糙肉厚,父亲的板子落到身上觉得没事儿,还常常一边挨打一边笑着顶撞父亲“谁叫你给我取名叫李俊杰呢?你老人家要给我取名叫李文曲的话,我就不会当好汉要当状元了!”——为这事他老爸差点被他给气死!

    当温州成立商会时,在商人们经过不要脸面的抢夺之后,李俊杰的父亲一路过关斩将,荣幸地登上了会长宝座——因为他那宝贝儿子在我军占领温州后,看到良好的军纪,鼓动他那帮兄弟一起加入了我军——本来老给他捣乱的儿子,这次倒成了他登上会长宝座的助力!相互相成的,为了赢得温州人的心,和商会全力的支持,李俊杰出任温州府赤卫队队长,后来扩大了就变成了独七旅旅长。

    “知道了,”史秉誉笑着说“听听外面的欢呼声我就知道你们又一次打垮了李鸿章的攻势!了不起!我要给你们记大功一件!”

    “政委,你为什么不让三旅和师炮兵营上?敌人火力太猛了,我军伤亡不小啊!”李俊杰对史秉誉从战斗开始就把三旅和师炮兵营留在后方感到不解——如果有三旅的洋枪再加上三旅炮兵营和师直属炮兵营一起对淮军作战的话,就不会牺牲那么大了!

    “三旅和师直属炮兵营是有其他任务的。”史秉誉笑了笑“你们今天是不是给李鸿章造成了我军火力很弱的感觉?”

    “不是感觉火力很弱,是事实上就是火力很弱!”李俊杰纠正他认为史秉誉说的话中的语病。

    “我知道,独二、六、七旅打的很顽强!很艰苦!牺牲也很大……”史秉誉沉默了一下“我们如果一开始就把三旅师直属炮兵营拉上去,损失肯定会少很多!但你有没有想过把主力拉上去的后果是什么?”史秉誉看看还没想明白的李俊杰,只好自己解释给他听了:“后果就是李鸿章发现温州是一块不能啃的骨头!只有把李鸿章给赶跑了!”

    李俊杰一脸恍然大悟地说到:“我明白了!但……不把他赶跑有什么用?”

    操!搞了半天还是没有明白!史秉誉在心里暗暗骂到。“不把他赶跑是为了等我军在外线的一、二旅和独三、四、五旅合围上来!把他们(史秉誉做了个怀抱的姿势)

    嗯?!明白了吗?前后夹击!我军以优势兵力再加上以逸待劳。敌人倒在攻城中损失了大量的体力!士气低落,最后的结果我不说你也该明白了吧?”看到真正恍然大悟的李俊杰史秉誉接着说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全歼敌人!活捉李鸿章!光把李鸿章赶跑了顶个屁用?只有全歼了才是真正的一劳永逸!”

    “明白了!”李俊杰大声回答到。

    “明白就好,李成!”史秉誉回头叫在他后面的三旅旅长。

    “到!政委,是不是我们好上了?下面同志们可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请战书都要把我给埋起来了!”李成跃跃欲试地跳起来高兴的说道。史秉誉看了看这个温州保卫战开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三旅旅长“告诉部队,作好出击的准备!”

    “是!”李成屁颠屁颠地走了出去。“彭大海!部队集合!准备战斗!”“好嘞!

    ~”同样盼望着早日上战场的三旅副旅长兼七团团长彭大海叫到:“旅长,我的部队已经作好了准备了!老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同志们起来起来!好出发了!”

    ※     ※     ※

    “昌岐伤势怎么样?”(作者注:黄翼升字昌岐)李鸿章在大帐看到血流满地的黄翼升心疼的问旁边的大夫:“有没有生命危险?”

    “回大人,黄提督伤势很重哇!主要是小腹上这三枪……还好刺的离主要内脏还有些差距,不然……”

    “就是说黄昌岐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李鸿章对大夫不正面回答他感到极为不满。

    “……这个……挺过今晚就问题不大了。”大夫没有把握的说道。

    “报大人!”李鸿章正看着那个“庸医”不爽的呢!他在早上派去命令张树珊归队打温州的传令官穿着花棉袄,散着辫子急匆匆如丧家之犬般的跑了进来,满脸惊慌。

    “什么事?!张树珊呢?他怎么没来?!”

    “报告大人!我留在玉壶的张树珊部被长毛全歼了!”

    “什么?!”李鸿章感到身体一阵阵发冷,心好象要被撕成了碎片“你……你说什么?!张树珊到底怎样了?!”

    “大~大人!张树珊部被全歼了!张都司下落不明,我听玉壶附近的百姓说张大人是被~被~~活捉了!”那个传令官心惊肉跳地说出了这个不好的消息。李鸿章这下真是站不住了,眼睛一黑,身体一晃就要摔倒。

    “大人!大人!”周盛波在旁边赶忙扶助李鸿章。“大人保重身体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回来的?”李鸿章定了定神眼睛盯着传令官阴沉沉的问道。

    “大人,我是绕小路到玉壶,没发现张都司,后来化装后听到当地的百姓说张都司全军覆没的,后来在回来的路上发现大批发匪朝我们这里来了!我是紧跑慢跑的才赶在他们前面来报信!”那传令官眼睛里仿佛出现了李鸿章为了奖赏他的报信之功奖励给他的大把大把银子。

    “胡说!”李鸿章的脸黑了下来“说!发匪给了你多少好处?!你为什么要与发匪勾结来谎报军情?!说!”

    “啊?!大人冤枉啊!我没有与发匪勾结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那个传令官突然发现眼前的大把银子居然变成了亮恍恍的鬼头刀!吓的跪在地上如捣蒜般不停地磕头。

    “冤枉?哼!来人啊!把这个散布谣言的家伙给我拖出去斩了!”李鸿章一脸怒气的说道。

    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亲兵,把还在地上一边不停地磕头一边叫着冤枉的传令官拖了出去。

    “来人啊!传我命令!准备攻城!”在传令官被拖出去后,李鸿章红着眼睛下了再次进攻温州的命令!

    ※     ※     ※

    “大人!我以为他说的都是真的啊!请大人明查!”当周围的人都走了出去,周盛波轻轻的在李鸿章耳边说到。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李鸿章冷冷的回道,看看旁边不解的周盛波,李鸿章又说道“发匪的战术是想诱我于温州城下,再前后夹击我们,刚才他一说我就明白了!岳溪一战是发匪做的圈套!为的是引我不加防备就到温州!你看到了一路上,发匪对我们坚壁清野,连根马草也没给我们留下!玉壶一战是为了打掉我们的运输线,还有就是阻止我们朝南撤退!我们现在前有坚城后有敌军……唉!”李鸿章叹了口气“已经是四面楚歌了啊!”

    “那~不知大人为什么还要杀了他?明明他是有功的啊!”周盛波不解地问道。

    “如果军中都知道发匪已经断了我们的退路,我们粮草、弹药已经没有补充了你说会怎样?!”李鸿章阴森森地问道。“……不战自乱!”周盛波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要斩了传令官了。

    “对!我们现在只有全力拼死一战!要么打下温州!要么……”李鸿章苦笑了起来。

    “……要么只有全军战死沙场,为君效忠了!”周盛波明白后,接口说道。

    李鸿章出了一会儿神突然问道:“我军能战之人还有多少?”

    “回大人,不足五千,其中还包括五百受伤但有一战之力的人!”

    “温州……温州……”李鸿章喃喃的说着,脸色蜡白,眼睛看着外面,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看到失魂落魄的李鸿章,周盛波明显对攻打温州信心不足:“大人,我军就是攻下了温州在发匪反扑下,能守住温州吗?”

    “守不住也要守!”李鸿章回过神来,眼睛盯着周盛波一口一个字地说道:“只有守住温州,才有靠洋人的运兵船撤出去的希望!明白了吗?”

    “……卑职明白!”看着李鸿章的眼睛,周盛波感到心里直发凉,颤抖的回答道。

    “你亲自率领全军五千将士,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攻下温州!没有攻下或者是攻下晚了……提脑袋来见我!”看着周盛波李鸿章发狠地命令道。

    “……是!”周盛波感到身体里的力气好象要消失了,自己的前途是一片灰暗。在李鸿章挥了挥手后走了出去。

    “昌岐啊,难道温州城下就是你我的葬身之地吗?”在周盛波出去后,李鸿章看着昏迷中的黄翼升终于流下了眼泪。“昌岐!我一定要把你救出去!挺住哇!呜~~~”

    哭了一会,李鸿章听到外面有喧哗声音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走了出去。

    “大人!”周盛波披挂整齐站在外面见李鸿章走了出来赶紧上前一步:“全军以作好出发准备!请大人下令!”李鸿章扫了一遍站在面前的淮军子弟。一个个红着眼睛,满身尘土,没精打采地立在那里。“弟兄们!自咸丰十一年起军,我军还没有失败过!难道现在前面那几千蟊贼就能阻挡我们胜利的脚步吗?!不要忘了,家乡父老还在盼望着你们凯旋回乡啊!打起精神来!我们安徽子弟不能败在这一小撮发匪面前!

    为了淮军的荣誉,前进!为了家乡父老乡亲,消灭那些土匪!我李鸿章将与你们一起战斗!现在听我口令!向右~~转!出发!”

    ※     ※     ※

    “政委!清军又向我们这里移动过来了!”

    史秉誉正在三旅做着出发前的动员,独七旅旅长李俊杰从城上下来报告道。

    “怎么?这么快?!”李鸿章的部队刚刚撤下去,还没有怎么休整就又来了?!史秉誉迟疑了一下:“全军暂缓出击!原地待命!李旅长,我们上去看看!”说着丢下听到不许出击气的直跳脚的李成、彭大海他们跟李俊杰登上了城楼。

    远方在清军大营方向,一队队清军排着整齐的队型缓慢的朝这边移动过来。炮队走在最前面,在火把的照射下,数千人没有一点声音犹如幽灵般慢慢的和温州城靠近。一群骑兵护卫着什么人上了离城不到五百米的一个小山头,停在那里看着下面的清军移动。

    史秉誉拿起望远镜朝小山看去,天太黑什么也看不清楚。

    “敌人好象全军出动了?”史秉誉疑惑地自问自答:“李鸿章想干什么?难道他想毕其功与一役?”

    “首长,你看后面的。”李俊杰指指艰难地走在最后的清军:“那是伤兵啊!李鸿章把伤兵也派上战场了!?”史秉誉转个方向,后面那些行动迟缓的部队出现在望远镜里。“叫李成上来!”看到淮军全军出动,史秉誉有些出汗了。不用问,那小山上的肯定是李鸿章!

    “政委你叫我?”在下面等的不耐烦的李成早站在史秉誉后面了,史秉誉一叫他就马上回答。

    “你怎么看淮军这次的攻城?”——毕竟李成在太平军里作战多年,听听他的见解还是有好处的。

    “要我看敌人是准备孤注一掷了!这次再攻不下不用我们出去,敌人自己就会完蛋了!”李成对他的三旅一直没上很是恼火,悻悻然地说道。史秉誉回头看了下好战的李成“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样太反常了吗?”

    “政委的意思是……敌人已经知道师长出现在他们后方了!?”李成这才把脑筋转出一直没作战的懊恼中。

    “敌人本来就知道我们在他们后面留下了部队,但他们错误的估计了部队的大小,现在只能是师长的实力已经暴漏——大概师长正带着部队赶过来吧!李鸿章想在我们主力没上来前吃了我们这块诱饵!再靠温州城池抵抗我军的反攻!”史秉誉纠正道。

    “政委干脆就让我们出城迎击好了!老是呆在城里憋死人了!”李成蠢蠢欲动地向史秉誉请战道。“政委让我们也出去杀个痛快吧!光李鸿章那小子攻我们现在也该我们攻他一家伙了!”同样身上流着好战血液的李俊杰连忙跟在李成后面说道。

    “守!”史秉誉立刻否决了他们的请战要求:“我军主力还没有在敌人身后发起攻击,我们现在要作的还是防守!李成,你调七团在敌人停止炮击后上来,加强城池的防御力!其他部队在城下待命准备出击!”

    “是!”李成走了下去。史秉誉继续看着慢慢靠近过来的淮军“大哥你为什么还不攻击呢?敌人已经是疲兵了啊!”看着那些疲惫的淮军将士,史秉誉在心里默默地问着。

    淮军士兵们在大炮的掩护下运动到了城边。当炮声一停,无数的士兵架起云梯开始攻城了,但这一次温州城上打下来的不在是石头和油汤,而是成排的子弹!密集的枪声响遍了四方,站在小山上的李鸿章举着望远镜,手不停地颤抖着。

    在望远镜里,李鸿章看到他辛辛苦苦拉起来的淮军将士一片片的倒了下去。太出乎想象了!城里居然有那么多的洋枪!这决不是以前对抗过的那些乌合之众所能比的!对攻下温州,李鸿章是已经绝望了,“传令下去!撤!绕过温州朝北撤!”在看到无数家乡子弟倒下后李鸿章终于不情愿地说出了撤这个词。

    但是想撤也不是那么好撤的!在淮军听到撤退的号角开始沮丧地朝后撤退后,温州城突然城门洞开,从城内杀出来了两千多手握洋枪的战士。如果在前几次攻城中他们出来淮军是及感高兴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淮军将士只想离城越远越好!

    一门门大炮也从城里拉了出来,看到大炮,那些淮军将士由有组织的撤退变成了向后逃跑,一边跑一边在心里痛骂父母为什么只给自己生了两条腿!——大炮打敌人自己是看的来劲的,但要是炮弹落在了自己头上,那可哭也没地方哭了!李鸿章还想控制因他一句撤退所造成了乱局,但周围谁也不听他的了!在乱兵的簇拥下也身不由己的朝后边撤去。

    在淮军将士已经看到自己的大营时,突然从大营方向又杀出了大批的太平军将士!李鸿章一看就明白了,这就是他的传令官所说的朝他杀来的长毛主力!

    乱哄哄的士兵在南北两面的压迫下朝东逃跑,朝大海奔去!

    “淮军!我的淮军!”李鸿章在马上痛哭流涕,他为眼前的一切感到痛苦不堪,没想到他一手拉起来的七千淮军会全军覆没在这里!

    “大人!快撤吧!后面的长毛越来越近了!”李鸿章的护卫苍白着脸说道。

    “撤?……”李鸿章苦笑了一下“往那里撤?我们是要被赶下大海喂海鱼了!”

    护卫不管发呆的李鸿章,赶开身边溃退的残兵败将,簇拥着李鸿章朝东北方向逃命去。

    在落荒而逃了二十里地后李鸿章被他的亲兵带到了瓯江边上,望着宽广的瓯江,一行人两眼发直,难道要他们游过去吗?!

    “看!那边有船过来了!”一个眼尖的护卫指着远方江上的一个模糊的黑色影子。

    ※     ※     ※

    “快!快跟上!师长说了!把那些清妖赶到瓯江喂王八去!走慢了可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王得贵站在路边一个劲地催着他的手下让他们快走,——温州城里可有将近一万两千的部队啊,李鸿章可别让三旅和三个独立旅他们给全歼了!——他一直认为清军的战斗力很弱。

    在瑞安往温州城的马路还有两旁的田埂上,一旅二旅还有独三、四、五旅齐头并进朝着温州方向奔去。但糟糕的公路、田埂还有机动不便的两个炮兵营还是拖慢了行军速度。

    很早就已经听的到温州城附近的枪炮声看的到天边那红光了,可现在离城还是那么遥远,王得贵显得更加的着急。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城下马上投入战斗!现在终于离战场不远了,他也更急了。

    “王旅长,你满头大汗的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下去休息?”

    “妈的!谁开老子的玩笑!?小心老子……”王得贵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回头看去,却发现我和张海强出现在他身后,说了一半的话硬生生的给吞回肚里满脸尴尬。

    “小心?王旅长你让我小心你什么啊?”我一脸微笑的走到他身边,旁边的张海强憋着笑的看着他。王得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师长,我们走的太慢了!我怕等我们赶到,敌人都要三旅给消灭光了!”

    这个好战份子!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这一仗能不能打赢——明摆着,清军在攻城中必然受到损失,再听听前方的枪炮声,说明全部清军都投入战斗了,这时候我们突然出现在他们后面,他李鸿章拿什么来阻止我的攻击?!我担心的是能不能全部消灭淮军,活捉李鸿章!“王得贵,你们二旅战斗力是不是很强啊?”我笑着问他。王得贵一听就挺起胸,拍着胸脯“那当然了!全师这些旅中,我要是认第二他们谁敢认第一!?师长,主攻任务就交给我们好了!”

    “得了,就你能!?美的你!别忘了你是二旅,自然是第二了,我的部队可是堂堂一旅!谁敢认第一?嘿嘿,自然是我们一旅了!”张海强一听王得贵在旁边自吹自赞,当头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得了,得了!”看着头发都要竖起来的王得贵,我连忙打圆场。“王旅长,我相信你的二旅战斗力很强!这样好了,我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

    王得贵一听立刻忘记了要和张海强吵架“什么任务?首长您说!二旅一定给您办好!”

    “朝东——在淮军撤到海边时出击!如果他们不投降就赶他们下海!”

    “好象不是很艰巨啊?”王得贵搔了搔脑袋。

    “胡说!当心困兽犹斗啊!别你没把他们赶下大海反而自己下海喂鱼了!”

    “是!”王得贵赶忙立正“二旅的!听我命令——朝东跑步前进!”

    当二旅赶到海边部好了阵势,撤退下来的淮军就到了面前。

    “奶奶的,还真的来了!”王得贵卷起袖子恨恨地骂到“炮兵营!听我口令!……

    放!”

    一声放字出口后十多发炮弹朝着溃退下来的清兵打去,在人群中爆炸,腾空升起了十多条烟柱。那些逃跑的士兵根本不管身边的老乡倒下,也不理敌人炮火是多么猛烈,心里只有逃!逃出去!

    “淮军弟兄们!投降吧!太平军不杀俘虏!”二旅的战士一边阻击疯狂逃跑的溃军,一边发起政治攻势。可这些逃命的家伙根本听不进去,现在他们还以为有逃出的可能性呢!

    四千多的乱军在冲了两次没冲开二旅的阻击又朝北逃跑,二旅在后面紧紧追赶着。

    在瓯江边,那些淮军终于停下逃命的脚步了,不是他们不想逃跑了,是已经没有地方供他们逃命!前面是宽阔的瓯江入海口,东面是大海,南面是追击的二旅,西面是从温州追到这里的一旅、三旅!不管会不会游泳,大批的淮军跳入江中妄想游过去。更多的士兵举着手跪在地上,只能希望太平军真的能不杀俘虏了!

    我军大获全胜!可惜在最后清点俘虏时却未发现淮军主帅李鸿章。据李鸿章的亲兵所说,在逃跑途中,李鸿章被英国人的商船所救,带着十来个护卫逃走了,他们本来也想上去,可惜逃跑的速度慢了些,还没上船,那英国人的船就开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