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末代霸主 > 第三十三章 新婚

第三十三章 新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哥俩好哇!五魁首啊!”临时改成了餐厅的会议室里一片划拳声和灌酒的吵闹声。餐厅里都是男性公民——据这里人说,女人是上不了台面的。

    “各位!抱歉,我出去下马上回来!俊杰,你代我先喝两杯。”“没问题!您就先休息一下,看我的!”我那个伴郎李俊杰还不错,脸是越喝越红,嗓门也是越喝越大!我涨红着脸对周围那些灌我酒的混蛋抱了下拳赶紧溜了出去。

    这帮家伙太不是东西了!从晚上开始吃饭起,每桌我都要敬遍每个人!一个也逃不掉,不然你就是不给他们面子——见鬼!这帮家伙我为什么要给他们面子!?要不是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老子非宰了这帮混蛋不可!我一边心里痛骂着这些卑鄙的小人,一边还要露出僵硬的笑容,好象自己很乐意跟他们喝似的!每个人一般是要敬三杯,我是只喝一杯,还有两杯就让李俊杰喝了,他爸酒量不咋的他倒不错,到现在还站在哪儿。三桌下来我已经是头昏眼花了,感觉周围的人一个个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脑袋重的要命!一股液体冲到了嗓子眼——溜!赶快溜!再不逃的话就要当场出丑了!冲出餐厅逃到院子后面的竹林,手刚扶好竹子嘴里的液体就一下子喷了出来,有些液体等不及从嘴里出来干脆绕了下远路——从鼻子里出来了!这下好了,鼻子里开起了五味店,又是酸又是苦,还刺激的我直流眼泪!真是老贫农诉苦——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还没吐完呢!从后面又冲过来一个家伙,一把没抓住竹子,干脆趴到地上开始放声大呕了!这人我怎么这么眼熟?看看衣服好象和我一样?

    “你是……史秉誉?”我怀疑的说道。史秉誉不是在外面的大堂陪着那些人喝酒吗?怎么也跑这来了?

    那人光顾着呕吐了,根本没注意到旁边有人跟他说话!我仔细看看,好象就是史秉誉,只是他戴着的瓜皮帽不知跑到那儿去了。胸前用红绸子做的大红花倒在,只是位子挪动了,跑到右后方去了,刚刚没注意,还以为他背着书包呢!

    我靠在竹子上,竹夜发出了沙沙的低声。刚才是脑袋重的要命现在不对了,变成了死涨死涨的涨疼!浑身感到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四肢无力。

    “是……大哥?”史秉誉吐好了,他比我还要懒惰,爬也懒得爬起来,就地打了个滚,闭着眼痛苦的问道。看他的脸绝对比我好不到哪儿去!看来大堂那帮家伙也没有放过他。

    “废话!自……然是我了!你~怎么脸肿的跟~猪头似的?”刚才我还语词清晰呢!怎么现在感到说话也这么困难了?

    “唉!痛苦哇!大哥~!看来我没有牺~牲在战场倒要~牺牲在酒~场了。”说完史秉誉一低头继续开始他的呕吐大业。

    这家伙一吐害的我看着很恶心,低下脑袋接着进行和他一样的事业。

    “我说大哥啊!怎么结个婚这么痛苦?”看来史秉誉是吐完了“白天那些放二踢脚的,居然把炮仗放到我头上炸响!把我吓的……还要保持微笑真他妈的!我还笑的出来吗?!这何长庆那来的那么多亲戚?又是二姨妈又是三大爷的,我听的头都晕了!晚上还要陪这些王八蛋喝酒!”史秉誉边说边扶着竹子爬了起来,晃了晃头。“行了,别发牢骚了!”我晃晃悠悠走过去搂着小史的肩膀。“你不是盼望着这么一天吗?这下知道了吧?嘿嘿连我也给你带了进来!”

    “去!你要是不喜欢干吗还答应人家!?”史秉誉一听大哥是被他害的立刻反驳道。“也是!男人吗!怎么可能不喜欢美女!?孔夫子怎么说的?食色,性也!食,就是吃,色就是姿色,性也,顾名思义就是本性,这话说的文明点儿就是娶漂亮的女人乃是人之天性也!我说对不对兄弟?”我喷着酒气说道。现在已经不知道谁扶着谁了,俩人搂成了一团。

    “呵呵。大哥就是大哥!这么高深的话也解释的出来!?哈哈……大哥,我要去看我的新娘子去了,拜拜!”史秉誉边说一边就准备开路了。我怎么觉得史秉誉的声音小了许多?

    “好好!我也去~看看。走~!一起~走!”我大声对史秉誉说道。

    “哎?两个新郎官都在这里呢!”我们俩人还没转身呢,有人在背后说道。“走走!再去喝酒去!”一群人围了过来,拉拉扯扯的准备让我们进去继续喝。

    “首长,酒席还没散呢!怎么在这里看月亮?走!我陪您继续喝!”一个拉我的人开口说道。

    我一看,怎么在里面代我喝酒的李俊杰跑了出来?!还喝呢!难道他没见我已经要晕倒了吗!?

    ……

    不知吃了多少时间,反正里外酒席我和史秉誉都逛遍了。也许是大家客气吧!自从竹林回去后我们两就没有再喝一杯酒了,全都成了茶——这叫做以茶代酒!(最主要的原因是一回去史秉誉就搂着岳父大人大吐特吐,可爱的岳父大人衣服变成了酱缸了,看看我们的样子其他人还是比较心疼自己的衣服)夜里一点过后闹洞房的人们终于都走光了,听洞房是不允许的,我可不想我的私生活成了公开的秘密!在早上已经交代过警卫员了——我们的警卫员十分尽忠职守,把那些胆敢趴在屋外面的人全给赶了出去。有些不识相的给架了出去。并且饱受警卫员的恐吓。

    “大哥,我进去了!”史秉誉晃着身子说完就朝他的新房“飘”去。(太空步大家见过吗?史秉誉现在走的就是)“哎~小心!”我话还没有说完呢!这家伙已经一头撞在了柱子上!“小心点!妈的!怎么走的路?”

    “嘿嘿,大哥晚安!”“咚!”的一声,史秉誉进去后不知是踢了一脚还是怎么搞的,房门是给他用力的“关”上了。

    “操!怎么这么毛毛躁躁!”我抬起沉重的头朝自己的卧室走了进去。

    新房里我的新娘子一动不动的坐在月洞门架子床边。

    轻轻的,我把房门关上,走了过去。新娘子头上盖着大红的绸缎,把整个头都给盖了起来,身上穿的火红的裙子,两只玉手露在外面放在膝盖上面。也许是晚上天凉吧!(至少我是怎么认为的)小手显得有些发白。

    我轻轻的把手放在依萍的肩膀上,想帮她掀开盖头,却发现依萍身子在不停的轻轻发着抖,呵呵难道是太紧张了?忽然我闻到一股十分熟悉的香味。这是什么香!?我怎么这么熟悉?晕沉沉的脑袋在香味的刺激下好象有些不那么难受了。这香味我应该很熟啊?为什么想不起来了!?酒味混合着香味。那里面的香味是……?难道是小萍儿?不会吧!?也许她们姐妹都有这种香味!应该是这样了!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呀!?

    轻轻的掀开盖头,依萍低着头,没有抬头看我,我想用手把她头抬起来……“别碰我!拿开你的手!”坐在下面的依萍低声坚决地说道。

    我的酒被惊醒了,怎么声音和我上次在医院里听到的一模一样?!还有那股香味?这是怎么会事?!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裙子上有泪水。

    “你是谁?你到底是依萍还是清萍?!”

    “……”

    没有说话,只有无声的哭泣。

    “你是清萍?!”我敢肯定!坐在这里的是何家小女儿何清萍!那么在史秉誉房子里的就是她姐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别哭,有话好好说,不管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给你办到!”看到清萍的泪水我感到心痛极了!看来我是办错了什么事。

    “我不要嫁人!我不要嫁给你!这个你办得到吗?!”清萍终于抬起了头瞪着我冲我喊着。“你们卑鄙!无耻!下流!”

    我卑鄙、下流、无耻?!看着清萍可以杀人的目光,我低下了头,这不是我上次在医院里见到的眼睛,我不敢看这么绝望的眼睛!难道我真的卑鄙无耻下流?提亲的又不是我!而是你的父母亲!我只是同意这门亲事而已,怎么卑鄙无耻下流了?要说你该怪罪什么人的话应该怪罪你的那些视钱如命的父母啊!可我为什么说不出这些话?我感到心里一阵阵的发冷。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你到底是不是何清萍?”我无力的问了一句。

    “是!我是何清萍!可我不是你的妻子!”何清萍冷冷地说道。“我妈和我说过了,要把我嫁给那个姓史的色狼!把我姐嫁给你!想不到吧?在这里的是我,而我姐在那个色狼那里!”

    “你不用发这么大的火,”我低声对何清萍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从史秉誉的房间传来了长长一声女孩的尖叫。

    “哈哈哈哈!”何清萍发出了惨笑声,这是一种绝望的笑!我的心更加冰冷了“我们姐妹两都不想嫁人!可是父母逼着我们非嫁不可!既然这样,我们两姐妹就要大家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原来她们姐妹两自己搞了个掉包计!大家都知道我娶的是何依萍而史秉誉娶的是何清萍,这下麻烦了!要是让大家知道了,明天我们还怎么见人!?这两姐妹心好毒啊!“哈哈哈哈,你的妻子贞洁已经毁在你自己最好的兄弟手里了,你要不要报复?!来啊!”何清萍边说边开始准备脱裙子。“来报复啊!你来毁了你兄弟妻子的贞洁啊!”何清萍发疯般的叫着。

    “你别这样!”我手忙脚乱的阻止她那疯狂举动。看着极为仇视我们弟兄的何清萍,我好象心里压着重重的石头。我不要这样子的婚姻!本来我还想在结婚后和何依萍慢慢的培养感情,但现在看来这是根本不现实的!虽然医院里见到她后我也深深地爱上了清萍,但史秉誉既然在我前面表达了对她的爱意我只能把自己的爱意藏在心灵的最深处!史秉誉的爱是表现在外面的,而我的爱却深深的藏在心内!我总盼望着如果时光可以再一次倒流的话我一定要在史秉誉前面遇到清萍!谁知道我们的爱会对她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现在怎么办?——我是越来越恨何长庆了!没有他我们兄弟两怎么会陷入这么狼狈的境地?!不过也要怪我们自己太好色了,这才造成了这个不堪收拾的后果!

    “你穿好衣服,听我讲。”我感到心里在发寒,好象有人用小刀割着我的心脏“我不怪你们姐妹俩,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怎么说呢?”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好,我听你说!”何清萍停止了继续脱衣,但是脸上还是挂着凄惨的笑容。“那好!第一,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你以后就住在我这里,史秉誉那里我会和他说的!(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兄弟两娶的是两姐妹,要是突然变成了史秉誉一人娶了这对姐妹的话我的脸往哪儿搁?!)但是你们姐妹不能把这事说出去!不然不光是你们姐妹和我们兄弟之间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连你们父母也要成为别人取笑的对象!”何清萍想说什么给我阻止了“你不用说!我知道的,你想说这次还真的想报复一下自己的父母!你们父母是够混帐的!这点我比你还清楚!你们父母是见钱眼开,是很势利!现在温州是我们兄弟两控制的,如果那天清军又夺回了温州,你那父母照样还会巴结那些清军长官的!哼!要不是中国现在经济还太落后了,必须要有商人的存在,你那父母老早就人头落地了!可是你想过没有?是谁把你生下来的?有是谁把你养大的?你的吃穿用都是谁供给的?还不是你的那两个无耻的父母?难道他们养你们就是为了受到你们的报复伤害?!对自己的父母不可以这样啊!我又不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我也有父母!可是我现在也许永远都见不到他们了!以前他们打我骂我,说我这也不对,那也不行!什么事都要经过他们的批准我才能做,那时侯我好恨自己的父母啊!我好想自己一个人逃到外面去!到父母管不到的地方去!现在,父母是管不到我了,可我又好怀念以前的那段日子!晚上我经常做梦,梦到从前的那些日子,我常常梦到小时侯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我妈在旁边看着,她笑的真开心啊!有时候妈妈让我躺在她的怀抱里,好温暖!……可是当我醒来却没有了爸爸妈妈!我好想他们……!”我说不下去了。我已经忘记了在我旁边坐着一个还恨着我的人!这些话自从到了这里,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起过,连我的兄弟我也没说起过!我不想让人家以为我是个意志薄弱的人!可今天也许是喝了酒吧!再加上旁边坐了位和我以前一样痛恨自己父母的人(虽然恨的不一样,但本质还是相同的),以前一直没说的,我都讲了出来。何清萍坐在哪里,静静的,一句话不说。她恨她的父母已经恨入骨髓了。我镇定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有失去了父母你才能真正了解父母对你的爱!有人说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还有句话叫做不养儿不知道报娘恩!你以为你父母把你们姐妹嫁给我们兄弟就是做买卖?(虽然真的是做买卖但我现在可不能对他说!而且这事还很复杂,没那么简单的!)你错了!先不说我们长的怎样吧!——其实我们长的不说极为英俊也谈不上丑如蠢猪。就是温州城内现在谁能保护你们姐妹两?!你父母没有为了银子而把你们嫁给七老八十的人就说明了他们良知并没有完全丧失!或者是为什么以前没有把你们嫁给那些满清的官老爷们?还不是为了你们好?至于为什么选择了我们兄弟,这个我们也不是十分了解,也许他们认为我们兄弟两才是可以托付女儿的最佳人选吧!这个婚姻是你们父母自己过来提亲的,不过他们不来,我们也会托人到你们家提亲!你别瞪着我,我的意思只是提亲!如果你们父母反对的话我们决不会强来的!别的不敢说,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发誓的!不过我们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征求你们姐妹两的意见,这才闹成今天这个局面,所以我才说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如果当时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你们不喜欢我们两个我们也不会强求这门亲事!”

    “你说的是真的吗?”何清萍苍白着脸问道。

    “我为什么要骗你!?我们兄弟两追求的是心心相印!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是真正的与爱自己的和自己爱的人结婚!可现在这是什么事儿吗!?只是单方面的我们因为你们的美色而喜欢你们,你们却并不喜欢我们兄弟!其实上次在医院见了你我就为你的青纯所打动,不光我兄弟喜欢你我也喜欢你!”(糟糕!怎么把这事也说出来了?!)

    “哈哈哈哈!原来你们兄弟两都是一样的!都是好色之徒!”何清萍发出一声冷笑。“不!我们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好色之徒!作为我们来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让她得到真正的幸福!本来我们想先慢慢的培养感情,但是你的父母很急着要把你们嫁过来。我们本来还幻想着在婚后慢慢培养感情,但今天看来这是不可能了。”我越说声音越小。虽然因为阴差阳错我喜欢的人到了我的身边,可是真应了那句老话:娶到了她的人,却娶不到她的心!光要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有什么用?!

    “你读过书吗?”我不想再说那些伤心的话了。

    “读过,可我不相信那些!”何清萍不屑的说道。她还以为我要拿什么女人要三从四德之类的劝导她呢!

    “哦?真的?!”我很惊讶,怎么现在还有不信“圣人曰”之类的人存在!?“为什么一定要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父亲从来就不关心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从他的!?”看来何长庆对不是男孩不光是当时生气了,以后也没有真正的当她们是姓何的!怪不得何长庆两个女儿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种事情上乱来!“呵呵,很好!什么子曰诗云统统当他们是放屁!”我笑了起来。何清萍疑惑的看着我,从来还没有人说过圣人说的话是“放屁”呢!“以后在这里我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人生吧!什么三从四德?还不是胡说八道!”看来以后还有改变关系的一天啊!“你……”何清萍以为我发烧了。开始胡言乱语。

    “好了。多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听史秉誉那里的声音,你姐已经……”我不知这话该怎么说。“既然这样了,史秉誉就和你姐关系定下来吧!至于你,以后你睡床上,给我条被子,我睡地上。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会动你一根头发的!现在没办法只好这样掩饰了,以后条件要是允许,你要走我决不拦你!”说道这我觉得心好疼!嗓子都要哑了,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好酸,好痒。我吸了口气“你要是喜欢谁我绝对不会反对的!我会高高兴兴的把你送给他!——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人可以动你,包括我。”为什么心要裂了?管他娘的!大丈夫何患无妻?!哈哈哈哈!何清萍看着我想说什么可还是没说。

    “把被子给我吧!明天早上我会和史秉誉谈谈的。”

    何清萍默默的把床上的被子递给了我。我还没拿过被子呢!

    “报告!”

    我还没拿过被子呢!警卫员突然在门外喊道。

    “什么事情!!!干吗三更半夜烦我?!”我冲门外发火道。我现在心情正不好,这家伙什么时候不好来,偏要现在来?!

    “报告首长!前方侦察营卢营长有紧急情报要汇报!现在正在外面等候!”这警卫员也不含糊,我以前对他们说了,不管什么情况都要尽到自己的职责!其中重要人来了要通知我就是一条,所以虽然他听我的语气很不好,还是坚决通报了。

    “什么事情?!”我还没消气呢!这里一个小女孩我都搞不定,唉真是男人的耻辱啊!

    “报告军长!”侦察营卢营长走到门口说道:“紧急情报!据前方侦察,满清兵部右侍郎彭玉麟率领十营湘军共两万余人以到福建南平!另满清福建水师提督杨岳斌率一万湘军已出福州,现到连江!据侦察敌军目标是我们闽北根据地!”卢营长一口气说完了。

    啊?怎么这么快?!我还没打过去呢!怎么湘军又来了!

    “快!快把史政委叫到会议室!”

    “是!”卢营长又过去叫史秉誉了。

    “对不起!”我抱歉的看看何清萍“本来想这几天陪你散散心的,谁知敌人又送上门来了!我跟你说的你考虑一下好吗?”

    “我明白了。”何清萍低着头说道。

    “关于你们两姐妹对换的事情谁也别告诉!这不光是对我和史秉誉好,也是为了你们将来。好好想想吧!唉~!”说着我走出了自己的新婚洞房。

    “小竺,给我把烟拿来。”走出自己的洞房坐在石凳上心里一阵烦躁,怎么这种事情也可以让我碰到?那边湘军大军压境,这边结婚居然结成了笑话!

    “咋的!?曾剃头不是打天京打的正欢吗?怎么跑我们这里来了!?早不来晚不来怎么这时候来了?操!老子还没尽兴呢!”史秉誉光着膀子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提着裤子跑出来嚷嚷着——看样子这家伙已经做完了“好事”了!竺泽生拿着一把卷烟走了过来。

    “坐下吧!来先抽根烟!”我拿起两根卷烟自己嘴里叼上一根另一根递给了正在穿衣的史秉誉。“你们先到外面去,记着!谁也不许到这里来!有事我们会去叫你们的!出去。”看着史秉誉接过烟我把警卫员和侦察营卢营长给支开了。

    “不就是个湘军嘛!大哥紧张个啥?!你放心!我马上赶回前面去,保证把他们给你提娄过来!唉~,可惜老婆还没怎么亲热就要走了。”史秉誉拿过蜡烛,帮我点了香烟自己也点上,边点边说。

    “哼!已经亲热好了!?”看着这家伙有一股气就从心里升了起来。

    “哪够呢!今儿个可是我的第一夜啊!”史秉誉以一种很自豪的样子说道。“咱史秉誉又不是银样蜡枪头!大哥你呢?”

    我?浑身麻烦的我还有心思干这事!?“史秉誉,你坐稳了,听我说。”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史秉誉开口了。

    “什么事情?大哥你放心!有什么事情兄弟我都可以给你摆平!”何清萍从我的卧室里走了出来。史秉誉斜眼看到了“?N!嫂子!嘿嘿,做兄弟的这厢有礼了!”“你知道她是谁?”冷冷的我问道。

    “这不是我的大嫂,清萍的姐姐依萍吗?”史秉誉不解的看着我。

    “这个是何清萍!”我看了下嘴巴突然张着老大的史秉誉“在你房里和你成了好事的才是何依萍!”

    “怎么可能!?”史秉誉一脸不相信的叫了起来。“小声一点!难道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吗?!”我瞪着他说道。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史秉誉的嗓门小多了“大哥你在开玩笑吧?!”“谁和你开玩笑了?!你去看看你卧室那位,看她右耳下是不是有颗痣!”我还没说完,史秉誉已经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回他的卧室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史秉誉又冲了回来大声叫着“我要杀了哪个该死的何长庆!他居然敢**我!!!”

    “你想干什么?让全城人都知道吗?!好有面子啊!”看着这个发疯的史秉誉我赶忙上前捂住他的嘴巴。“你进去看看你姐姐,我不希望再发生什么以外了!还有告诉你姐实际上史秉誉这个人还是很可爱的。”我对站在旁边的清萍说道。何清萍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下头。

    “走!到我房间去!我要和你好好谈谈!”我硬拽着把这个疯牛般的人拖进了我的卧室。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你老婆变成了我的老婆?”被我扔在了地上的史秉誉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我。

    “她们姐妹俩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自己对调了。她们想报复我们和她们的父母!”看着喘着粗气的史秉誉我静静的说道。

    “报复我们?为什么要报复我们?”

    “哼!这事要怪只能怪你我二人!还有就是那个不知什么动机的何长庆夫妇!你先静下来听我说!”

    “为什么!?”史秉誉好一会儿才稍稍平静下来。

    “为什么?!你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话吧?那个何清萍根本就是讨厌我们!在医院你那死鱼眼瞪着人家让人家说我们无耻!下流!人家根本就不打算嫁给我们!可她们的父母非要逼着她们嫁过来,这俩姐妹就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她们反抗!嘿嘿,好啊!明天全温州都知道了,这解放军的首长居然娶媳妇娶错了人!还弟妹变成了大嫂、大嫂变成了弟妹!你成了大哥的姐夫,而做大哥的又成了你的妹夫!好乱的关系啊!这可是温州自古未有的特大新闻!别说何长庆夫妇得跳江了,我们两个还有脸活下去吗?她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史秉誉傻了,张大了嘴。

    “你也别怪她们两个。难道真娶个唯唯若若什么都没有自己主见的老婆就是幸福的?强扭的瓜不甜啊!她们虽然也学了什么三从四德,可是从心里面就反感那些东西!她们有自己的思想,而且敢于把思想付与行动!我们遇到她们在这个时代算是三生有幸了。你已经和依萍发生关系了,现在再想变回来是不可能的事,我说,我们不能象这里别的人一样,来个什么三妻四妾,呵呵,老婆还是只有一个的好!好好珍惜吧!只要以后你好好的待她,我想也许以后她会慢慢的接受你。可我呢?人家反感我,讨厌我,我怎么办?!”说到自己我越说声音越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心里觉得好难受哇!明明喜欢人家可人家并不接受你!这滋味怎么象刀子在割一样?!

    “大哥。你们没有……”史秉誉看着我小声的说道。

    “你以为我象你一样猴急?!连自己老婆是谁都没分清就乱来!?见鬼!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笨蛋当朋友?说吧,以后会不会好好对待依萍?”

    “这我自然会了!”史秉誉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老子会用一生来爱她的!我决不会让别人欺负她!不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什么妖魔鬼怪!老子一概不允许!那大哥清萍呢?”

    “清萍?”我的心又被针扎了好一阵子“暂时就让她住在我屋里吧!以后条件允许她要是有了自己的心上人我会祝福他们的!至于这件事你对谁也别说!我可不想让人家嘲笑我!他妈的我怎么这么废物!”

    “大哥你……”史秉誉看着难过的我说不下去了。

    “小史,这次南线的作战还是我去吧!你就不用去了。”我呆了一会儿说道。“大哥南下明明是我的职责!应该是我去!我马上就准备出发!”史秉誉急道。“呵呵,你刚结婚就在这里多陪陪依萍,最好能让她接受你!至于我……你认为我现在有心情待在这里吗?”我看看床上那大红的红双喜,手指了指屋子里的摆设“我一看到这些就他娘的心痛啊!我现在只想早日的离开这里!唉!也算是逃避吧!”“大哥你喜欢清萍?”史秉誉小心翼翼的说道。

    “废话!你以为在医院里只有你喜欢上了人家?你是光注意人家的美貌,我可是还了解人家的心灵!不过和你一样,最终还是好色之心占了上风,唉,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行了,这些没出息的话就不用再说了,你就在这里教何家姐妹学文化吧!那些四书五经什么的纯粹是胡说八道!我可不希望她们以后也变成了无聊的废物!至于我,马上我去叫李俊杰,大家赶路要紧!”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门外突然有人轻声说道。

    我和史秉誉一回头,何家姐妹正站在屋门外不知已经听了我们多久的对话了。衣冠整齐站在哪个的是清萍,而依萍就显得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已经听了多久了?”我看着她们问道。俩姐妹只是默默站着过了一会儿“我可以和你一起到南方去吗?”这时我才知道是清萍在说话。

    “一起去?”我的心动了一下,难道她改变了对我们的看法?“不行!前面要打仗!整天东奔西跑的,你一个大小姐怎么能适应?!而且枪林弹雨下时刻都有危险!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你还是待在这里,史秉誉会给你们姐妹讲一些很有趣的事情的。”我马上否决了她的建议。

    “我不怕的!而且……我想看看你是不是个我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何清萍小声但坚决的说道。

    “大哥,我看你可以带上她啊!”史秉誉在旁边说道。

    我也很想带上她啊!可前面是战场!不是旅游胜地!是血性男儿待的地方!是刀光剑影!是枪林血雨!这种血腥的地方我带个女人过去合适吗?!

    “不行!如果我带上她部队会怎么想?怎么说?!难道要我告诉他们你们打仗辛苦了!我带着老婆来看看大家!?”我瞪着史秉誉。

    “大哥,部队只会说首长相信大家的!看!连自己夫人都带来了,这仗一定很轻松!”史秉誉笑了。

    有没有搞错?!还轻松呢!三万的湘军,我正规军倒只有两万多,怎么可能轻松?!“大哥,逃避不是办法,也许到前线可以改变一切呢?”史秉誉正容说道。也许吧!也许这对我是一个机会?

    “你会骑马吗?”我投降了。

    “不会,……我能和你一起骑吗?”

    上帝啊!这下有的烦了!“那好,你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连夜就出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