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二十八章 主力南下

第二十八章 主力南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温州会议后,我军从新进行了改编,第一旅与独二旅、独五旅和并为解放军第一师。

    全师下辖一至三,三个团共八千人,张海强为师长,原独五旅旅长陈文委担任师政委。第二旅与独三旅、独七旅合并为解放军第二师。全师下辖四至六,三个团共七千人,王得贵为师长,李天秀担任师政委,原独七旅旅长李俊杰担任副师长。第三旅与独四旅、独六旅合并为解放军第三师。全师下辖七至九,三个团共六千余人。李成为师长,吴海生为师政委,彭大海担任副师长。另外地方部队从新整编为独一至独四旅。每旅下辖两千余人,调原一旅的三团团长张刚、原三旅的陈林宾分别担任独一、二旅旅长。(他们对新的任命极为不满,干的好好的居然跑到地方部队来了!每天跑到史秉誉那里诉苦。)温州本地人程千里和刘冰担任独三、四旅旅长。经过整编全军野战部队达到了两万四千人,共有洋枪一万五千支,大炮九十八门。其中师炮兵营有十六门大炮,军直属炮兵团拥有大炮五十门。地方部队减少到了一万两千人,其他的要么加入了野战军,要么回家种地了。

    在改编中我军建立了军衔制,军官军衔设四等十级,即元帅、上将、中将、少将;上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官分别佩带共有4个军衔等级的标志。(就是几扛几星了)士兵军衔按等级分为:士官:军士长、上士、中士、下士;兵:上等兵、列兵。

    按照规定,排长以上为军官,排级军官授予少尉,副连级和资深排级为中尉,连级和副营级为上尉。

    营级和副团级为少校,团级为中校,旅级和副师级为上校,师级和副军级为少将,军级和副集团军级为中将,集团军级和副方面军级为上将,方面军级以上的为元帅。因为现在还没有军级以上的部队,所以现在全军军衔最高的就是我和史秉誉,为中将。

    地方部队除了旅级以外,其他级别在授衔时比野战部队低半级。

    士兵中,副排长为军士长,班长为上士副班长为中士,战士中各小组组长为下士,一般战士老兵为上等兵,新兵为列兵。

    在改编中,鉴于太平军的军服一直是没有统一的,满清军队的军服实在是太难看。而且据我们看来,这些军服根本不适合作战需要!一点没有隐蔽自己的能力,反而暴露了自己!为了正规化和适应以后作战的需要,借鉴解放军的军服,我们给部队重新换了装——浅棕绿色的军装,上衣为夹克式,开关领,5粒4件扣,两个斜插袋。西式裤,裤前两个暗袋,脚口有松紧口;在肘部、膝部和臀部有补强布。军帽为贝雷帽。

    (可惜现在没有拉链而且布料也不好!唉~~)幸好温州城的裁缝还是很多的,军装的制造很快就完工了,不过温州的百姓意见很大——这些天没有裁缝给他们做衣了!

    在医院中,受伤的士兵有很多是头部负伤,鉴于此,我们动员了温州所有的铁匠,制作了原始的头盔,钢盔是算不上的,因为材料是铁,可以算是铁盔吧!不过现在子弹和炮弹的威力没有以后那么大,有保护总比没有保护强啊!

    四月五号。

    经过短暂的休整,今天是史秉誉率领军主力一、二师远征福建扩大根据地的日子。早晨天空下起了小雨,蒙蒙细雨中温州的百姓自发的来到城外欢送子弟兵南下作战。早早的参加开辟新区的一万七千人就在城南排好了整齐的队形,战士们穿着新发下来的军装精神抖擞地站在那里。八十二门大炮排在队列的最前面。在队伍的后面,站立着一万多的民工——他们是支援史秉誉南下作战的。

    “俊杰啊!这次到前面去一定要努力干啊!我们家可是从来没有出过将军啊,更别提大将军了!你可要争取立下战功!”二师副师长李俊杰的父亲李国波正在李俊杰后面一边紧赶着追他一边嘴里唠叨着“再怎么说你爹我现在也是商业部部长,要是你不争气可让我这张脸往那儿搁啊!我说儿啊……”

    “够了!”李俊杰已经是不胜其烦了,“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你儿子肯定会当大将军回来的!我不会给你丢脸!”

    “是啊,是啊!你长大了……”李国波轻声说着:“儿啊!你要小心啊!出门在外一定要万事小心!立功固然可喜,可子弹不长眼睛……”老人说不下去了。“好了好了!我一定会注意的!我会既不让敌人打伤我,还会当着大将军回来让你感到自豪的!”对父亲的样子李俊杰感到极为不耐烦。从昨天晚上开始老头就一会说要立大功一会又说要保重身体!——这老头是不是神经错乱了!?对于父亲在这么多战士面前对着自己唠唠叨叨,李俊杰感到极为狼狈,在这么多的部下面前自己的面子都让这老头儿给丢没了!

    “好的,是我多嘴是我多嘴,去吧,小心啊!”老人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儿子走进了部队中,人显得失魂落魄,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哎!怎么了?被老人家训过了?”王得贵看到李俊杰过来了满脸挂着神秘的微笑。

    “感人哪!真是感人!怎么这么好的事儿我赶不上?!”“去去去!还是做人家上级的呢!这么大的人怎么一点儿话也不会说?!”李俊杰感到被师长取笑极为恼火“难道你老爸是高高兴兴的对你说‘去死吧!上战场死的好!’?妈的!狗嘴吐不出象牙!”

    提起老爸王得贵脸立刻阴沉了下来“我父亲已经死了!我想让他唠叨都不可能了!”

    说完王得贵沉默下来了。

    “对不起,师长。我不知道您……”李俊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没什么!”王得贵抛开烦恼笑着对李俊杰说道:“我说李副师长,你可要好好珍惜这份温馨啊!看的出来,你父亲是真的很疼你!我可真是妒忌你啊!”

    …………

    “军长到!”

    那些站着的战士们一个个胸膛挺的更高了。

    我在史秉誉的陪同下走了过去。“大哥,你手头的子弹能不能给我一点?嘿嘿,你知道的,我那些子弹老早就打完了,这次到福建去,还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呢!手上有点子弹还是放心一些的!”史秉誉在我耳边软磨硬泡的说着。

    “操!谁叫你不省着点用?!三百发子弹这么快就打完了?!我现在手上也没有多少子弹了,已经给了你十发,你还想怎么着!?”这家伙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跟我嘀嘀咕咕的,总想从我这里多骗点子弹过去,可我自己也只剩下二十三发了啊!都给他了我怎么办!?“大哥!就再多给两发嘛!凑足十二发我就可以打四个点射了!可以多消灭一个敌人!”史秉誉还在磨蹭着。已经离战士们不远了。见鬼!我怎么交了这么一个“兄弟”!?“行行行!最后两颗!不许再贪得无厌了!他妈的你已经从我这里骗了多少子弹过去了?秉誉,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不会再冲锋陷阵了,你要子弹干吗?

    我还想让那些外国佬给我试制这种子弹呢!你都用光了还试制个屁!”“嘿嘿,知道了,我就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

    “得了得了!拍什么马屁?这次南下作战你要注意啊,可别向张辰仪那个笨蛋一样给人家赶了回来!”我瞪他一眼又警告他。

    “知道的!大哥你不是说了吗?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我军南下一定会高奏凯歌的!”史秉誉大大咧咧的说道。“奏什么你啊!小心我揍你!”我气的差点要打他“你们这次南下开始我是不担心的,毕竟福建的敌人实力很弱,我怕的是你光顾着占领地盘了!到时候满清皇帝派出大军来讨伐你那可就麻烦了!”

    “知道了,就是稳扎稳打,一步步蚕食过去!对吧大哥?”骗到子弹的史秉誉脑袋立刻好用起来,说的话也分外好听。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到了部队前面。

    “报告首长!部队已经集合完毕!请您讲话!”一师张海强跑了过来,敬个礼大声说道。

    史秉誉被张海强吓了一大跳,他还正巴结我准备打其他子弹的主意呢!这么大的声音!

    我走上前一步:“同志们!今天,你们就要出发了!向南!去解放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福建父老乡亲!去解放受到万恶的满清王朝残酷剥削的劳苦大众!去解放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大家都知道岳母刺字的故事!岳飞的母亲在岳飞背上刺的是什么字!?”那些准备出发的战士们高声呼喊到“精忠报国!”

    “不错!就是精忠报国!忠的是谁?!忠的是中华的父老乡亲!报的是那家的国?!

    是我们中国!岳飞反对的就是我们现在要去消灭的满清王朝的前身——所谓的大金王朝!岳飞还说过要还我河山!现在我们就是向霸占了我们两百年的满清狗鞑子要回河山的时候了!在我们中国抗击外族入侵时有多少仁人壮士牺牲在我们前面!古人说过‘青山有幸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为了中华儿女前进!为了将来富饶的中国前进!去解放我们伟大的祖国吧!前进!”

    我的简短的讲话讲完了,满场的战士和父老乡亲嘴里高喊着前进!我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已经用完了。“史政委!带领大家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出发!”

    “是!”史秉誉高声应到:“同志们!出发!大家一起跟我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在歌声中,南下的第一军主力部队义无返顾的出发了,带着对满清王朝的仇恨,带着对被压迫民族的深刻感情南下了!在蒙蒙细雨中,我的眼睛被雨水或者是眼泪所遮住,看不清那些走远的战士们。只听到一遍遍的义勇军进行曲,我仿佛看到了在义勇军进行曲中战士们前仆后继朝着敌人扑去!南下的一万七千弟兄不知能有多少还能回来?

    “你怎么在这里?”我目送着部队走远后,刚回头就发现了在我身后站着的张树珊。

    “我来欣赏一下将军您的部队啊!”张树珊怪里怪气的回答到。

    前几天张树珊就已经好了,他一好就忙着要自杀以“报主龙恩”,结果硬是没死成,被那些保卫人员按在床上,嘴里塞了破布省得他嚼舌自杀。后来张树珊实在是折腾的医院受不了了,把我给找了过去。“张树珊,你到底想干吗?你说我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到!”我一见到他就命令把他嘴里的破布拿掉。“杀了我吧!我堂堂大清帝国的都司不怕死的!我要为大清帝国效忠!”被按在床上的张树珊恨恨地说道。

    “杀了你是不办不到的,我们不能虐待俘虏更不能杀害俘虏。抱歉了!”我笑着说道。“你们想怎样!?”张树珊气愤的说。

    “很简单,三条路给你走。一条是加入我军(呸!别做你的美梦了!办不到!张树珊横眉怒目的说)。一条是留在我军控制区,你可以考察一下我们这里和全国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

    “还有一条呢?”张树珊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最后一条就是等你伤养好了我们放你回家!”我看着他淡淡地说道。

    “什么?你们会放我走?!”张树珊根本没有想到我们会把俘虏的重要将领给放了。

    “不过李鸿章的淮军这次全军覆没了,我不知道满清政府会对你怎么样。说不定会让你做个替罪羊呢!毕竟你被我们俘虏过了。张将军是安徽合肥人吧?你可以回家隐居起来嘛!让皇帝找不到你,这样不就可以保命了?你考虑考虑吧!”我对他说道,看了看床边还死命按着张树珊的医院保卫人员“放看张将军,你们这样子成何体统!?

    张将军真的要是寻死的话难道你们还想按他一辈子吗?!张将军您先休息我出去了。”

    说完我走了出去。

    ※※※

    “呵呵~,张将军,你的身体好了吗?上次跟你说的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笑着问道。

    “羊手掌(作者注:张树珊这家伙居然乱给杨沪生改了称呼!不过可怜的杨沪生同志没有听出来),不知我是不是随时都可以回去吗?”张树珊还是那付怪声怪气的说。

    “当然!只要你身体康复了,自己想回去的话,你什么时间想走我们就让你走!”我再一次的肯定了对他的称偌。“你们不怕我把你们这里的情报向朝廷汇报?!”张树珊觉得世上没有这么好的果子等他吃。

    “当然!告不告密这是你的事情!我们既然有对待俘虏的政策就会坚决的执行他!哦~!还有你要是想会去的话,请把上次被我们俘虏的七百多名俘虏一起带回去,他们和你一样也不愿意加入我军。”我还是微笑着对他说。

    “羊手掌,你们这好象是仁慈的已经迂腐了吧?世上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张树珊抱定了我一定会杀他对我要放他死活不相信!“难道你们是想在我们回去时在没人的地方再杀了我们!?还可以博得一个好名声!厉害啊,厉害!”

    见鬼!这家伙怎么脑袋进水了?!连我真心的要放他也不相信!?“杀了你们这是办不到的!”我苦恼的问他“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或者你看这样行不行?现在在温州城里做生意的外国人很多,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出钱让他们用船送你们回去!这样总可以了吧!?”

    “外国人!?哼,你们不是与那些洋鬼子勾结了来犯我大清的吗!?我怎么可以相信那些洋鬼子没有和你串通一气来陷害我们?!”我一说外国人张树珊立刻想起了他所认识的外国人。再加上在医院他见到有外国人为我军服务更加肯定我是与外国人勾结起来陷害他的了。

    “那这样,我让人带信给你的上司,让他派船来接你们回家好了!你们自己的船这总可以了吧?不过你的写封信给他们,不然我可不相信李鸿章会派船来接你们!”

    “你是真的要放我们?!”张树珊不再阴阳怪气了“你就不怕我回去带兵来报仇雪很?!”

    “呵呵我有什么好怕的呢?!我们的军队和你们军队性质是不同的!我们为的是广大中国人的利益!至于你所在的军队,那时为了满足那些满清政府上层的利益!为了从中国广大群众中赚取最大的好处!性质不同决定了我们对待俘虏也不一样!我们是放你们是杀!我们相信人没有不可以教育好的,你们是凡是反对你们的都是杀!算了不和你说这些了,反正你现在也听不懂!我只跟你说:你那些部队来的越多我们的部队就发展的越快!不过你要回去看来是要等段日子了,在等船的时间里你打算怎么办?”

    张树珊终于相信我是真的要放他走。“如果这样的话我想在这里看看风景,早就听说雁荡山了,这次有空就看看!”

    呵呵,这家伙看来是跑这里旅游来了!“没问题!我会叫当地的人陪你们去欣赏雁荡山的风光!噢,张将军,不知黄将军身体怎么样了?你回去告诉他,他要是不想待在这里的话,我们可以让他和你一起回去!不过你们都是中国的可用之材啊!我就怕你们回去后满州皇帝会杀了你们,这样实在是太可惜了!”

    “黄提督身体是在康复中,不过精神不好……杨手掌,你口口声声说你们为的是广大中国人的利益可为什么你们会和洋鬼子一起勾结来乱我大清呢?!”张树珊对我们与外国人的关系感到相当气愤!

    张树珊一说起我们与洋鬼子勾结来乱大清我就感到极为生气!中国的耻辱历史我是知道的!就是因为有大清这样卖国的政府才会让英国“租”去了香港!没有新中国的话香港什么时间回家还不知道呢!还有不胜而胜、不败而败的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那一次战争所谓的大清王朝没有掏出巨额银两给那些侵略者?!那些银两都是广大老百姓的血汗啊!坐在战败席上的永远是张树珊口中的大清!不过这些现在还没有发生,跟张树珊说这些没用,他会当你污蔑他的大清王朝呢!

    “张将军,外国人中有好的也有坏的,就象中国人中也有好人坏人一样!至于我们与洋鬼子勾结在一起来乱大清,这你就错了!在我们这里的都是那些为了赚取金钱而来的商人!还有一些是来传教的,我们这里宗教信仰自由,你可以信佛教,也可以信伊斯兰教当然也可以信基督教了,对那些真正传教的我们不干涉。但对那些别有用心批着传教的幌子来捣乱的,我们也不客气!这一点我们和太平天国不一样!”“难道你们不是发匪?!”张树珊对我说的宗教信仰自由感到不可理解。“你们不是相信那些邪教吗?!”

    “谁说我们相信那些?而且我们也不是太平天国的人!呵呵看来要是我死了一定不会上洪秀全所说的天堂的!”看着不可思议的张树珊我接着说道:“这个下次再和你说。我们还是先谈前面的,那些外国政府都是好的吗?不是!但他们都是坏的吗?也不是!有句话我告诉你‘国家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那些外国政府眼里,只有中国的银子和市场!你所说的大清,很遗憾,它并不能真正的保护这个国家!在他的眼里是宁与洋人,不给家奴!把中国的银子给了洋人,他还可以继续从中国广大百姓那里搜刮钱财,如果给了家奴,嘿嘿……乖乖不得了了!他是只能喝西北风了!你要证据吗?林则徐虎门销烟后引来了鸦片战争,你那大清皇帝是怎么处理的?!签了个丧权辱国的《中英南京条约》!还有更近的,前年的英法联军打到北京,最后你们那皇帝签了什么东西?《北京条约》!把香港从我们中国割裂出去!还有丧权辱国的《望厦条约》、《黄埔条约》这就是你要保护的大清帝国?!丧权辱国!腐朽无能!你相不相信?以后这样的事还会继续发生的!至于我们。做生意,我们欢迎!想占中国的便宜?做梦!”

    张树珊被我说糊涂了,难道自己保护错了吗?

    “至于我们的政策,一句话!就是发展自己,保护自己,抵抗侵略!用洋人之所长以抵抗那些对我们中国心怀叵测的洋人!也可以说就是以荑制荑!”我看了下在沉思的张树珊“好了说这么多你去想想吧!我不多说了。”

    ※※※※

    ※

    “首长!淮军黄将军求见!”三师吴海生政委走了进来。

    “让他先到小会议室,等一下我马上见他。”我抱歉的看了下周围的人“对不起,我过去看看。”

    “没关系!没关系!首长您忙您的好了!我们会在这里等的。”李国波一个劲的说着客气的话。

    “啊?不用不用!你们也去忙你们的吧!”我忙说到。

    现在是五月的中旬了,天气慢慢开始热了起来。一个多月来,军事方面,史秉誉率领的第一军主力部队已经深入福建北部,占领了南至宁德西到屏南的大片土地,应该说发展速度是不快的,主要是发动群众建立稳固的根据地需要大量的时间。不过史秉誉带领的一军主力在南下后,部队有了大的发展,现在两个师都已经满员了(就是新兵装备差些),还新成立了四个独立旅。至于我率领的第一军三师,这个月来,只是北上占领了乐清和永嘉的全境,并没有打什么大的战役,我可不想早日打到宁波去给侍王帮忙呢!三师现在已经是超编部队了,部队人数达到了一万两千人。因为我这里外国商人来的多,在大把银子的威力下三师已经全部装备上了洋枪洋炮,前两天还让独一旅护送三千多支洋枪给史秉誉送去了(这家伙威胁我说再不给他洋枪他就准备回师攻打温州了!)。不过地方部队这个月来没什么大的发展,还是四个独立旅。

    经济方面,各个部门已经建立起来,还在温州城里新开了三所小学(可惜我不是当老师的料,所以现在小学里教的是“子曰、书云”!真是让我伤心啊!只好等华尔他们两招的教师快一点来了!)。我自己不是搞经济的料,只好把这些都委托李国波负责。今天一大早,这老头就带了一帮子人跑我这里来“汇报工作”!上帝啊!我怎么听他们念的数字是如此的枯燥!李国波在我耳边说他的商业部要发展需要大笔的资金(随口就报了一传数字和项目,不愧为商人出身)!教育部说准备再开一所小学,问题是我们规定小学是义务教育……所以首长你看掏多少钱?监察部说发现下面有人贪污,要扩大监察范围,但这需要人,要招人就要钱(这家伙不会自己想贪污吧?)。

    财政部部长对我说部里的钱不多了,已经用在农业部多少商业部多少教育部多少……

    (难道我们是只出不进的吗?我不解的问他,他到好回了一句进的速度赶不上出的速度啊所以现在不能再乱开支了!只有法院院长最好了,从开始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听听都是坏消息,想转移一下话题“院长,你有什么事情?”“唉!监察部把那些有贪赃枉法的人都送我这来了,我现在是人手不够!首长我刚刚正在发愁这件事呢!”法院院长必恭必敬的说道。操!还是想骗钱的!

    我正被他们烦的晕头转向时,救命恩人总算出现了!谢天谢地!还不赶快溜?!

    “黄将军,不知找我有何贵干?”我一走进去就看到黄翼升笔挺的站在屋里。

    “大人,听说李大人已经派船来接我们了?”黄翼升开口问道。

    “不错,船已经到岸了,李师长正在接待他们。怎么,你是不是现在就想走了?张将军还在南雁荡游玩啊!我已经叫人去统治他了。”

    “不必了,大人。我想现在就走!不过在走之前先来向你辞行,大人就不用送了!还有,张树珊说他不想再回去了,他自己不好意思对大人说,让我跟你说一下!”黄翼升冷冷地说道。

    这家伙!好酒好菜没少吃,可就是对谁也冷冰冰的!在参观了温州城的城貌和乡下的建设后许多本来要走的人都表示要留下来,可这家伙根本就没动心!原来张树珊到南雁荡游玩是躲船去了?!怎么这家伙这么多的花花肠子?!

    “送还是要送的嘛!至于张将军,他要留下来我们欢迎!你黄将军要走我们欢送!”

    我笑道“海生,告诉师长,就说黄将军要走了,让他一起来送送。”

    “是!”吴海生答应一声先走了出去。

    “大人,我在您这受到的优待如果以后我抓获了你的话,一定也会优待你的!”上船时黄翼升终于露出了微笑向我说道。(我怎么感觉这笑容让人发冷?!)

    “呵呵,那到不必了!黄将军请!”我做个送客的手势。

    在阳光下,黄翼升带着一百三十名淮军被俘将士坐船离开了温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