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二章 婚姻大事

第三十二章 婚姻大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哥,我有心上人了!”

    史秉誉自从医院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谁叫都不理人家。晚上到李国波家吃饭的时间快到了,只好我亲自出马来叫他,谁知这小子一见面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句!

    “是不是我们财政部长的女儿?”对于他的心上人我只要动动脚丫就可以想出来!

    “是啊~!就是那个叫做萍儿的女孩!”躺在床上的史秉誉愁眉苦脸闭着眼睛道“我看我这次是真的不能自拔了!”

    这个家伙!只是见了人家一面就成了这副德性!“我说史秉誉啊!你小子可真没出息!怎么见一个爱一个!?还记得史家村的史萍萍吗?那时侯你是怎么说的?‘没有她我的人生就没有意义了!没有她我就茶不思饭不想!没有她我的天空是一片灰暗!

    没有她我就心如刀割!’!怎么我这段时间就没见你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呢!?活的不是有滋有味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人家?噢,现在又移情别恋了?噎?!怎么这个姑娘也有个萍字!?呵呵看来你和叫萍的姑娘是要没完没了了……你给我起来!他妈的你还去不去李家了!?”我说了半天这家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操!你喜欢!?我还喜欢人家姑娘呢!”史秉誉“噔”的一下坐了起来,如同被激怒的公牛般

    两眼发红的瞪着我。“别紧张!操,我那有你那么没用!?我只是觉得人家姑娘比较漂亮而已!”

    “说!你是不是对我的萍儿心怀不轨!?”史秉誉抓着我的衣领用力往下拽。

    “放手放手!妈的你白痴啊!我是用欣赏的眼光看人家!那像你色狼一个!萍儿~那个姑娘是你的‘萍儿’吗?!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差点被他拽了一跟头。

    “谁他妈的是色狼了!?我这是一见钟情!你有文化吗?”一听我没跟他抢这家伙才放开了手。“欣赏?我不准你用色眼看我老婆!你下次再看小心我把你眼珠挖出来!”

    “哎!还去不去李国波家了?!我说天已经黑了!”我提醒他我们还有任务呢!

    “不去了,你去好了!”史秉誉又躺倒下去“我还得思索怎么样向人家姑娘求婚呢!”

    看来这家伙是完蛋了!怎么钻进去出不来了呢?!

    “嘿嘿,我说小帅哥啊,你还以为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啊?还求婚呢!你别求的把人家给吓死!现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懂不懂?要求婚你向人家父母去表达爱意吧!

    不过不知道那个萍儿有没有夫家?要是有的话我看你就没戏了。走吧!我们去问问人家!”

    “问谁?”史秉誉斜着眼睛看着我“我可是很害羞的!才没那么厚脸皮问人家父母!”

    “谁说问何长庆了!?我是说我们到李家问李国波!你个白痴再不起来我让李国波给我当红娘!那可就没你什么事了!”我话没说完史秉誉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去你妈的!我们快走!”

    我的心有些隐隐作痛,我也喜欢那个姑娘啊!那么清纯的姑娘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可是史秉誉毕竟是我的兄弟,做大哥的只好让着一点了……

    …………

    “杨军长史政委!请!快请进!”李国波带着他的儿子站在门口,一见到我们来了赶忙笑着迎接我们。

    “李部长我们这次可是不请自来了!呵呵~!李部长您先请!”我笑着道。

    “哎~,两位首长亲自光临寒舍这可是让我们家蓬壁生辉哪!两位首长可是一般人请都请不来的!鄙人正是不胜荣幸啊!请进!”这个李老头真不愧是商人出身,嘴里一套接着一套!我自知说是说不过他的,还想客气一下时,史秉誉已经急不可耐的不想再打哈哈了。

    “既然李部长这么客气,那我们就进去了!?”史秉誉话一说完就“冲”了进去!

    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李部长请!”我一看史秉誉进去了自己也别傻站在外面还是跟着进吧!“请!首长请!”

    “两位首长初临寒舍,也没什么准备,就一点家常便饭委屈首长了。”走进餐厅,李国波客气的说道。

    八仙桌上摆着十几样菜,但要说是家常便饭……

    清蒸桂花鱼、竹笙扣鹅掌、鲍参翅肚羹、红烧鸡丝翅、江蟹年糕、锅仔滋补浸甲鱼……满满的摆了一桌子!我看除了皇帝也没什么人家敢把这些叫做“家常便饭”!

    “李部长,您太客气了!这要多少银子啊!”

    “是啊!是啊!都是自己人干吗这么客气呢?坐大家坐!”史秉誉一边客气着,一边一**坐了下来——他光想着他的媳妇了!至于客气这两个字看来是要从他的字典里给抹掉了。

    “李部长,”两杯黄酒下肚,史秉誉就忍不住了“不知您知不知道……”这家伙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说起。

    “知道什么?”李国波放下筷子,笑着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一见史秉誉红着脸张着嘴不知怎么说只好帮他忙了“我们想问一下,何长庆的女儿有没有许配夫家了?”“杨首长问的是那个女儿?”啊?何长庆有几个女儿?!这家伙!

    “就是叫萍儿的那位姑娘。”史秉誉红着脸道。

    “两个都没有哇?难道……?”李国波也是人老成精了,一听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今天我们到医院去看财政部何部长,结果在那里看到了何长庆的女儿,史政委喜欢人家,这次是特意到您这来打听一下那位姑娘情况的。”我看史秉誉脸红的可以跟关公比美了,只好代他说道。两个?!何长庆怎么会有两个女儿叫萍儿的!?

    “呵呵~,看来这次我好做红娘了!哈哈哈哈”李国波笑的十分灿烂。

    “李部长,您刚刚说有两个萍儿……怎么会有两个萍儿?”我不解的问道。

    “呵呵,本来他家没个传宗接代的,那年何长庆娶了三房姨太想多份田多种些庄稼,可谁知那个姨太太一生就生了俩儿!还都是女的!哈哈哈哈,谁叫他捞钱捞的那么贪婪!何长庆那个气啊~!”李国波就像说书一般“名字也没给两个女儿好好取,说是就叫什么大瓶小瓶吧!呵呵,好象是拖油瓶似的!那个三姨太也是个难缠的人,整天为了名字缠着何长庆,何长庆给缠的没辙了,让先生给取了依萍和清萍这两个名字,小名就叫大萍小萍了。何家这两个女儿是双胞胎,长的一模一样!大家也分不出谁是大萍谁是小萍为了省事,就都叫萍儿了。”

    那史秉誉喜欢上的是大萍还是小萍?!我们俩人傻了眼了。

    “那现在怎么分她们两呢?”史秉誉急忙问道。

    “俩人性格都一样,站一块儿你还真是分不出来!只是小萍在右耳下有颗痣,大萍没有。呵呵不知史政委喜欢那一个呢?我给你做媒!呵呵,不知杨首长有没有相好的?

    要不要我把另一个也介绍给你?”

    这顿饭吃的!……我和史秉誉都没什么词了!我们两人掏出卷烟来点着火,一起朝外面吐圈圈。

    “李部长,”过了好一会我才找到话题“我们现在要开工厂,不知您是否愿意投资呢?”

    “就是生产这个卷烟吗?上次不是说过了,没问题!”李国波看着我们两个红苹果(我现在的脸色估计和史秉誉有的一拼)笑道。

    “不,不光是卷烟厂!”我镇定一下神——坐在下面的李俊杰哪个笑脸我怎么看怎么是奸笑!还是稳下来比较好!“还有能够方便取火的火柴厂!”

    “哦?什么是火柴厂?愿闻其详。”李国波从来没听过火柴这个名词,一下把取笑我们的事忘到脑后

    “我们现在取火要用火刀火石,十分麻烦。要是有中东西,轻轻一划……就可以取火了,您说这种东西有没有前途呢?”

    “好倒是好东西,不知便宜吗?”老狐狸绝对不会轻易上当的。

    “成本很便宜,至于卖的价钱吗?”我微笑着看看老狐狸“那就看你们商业部是如何卖的了。不过我希望生产多少就能马上卖多少!”

    李国波在脑子里转了转念头“可以!需要多少银子?我可以全掏!不过赚的钱……”

    老狐狸工厂还没开呢,就开始考虑收益了!

    “您一人全掏压力也太大了,不如这样,我们刚和财政部部长说好了,成立合伙工厂,就是全温州愿意合伙的大家一起出银子,我们政府呢?就出产品的开发权,占两成吧!银子您也知道,我们并不宽余,就不出了。其他的就谁出的银两最多谁就管理!至于出的少的有监督工厂是否正常运行的权利,在工厂不正常下,可以召开合伙人大会,把不称职的赶下台去!至于收益就年底召开合伙人大会商量分红!您看怎么样?”

    李国波一听,脸上不露声色。“那让我考虑考虑吧!”

    “可以,不过我希望在七天内我们的卷烟厂先成立,何部长会在这几天去募集资金的。您要参加就要快一点啊!”

    ※   ※   ※

    “大哥,那个李部长好象对开工厂兴趣并不大啊?”回来的路上,史秉誉没话找话说着。——他现在不知道到底看上的是哪个萍儿,那个老狐狸后面又没有说到底给他做不做红娘,心里七上八落的。

    “你说兴趣大吗?这些家伙都是久经商场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里面的商机?!他是看我们资金不足,想乘机多捞一点!”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商人真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刚走进指挥部的大门,就看到那个本该在医院里躺着养病的何长庆带着他的三姨太坐在石凳子上发呆呢!

    “首长,何部长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我们说您出去了,他就说在这里等你们回来!”留守的警卫班班长在门口匆匆说道。

    “呵呵,何部长怎么不在医院养病,跑到我这里来了?”

    “哎?N!军长回来了?我是有些事情想和两位首长谈谈,所以厚着脸皮跑过来了!呵呵”何长庆看到我们进来马上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   ※   ※

    “何部长有何贵干呢?”我和史秉誉把何长庆与他的三姨太请进了屋里我问道。实际上白天在医院听了三姨太对她女儿的“教育”我已经明白这两位的来意了。只是不知他们是准备接收我们两谁当他们的女婿而已!

    “是这样的,这个……”何长庆张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万一被拒绝了,哪他的面子可丢没了!

    “我来说吧!”看到自己老头子在那里张口结舌三姨太不耐烦了,“首长是这样的,我家萍儿自从见了两位首长的风采回到家就茶饭不思,连她的姐姐听了她的话也和她一样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不要为自己孩子考虑吗?看见女儿这样子心疼啊!熟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我们就来问问两位首长有没有要好的姑娘?要是没有能不能考虑我们家那两个丫头呢?”三姨太的嘴象一把机关枪,啪啪啪的说个不停,一口气就说完了,中间连个停顿的都没有!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三姨太,那个萍儿不是在医院里说我们无耻吗?还用一种有色的眼睛看着她!明明是讨厌我们的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茶不思饭不想了?!她这个做妈的可真“疼”女儿啊!连这种事情也做的出来!她考虑过自己女儿是否愿意呢?!

    史秉誉才不管三姨太说的是不是真话,他现在心里只是充满了萍儿的靓影,至于人家是否真的向她妈介绍的对他茶饭不思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我现在还没有意中人如果何部长看得起我愿意把女儿嫁给我的话我绝对不反对!”

    史秉誉涨红着脸以急快的速度说出了心里话。——他害怕如果说的晚了或者是慢了,天上的仙女就要飞走了!

    “哎?N~!这就好!”三姨太喜笑颜开的道。“对对对!好!好!”何长庆也在旁边连声应道,那个嘴笑得可以和河马相比宽度了。

    “不知杨首长您呢?”三姨太一看搞定了一个回过头又对我发动攻击。

    实际上对于萍儿我是很喜欢的,可我毕竟是来自与未来,虽然以前开玩笑时总说要是回到过去就娶他个三妻四妾七十二傧妃,但是还是注意人家是否接受我!更加强调的是两情相悦!如果我没有听过三姨太和她女儿的谈话我会很高兴的接受这个看起来对我没有任何损失的建议,可是明明知道人家姑娘不喜欢你你还硬把她娶回家,想一想俩人过着没有感情的生活……这是我无法想象的!但是我还是喜欢人家姑娘啊!不知道他的姐姐是否能接受我?!(既然史秉誉喜欢小萍,我是不想和他争的,要争的话还算什么兄弟?!)

    “现在我还没有合适的意中人……,如果您二位不嫌弃我们的话,而且两位小姐也愿意我看可以!”最终我还是在美色面前交枪投降了。——自古道:不爱江山爱美人!

    既然我是男人也就不能免俗了!

    “那就好!不知首长们那天有空?我看还是趁早把婚结了好了!”三姨太害怕夜长梦多,看她的架势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晚上就要让我们入洞房了!不过毕竟他们是大户人家,在婚姻上面还是很讲究的。

    “我看三天后就是好日子,适合婚嫁!不如就三天后如何?(六月四日是好日子吗?

    四和死同音啊?”我和史秉誉还没有说话呢!那个和三姨太一样不管女儿终生幸福的何长庆已经发话了“不知我们把大萍儿嫁给杨首长行吗?”

    我心里又是一阵失落,我真正喜欢的是小萍啊!在我脑海中她的清纯,那缕淡淡的清香……虽然从李国波那里听到大萍和小萍是双胞胎,俩人长的一模一样,但我还是在心里接受小萍!

    “可以,你们看着办吧!”我有些失落的说道。

    “好!好!那我们就先告退了!”何长庆带着他的三姨太走了。

    “?健? 笔繁??朔艿脑诜孔永锎蜃殴觯?槐呓凶乓槐咛?按蟾纾∥业拿蜗胧迪至耍?健?∥矣欣掀帕耍」???? 闭饧一镎媸怯行┓⒎枇耍

    “警卫员!进来!把这个疯子拖下去!”看着满屋打转的史秉誉没来由的我感到一阵厌烦,冲着外面叫道。

    “大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说很喜欢她们吗?”史秉誉停止了跳动,狐疑地看着坐在那里发呆的他的大哥。——他把我说欣赏萍儿的话理解成了喜欢她们!这个白痴!他就没看出我也喜欢小萍吗!?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坐下,你听我说!”

    我把白天听到的何长庆的三姨太和小萍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对他讲了一遍。

    “靠!这是什么母亲?!”史秉誉气愤的破口大骂“怎么能这么不在乎女儿的感受呢!?”

    “应该说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你他妈的八辈子没见过女人怎么的?见到人家漂亮一点就一副猪的样子!傻瓜都看的出来!而且我们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我们可以决定人家的生死大事!”看着史秉誉我也骂开了,看看有些吓着了的史秉誉“行了,你也别这副德性了!现在就是这个世道!女儿就根本不算人一样,就象商品!可以明买明卖!做家长的哪个真正的考虑过了孩子的幸福?短时间内这个风俗是不可能改变的,要是强制改变的话必然激起广大群众的反对!我们现在还是暂时如乡随俗吧!以后慢慢的从舆论上扭转这个丑陋的风俗习惯,要让真正有感情的恋人能够不受阻扰!”

    “大哥,你知道那个大萍喜欢你吗?”史秉誉看看我问道。

    “废话!我又没见过人家,人家怎么可能喜欢我!?”

    “那你怎么还会答应这对无耻的夫妻?”这个家伙开始反击了。

    “食色,性也!这句话你总懂吧!”我感到脸上发烧了。“何况我不要那两个无耻的夫妇也会不征求她的意愿,谁知道把她嫁给谁?!要是个老色鬼不更掺?!我这叫舍己救人!白痴!明白了吗?!”

    “哦,原来大哥也是喜欢上人家的美色了!”史秉誉一边说一边逃跑了。

    一八六二年六月四日。晴天。

    昨天开始我的指挥部就张灯结彩了,指挥部里一片欢快的气象——因为他们的首长要“大婚”了!可惜两位新郎官躲了起来,据说是全城最好的裁缝正在帮他们量体型做服装呢!还有那帮部长围着他们要他们两意思意思!可从房里传出来的居然是老张出多少银子老李出多少银子之类的,难道首长结婚不光不用掏钱还有进帐?四日早上天还没亮,指挥部里就成了市场,城里有头有脸的只要是个人物的都跑到这里来了。连带着指挥部外面的街道上也围满了人。

    “我说大哥!这个瓜皮帽怎么这么难看!?不戴帽子不行吗?”史秉誉冲了进来,这家伙身穿长袍马褂,头上扣着个瓜皮帽,显得十分滑稽。

    “我说你不是很好看吗?!这瓜皮帽配上你是在合适没有了!”我严肃的朝他说道。

    “真的吗?”史秉誉一脸怀疑的看着我。“真的!是啊!这身衣服首长您穿的最合适了!”后面追过来的那些给他换衣服的人七嘴八舌的声声赞同道,连忙把他拉了出去。

    从早上四点种开始打扮到现在已经五个小时了!那些家伙围着我东弄弄西搞搞的我从来没发现穿衣服还有这么麻烦的!史秉誉出去后我房间里的人也散了出去。我决定走到自己卧室去瞧瞧。何长庆说我那卧室给佣人谁还差不多,要结婚就必须从新小小的布置一下。不知他们把我的卧室改成什么样了?门外贴着斗大的红双喜,窗户也换了,黄色的木头窗户变成了紫红色的雕花紫檀木窗,外面也贴着大红的喜字。进了卧室,发现这个房子我已经不认识了!难道这就是我住了半年之久的卧室?以前房子里只有一张单人床,现在换成了紫檀木制的月洞门架子床了,床上垂下的红帐子上绣着一对鸳鸯在哪里游泳。在床前放着一个看起来也是紫檀木制做的凳子不象凳子,茶几不象茶几的东西,这是干什么用的?难道是方便我上床用的?问题是床沿并不高好象也用不着垫脚的吧!?一个紫檀木雕的仕女人物顶竖柜立在床的旁边。我打开门,好家伙!里面居然塞满了被子!相信我这辈子是用不完了!在窗前,以前是一张不知什么木头做的写字台,一把椅子放在旁边——这是我没事时看书用的。现在不对了,放桌子的地方摆着一个黄花梨木做的翘头案,上面放着文房四宝,一把雕着琴棋书画紫檀木做的扶手椅放在旁边,——好象毛笔我不大会用,至于宣纸,大概可以给我卷烟抽吧!嘿嘿,不好意思,这些摆在这里我怎么觉得和我格格不入?!难道这就是“小小的”布置?!

    外面吵吵嚷嚷的,我觉得自己心好烦,怎么结个婚要这么麻烦?!

    “杨首长恭喜恭喜啊!”我一回头,看到李国波带着他的儿子从外面走了过来。

    “呵呵,李部长,请!请进!”人家都进来了,我总不好说请出吧!?

    “不错嘛!杨首长,看来我这个红娘没当成啊!哈哈,何部长居然亲自到这里来提亲!唉!真是不好意思哪!”李国波晃悠着脑袋看看房里的摆设,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我怎么从来都听说是男方到女方家里去提亲的没听过女方到男方家里来提亲?还“居然”呢!这老头看来是看破何长庆的动机了!

    “俊杰,把我送杨首长的礼物拿出来。”李国波看了一遍冲着在后面尴尬的李俊杰说道。(按照我们部队规定是不允许下级给上级送礼的,李俊杰毕竟在部队待了半年了,这些条令他还是懂的,所以他父亲让他拿礼物他想不尴尬都不成了)

    “呵呵,李部长送的礼物一定是罕见的珍品喽?俊杰兄,你就拿来给我看看吧!”我看看尴尬的李俊杰说道。看来今天我要破坏无数我定的规矩了!

    李俊杰走出房门到外面搬进来一个用红绸子盖着的东西,小心的放在案头。

    “什么东西?看看成吗?”这个东西足有一尺多高,不知红绸子里面盖着什么,我走上前好奇的想揭开绸子。

    “当然,没关系的!”

    “那我就先看看了。”我掀开了绸子,里面是用整块上好的白玉雕成的一幅山水!看样子比故宫博物馆里面收藏的献给慈僖的差不了多少!

    “这么贵重的东西!李部长,这个礼我不能收啊!”我连忙盖下绸子。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这个李国波想干什么?!

    “呵呵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李国波说着走了过来。“自从杨首长来了后,我们这里生意就蒸蒸日上!今天我是借着杨首长的婚礼表示一下大家的谢意啊!”

    “不,这个礼物也太重了!”宴无好宴礼无好礼!李国波的心思绝对不在祝贺我的结婚上面!

    “不重!不重!杨首长给我们指明了一条发财的捷径,以后大家财源滚滚而来,这个小小的玉石比起以后的生意又算得了什么呢?哈哈哈哈”老狐狸终于露出了藏在背后的尾巴。

    “哦原来如此啊!不知李部长有何吩咐在下的?”

    “呵呵,首长真是聪明人哪!吩咐怎么敢当!只是我觉得现在温州城内身家比我还厚的应该没什么了,办卷烟厂是需要很多银两的!这也是为政府做贡献嘛!我的意思是干脆我就多出一些吧!”李国波也是闻弦知雅的人,知道我明白了他的来意干脆说明了自己的企图。

    见鬼!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怎么跟何长庆一个样子?!何长庆为了钱途无量的工厂可以拿女儿当牺牲品,这个李国波是看出了何狐狸的尾巴,自己也献出价值连城的珠宝!虽说这块玉石是价值连城但卷烟工厂更是造钱的机器!俩人都是为了抢夺以后卷烟厂的控制权!为了他们自己银子可以大把大把的入袋!

    “李部长,关于工厂的事情,我看您还是和何部长商量一下吧!银子你一家出对你来说负担还是重了些,我看还是大家一起出比较好!不能坏了规矩嘛!至于您想多掏一些,我本人是不反对的。您说好不好?”

    “是是是!杨首长说的对极了!呵呵,首长我们就先出去了,您先休息会儿。”李国波一听虽然我不赞同他一人办卷烟厂但也不反对他以后可能的控制烟厂,觉得还是达到了部分目的,带着李俊杰出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