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二十九章 钱途难测

第二十九章 钱途难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军长!杨军长!”刚刚送走了黄翼升他们,我听到后面有几个人在叫我。一回头,就看见李国波带着那些部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见鬼!都见面了,想逃都逃不了!

    “各位部长有什么事情吗?”我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看着他们——这些奸商脸皮够厚的,就象没看出我不喜欢见他们。

    “杨将军,我们来,主要还是为了银子的事情啊!”李国波带着他那职业的微笑说道。

    银子!?我又不是印钞机找我干吗?!上帝啊!现在银子就短缺了,那华尔带着那些洋鬼子来我可怎么办?!那可是需要大量的银子啊!难道我应该去抢银行吗?!银行在那里?

    “走,我们回去再谈吧!”我简直要哭出来了!我怎么会任命这些人当部长?一个个都他娘的跟吸血鬼一个样子!

    回到会议室,我还没坐下呢!那些老而成精的家伙就对我进行疲劳轰炸。内容和上午说的没什么两样!我的耳朵边就是钱!钱!!钱!

    “够了!你们不用再说了!”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些部长们立刻停止了说话“说吧,你们到底要我怎么做?!”

    “军长啊!我们财政太困难了!”李国波忧愁地说道“现在我们光正规军就有三万五千多人,还有两万多的地方部队!虽说地方部队军饷不大,可还是需要训练场吧?还是需要大刀长矛吧?!军长啊,你算算,正规军三个师购买外国人的洋枪洋炮需要多少银子?地方上再搞什么义务制教育!那不都需要钱吗?钱从那里来?还不是做买卖做出来的?可扩大买卖还是需要本钱啊!”

    是啊是啊!下面一片赞同声。

    “那现在有什么买卖来钱最快来钱最多?”看来我的部队当务之急不是消灭满清政府了,而是要为生存而战!不然武器再好,也要不打自散!那些武器到最后还不知是谁的呢!

    几个奸商(在我心里这些部长与奸商划上了等号)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李国波张口欲言却又把话吞了进去。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现在都出去吧!这事我会考虑的!”我开始下驱客令了“李部长和财务部长留下,其他人可以先走了。”

    很快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两个部长。

    “两位,现在这里没什么人了,有什么话你们就说吧!李部长,赚钱的事情财务部长也要知道的,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看房子里没别人了,对他们两说道。

    “军长。”李国波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来钱快的而且来钱利润高的倒有!不过……”这个老头说话说一半!真急死人了!

    “哦?世上有这么好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买卖?快说!别不过不过的了!”我一听就感到白花花的银子已经到了眼前!

    “这个……是……”老头还在犹豫是不是该说,不过他一抬头发现我看他的眼神不对一咬牙继续说道:“是贩卖烟土!”一说完,老头好象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用完了所有的力气,浑身都在发抖了!

    我一听就傻眼了!贩卖烟土!?好倒是好买卖,可这可要被骂死的啊!再加上我想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要是贩卖烟土贩卖出成绩了,那不是全国人民都变成了大烟鬼了?!还打什么仗啊这老头!亏他想的出来!不行!毒品这种玩意我可不能干!

    “不行不行!”我头摇的跟拨榔鼓一样“贩卖烟土这东西我们不能干!烟土这东西我们是碰都不能碰的!”一听我拒绝的话李国波身子摇的更厉害了(难道他服了摇头丸?)!“你部长,你别害怕!我只是要你们给我出主意!不管说什么都没关系的!

    除了贩卖烟土其他的还有什么?”我一看这老头的样子连忙安慰他。

    “这个……”李国波为难的想着:“现在是采茶的季节,那些外国人都喜欢喝茶,暂时靠卖茶叶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吧!另外现在是收购蚕茧的季节,我们可以生产丝绸把它卖给外国人,又有一笔收入……”“这些不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吗?”我打断了李国波的话,这老头说了等于没说!

    “是啊!”李国波挠了挠头,“可其他还有什么买卖可以做呢?!”

    我脑袋里突然有什么东西出现,可又没法抓住他!操!要是大红鹰没抽完就好了!可以抽一根提提神!……?突然我想到了!香烟!对!我可以制造卷烟走私啊!

    “不知道温州出不出产烟叶?”我大有兴趣的问这两个部长。

    “烟叶?”两个部长一起摇起了脑袋。

    啊?不生产?!看来得想办法在温州生产烟叶了!

    “李部长,我现在已经有了一点思路了!不过我们现在财政的危机我看只能靠勒紧裤带过日子这一条路!至于具体的,就是部队与地方官员大裁员!开工厂,努力经商!

    凡是能捞钱的,我们都要干!凡是要花钱的我们都要节省的花!不过烟土还是不要碰的好。还有外国人那里必要的本钱还是要花的,这个本钱必须掏!我马上命令南线的主力部队停止前进,就地缩编!这里的部队也要缩编!至于缩编下来的部队成立预备役部队,专门进行生产,大概缩编一半的部队!不过要是发生大的战役——向上次淮军的进攻,那些预备役必须马上回到主力部队去!对福建的地主老财一定要斗倒,家产没收,田地分给没地的农民!(两个部长一听马上就要休克过去了!以前都是说要斗土豪劣绅的,现在扩大了——凡是地主老财都在打倒之列,不知自己怎么样?)不过当地的商人不能得罪,(两人立刻又活过来了,哦!自己还行!不属打倒这类的)不光不能得罪还得鼓励他们大力的经商!至于义务教育,在新区暂时不进行,另外监察部要加大打击贪污的力度,对贪官污吏严惩不懈!还有,你们这些大的商人家里都有许多银子吧!(两人脑门上又出汗了)别紧张,财政部长你以前不是开钱庄的吗?银票你总知道吧?我现在要搞债卷!呵呵,不会让你们倾家荡产的!别紧张别紧张!”我看这两个部长马上就要昏倒在地了。“就是政府向大家借钱,说好时间。时间一到马上还钱!并且付利息!时间就定一年吧!至于利息的高低财政部长你来定(财政部长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李国波在旁边妒忌的看着财政部长),不过你不能定的太低了,太低了没人对它感兴趣,借不到钱小心我抄你的家搞钱!”没问题!没问题!

    “财政部长喜笑颜开的说着。“还有,”我接着说“你也不能定的太高了!到时我们还不起小心我把你卖了还债!”财政部长的脸立刻又拉长了。“我借的不多。”

    “要多少?”财政部长问道。“大概一千万两银子吧!够了吗?”我想了一下开口报了个数字。

    扑通——!财政部长终于晕倒在地上。李国波在旁边一个劲的擦汗——他现在不是妒忌财政部长了,而是感到万幸!如果自己是财政部长就不是晕倒在地这么简单的了!

    “哎!?你怎么了?来人啊!快把财政部长送医院!”我连忙大声叫道。

    财政部长被警卫抬出去了。

    “首长啊,你借这么多银子干什么?全温州也没有一千万两银子啊!”李国波在旁边不解地问道。

    “呵呵,你是商人出身,你说说,要是我们盖了工厂生产卷烟再卖出去会有多少收入?”

    “卷烟?什么是卷烟?”这老头根本没听过卷烟!

    “就是我们用机器把烟叶铡碎了,再用纸包起来。”看到对这么麻烦吸烟大为不解的李国波我习惯性的摸摸身上,可惜现在是一根烟也没有了!“这里有烟叶吗?就是吸旱烟的烟叶!”

    “有啊!我怀里就有!”原来老头还抽旱烟袋!靠!我怎么以前不知道?

    “那好!我给你做示范!”

    草纸包着烟叶,点着了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我吸了一口…………

    “咳~咳~!”操!怎么这么呛人!?还有一股说不出的难闻的马粪味道!

    本来李国波也想试试的,一看我眼泪鼻涕往下流的样子马上打消了尝试的念头!——呛的流眼泪鼻涕的东西还是别碰为妙!

    难道我的赚钱大计就如此泡汤?!我记得以前用报纸卷着烟叶吸并不难受啊?!难道是纸的问题?

    “这里什么纸最好?”我很不甘心自己的想法就此完蛋。

    “那自然是宣纸最好了!”李国波说道。

    “拿宣纸来!”

    宣纸卷着烟丝发出袅袅清烟——没有那难闻的马粪味了。

    闭上眼,吸一口,慢慢的品味着…………

    啊!多少时间没有吸烟了?!快要半年了!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啊!虽然没有大红鹰好抽但这可是我自从断炊后半年来第一次吸烟!我简直要狂呼了!宣纸伟大!宣纸万岁!宣纸宣纸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看到我闭着眼抽了口烟后在那里陶醉的样子,李国波好奇的也拿起旁边的一支吸了一口……吸口烟后老头动容了。

    “噫!?这怎么和旱烟不一样?!这味道……”李老头实在是想不出怎么形容卷烟的味道!

    “是不是比旱烟味道淡?还有一种淡淡的纸香味?”我问道。

    “是啊!”李老头再吸了一口“味道是好……可用宣纸不是太浪费了!?”

    “那我们找能够代替宣纸的纸张啊!”我对终于又有烟抽了感到极为兴奋!以前我怎么没有想到?!白白半年没烟抽!“我们用那种薄的、没有异味的纸张来包卷烟!把它推销出去!我相信外国人一定会喜欢的!”

    “可用上千万两银子生产这个……卷烟,会不会太浪费了?”李国波觉得好象这钱花起来太大手笔了!实在是心疼那些银子啊!

    “谁说用上千万两银子生产这个?!我看有个几万两银子购买机器、烟叶就够了!其他的我要造其他工厂!购买外国的机器!另外烟土这东西我们还是要进一些的!”我微笑的说道。

    “进烟土?!”李国波被我搞迷糊了“首长不是说烟土我们是碰都不能碰的吗?”

    “那是!我们中国人怎么可以继续吸大烟呢?!”我认真的说道。

    “那首长进烟土干什么?”李国波追问道。

    “中国人是不能吸大烟的!但是我们可以把它贩卖给外国人啊!”

    “啊首长的意思是……”

    “以后历史上会出现个东亚病夫的!不过他绝对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代名词!”我义愤填膺的说道。“李部长,你尽管进烟土,不过要把它保存好!不能有一两烟土在这里出现!时候到了,我会让有的人大买特买烟土的!”

    “你要买给谁?”李部长还是不知道我要让哪个国家变成“东亚病夫”,他十分好奇的追问我。

    “你现在不用知道。只管进好了!我现在只是在等时机……”我脑中出现了顶替中国人变成所谓的东亚病夫的国家……不过这需要强大的海军!

    ※※※

    “不知首长因何发笑?”看到我那灿烂的笑容,李国波“开心”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哦,没什么。我只是再想怎么进行‘贸易’。”我回过神来忙对李国波解释道。

    “李部长,不知道我们和日本有没有贸易往来?”

    “有啊,这两天,日本商人山本小次郎就在我们温州,不知首长有什么吩咐?”对我的跳跃式思维李国波感到极为不适应。刚刚还在说大烟土呢,怎么一下子又跑到对日贸易了!?

    “对这个人李部长了解的多吗?”我对经济一向是不大注意的,连同商人我也就了解一些自己商会的人,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何况是短时间到这来做生意的外国商人!

    看来以后得改改这个习惯了。

    “这个山本爱钱如命,很不好打交道,还有就是好酒好色!这段时间我们这里很多妓院关门了,山本对此常常抱怨,说以后不到这里来做生意了!”李国波懊丧的说道。

    我好笑的看着李国波。看来这个老头也是人老心不老!对妓院关门他也是满腹牢骚呢!

    “好了,这个山本多大年纪了?他做的生意大不大?还有你有没有听过他对自己的国家有什么说的?”我追问着这个花心的老头。

    “山本今年四十有二了,九州长崎人。他做的生意还是很大的,每次都带着上万两的银子来这里收购,光海船就有十艘。对于他的国家他倒没什么说过,只是有一次他说日本现在各地的藩属经常发生打斗,害的他生意也不大好做!”

    “看来妓院还是不能关门的啊!李部长你以后就多陪陪这个山本,在他身上我们要下一点本钱!至于山本好酒,不知你酒量怎么样?要是差的话你挑一个酒量好的拿状元红灌他!只要他在温州一天,我们就要让他醉一天!至于这些宴席的费用就我们财政部出好了。呵呵~今天就我先陪他!”

    “是。”李国波极为费解的走了出去。

    “吴政委!”送李国波出去时我看到三师政委站在外面。“你怎么不在自己部队?有什么事吗?”

    “呵呵,军长,那个张树珊和他弟弟根本就没有到南雁荡去!我们左脚送走了黄翼升他们右脚就进了城南门!”吴海生笑着道“他们现在正在外面呢!要不要叫他进来?”

    “好啊,叫他们进来好了!”这个张树珊从他的言谈里面可以听出对外国人没什么好感,以前在淮军为了公务需要没少受洋人的气,在这里经常对我看重那些洋人有意见。以前公务比较繁忙没怎么跟他谈谈,现在既然他加入我军就有必要好好的和他谈谈了!

    “杨手掌(不叫我羊手掌了,看来张树珊把我从动物中踢了出来)……”张树珊和张树屏走了进来,张树珊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请坐!”我笑着拉着张树珊坐下“欢迎张将军加入我军!对张将军的决定我真是感到无比兴奋啊!树屏你也坐下吧!”

    “杨手掌……我……”张树珊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我笑着打着哈哈“张将军,上次听你的语气是不是很是对外国人有意见?”

    “是啊!那些洋人欺压百姓、贩卖烟土、强抢银子……我实在是不明白杨手掌您为什么会对那些洋人那么好!?”张树珊不解的问我。

    “是啊!为什么要对那些洋鬼子好呢?!”我看着他笑着反问到“因为我们中国现在落后了!我们已经远远的落后于世界!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既然我们落后了,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还是继续闭关锁国?把那些西方先进的工业、文化、科技当做洪水猛兽?显然这样是不行的!你越拒绝越不肯接受,你就与先进的世界差距越大!以后挨的打就越重!只是靠购买外国的洋枪洋炮就可以抵抗洋人的侵略?怎么可能嘛!人家怎么会把最好的东西卖给你!?还有你光有先进的武器没有先进的适应这种武器的军事思想一样是要打败仗的!到打仗的时候人家不卖武器给你了你怎么办?那些可是损失多少就从部队消失多少的啊!自己不会生产只能让人家牵着鼻子走!至于做生意,外国人要的是中国的茶叶、丝绸,为什么我们不能卖给他们?外国生产的我们没有的东西或者是比我们便宜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能买?!难道就因为他们比我们自己生产的先进、便宜?中国什么时候这么不开放了!?张将军读过历史吧?”我问道。“读过。”“想想大汉大唐时候吧!那时侯我们中国人什么不引进?

    难道就因为引进了外国的先进东西汉唐就灭亡了?!不是!汉唐的灭亡并不是这个原因嘛!你说基督教是邪教不能在中国传播,但我们的佛教就是土生土长的?!还不是从印度引进的!所以对于宗教,只要你不干预我们的政权,你不号召广大教民起来造反,我们也就不排斥你!为了中国以后的强大,我们现在只有好好的向西方学习!必要时我们是可以为了将来暂时牺牲一下现在的利益的!不过以后我们可要连本带利的向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讨还的!”

    “明白了!”张树珊大声应道。

    “张将军,不知你对水师感不感兴趣?”我看一下好象是明白了的张树珊问道。

    “水师是有兴趣。不过我是陆军出身啊!”

    “这没什么关系!”我笑道“我打算派你和你弟弟树屏到英国去留学!学习海军!”

    “海军?”张树珊和张树屏同时问道。——现在的中国还没有海军这个名词呢!

    “对!海军!远洋海军!为了将来,我们必须要建立起一支能够海上进攻的海军!”

    一说起海军我就激动不已,毕竟我的父母都是海军出身!我从小就见过我们的军舰!

    从小就知道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是无法抵抗敌人从海上进攻的!最好的反登陆就是在海上消灭敌人!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飞机,现在军舰的天敌还是只有敌方的军舰!

    “吴政委,你把马敦请过来。”我看看在旁边听的入神的吴海生说道。吴海生很不情愿的站起走了出去。我再回头向张将军他们兄弟俩“上课”。

    “张将军,我知道你是懂得的,不知道你认为最好的防御是什么?”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张树珊大声回答道。

    “对!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要建立一支能够向敢于朝我们挑战的敌人进攻的海军!要御敌于国门之外!还要让那些敢于反抗我们的敌人尝尝我们海军的厉害!不过海军光有军舰是远远不够的,最主要是要有能够指挥海上决战的高级将领!现在大英帝国的海军是世界上最强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到那里留学!你们可是全中国人民未来的希望啊!我希望你们能够答应我,为了中国以后百年的命运拜托了!”我说着打算跪下向他请求。(刘备三请诸葛我还是知道的,对这些深受儒家思想教育的人应该怎样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听你的,半年来我可是深有体会啊“大人!大人快快请起!小人可是愧不敢当啊!”张树珊和他弟弟连忙站起。“我们明白了!请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学来先进的海战知识的!”这两兄弟简直要痛哭失声了——这个大人居然这么看的起他们真是没有白留下来啊!

    “两位将军,这次我们派到英国留学的除了你们两位,我还准备派吴政委和新加入我军的五百名淮河子弟一起去,我希望张将军能负责。因为语言不通,我还要你们把马敦带上,让他沿途教你们英语,那些淮河子弟基本上没有怎么读过书,这次就要你们在船上多教教他们文化了!至于政治方面还是吴政委负责,你们也多参考参考他的意见,可以吗?”我诚恳地看着张树珊兄弟。

    “大人放心!小人一定会不辱使命的!”

    “将军大人,不知您找我有什么事情?”马敦从外面走了进来。

    “马敦先生,您不是一个劲的抱怨没有差事做吗?”我看着眼中亮起了光芒的马敦。

    “啊!是是是!是不是将军大人有什么用的到我的地方了?”马敦最近老在埋怨,要是当时能到美国去招兵买马,银子就会大把大把的来了,他对现在我给他的还觉得不够!——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是啊!马敦先生,这次我准备要你带着他们三人还有投靠我们的五百淮军战士到英国去!无论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让他们上英国最好的海军学院!自然了,只要他们能够三年后毕业有成,你的薪水也是(我做了个数钱的姿势)大把大把的!他们这次到英国我先特批十万两白银给你做关系用,你的薪水就先存放在我这里,到你们回来时一起给你!”

    “一个月有多少?”马敦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三千两!一个月三千两白银!”我干脆的说道。

    三千两!?一个月是三千两三年不是十万多两!?马敦简直兴奋的快要昏过去了。

    “大人!为您效忠我真感到不胜荣幸啊!我对大人的豪爽简直是佩服极了!大人的英明就象天上的月亮……不不不!是天上的太阳!……”语无伦次的马敦想要继续发表他的感激之词。

    “够了,马敦先生。为了他们能顺利的学习,在到英国的路上就要辛苦你了,你要教他们英国的语言,还有礼仪,风俗习惯。”

    “小事情!将军阁下经管放心!”马敦根本不在乎这些(不过以后他会为自己答的这么快而后悔的!那些文盲士兵让他感到为什么不多从我这要些银子?!——实在是太苯了!)

    “吴政委,这次英国留学你也有份,记住!一定不能忘记政治思想工作!至于一般的事物由张将军负责!”

    “是!”吴海生大声答应道。听的出他为有这个差事是极感兴趣的!

    “好了,你们出去准备准备吧!我看后天应该可以出发了。吴政委,你带马敦到财政部领十万两白银,另外再领六万两白银作为你们留学期间的生活费。马敦!这些生活费你不能打他们的主意!不然小心我从你的薪水中扣!”

    “大人尽管放心!我马敦还是讲信誉的。”马敦拍着胸脯保证道。

    ※※※

    “山本先生,为了我们的友谊干!”

    晚上在我的房间里,我、李国波、张树珊兄弟俩、还有三师的师长李成,政委吴海生陪着日商山本小次郎一起喝着酒(本来还想把财政部长拖来的,可惜医院说他心脏病发作,还昏迷着呢!)。几轮下来李国波已经是“醉倒沙场君莫笑了”。至于山本这家伙是越喝越来精神,喝的满脸通红,油光增量!不过他的舌头是已经打弯了——六个人灌他一个人要是还不醉的话难道我们都是饭桶!?

    “将军大人!干~~~”山本卷着舌头说道。

    “山本先生,不知你对我们这里觉得怎样?生意还好做吧?要是有什么问题你找我!

    奶奶的!我倒要看看谁不给我面子!来!为了山本先生的生意兴隆,李部长和山本先生干杯!”

    “对对!李部长~~?李部长地那里去了!?”山本正准备再与李国波干一杯呢!脑袋一晃悠发现李部长居然失踪了!

    “啊~?李部长?”我一看李国波的位置现在是空了,人呢?见鬼!怎么屋子里有这么多的星星!?

    “呵呵,李部长看来是困了,现在正在桌下睡觉呢!”张树珊是老早就发现了李国波缩到地上去了,可他一直没说。

    “那~张将军你和山本先生干一杯!这个李部长——明天我扣他薪水!”我生气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李国波——真是!拼谁拼不过?干吗被个小日本给灌趴下了!?

    “是是!”张树珊连忙应到:“山本先生,过两天我就要走了,趁现在我们先干一杯!”

    “张将军你地~豪爽!干~!”山本一口又是一杯下去了。

    “不知山本先生是不是能赏光?”张树屏端着酒杯笑着说道——这家伙看山本不行了,准备痛打落水狗。

    “没~问题!干杯~!”山本正说着呢!一头栽到桌子上,发出牛一般的呼吸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