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二十七章 四是什么?

第二十七章 四是什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温州一役,李鸿章的淮军全军覆没,我军共毙伤淮军四千六百来人,俘虏淮军两千五百人,俘虏淮军将领张树珊、张树屏、周盛波还有躺在病床上的黄翼升——李鸿章在逃跑时根本没时间再管留在大营的黄翼升了。缴获十八磅大炮四十门,洋枪五千支。

    但在战役中我军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除了独一旅全军覆没外,守温州的三个独立旅也有惨重的损失。独二旅伤亡达到了一千五百余人!独六旅伤亡了一千两百多人,独七旅伤亡了六百多人,三旅损失最少,只有不到两百人的伤亡。处在外线作战的各个旅伤亡都不大,合起来伤亡只有五百人。全军共牺牲四千四百人,受伤两千六百余人。——牺牲大的原因是独一旅的全军覆没,一下子就在牺牲名册上增加了三千人的数字!是其他所有牺牲总和的一倍还多!

    “妈的让我进去!老子要找姓黄的那小子报仇!”平时比较稳重的张海强怒目圆瞪的推搡着阻止他进去的医院保卫人员:“让不让进去?!不让老子连你们也砍了!”——张海强一想到独一旅的全军覆没就怒火中烧,今天他是来找黄翼升报仇来的。没想到一进医院大门,那些保卫人员见他横眉怒眼的一脸杀相,就不让他进去了,把他拦在了外面。

    “张旅长,首长在里面!您安静一会儿好吗?”保卫人员苦口婆心的对他解释我们的俘虏政策,可张海强根本就不听,只好拿首长在里面来威胁他。

    “首长在里面!?妈的就是天王老子在里面老子也要宰了黄翼升!”说完张海强后退一步拔出了身上佩带的腰刀,明晃晃的腰刀对准了拦住他的保卫人员“让不让路?!

    不让路连你们也一起砍!”

    保卫人员害怕了,一步步慢慢地向后退去。有个机灵的跑到里面去了。

    “怎么样,大夫,黄将军脱离危险了吗?”

    “应该已经没有多大危险了,奇迹啊!杨将军,你们中国人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

    那个给张树珊治过病的洋大夫对这么重的伤,黄翼升居然还能挺下来感到大为惊讶。

    重伤的黄翼升和在玉壶受伤的张树珊躺在一个房间,张树屏坐在他哥哥床边已经两天两夜没睡了。在全军回到温州时,张树珊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人家的俘虏了,本来他还想自杀,可惜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别说自杀,连睁开眼睛也要极为用力!虽然睁开眼睛是很吃力的,但听别人说话倒一点也没问题。他知道他的弟弟这些天一直坐在他身边照顾他,还有很多人到这里来看他,虽然他们进来都放轻了脚步声,可他还是能感觉到。从大夫们的对话中,他还知道了还有谁现在在他身边!万万没有想到堂堂提督大人会和他躺在一起!

    黄翼升自从被俘后就一直昏迷着,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其中还两次有生命危险全是医生发现的早,把他从死亡边缘给抢了回来。在抢救过程中,张树珊听到有洋人的声音,“妈的!怎么这里有洋鬼子?!难怪我军会失败,原来是有大队的洋鬼子帮着长毛!”张树珊在心里恨恨地骂到。

    张树珊从骨子里看不起洋鬼子,虽然张树珊因为职务的关系,跟了李鸿章后经常与那些洋人打交道,当面冲着洋人点头哈腰,笑脸相迎,但背地里没有少骂洋人——高鼻子、绿眼睛、一头彩色的头发,这不是妖怪是什么?!还有那些洋人整天抱着女人满街乱窜,难道他们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一点也没有修养!那些洋鬼子整天就知道从大清朝捞些银子回国,还有就是欺压大清朝的百姓!别说百姓了,连大清皇帝任命的官员他们也不放在眼里!一帮土匪、强盗!

    见到身边的长毛里有洋鬼子出现,张树珊更加仇恨那些“发匪”了!那些发匪要怎么对付我?是点天灯?还是凌迟处死?——仁慈点的死刑是不可能的!想一下清军是怎么对付那些被活捉的长毛就可以想象出长毛会怎样报复被俘的清军了!男子汉大丈夫!反正是一死,就随便那些长毛怎样杀我了!老子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张树珊在心里

    张树珊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在杀他之前那些长毛会用心的治疗他?还有黄提督,在岳溪杀了三千长毛,怎么那些家伙还会卖力的救治他?!为了杀人而先把他救活——张树珊感到这是相当愚蠢的举动。还有,那个一天跑两趟的,整天追着大夫问情况的人是谁?好象大家都尊敬他,叫他“手掌”,手掌?还脚掌呢!那有人叫手掌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张树珊正胡思乱想着呢!隐约听到外面乱糟糟的有人在吵骂着什么。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首长!张旅长拿着刀朝这里杀过来了!他说要找黄翼升报仇,还说谁拦着他他就砍了谁!我们大家都拦不下张旅长!”那个机灵的保卫人员冲了进来冲我说道。

    什么?张海强会拿着刀子到这里来砍人!?他不是很稳重吗?怎么现在也和王得贵一个德行?!我正想着呢!只听“砰!”的一声,张海强提着腰刀满脸杀气地冲了进来!

    “张海强!你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沉下脸看着眼睛血红的张海强。“看看你!好有出息啊?对着自己人也亮出刀子来了?!”

    “师长!(诗涨?难道还有诗跌吗?如果张树珊可以笑出声的话现在他一定会哈哈大笑的)你让我杀了姓黄的吧!以后你怎么处分我都可以,只要能让我杀了他!”张海强看到躺在床上的黄翼升悲愤的说着“三千人马啊!一下子就打死了我的三千个弟兄!”边说着,张海强边提着腰刀朝黄翼升走去,看来他是非把黄翼升劈在床上不可了!

    “住手!你他妈的给我停下!”见到不听话的张海强,我也冒火了“你以为就你为三千将士牺牲感到难过吗?!难道我不难过!?三千人啊!你想想我要怎么向那三千家庭交代?!”

    我看看被我怒火中烧吓傻了的张海强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是我们是什么样的部队?难道我们是土匪吗?!是流寇吗?!还是那些被仇恨遮住了眼睛目光短浅的人?”我看看失魂落魄的张海强“你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民主的、不被外国人欺负的新的中国!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黄翼升不是外国人,他也不是那些欺压在我们头上做福做威的满州老爷!他只是受传统的朱程理学毒害太深了!只要转变过来他就是又一条好汉!那些淮军将士也是这样的!张海强,我对你再一次重申我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的最后一条!不虐待俘虏!记住没有!出去!”

    医院的保卫人员赶忙上来把被我训得灰溜溜的张海强连拉带拽的给拖了出去。

    “医生,这两个伤员就要麻烦您多多照料了!”看到张海强被带了下去,我对旁边站着的医生说道。医院的院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让我看到了“院长!以后要再有过来捣乱的,不管他是什么人一律给我关起来!这里是医院不是斗牛场!”

    “是是是!一定照办!”院长不好意思的忙连声应道。

    我走出病房看见张海强正跪在地上哭着呢!“没出息!哭什么!走,跟我回去开会去!”我拉着张海强出了医院。

    虽然战役已经过去一天了,但街上还是有许多人在放鞭炮,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火药味。

    街上人来人往,根本不象刚刚打了一场大战的样子。将近三个月的治理,在温州城内已经看不到曾经满街乱窜的乞丐,那些以收保护费生活的地痞流氓,有的加入了我军(没办法,他们也算是无产阶级嘛!——虽然是流氓无产者,还是可以用的)有的被赶进了大牢。因为我们这里税收比别的地方都低,各处的商人纷纷到温州来开店,在开店的人中还有外国人,——他们倒是真的那里有利润就往那里跑!不过一开仗,他们溜的比兔子还快!仗一打完,又在第一时间赶回来,继续他们的赚钱生意——收购茶叶和丝绸。

    军人在这里是极为受到尊敬的,他们态度和蔼可亲,买东西会按照市场价买,不会向以前的那些所谓的军人一样强买强卖!他们保护着温州城民的生命安全,又不打扰那些城民。这样的部队谁不爱戴?!不过有一类人不喜欢这些军人——妓院的老板不喜欢!这些军人不会**!听说他们是谁敢**就处分谁,害的那些军人见到妓女就绕道走!最可气的是那些军人见人就说**的坏处,还劝导人家不要**!你自己不**就算了,干吗还要让别人也不要**呢?将近三个月来,妓院的生意是直线下降。

    看来那些妓院老板是到了准备关门回家的时候了。

    “海强,我们有今天不容易啊!”见到温州城的人们安居乐业的样子我大发感慨。

    “为了占领和守住温州我们牺牲了多少兄弟!又有多少兄弟受伤,可是建设困难,破坏起来容易啊!如果我们不遵守自己定的纪律,人民就会抛弃我们!到那时侯你想哭都没地方哭!”

    “师长,我一想到牺牲的独一旅弟兄心都碎了!他们都还年轻啊!可黄翼升在杀他们时手软过吗?!想起来我就真的想宰了那个屠夫!”张海强对没能宰了黄翼升感到闷闷不乐,再看到笑嘻嘻的商人,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师长,为什么我们要保护这些可恶的家伙?!那些商人只知道赚钱赚钱再赚钱!为了赚钱他们连自己父母都会出卖!

    别看那些沾满铜臭味的商人今天对你客客气气,要是我们打败仗了温州被清妖占领他们一样对那些清妖点头哈腰!这些没骨气的家伙!”

    这家伙怎么今天看什么都不顺眼?“张旅长,难道你们旅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是从敌人手里缴获的吗?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全军很大一部分武器装备是向外国人买的!要买武器你就要用钱,钱那里来的?除了没收的一部分,其他不都是向你所憎恨的商人收税收上来的?我们善待那些商人,给他们定低税率那是放水养鱼!你想一下,如果我们把池子里的水滔干了,那池子里还能有鱼吗?你现在是吃鱼吃美了,以后呢?这样子你会把群众得罪光的!人民不支持你到时候你还想打胜仗?!不用清妖消灭你你也会垮台的!”

    ※     ※     ※

    回到指挥部,就见到史秉誉和独七旅旅长李俊杰的警卫员趴在门口窗台朝屋里张望着呢!一边看还一边乐。“怎么回事?”张海强心情不好,问道。

    “首长,两位首长在里面下棋,我们在这里看看。”几个战士见到我们过来忙站好。

    “下棋?下棋有什么好看的?!”我和张海强刚要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走到门口就看到一出好看的“戏”!

    史秉誉正在与李俊杰在屋里下着象棋,严格的说起来他们不是在下棋而是在斗嘴。他们的警卫员被他们赶出了房门——让警卫员看到他们吵的不亦乐乎实在是太有损他们伟大的形象了!没想到那些警卫员趴在门口窗台朝里偷偷看着。倒让我和张海强停在门口欣赏难得一见的嘴上大战。

    “妈的明车暗炮偷吃马你懂不懂!?不许回棋!难道打仗你打了败仗还能从新再来一次吗?!”李俊杰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

    “操!我不过是移动一下车而已!又不是已经被你将死了,为什么不可以反悔?!我是政委!你得听我的!”同样嘴里不干不净的史秉誉仗着自己是师政委准备官大一级压死人。

    “政委?政委又咋的了?!看把你能的!现在是休息时间,在现在没有什么政委和士兵区别的!”李俊杰根本不买史秉誉这政委的帐。

    “?S?!你敢小瞧我?!什么叫做政委又咋的了?!”史秉誉一听不干了,从坐在凳子上跳了起来满脸不高兴。见到政委站起来显得比自己高了,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李俊杰也跳了起来,站到了凳子上——这下轮到史秉誉感到自己受到极大的威胁了!一把把棋盘给扫到地上。

    “好了,你们两还想打架怎么的?”见到里面气氛不对,我只好停止看戏走了进去。

    “呦!首长你怎么回来了?”李俊杰见到我走了进来不好意思的从凳子上跳了下来红着脸说道。

    “大哥,你不是去医院看伤员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史秉誉见到我,发觉自己实在是有些名誉扫地的感觉。

    “能不回来吗?再不回来,这里不是变成了战场了?!”我笑着看那两个满脸通红的家伙。“行了,不多说了,赶快打扫一下这里。警卫员!通知各旅团以上的干部来开会!”

    ※     ※     ※

    “大哥,你要开什么会?”走进我的卧室史秉誉不解的问道。

    “秉誉,我认为我们的编制还有问题,能打野战的主力部队还是太少,另外,各个团人数不够,有必要加强主力部队的实力!”

    “那么你的想法呢?我完全听你的!”史秉誉表态到。

    “撤消旅级成立师级军级!我的想法是主力部队改编为第一军,三个旅扩编为三个师,把有战斗力的独立旅加强到三个师里,每师下辖三团,再加上师直属部队共一万人,如果现在部队实力还不够,以后再补充!还有地方部队保留旅级编制,还是叫独立旅。你说呢?”虽然史秉誉已经表态了,但我还得尊重一下他吗!

    “行!我看可以!”

    “同志们,这次温州战役我们全歼了李鸿章的淮军,共计毙伤四千六百来人,俘虏两千五百人,不过为了战役的胜利我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全军共牺牲四千四百人,受伤两千六百余人。就伤亡来说,远远大于淮军的伤亡!为什么会牺牲这么大?有这么几点,第一;部队行动不听指挥!独一旅一个劲的贪功冒进,不服从上级领导的命令造成了三千人无谓的牺牲!第二各个独立旅战斗力太弱!武器差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训练太差!怎么能在人家枪口下直着身子在城上跑来跑去?!难道必要的隐蔽你们当旅团长的也不会教吗?!敌人枪一打又有极端的冒险主义变成了逃跑主义,一窝蜂地朝后面退让!还有三旅出击的太早了,一、二旅还没有到城下,敌人已经放羊了!这是因为三旅没有掌握什么时机反攻造成的,如当时城墙已经坚持不住了,史秉誉你可以把敌人放进城里的嘛!干吗非要守住城墙呢?一句话——舍不得城里的坛坛罐罐!”在各个旅团长到了指挥部后我和史秉誉和他们一起开起了战役检讨会。出乎他们的想象,我并没有说什么功劳,倒一开始就提出批评!下面那些旅团长们一个个灰溜溜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我扫了他们一眼:“第三;通信能力太弱,这个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不过美国佬马敦说起过现在已经有电报了,我打算在华尔他们回来后建立我们的电报网。”

    “大哥,现在已经有了电报了吗?”史秉誉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我白了他一眼“自然是有了,你干吗不问问马敦外面都有了什么呢?!现在是电话没有,电报有了——不过是有线的!”

    “有线电报?!这么慢的东西要它干吗?”一听是这么原始的东西史秉誉刚亮起来的眼睛立刻又表现出失望了。这家伙真是!难道再慢的电报不比骑马传送消息快?!

    “第四;我军移动速度偏慢!部队中老弱病残占了一部分比例,在平时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反而能壮壮声势,但一打仗问题就暴露了!王得贵,你不是说你那二旅很能吗?!怎么你比人家先走倒几乎与敌人一起到的?!第五;部队打仗群众支援不够,伤兵牺牲的烈士要我们战士自己抬,没有动员起百姓支持我们。这是我和史政委的错误,但我也希望你们以后能多注意团结群众,发动群众!最后就是我们没有自己的主张,敌人怎么叫我们的?叫我们长毛、发匪!我们怎么叫敌人的比他们好,一个就是了——叫他们清妖!”我笑了笑,下面那些人看来被清兵污蔑为匪已经是习惯了,一个个都笑了起来。“以前被侍王控制下,我们是‘长毛’、‘发匪’,但现在侍王与左宗棠对峙在宁波,我们实际上已经脱离了太平天国的管制,我建议我们要从天国里独立出去!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大家认为怎么样?”

    底下的人群立刻乱了起来。不过和我到温州来的要么是沿路加入我军的,太平天国并没给他们什么好处,要么就是侍王当包袱丢给我的——他也玩什么借刀杀人——对天平天国深深地失望。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荡。

    “首长,那我们现在成立什么国家呢?”慢慢的下面意见统一了,当开国元勋的诱惑力远远大于背叛太平天国的罪孽感。

    “我们现在还不能成立自己的国家,明朝朱元璋不是说过吗?要高筑墙、广集粮、缓称王!现在北面的太平军与满清政府斗的火热,我们不能在这时候同时得罪了两方!

    满清政府是我们现在的敌人,没有与他们团结的必要。而要是再于太平天国搞不好关系的话我们还怎么生存下去?大家都知道三国的故事,为了抗击北方魏国的南下,刘备与吴国建立了联盟,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吴蜀不结盟赤壁大战曹操会输吗?现在我们也面临这样的问题,满清政府现在实力强于我们,也强于太平天国,那么为了抗击它,我们只有与太平天国合作反满这一条路!所以暂时我们还不能成立自己的国家,当我们有实力与他们两方对抗后,我们才可以成立新的中国!至于要与太平天国的太平军相区别,我看我们可以叫解放军!就叫中国人民解放军!”

    “噗~!”正低着头,喝着茶的史秉誉一下子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这家伙!

    “至于我们部队的任务是什么?一句话,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在这次战役中,充分暴露出我们的野战部队实力还不够,为了加强野战部队的实力,我和史政委商量后决定:原一师改为第一军。下辖三个师和军直属部队——通信团、炮兵团、工兵营、侦察营、警卫营和军属医院。原一旅、二旅、三旅分别扩编为第一师、第二师、第三师,各个师下辖三个团,每团满编为两千五百人,团下辖三营每营七百人。另外师还直属通信营、工兵营、侦察营、炮兵营、警卫连、野战医院。满编师为一万人。原地方各个独立旅中轻壮的有战斗力的与三个师兵力合并!还有,把部队中独子的、年龄大于四十的劝离部队,没有地方去处的我们可以暂时先养起来,等不久的将来我们建立起工厂,他们可以到里面做工来养活自己。还有,坚决清理出部队中的害群之马!我们的部队绝对不能扰民!对于违反军纪的一定要严肃处理!全军必须要记住——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不希望以后再发生王斐这样的事件了!”

    我发现听到独立旅要与野战部队合并,下面几个独立旅旅长脸色难看下来。这些人!

    他们还舍不得自己那小小的权呢!见鬼!以后会不会变成军阀?!看来得在他们变质前就消灭这个隐患!

    “至于独立旅与各个师合并后,你们独立旅各级首长的职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补充到野战部队,旅长当副师长,团长当副团长以次类推。还有一个是你们带领被野战部队淘汰下来的人从新组建地方部队!地方部队还是以旅级为最高单位。主要以平时帮助人民工作生活,战时协助野战部队作战为目的。不过你们要是能建设的好的话,我不介意地方部队直升为野战部队!同样的,要是野战部队表现不好,我也可以让你们变成独立旅或者是独立团!在各个团级单位以上成立后勤处,师级以上为后勤部,后勤处的任务是管理枪支弹药,部队军饷的发放,部队粮草的管理。首长为后勤处处长和后勤部部长。在各个旅级以上单位,除了原有的政委,新成立政治部,政治部的任务是进行政治宣传,发动广大战士的战斗热情!俘虏的思想改变也是政治部负责,还有就是防止各级领导的贪污腐化甚至叛变投敌!政治部首长为政治部部长。在师级以上单位成立参谋处,参谋处的任务是进行侦察、安排粮草、提出战斗计划、起草战斗命令,参谋处首长为参谋长。”

    下面反应更大了,现在不光是独立旅的首长们在下面嘀嘀咕咕连刚刚兴高采烈的各个野战部队首长也开始嘴里念念有词了。看来消弱谁的权谁都会不高兴的!那些独立旅旅长一个个在考虑自己应该去野战部队呢?还是继续当他的鸡头。野战部队实力是强的,但自己说了不算!至于地方部队,虽然自己是一级首长,说的话有人听,可实力也太弱了,见到野战部队的人抬不起头来!走,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

    “至于地方建设,在我们控制区里,将建立各级机构,主要是外事办——主管对外政治沟通、经济联系,商业部——由原商会改成,主要是负责境内的商品流通和物价管理。工业部——由商会中分离出来,负责工厂的建立,产品的生产。农业部——你们谁要去我举双手欢迎!主要负责农业开发和生产。告诉你们,要是粮食不够吃的,我会建议群众先吃了农业部里的大小官员!”那些本来对这个熟悉的东西极感兴趣的各个独立旅旅长一听马上低下脑袋好象睡着了。“还有教育部——负责对七岁以上的儿童进行学校教育,还有对广大群众进行扫盲。财政部——负责管理资金,自然了要是管不好,脑袋也是要落地的!交通部——负责建设境内各级公路,以后还有铁路。

    (“首长,什么是铁路?”李成疑惑的问道。)所谓铁路就是能让大家一日千里的工具。以后你们就会明白了!最后还有监察部和法院,检察部属于监督大家的,包括监督我在内!法院就是把那些贪赃枉法的、偷抢拐骗的、杀人放火的经过审判,关起来或者是杀头的部门!”

    我看了看下面这些对地方建设一点兴趣也没有的部下。这些家伙!你让他带领百万大军决战沙场他们会眉头都不皱一下,可跟他们说这些看来是对牛弹琴了!

    “至于地方上的事你们既然不感兴趣我看还是史政委去和商会的人谈谈吧!改编的事从明天开始!同时各级新部门也从明天开始建立起来。散会!”

    ※     ※     ※

    “大哥,什么名字不好取,你怎么取名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不是盗用了老人家的版权吗?!”人一走史秉誉就开始在我耳边唠叨起来了:“我的天!你要是能回到未来世界这帐怎么算?难道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早在十九世纪就出现了?呵呵~~”

    “废话!我只是觉得解放军最好听就给我们部队起了这个名字!不然你说叫什么好?

    你还笑?再笑你相不相信我把你脑袋砍下来当球踢!?”这家伙怎么一直笑个不停?!

    “好了,大哥。”史秉誉终于在我准备找刀子剁他时停止了笑声“你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是巩固现在已经占领的地方呢?还是打出去?”

    “你说呢?”我反问到。

    “要我说应该打出去!”史秉誉坚定地说“虽然这里物产丰富但我们占领的毕竟还是一小块地方!在敌人以优势兵力进攻时我们的回旋余地也太小了!不能真正的做到以空间换取时间。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而且我们刚刚消灭了李鸿章的部队,在短期内,我们周围没有什么大股的敌人,为了准备下一次的战斗一定要尽快的打到外面去!”

    “不错吗!那你说向那里打?”我高兴的问道。

    “得了!你的心思我还不明白?北面是左宗棠和李世贤打的不可开交,我们没必要帮李世贤的忙,向北发展搞不好李世贤又对我们使什么坏心肠呢!向西发展西边是李世贤的老巢,而且江西那边曾国藩和李秀成他们打的正欢呢!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以保存力量为首!剩下的只有南下福建一路了,南下有这么几点好处,一;敌人在福建兵力空虚!福建清军主力是李鸿章的淮军,现在已经被我们消灭了,我认为南下福建短期内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战斗!二;福建都是山区,便于我们开展山地运动战,从**的建国历程来看也是极为重视山区的。三;福建居民生活贫困,适合我们开展土地革命,只有真正的发动群众才能实现我们的理想!四:……”史秉誉正说着欢呢突然卡壳了。

    “四是什么?”我追问到。

    “四我还没想出来……”

    操!什么人吗!

    “第四就是有广阔的海岸线!满清政府无法真正的封锁我们!而且我们还可以在条件成熟时东渡海峡,解放台湾!真是的!连这也想不起来!”

    “呵呵,我要都知道了还用的着你当大哥吗?那我还不独立出去与你唱对台戏了!?”史秉誉一脸坏笑地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